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极武拳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离开

极武拳魔 黑夜与梦 2171 2019.11.01 22:34

  李府...

  别院凉亭中,白夜四人围坐在石桌旁,桌上放着茶水,点心。

  李慕白叹了口气,“真的要离开吗”?

  白夜点点头,“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几人从画中出来之后,李慕白向白夜请教,白夜便给了他一个建议,全家搬迁到中州,中州乃大亁腹地,另有十大世家,幻幽府不可能有那个胆子跑到中州去找你们的麻烦。

  李慕白点点头,叹了口气,白夜问道:“李兄打算什么时候动身前往中州”?

  越快越好吧,家族的生意该放弃便放弃,到了中州在重新开始。

  白夜建议到,“尽快吧,这里毕竟还是在幻幽府眼皮底下,越快离开对你们越安全”。

  李慕白点点头,“不知白兄今后有何打算”?

  白夜想了想道:“我准备过几天便去北魔门拜山”。

  “恕我直言,以白兄的实力,根本没必要去当一名普通弟子,据我所知,每个门派或者家族当中,都会招揽外界高手作为客卿,白兄你完全可以以客卿的身份加入”。

  白夜没有回答,而是问道:“李兄认为我有多大”?

  李慕白了然,的确,以白夜如今的实力确实可以以客卿身份加入,可白夜并不是世家出身,以如此年纪便有这般的实力,想必这世上有很多人都会感兴趣,到时候不止是麻烦那么简单了,或许还会有性命之忧。

  李慕白端起茶水,“今日一别,不知何时能在相见,李某以茶代酒,预祝白兄一切顺利”。

  白夜亦端起茶杯“多谢”,而后一饮而尽。

  ......

  王府

  白夜刚踏进门,便有一道小小的身影扑进自己怀里。

  依依皱着小琼鼻,“哥哥,你去哪了,都不带依依去,是不是又不想要我了”。

  白夜一巴掌拍在依依后脑,“什么叫又不想要你了,我以前丢过你吗”?

  依依大叫,“有,上次在山里,你就把我丢下一个人走了”。

  “我那是去给你找衣服”。

  “白兄,回来了,一切可还顺利”?王浩的声音从走廊上传来。

  白夜拉着依依的手走了过去,“顺利谈不上,至于结果嘛,至少我还算满意”。

  自己这趟虽然出了大力气,可也得到了整整5点强化点,那是以前都想不敢想的巨款。

  王浩有些奇怪,“能否与我细说一番”?

  白夜点了点头,也没什么不可说的,当然关于自己还是能不说便不说。

  花园凉亭中,王浩叹了口气,“哎,没想到李兄竟有如此遭遇,婉儿姑娘也算是情深之人,愿他们能平安抵达中州”。

  “白兄你方才说,过几日你便去北魔门”?

  白夜点点头,“王兄可否与我详细说说北魔门的情况”。

  王浩点点头,“北魔门位于北州中部地域,从此处赶路,哪怕是千里马,也最少需一月方能到达,北魔门内分为内外两门,只要通过山门考核便能成为外门弟子,内门弟子需要对门派有很大的贡献,或者是天资出众之人,我想以白兄的天资,内门是跑不了的”。

  白夜了然,也算是对北魔门有了个大概的印象。

  ......

  数日后,烈日高高的挂在天空中,将地面烤得炽热,一阵风刮来,掀起一股热浪。

  官道上,白夜一身便装打扮,头上戴着一顶草帽,骑着一匹浑身黑色,没有一丝杂毛的高头大马。

  解下腰间的水壶往嘴里灌了一口,从王府离开已经三天了,三天里,除了让马儿休息一下之外,一直在赶路。

  依依就暂时留在王府,自己去拜山,也不方便带着她。

  翻开地图仔细看了看,“在走一天就能到月华城,到时在休整一番”,

  月华城靠近青山郡,是青山郡周边的县城之一,过了青山郡在走三个郡城便到了北魔门所在的地域,到时在随便找个人打听一下,北魔门那么大的招牌,知道的人肯定不少。

  又走了一个时辰,前方不远处有一个茶亭,茶亭边还停着一辆马车,看马车的样式就知道马车的主人非富即贵。

  茶亭里坐了十几人,一个中年男子与两个女子坐一桌,其中一个女子做丫鬟打扮,另一个带着面纱看不清相貌,另有十几人做侍卫打扮,腰间都挂着刀。

  白夜来到近前,翻身下马,将马拴在路旁的树干上,一个白发老人迎了出来,“客官需要点什么”?

  白夜找了个边缘位置坐下,“来壶茶,在上点点心”,老人答应了声,转身进了小屋。

  “小姐,这次出来踏青,心情是不是好多了,其实我觉得周公子挺好的,人又和善,武功又高,关键是人还长的帅,有这样的如意郎君,小姐干嘛还闷闷不乐呢”。

  带面纱的女子微微皱眉,“小惠,在胡说,以后我可不带你出来了”,声音清脆,咬字清晰。

  那叫小惠的丫鬟吐了吐舌头,不在言语。

  面纱女子说完又转头对着中年男子道:“钟叔,在过一天就到青山郡了,这一路麻烦你了”。

  中年男子抱拳,“小姐哪里话,这本是我的职责所在”。

  白夜简单的吃过点心,给马喂了点水便继续上路了。

  ......

  夕阳西下,夜幕慢慢降临,白夜停在了一间破旧寺庙前,寺庙的牌匾早已模糊不清,院墙倒塌,两扇院门,一扇不见踪影,另一扇也只下剩半截,朱红剥落,残破不堪,“今晚便在此过夜吧”,白夜下了马,将马扦进院内。

  院内杂草丛生却都已枯黄,老树树干佝偻,光秃秃的枝杈,只剩下零丁几片叶子还没有落尽,景象有些凄凉,屋门紧闭,窗户满是破漏,晚风顺着破洞往里肆意的吹着。

  将马留在院内,白夜走进大殿,大殿内尘封土积,蛛网纵横,塑像已残缺不全,壁画因长年受风雪的侵袭,也色彩斑驳模糊不清,只有一尊残破的神像,和一张破旧的供桌,占着地方。

  将供桌随意打扫了下,白夜准备晚上留在这上面将就下,虽然长度不够,也好比睡在地上来的舒服。

  随便吃了点干粮,白夜便躺在供桌上进入浅睡,突然外面传来了一阵脚步声,还有女子的说话声。

  “小姐,这里已经有人了,你看,那边还拴着一头黑马”。

  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响起,“这周围只有这一座寺庙,小姐今晚便委屈一下”。

  白夜听出来了,这是白天在茶亭遇见的那一波人,听了几句,白夜便没兴趣了,只要别打扰自己,随他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