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梦幻王朝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回京

梦幻王朝 秋风清 3477 2003.12.12 12:36

    又见长安。

  明德门外,张灯结彩。文武百官夹道相迎,一时冠盖云集。看热闹的百姓们把朱雀大街两旁挤得满满的,整个长安,就如这盛夏般燥热。

  在李沐风的眼睛里,今日的长安竟是萧瑟冷清。这无限的繁华,震天的喧嚣都和自己毫无关系,他漠然的从中穿过,挥袖间将这一切抛在身后。虽千万人具往矣,他只想看到一个陈寒衣。然而没有,只有无关紧要的人拥挤着、笑着、高谈阔论着,仿佛演着一台乱哄哄的闹剧。

  两仪殿前,酒宴已经摆下。皇上还坐在以前的位子上,右边是太子,左边是二皇子李征。李沐风和吴王李陵分坐两侧,再以下,是文武百官。这情景,和数月前极为相似,可似乎人们都忘记了,忘记了曾经的杏花宴,忘记了这里曾经诛杀过一名礼部大员。人人似乎都为眼前的美酒佳肴欢笑着,没人愿意多想。

  “这人呐,忘的真快……”李陵笑吟吟的抿了口酒,侧头朝李沐风道:“据说当日三哥威风的紧,几句话就要了李义府的命……”

  “都是为了朝廷嘛。”李沐风不露声色,淡淡的道:“这事情放在这儿了,要是四弟你,难道就不管?也算是为皇上和大哥分忧了。”

  “那是当然。”李陵仰头把酒饮尽,笑道:“不过这人要想得太多就没了趣味,还是着顾眼前的好。”

  李沐风没有答话。他细细地品味着李陵的这句话,想要分析出他的立场。李陵和李征突然返回长安,这也是他事先没有想到的。他们表面上是来祝贺大军得胜而归,可私下里必定有别的原由。

  是来看自己的笑话?若是老四,还真说不定,这是一个浑水摸鱼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物。可二哥是什么目的?莫非,是来打太子的主意?李沐风在心头一刻不停的盘算着,想要抓住一切对自己有利的因素。自己的眼前不光是一个太子,恐怕真正的阻碍,是皇上阿……

  “三弟,这番出战,你可真是有功了!”太子笑的格外开心,虽然也挨过皇上的训斥,可相较于李沐风,他觉得自己是绝对的胜利者。

  “不敢,那及得上大哥,运筹帷幄,决胜于千里之外阿,我还要多多感谢才是。”李沐风嘴唇微微扬起一个弧线,看似在微笑,可却给人一种冷森森的感觉。

  “三弟太客气了,我这做大哥的可不敢当阿。”太子格格一笑,毫不理会李沐风暗含的威胁,举杯畅饮起来。

  薛礼早就对太子十分看不过眼,现在听到两人剑拔驽张的对答,更加瞧太子不起。他哼了一声,却被一旁的裴行俭扯了扯,摇手示意他不要多话。

  大殿前登时安静了下来。朝中众臣都对两位王子的过节有所耳闻,见此时两人话里暗含机锋,便凝神细听,本来热闹的酒宴一下变得寂静了。

  李建成一直微闭双目,听着臣下的歌颂功德,似乎十分惬意。此时殿前气氛突变,他睁眼四下扫了一遍,却也没什么表示,看不出喜怒。

  “我就说阿,这京师的歌舞比不上我们扬州……”李陵竟在此时旁若无人的说起话来,在一片寂静下显得格外响亮。“用三哥的话说,那是‘楚腰纤细掌中轻’……我那么一回味,实在是贴切的紧……”

  “‘楚腰纤细掌中轻’?嘿!我牛进达粗人一个,也觉得这话说的好!也就燕王这等雅人讲得出来!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想去扬州看看了!”牛进达多喝了几杯,早忘了殿前礼仪,咧着大嘴直笑。

  二皇子李征闻言皱了皱眉头,喝道:“父皇在此,你们谈什么歌妓舞女的?这还成什么体统?仔细着君前失仪!”

  李陵吐了吐舌头,朝李征做了个噤口的手势,却又低声和李沐风谈了起来,“要我说,这扬州将来必是个好去处,我算过了的……”

  经李陵和牛进达这一插话,紧绷的气氛登时松弛了,席间热闹了许多,众人回过了神,谈笑自若起来。李沐风淡然一笑,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李陵闲聊,似乎十分悠闲。

  太子李志看李沐风十分镇定,丝毫看不出半点急燥,不由心中起疑。他侧头看了看李征,总觉得有点不对劲。难道老三和老二有什么关联?不对,看起来老四倒是和老三颇有默契……可老四和老二向来不是一伙的吗?难道他们三个……

  他觉得欲想越乱,不由的又看了看皇上,心里格登一下。别是皇上暗中对老三有什么交代吧?他才这般有恃无恐?又不像……老三向来神神秘秘的,谁也看不透他的心思,莫非老三本来就对这陈寒衣无所谓?

  李沐风脸上装饰着淡然的微笑,心却早已不在这两仪殿。他已经知道了,陈寒衣就在掖庭宫中。掖庭宫和两仪殿,不过是一墙之隔吧?他扫了一眼那朱红的宫墙,此时竟是如此的高大坚固,似乎这道墙,把世界分成了两半。

  李沐风不为人察觉的轻轻叹息了一声,一时间微微失了神。“倘若……倘若能看她一眼……”

  掖庭宫与世隔绝,好似另一个世界。

  这里不乏华贵的服饰,不缺精美的饮食,可对于陈寒衣来说,这不过是一个编织华丽的牢笼。在这里,时间似乎停滞了。她只有等待,日复一日的等待,她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结果,那或许是出嫁吐蕃的时刻,或许是同燕王重逢的场景。

  “小姐你听——”薇儿突然叫了起来,“好像有人奏乐呢?不会是……”薇儿担心的看了陈寒衣一眼。

  陈寒衣摇了摇头,她也听到了,这似乎是宫庭欢宴时的丝竹。“隔壁怕是在摆酒宴呢,也不知……”陈寒衣突然愣住了,一个念头闯进了脑海——是不是燕王回来了?隔壁的两仪殿轻易不会摆设酒宴的,除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这番丝竹并举,看似相当隆重了,会不会是……

  一定是!一定是!陈寒衣被自己的这个念头牢牢抓住,顿时喘不过气来。他回来了,他一定回来了!那他为什么不来看我?他什么时候会来?他……一时间,陈寒衣不能自已,手掌竟然微微发起了抖!

  “小姐?”薇儿惊呼一声,握住陈寒衣的手掌,“你……你怎么啦?被什么吓到了?”

  “他,他回来了!一定是……”陈寒衣拉着薇儿跑出屋外,死死的盯着一面朱红的高墙,“他一定就在那边……”陈寒衣咬着嘴唇,拼命忍住泪。

  “小姐……”薇儿却忍不住想哭了。她知道陈寒衣,在人前,小姐是一个冷漠坚强的人,哪怕面对太子,也没见小姐显出半点的软弱。可从内心里,小姐依旧是一个柔弱的女子,纤细的肩膀承载不住太多的悲哀。在最亲近的人前,才会流露出小儿女的姿态,显现出脆弱的一面。

  “不,我没猜错,他……一定回来了……”陈寒衣突然微笑了起来,泪花在眼圈中打着转,“若能看他一眼,若能看他一眼……”

  此时此刻,李沐风和陈寒衣同时望着这堵高墙,心中均在想,若能看她(他)一眼,那该多好阿……

  燕王府已经冷清了许久了。燕王得胜回归后,一切都像从晨梦中清醒,一下子忙碌活跃了起来。

  “太子且不必管他,加紧提防便是。二哥那方面,要找人去试探,看看口风。老四那里……”李沐风一条一条交代着,管家李远一一记下,转身分派出去。

  “最后,皇上那里,我要亲自去一趟……”李沐风一口气说完,长长出了口气,端起茶杯抿了一口。“恩?烟岫煎的茶吧?似乎更胜从前了……”

  烟岫微微低下头,她知道此刻燕王是强颜欢笑,生怕他的情绪会给旁人带来不安。想到此处,烟岫心头一酸,眼泪差点没掉下来。

  “烟岫,怎么啦?”李沐风注意到了她的神情,突然正色道:“我可不是在这里强自镇定,做做表面样子的。从现在起,我要把自己的情绪调整到最佳状态,不让一丝冲动蒙蔽自己,否则一切都不用谈了!你们也一样,燕王府的人,都该是有这些本事的!”

  顾少卿在一旁微微点头。此刻的燕王,又回复了往日的冷静,又变回了那个谋定而后动的王子。经过松州那一系列艰难选择,燕王显得更加深沉和成熟了。每每想起当日,顾少卿都会心头一凛。万一燕王真的盛怒之下,率五万大军直指长安,那会是何等结果?这大唐,会不会就此分崩离析?

  “殿下,皇上那里,怕是再说也无益……”顾少卿小声提醒道。

  “我知道,可怎么也该探探口风。”李沐风轻轻旋转着茶杯,“这世上没有天衣无缝的事儿,总归会有个缺口。”

  “殿下,说句不中听的,陈寒衣这事情,我并不看好……”顾少卿锁着眉头,他是个有大志向的人,为了李沐风,他放弃了陈寒衣。现在为了天下,他又劝李沐风放弃。他没有半点歧视女子的意思,可毕竟和李沐风不同,终归不自觉地受到时代环境的影响。

  李沐风笑了笑,在这上面,自己和顾少卿毕竟难以统一认识。他修长的手指在杯口轻轻滑动,一声清脆的破裂声,薄脆的青瓷被隐隐透出的剑气迫出了一道裂痕,茶水慢慢渗出,如同汗珠般在表面凝结。

  “要是真的没有缝隙,就造一个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