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风云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326 2004.01.11 21:36

    长安一下子乱了起来。就像一锅沸腾的开水,怎么也无法看清到底有什么在里面翻滚。那在锅下燃烧的木柴,自然是三位王子添加进去的,只凭太子的一只手掌,无论如何也遮挡不住。

  御史台和大理寺、刑部这三个司法重地异常紧张了起来,轻易不会动用的“三司推事”也早早的启动,以应付这连连爆出的贪墨要案。

  这很多的案子实际上也算不得新鲜,有些甚至是在大理寺手中压了许久,一直未动罢了。其中情理人人心知肚明,谁都有失势的时候,大家都要互相行个方便,官官相卫,大抵如此。

  可现在一切都不同了,有人非要把这些掀出来,放在台面上论个明白。而这不按“规矩”出牌的人恰恰就是燕王!三法司审得心惊胆战,长安百官也都度日如年。谁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把柄在燕王手里,燕王到底想要做到什么地步。

  只有一点比较清楚,那就是这些被查处的官员都是太子的人。燕王在这里翻江捣海,目的恐怕就是为了报复太子,那些锒铛入狱的官吏不过是替罪的羔羊罢了。

  东宫的丽正殿这几日乱作一团。上门哭诉求告的人简直要踏破门槛了,太子眉头皱了又皱,整天寒着一张脸。他不明白,为什么动用手中全部力量,竟然弹压不住,反而使局面越演越烈?光凭一个老三,竟然有这么厚重的势力?不应该呀……在李沐风的背后,他隐约能看到两个若隐若现的影子。

  老二和老四……这两人也和老三合起伙来了?这一点他大概可以肯定,只是毫无证据。他只能看到一个老三在那里挥洒自如,丝毫抓不住另外两人的马脚。

  太子确实是羽翼丰满门下众多,这本是好事情。可这次反倒吃了这个亏——人一多便未免良莠不齐。李沐风抓住这些人不放,逼的太子毫无办法。反观李沐风,他不朋不党,仅有的几个过从甚密之人也大都清廉谨慎,一时抓不到什么把柄。

  因为这件事情,他已经被皇上申斥过了,责骂他御下不严。他觉得十分丧气,似乎皇上现在对他越来越不满,甚至动辄是错。这令他又不由得怀疑,莫非皇上真的和老三有了什么默契?莫非这一切全都是皇上的授意?一想到这些,他就感到脊背发凉。

  其实太子完全是草木皆兵。李建成并没有支持过燕王,相反的,还把李沐风招来告诫他不要生事。可李沐风早已看穿了皇上的心思,反正自己怎么恭顺退让也不能博得皇上的欢心,那就干脆无所顾及了。他斟词琢句,据理力争,竟让李建成也拿他没有办法,只说了一句:‘治国之道,当徐徐调理,不可乱下猛药。’便让李沐风下去了。

  这一切都是太子不知道的,他只觉得近来诸事不顺。三个弟弟的联手施压不说,光自己手下的官吏也都像苍蝇般围着他,只为了求个自身平安。他有时真恨不得老三将这些人全都送进刑部去,他好图个耳根清净。

  太子长长出了口气,刚刚想躺下歇歇,就听得一阵脚步声,太监总管冯德安匆匆跑了进来。

  “又有人上门抱佛脚了?”太子一脸阴沉,不耐烦的挥手道:“叫他给我滚回去!往日里神气活现,这时候找我来出头!”

  冯德安一愣,连忙面上堆笑道:“太子这是怎么了?生这么大的气?外面是赵相来了,您看看……”

  “哦?”太子一下坐了起来,“快请进来,去丽正殿,我正好有事儿找他。”

  赵梦阳这几日一样不大好过。虽说他一直谨慎,可也难保没什么痛脚抓在燕王手里。从现在的情况看,燕王可是个有心人,这百官的案底怕是早就握在手里了,只是一直隐而不发,似乎在等着一个适当的时机。如今,真到了合适的时候了?燕王纯粹只是为了报复,还是另有什么目的呢?

  赵梦阳一边寻思,一边进了丽正殿,太子已然在里面等候了。

  “赵相,你来得正好。”太子笑了笑,示意太监给赵梦阳看座。

  “谢太子。”赵梦阳施了礼,侧身坐了,“太子也要找我?”

  “是啊。”太子展了展身子,显得有些疲惫,“不过还是先听听赵公来意。”

  赵梦阳看了看太子,略有所悟。“我来见太子,是为了燕王的事情。太子找我,也是为了这个吧?”

  “不错。”太子皱了皱眉头,缓缓的道:“老三这几日闹的可凶……这本来我也想到了,只是三法司咱们的人不少,居然也压不下去!这可有些蹊跷……”

  “这可不是燕王一个人的本事……”赵梦阳想了想,语气肯定的道:“怕是里面还有二皇子,不然不会有这么麻烦。二皇子的人虽然没明着帮忙,可一直暗中照顾,所以燕王能走的这么顺……至于吴王,就不好说了,看不出他的动作。”

  “哼,我看就是他们三个联手搞鬼!”太子冷哼了一声道:“若真是如此,事情确实棘手。要是压不下他们的势头,下次进刑部的或许就是赵相你了!这样一层层抽丝剥茧,终究是要指向我这里,这也是他们的目的!”

  赵梦阳想的正是这个问题,他明白,等下层官员收拾的差不多了,怕也就轮到了自己。他试探的问道:“太子,你看皇上那边有没有动静?就由着他们胡闹?”

  “皇上?”太子摇摇头,“我不清楚皇上的心思,怕是……”说到此处,他突然闭口不语。

  赵梦阳眼睛一瞥,就看出了太子的疑虑,笑了几声道:“太子,皇上即便不管,也不会站到他们那边。皇上当年就是住在东宫的,不会不明白太子的难处。”

  太子闻言,略定下心来,沉吟道:“此事若是放着不管,也不是办法,以前的事情要是皇上知道了可不大妙……眼下可以确定就是他们三人合力,要想法子分化才好。”

  赵梦阳连连点头道:“太子所言极是!若是这事情不管,不知道会惹出什么乱子,到时候要是皇上怪罪,就难办了。燕王手段向来厉害,这次为了报复,准备又相当充足,再加上二皇子,四皇子……这自然不是太子能对付得了的。实在不行,要想法子调燕王离京。没了燕王,二皇子要么站到明处,要么偃旗息鼓。不管如何,情形都要比现在好。”

  “调他离京?”太子思索了片刻,无奈地道:“他刚刚得胜而归,我却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让他出去。”

  赵梦阳脸色顿时染上了一层光采,他嘿嘿一笑道:“安远公主许嫁的日子马上到了,送婚使的人选朝廷定了没有?”

  太子叹了口气,道:“本来陈京是最好的人选,可老三回来,他就一直称病不敢出门,刑部的事情都交给了李侍郎代管。我又找过几个,可都怕得罪老三,谁也不敢去!平时养他们……”说到此处,太子陡然愣住了,眼睛放出了精光。

  “你是说……让老三去?”太子脸色阴晴不定,正在迅速盘算得失。

  “正是。”赵梦阳轻笑了一声,得意地道:“燕王正是最合适的人选!”

  太子犹豫了一下,道:“若是他中途掉包,或者干脆把人劫走了,岂不便宜了他?”

  “太子何必担心这个?”赵梦阳格格的笑了起来,“只要在队伍中安插上咱们的人,想要掉包,岂能瞒过这许多眼睛?若是燕王敢公然劫人,那不更合了太子您的心思了?皇上定然震怒,燕王从此也不必回长安了,只好安心的去当他的蕃王罢了。给他个女人,断了他回京的道路,这可相当的合算哪。”

  “此计甚妙!”太子抚掌笑了起来,“依我看,老三心机深沉,多半不会为了个女人放弃江山。不过这一去一回,大约要半年之期,那时的长安怕是再也没有他立足之地了!”

  赵梦阳陪着笑了两声,忽又凝神道:“就怕燕王不肯就范,需要把皇上说通……”

  太子负手在殿中转了两圈,决然道:“皇上那边,我去说,只是先要找一个理由……”

  “理由也不是没有。”赵梦阳也跟着站了起来,凑到太子身边道:“燕王虽然厉害,可毕竟年轻气盛了些……他不想想,这番搞得声势浩大,不管什么理由,也必定招皇上忌讳。近来燕王锋芒毕露,想必皇上也不会喜欢。这件事情,只要和皇上提,估计皇上不会不答应……”

  “就是这个道理。”太子点点头,冷笑了一声,“先让老三出去看看风景,要是他回来了,怕也没有脸面和我争这个皇位。连自己的女人都能拱手让人,还算什么男人?要是他带着陈寒衣跑了……哼,我倒也真佩服他,不爱江山爱美人嘛。”

  “燕王这个人,一直让人看不透。到底会怎么做,老臣可不敢说。”赵梦阳下意识地捻了捻胡子,微笑道:“不过,不管他怎么做,都对太子有利无害!”

  “送走了一条狼,家里还有一只虎!”太子阴沉的一笑,“老二什么时候也学会了暗箭伤人了!先对付老三,我再收拾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