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八十四章 韩天公与梁睿宁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081 2018.05.26 09:38

  不会吧?这身法竟然真的来自风影门?但听风知道,这部身法的创始人,应该是龙睿雪和月安素,那么这部身法又是怎么落到风影门手上呢?而龙睿雪就是小雪的前世,想起来听风也有些伤感。

  “少年,你说你是风影门的弟子?”大长老直视听风的眼睛,眼里寒气逼人,身上的气势更是让本来就很冷的天气再降了温。

  “好吧!我不是,我和我的两位朋友只是路过贵派……”听风说着便指了指阿风和小红。

  这时候,七长老有些惊讶的指着小红道:“怎么可能,你是那个妖女?为什么身上的妖气不见了?”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喧哗。

  “肃静,人与妖虽然现在不太和谐,但与我们舞雪派没什么关系,既然你不是风影门的人,私闯我舞雪派,你可知罪?”大长老并没有多看小红一眼,大概是对听风的身法比较感兴趣。

  “要留下买路财吗?你们舞雪派不仅勾结强盗,还自己做强盗,真有意思。”听风也是真的没耐心了,这样的门派,听风着实讨厌。

  “一派胡言,我舞雪派虽然势微,但依旧是名门正派,又怎么会与强盗为舞?你诬蔑我舞雪派罪加一等,拿下。”大长老显然很关心舞雪派的声誉,一说到这里就急,而且不是心虚的急。

  除了大长老外的六位长老得令后立刻把听风三人围了起来,听风把小白狐放进了小红怀里,手里瞬间放出数道闪电,六位长老脸色大变,在场除了为将中期以后的二长老和三长老外都直接趴了,所有人人都吓了一跳。

  “恕我直言,就算是你,在我手上也过不了一招。”听风指着大长老说道,不过大长老不为所动。

  二长老三长老运气于手,天空瞬间飘起了小雪,听风看到两人的动作后愣了一下,两人掌风随之而来。

  没错,确实是舞雪九式,只不过男性使出来就没有了那种跳舞的美,取而代之的是刺骨的冷,小红瑟瑟发抖的被阿风抱着。

  听风一挥手,紫黑色火焰瞬间迷茫在周围,大长老脸色突然变得凝重,而听风用三生神火只是为了保护阿风和小红。

  这个时候,两位长老的手掌已经来到了听风胸前,听风没有躲避,运起舞雪掌与两位长老对了一掌。

  看到这里,大长老惊呼了一声:“舞雪九式的舞雪掌,不可能,你怎么可能会我舞雪派的高深武技?”

  身为当事人的二、三长老已经倒飞了出去,衣服结出了一层爽,嘴里吐着寒气,似乎被冻僵了。

  听风当然会,这就是爷爷的武技,听风当时虽然没有鸿元之气,但以其天资,小时候也学会了招式。

  不过因为这套武技必须要有冰系鸿元之气才能用出威力,而且看起来比较适合女性,所以听风一直没用过。

  大长老却看得出来,听风用起来,威力已经超过了自己,而且听风的实力比修为要强太多了,就算自己也不说一招就能把二长老与三长老打趴了,而且看情况,似乎听风还手下留情了。

  听风当然是手下留情了,听风还不想杀人,毕竟刚来到这里就树立一些不死不休的仇恨也是不明智的,不过听风底气很足,知道了自己不会死。

  “你与韩天公是什么关系?”听风正回头跟一脸震惊的阿风说话,大长老的话语已经落了下来,听风立刻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了大长老。

  没错,从舞雪九式可以看出,这个舞雪派跟爷爷确实有渊源,这也是听风没下死手的原因之一。

  听风想了一下说道:“他是我爷爷,我是被他收养的,舞雪九式也是他教我的。”

  “什么?”大长老冰冷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一个无比惊讶的表情,甚至连身躯都在颤抖:“那你有什么其他证明?”

  额,听风无语,这不是在打架吗?怎么感觉像是在认亲,不过事关爷爷,听风还是耐心的。

  想了一下,从戒指中拿出了一盒银针,看到戒指,听风愣了一下,都快忘记它的存在了,平时用习惯了,所以它的存在听风很少在意,也不知道小雪是不是还戴着那个戒指。

  摇了摇头,听风把银针随手一挥,银针准确的扎进了地上躺着的二长老的皮肤,只见二长老身上顿时热气沸腾,身上的霜也直接融化了。

  听风再次挥手,银针又回到了听风手上,二长老面色红润,已经悠悠转醒:“怎么样?这个可以证明吗?”

  其实听风不知道,爷爷会医术的事情他们知不知道,不过听风从大长老的脸上看出来了,只见大长老竟然眼睛微红的自言自语道:“师父,弟子终于有韩老的消息了,您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听风觉得莫名其妙,看向了周围的弟子,只见他们脸上多少有些悲伤,看来大长老的这个师父很得人心啊!

  “妾身失礼了,敢问公子,韩老现在何方?能否告知一二?”大长老抹了一下泪花,对听风躬身行礼,听风吓了一跳,不过她问到了爷爷,听风却又有些伤神。

  “爷爷他,已经驾鹤西去了。”说完听风的眼神也暗淡了,爷爷一直是听风心里的痛,这也是一个仇,早晚要报。

  “什么?这……这是真的吗?”大长老不敢相信,听风也只能摇摇头别过头去。

  “自古深情难回报,师父等了两百年,五年前撒手人寰,没想到她临死前依旧思念的人,也已经化为尘烟,师父……”说着,大长老竟然哭了起来,听风真的是不知所措,也没什么办法,只能等大长老哭完再说了。

  这时候,悲伤的气氛让周围的弟子都有些伤感,连二长老都对天长叹。

  好一会,大长老才停了下来,对着听风笑了笑说道:“让公子见笑了,或许你还不知道我师父与韩老的事情,不如到门上一叙,让我的师姐也见见公子好吗?”

  这一笑倒是让听风愣了一下,原来冰美人也会笑,甚至连周围的弟子也看痴了,原来大长老还会笑。

  听风倒是无所谓,也不怕他们有诈,而是看向了阿风和小红,阿风点了点头,江湖险恶,但他觉得,这个舞雪派似乎是真心真意的邀请,观颜辨色,阿风觉得还是可信的。

  “呵,那有劳大长老带路了。”听风也很想知道爷爷的事情,于是对大长老拱了拱手。

  “公子客气了,如不嫌弃可叫我寒清,请。”说着便在前面带路,听风看了看地上躺着的几位长老,顺手在他们身上点了几下,大长老没阻止,可以看出来听风是在为他们疗伤,心里对听风又高看了一眼。

  阿风和小红跟在听风后面,小狐狸又爬到了听风的肩上,亲昵的舔了舔听风的脸,很快,众人便来到了山门前,上了山。

  听风注意了一下山上的阵法,护山大阵,不过品阶并不高,听风也不担心,照顾好阿风和小红两个就行了。

  寒清把听风等人带到了会客大厅上,便说去叫门主,也就是她的师姐,听风倒有些好奇舞雪派,而阿风则是来到听风耳边问道:“听风,我一直很好奇,你真的是来自另一个位面吗?”

  “我说差不多而已,你可能不相信,在世界森林的另一边还存在一个文明,我来自那里。”

  这两天听风跟阿风和小红也混的挺熟了,听风心里也是真的接纳了这两人,所以跟阿风看起来更像兄弟一般,这些问题听风也不会藏着。

  “咦?世界森林那么大,你又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过来呢?”阿风倒是有些好奇。

  “我是通过传送阵过来的,至于为什么过来,这个我不想说。”听风对阿风摇了摇头,阿风也只能点点头了。

  很快,听风便看到一个女子飘然而至,看起来宛如仙女下凡,女子芊芊素手,面容冷峻,给人感觉像是冰山。

  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就是门主了,因为女子的气质和大长老很像,不过女子着装比大长老要好,一身初王后期修为一览无遗。

  女子落于主位上,大长老也已经来到了听风面前,对听风介绍了一下舞雪派门主幽兰,听风看了看幽兰,而幽兰也在打量着听风,她的样貌和名字倒是很般配。

  “在下轩辕听风,这两位是我的朋友,阿风和小红,见过幽门主。”礼还是要有的,听风一直都是别人敬自己,自己敬别人,寒清这么客气,听风也不会欺她。

  “你说你是韩天公的养子,为何不姓韩而姓轩辕?”幽兰听到听风的介绍眉头一皱。

  “我被爷爷收养是在五岁的时候,那时我已随父姓轩辕。”虽然她的话听风不太喜欢,不过听风还是很客气的回答了一下。

  “哼,我师父思念了韩天公一生一世,韩天公却没有再回来看我师父一眼,没想到连养子也不随他姓,真是活该啊!”幽兰冷笑,似乎很恨韩天公。

  “请你说话客气点,我爷爷,不是谁都可以侮辱的,何况他已驾鹤,如果幽门主再言语不敬,休怪我无情了。”听风拍案起身,看着幽兰一字一句的说道。

  “公子,我师姐说话比较直,还望……”寒清刚想跟听风道歉,幽兰却已经动了。

  同样的舞雪九式,却根本不是二长老他们可以比拟的,大厅瞬间刮起了雪花,听风一挥手,三生神火把阿风等人罩住,又与幽兰对了一掌。

  幽兰冷笑,听风不过为将后期修为,竟然敢以同样的招数硬接自己的舞雪九式。

  然而,等她的一掌与听风对上后,只见幽兰脸色一变,刚想退后,听风已经打起了舞雪九式,一掌一掌的直指幽兰,幽兰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九掌打完,幽兰的黑发已经沾满了白霜并且气喘吁吁,而听风又一掌招呼了过去,幽兰脸色大变,她的身体已经冻僵了,连动作都变得迟钝,听风这一掌绝对能让她受到重创。

  “公子手下留情。”就在这时,寒清已经挡在了幽兰面前,而听风的手掌也在她的额头前停了下来。

  幽兰不算,听风对寒清的印象不错,并不想伤她,于是停了下来说道:“大长老,听风以为贵派请我为客才来到这里,如果贵派不想,那听风就只能离开了。”说完听风冷哼了一声,转头就走。

  “公子请留步,适才我师姐冒犯了公子,还望公子见谅。”寒清立刻走到听风面前对听风拱手作揖:“师姐是因为师父与韩老的旧缘才发此脾气,公子就当小女孩任性好不好?”

  幽兰没有说话,听风看着寒清的眼睛,叹了口气道:“好吧!我来这里想听听爷爷与贵派的渊源,大长老给个痛快话吧!”

  寒清看了看幽兰,幽兰点了点头说道:“刚刚冒犯了轩辕公子,请见谅,请随我来吧!”说完,幽兰便转身出去了。

  听风让阿风和小红在这里等着,于是飞身跟上了幽兰,二人直接来到了山顶,这里覆盖了一层厚厚的雪,而在雪堆里,听风看到了一个坟墓:师祖梁睿宁之墓。

  “刚刚冒犯了你,还望你不要在意,等你听了我要讲的故事你就知道我为什么发脾气了。”幽兰的脸上说出这句话有着无尽的悲伤,听风心里一颤,也是生不起气来了。

  “这便是我师父的坟墓。”幽兰扫了一下坟墓周围的雪,轻轻地抚摸着墓碑,看上去倒像个少女,这不挺好吗?干嘛冷着脸呢?听风心里想着。

  “大概在三百年前,我的师父身患绝症,便到了一座山上来等死,也正是那时候,绝望的她遇到了一个人,就是韩天公,韩天公当时在云游四海,恰好在那山上遇见了我的师父,当时我的师父已经陷入了昏迷。”

  “韩天公立刻为我师父把脉,并且在山上建了一座房子,悉心照顾,三天后,我师父便已经醒了,本来她是一心寻死的,但是韩天公却一直在救治她,时间长了,我师父想死的心也淡了。”

  “因为寒冷的气候对这种病有好处,韩天公就把师父带到了这座山上为她继续治疗,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十年,我师父的病虽然没治好,但也得到了控制,两人也是在那时候情愫暗生。”

  “不过十年过去了,韩天公依旧没找到治疗这种病的办法,哪怕师父一直修炼,寿命也最多三四百年,但对于已经是帝基期的韩天公来说,三四百年太短了,于是韩天公便与我师父约定,他会再去云游四海,一定会在两百年之内找到治愈我师父的办法。”

  “我师父也信了,短暂的别离是为了以后的长相厮守,期间,韩天公也回来过,但都很短暂,也就在差不多两百年前,韩天公再也没回来过,师父却依旧坚信这个约定,为了排解心中的思念,凭借韩天公留下的武技心法,她创立了舞雪派。”

  “然而,思念总是随着时间越发的醇厚,四十年前,师父收留了我和寒清,我们两便经常听师父唠叨韩天公的事情,五年前,她知道自己大限已到,心里念着的还是韩天公,最后不甘心的西去了。”说着幽兰抹了眼角的泪。

  听风也听得入神,大约两百年前,爷爷就被空间风暴卷去了那边,而且身受重伤,又怎么可能回来呢?相距何止万里,五年前,爷爷也是在那时候过世的,或许是不想梁奶奶那么孤独吧!在冥界相遇,会不会更好呢?

  “现在你也知道了我为什么那么恨韩天公了,我是替师父感觉到不值,思念一个人死去,你可知道我师父死前一直喊着的还是韩天公的名字吗?”

  幽兰很激动,四周的雪花直接被荡开,看得出来她跟师父关系很好,或许就跟母女一样,她此刻像想的是在恨一个抛弃母女的父亲。

  “其实你这样说,又知道我爷爷这么多年经历了什么,是怎么过去的吗?”听风相信自己的爷爷,而且是绝对相信。

  于是听风把知道的事情都跟幽兰说了一遍,如果是别人,听风不会解释,但爷爷,在听风心里的位置无可替代,哪怕不善言语,听风也要为爷爷说点什么。

  “你骗人,你别告诉我你来自那个文明,那么远,就算是堪仙期也不可能从世界森林过去。”幽兰明显不相信。

  想了一下,听风把手机拿了出来,虽然在这边没信号,但手机的拍照和录像的功能在这个世界上应该是没有的。

  随后听风又把那边的一些日常用品拿了出来,幽兰越看越惊奇,但始终不信听风,因为听风来到这边还是个迷。

  “爱信不信,我觉得爷爷四处找灵草也是为了给梁奶奶治病,你不信我也没办法,我的事情你还是少知道为好,我怎么来到这里我不能说,我只能说以后有机会可以带你过去,到时你就知道了。”听风把东西全部收了起来,有些生气的对幽兰说了几句。

  “又想用约定来欺骗我吗?难道男人都是这样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