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四十七章 日落组织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033 2018.10.28 21:42

  阵法是以二十四节气为基础,用二十四种变化,每一种变化对阵法内的人都是一种考验。

  “砰砰…”听风跳了一下,只见刚刚的位置已经出现了两个洞,再迟一步只怕就被击中了。

  “小雪。”二十人一同说道。

  话音刚落,只见天上已经下起了大雪,听风移动的速度瞬间被限制,而且移动过程中还会受到电流的攻击。

  “大寒。”话音一落,只见演武场瞬间形成了一座冰山,在冰山中央是听风的身影,此时他已经被冰封。

  他们还没来得及笑,听风冰山却裂了开来,只见听风一个转身,冰山顿时崩溃。

  雪山崩溃后,听风也没有出手,就这样站在中央,淡淡的扫过众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随后听风尝遍了二十四节气的变化,还真别说,这阵法就算是堪仙后期也可以镇压,但对听风来说有些不够看。

  听风本身就拥有九系鸿元之气,严寒酷暑的极端天气对听风没有任何影响,虽然阵法内的严寒酷暑都是自然界的千倍万倍,但依旧伤不了听风。

  此时这二十人喘着粗气,他们依旧在咬牙坚持,他们不想输,如今二十人对听风一人都还赢不了就只能说明落霞学院真的远不如通天学院。

  最后,只见这二十人双手合十,演武场瞬间分成了四块,春天的绿色、夏天的红色、秋天的黄色、冬天的白色,在黑夜里是那么的显眼。

  这时候,这四种颜色开始融合,竟然形成了阴阳鱼,阴阳鱼覆盖整个演武场,在空中散发着可怕的气息。

  紧接着,阴阳鱼演化出了四象、四象演化成了八卦、八卦继续演化变成六十四卦,整个天空散发着耀眼的光芒,仔细一看竟然有淡淡星光。

  星光汇聚,六十四卦图瞬间把整个演武场包围,随后便是一声巨响,整个演武场发出耀眼的光芒。

  如果不是杨越出手,这里的学生都会被波及,演武场更是成了一片废墟,他们可以看到那二十人已经躺在了地上,烟雾散去,只见听风也躺在了地上,浑身是灰。

  血色苍穹瞬间围在了他们身上,听风最先站了起来:“落霞学院名不虚传,是在下输了。”

  这话却让众人高兴不起来,二十对一,竟然还是惨胜,只有杨越眼神复杂的看着听风,别人没有看到,但他看到了,二十四节万物阵根本没有对听风造成太大的伤害,听风只是顺势倒下而已。

  苏月雅的声音也在听风耳边响了起来:“小听风也学会了退一步?”

  “没有,别让人家太尴尬嘛!都是孩子,我就不打击太多了。”

  苏月雅狂翻白眼,孩子?这里谁不比听风大?二十岁估计也只有楚云燕了,如果不是修炼者的容貌年轻,这里半数都是老人家了。

  不过这二十四节万物阵确实厉害,估计堪仙后期巅峰也只能躺了,要知道这还是由二十个平均实力只是皇道中期的人组成的阵法,就算听风是皇道初期也没这个实力。

  那二十人就没那么幸运了,二十四节万物阵被他们用成那么恐怖,已经有些伤元气了,估计得修养几日。

  杨越处理好学生的事情后来到听风身边,颇有深意的看着听风,刚刚的战斗非常不公平,二十对一,听风没有主动出击,即使这样,输的还是他们,听风只是给了他们台阶。

  这就是差距吗?杨越有些无奈,同时对听风有了一丝忌惮,听风的潜力实在恐怖,有他在通天学院万年内不会衰败,作为一个上位者,他要考虑这种情况了。

  听风当然不知道杨越内心的想法,他来这里只是为了玩玩,就算是杨越想对自己不利,苏月雅要杀他也不过是动动手指的事情。

  “小友果然是大能转世,帝基中期就可以挡住这二十四节万物阵,实在令杨某大开眼界啊!”

  “还好。”听风淡淡的笑了笑:“再多来四个人形成真正的二十四节万物阵就挡不住了。”

  随后杨越便安排听风的休息,吃饭也有,不过听风没有要,此时听风正住在学院中央的酒店里,据说这家酒店是专门接待贵客的。

  听风对此不以为意,不过这里的夜景挺不错的,原来听风以为这里会像城市一般灯红酒绿,没想到还能看到星河。

  这时候,听风房间的电话响了,这让听风有些意外,自己在这里似乎没朋友?不过听风还是过去接了。

  “喂?”听风有些疑惑,但电话却没有传来任何声音,听风再喊了几声,依旧没有任何声响,莫名其妙,听风直接挂了电话。

  没一会电话又响了,听风继续接起电话:“喂?”

  还是没响声,听风干脆把电话线拔了,让你打个够,与此同时,在不远处的一座宅邸,楚云燕非常不好意思的看着自己的手机,连续两次都没有勇气说话正在她准备打第三次的时候却传来了无法接通的提示音。

  “小听风,今天那个杨越的目光有些奇怪,要注意些。”这时候苏月雅已经坐在了床上,春光一览无遗。

  “呵,这不有你吗?”听风对苏月雅都快免疫了,苏月雅对自己根本就不设防,现在什么没看过。

  这不有你吗?苏月雅听到这五个字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自己跟着听风也是为了保护他,总比以前要好多了。

  就在这时,窗外似乎传来了动静,只见一支箭羽带着一块黑布包着的东西射了进来,竟然把酒店的阵法给射穿了,那支箭羽擦着听风的脖子而过。

  只听见箭羽没入墙壁的声音,听风抹了抹脖子,手上已经有一滩黑血,这箭刚刚没有直接命中听风,但听风还是被其所伤,而且这箭羽还有毒?

  “小听风,你没事吧?”苏月雅刚刚失神了,以至于那支箭羽她竟然没发现,此时她赶紧来到了听风身边。

  听风也有些心惊,这箭羽本身就不是凡品了,射出这只箭羽的弓最起码是天阶一品,射箭人的实力,最起码成仙期,否则不可能在苏月雅走神的那一刻伤到自己。

  还不算完,当苏月雅在看自己伤口的时候,听风听到了异样的声音,这声音听风没听过,但不祥的预感却在听风心里疯狂跳动,听风还没反应过来,苏月雅已经抱着听风从窗户出去了。

  “轰隆…”听风回头一看,只见身后已经是一片火海,那朵紫红色的蘑菇云是那么的恐怖,如果不是苏月雅反应的快,听风只怕也葬身火海了。

  站在虚空中,苏月雅身上的妖气和鸿元之气都如实质般涌现出来,就这一走神听风差点就死了,她不知道听风死不了。

  此时她感到无比的愤怒,在确认了四周没有任何危险的时候便消失在了原地,不一会,只见她的手上掐着一个人回到了听风身边。

  听风看了一下这人,是一个老婆婆,她的手上还拿着一把弓,应该就是她射出的一箭,那块黑色的布包裹着的是一颗炸弹,只不过这炸弹也太恐怖了点。

  听风没有再看她,她已经死了,苏月雅愤怒的出手,又哪里是一个成仙期能承受的呢?只不过听风前方非常壮观。

  以炸弹为半径十里内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这些火还是紫黑色的,那蘑菇云如撒旦的微笑一般在黑夜中吞噬一切。

  神感深入,事实上真正可怕的还是在酒店那里,此时酒店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巨大的黑洞,这也是多亏了酒店的阵法。

  周围仅仅只是一片火海,只不过这火比较特别,应该是一种兽火,初王期以上的修炼者倒也是可以忍受。

  这时候,学院那边已经反应了过来,杨越带着一群人已经来抢救了,只不过半径十里内的普通人是不可能救回来的,都已经成了骨灰了。

  只见他们看到这片火海脸色非常难看,嘴里念叨的是一个名字:日落,他脸色难看还有另一个原因,听风还在这酒店,没意外就已经死了。

  虽然他也想过不能让听风回到通天学院,但如果听风在落霞学院出了事,通天学院不会善罢甘休,以听风的背景,一场大战不可避免。

  “月雅姐,她的元神呢?”这事情听风有些怀疑是不是落霞学院搞的鬼。

  苏月雅摇了摇头,听风也不问了,苏月雅凭着妖力也把她的元神挤爆了,想要什么线索也没用了。

  这时候,杨越已经来到了听风面前,他能发现听风完全是因为苏月雅强盛的妖气,此时他看到听风平安无事似乎松了口气。

  “使者没事真是太好了,是我落霞学院疏忽了,杨某在此向使者道歉。”杨越此时低头,更多的是苏月雅,因为苏月雅在他出现后就已经用妖气锁定了他,她也怀疑这个杨越。

  “杨院长,这件事你们怎么向我解释?”说着听风送苏月雅手上拿过了老太婆的尸体。

  杨越看到后脸色大变:“逐日婆婆,这…”

  “哦?还认识,看来这其中还有杨院长的身影啊?莫以为我轩辕听风真的那么好欺负?”说着破天剑便出现在了听风手上,再加上那一双绿眸,杨越竟然真的被吓到了。

  “使者听我解释,这人杨某虽然认识,但她是落日帝国的叛逆啊!”看到听风要动手,杨越立刻怂了,不是怕听风,而是怕苏月雅,要知道她对上逐日婆婆也只有逃命的份,这说明听风背后的苏月雅强的可怕。

  听风没有说话,杨越身后已经来了数人,看到听风和苏月雅后立刻拿出了武器,气势也提到了最高,清一色修仙期,一共五个。

  “别冲动,把东西给我收起来。”此时剑拔弩张,杨越还真怕自己的手下擦枪走火。

  这些人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但还是把武器收了起来,不过一直盯着听风和苏月雅,苏月雅嫣然一笑,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下一刻,五个修仙期两眼一翻便掉了下去。

  “你…”

  “我不习惯有人在我面前嚣张,先给他们一点教训,下一次,魂归幽冥。”苏月雅冷哼一声。

  杨越气的脸都红了,但苏月雅一声不吭就把五个修仙期放倒,这实力也是可怕,他确实不敢惹。

  “劳烦两人到落霞学院,我会把这件事解释清楚。”杨越此时也不得不放低身段。

  听风没有说话,不过破天剑已经消失,眼眸也变回了黑色,杨越拎着逐日婆婆的尸体一马当先的往学院方向飞去,至于那五个修仙期自然会有人照顾。

  杨越带着听风和苏月雅进了院长办公室,听风坐在了沙发上,苏月雅紧挨着听风,刚刚的事情让苏月雅这样的强者也不敢大意了。

  杨越给听风和苏月雅倒了一杯水,听风没喝,苏月雅却两杯都喝了一口:“没毒。”

  这两个字让杨越有些尴尬,但现在人家在自己的地盘差点被杀,这也很正常,于是杨越平复了一下心情,倒是听风有些尴尬,苏月雅喝过,自己是喝还是不喝?

  “逐日,是我落日帝国的一个叛逆组织‘日落’的副首领,跟我落霞学院本就是对立的,他们对使者出手是为了挑起战争。”

  “哦?那我要怎么相信?一个叛逆组织拥有成仙期的高手?”听风皱了皱眉,成仙期,绝对不多见。

  “惭愧,这说起来也是我学院的一段羞耻往事。”杨越叹了口气:“逐日,还有他的丈夫射日,曾经是我学院的院长和副院长,甚至是已经快要进入长老阁的人物了。”

  “长老阁,便是学院旁的那座仙山,在那里住着的都是落霞学院的大人物,修为都在成仙期甚至仙皇期。”杨越说话的时候看了看苏月雅,其用意是想要压一压苏月雅,他估计苏月雅也就仙皇期左右。

  苏月雅没有任何表情,杨越也看不出什么。

  “谁知道,这两夫妇竟然勾结外人,贪污学院的资源,本来以他们的位置,这些都不是问题,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这件事被长老阁查了出来,本来念在他们为学院做了那么多贡献,只是撤销了他们的职务,他们心里早已不忿叛出学院建立组织‘日落’,并制造了落日帝国有史以来最大的惨案。”

  说到这件事,听风也有印象,在通天学院里听风也听到过,当时有个组织袭击了落日帝国首都夕阳,当时真的是夕阳如血,据说丧命的人就有千万,整个夕阳城一片炼狱,血流成河。

  当时长老阁出动了,可惜这个组织的首领早已逃之夭夭,只有现场剩下的一百多万支箭表示了制造这件惨案的人便是逐日和射日。

  听风听说的当然没有那么整齐,杨越说的比较详细,听风也渐渐相信了,这个组织的首领虽然厉害,但肯定不敌落霞学院,所以他们想要利用听风的身份挑起战争。

  事实上这其中应该还有一些隐情,不过听风并不打算再问太多,现在知道不是落霞学院想对自己不利,听风也不打算管,毕竟已经杀了人家一个副首领。

  “哎!说起来也是我学院管理不利,轩辕使者,这件事我们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最后杨越只能叹了口气做出个承诺。

  “呵,行吧!”听风也不生气了,人家国内的事情与自己无关,既然杨越说要给自己一个交代,那就先看着吧!而且听风也没什么损失。

  逐日的逐日之弓也还在自己手里,就当赔偿了,这把弓是天阶三品的兵器,已经颇具灵性,要不是逐日婆婆死了听风要收下也不容易。

  “那就太好了,我这就为使者安排房间,这次我学院会保护好使者,这种情况绝对不会有第二次。”杨越拍胸口保证,听风点了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

  很快,杨越就安排了两间房,并且派了二十个堪仙期在周围警戒,还有三个修仙期坐镇,这阵容已经是不错了,毕竟他还要处理酒店的事情。

  虽然是两间房,但苏月雅已经跟听风一间房,听风也没觉得有什么,这么久了也习惯了苏月雅在自己身边,不过他还是挺感激苏月雅的。

  “月雅姐,今晚真的是谢谢你了。”

  苏月雅嫣然一笑,连听风也有些痴,只见苏月雅把自己的额头靠在听风额头道:“以前你救了我,现在换我保护你了。”

  听风后退一步脸都红了,苏月雅倒是很妩媚的对着听风笑,听风很是无语,这苏月雅真的是个狐狸精。

  “月雅姐,这逐日弓你打算怎么处理?”听风拿出了逐日弓,这弓还是挺特别的,主要是它本身的颜色,堪比血色的夕阳红,深沉而壮丽,雕花也是夕阳,给人一种苍茫的感觉。

  “你自己处理就好,我不需要。”

  这时候听风倒是有些好奇了,他也没看过苏月雅用什么武器,难道苏月雅不喜欢用武器?还是根本没人可以让苏月雅用武器?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