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章 回家路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4917 2018.02.04 19:33

  就在这时,一道劲风从树林中爆了出来,一路上的树木尽数破碎,直指听风的车子而来,听风一手打开天窗,一手拉了下手刹,完成后立刻搂着小雪从天窗一个后空翻落到了地上,所有动作都在瞬息间完成。

  当听风和小雪落地的时候,那道气已经砍到了车头,只见整个车头瞬间被砍断,车子“框“的一声,在地上摩擦出去无数的火花,直到撞到路边的护栏才停了下来。

  听风脸上闪过一丝怒意,即使他和小雪是修炼者,如果再迟点还是可能会受伤了,更加的要是被那道气削到了,那可能就不只是受伤了。

  这时候,一个身影跳了出来,来人一身白衣,手上拿着一把剑,黑色剑柄,还有散发着淡淡红光的剑身,这把剑肯定不简单,嗜血的剑,肯定沾了不少人血,而且还散发着霸道的气息,如果没看错,那把剑应该就是独孤家那位前辈留下来的星洛剑,没想到竟然交给了孤独比天,看来他还真的是独孤家的第一天才了。

  纵然如此,听风依然冷漠的看着他,玩剑?他可是高手,不然也不会有个神剑的称号,刚刚独孤比天的危险行为,听风觉得的非常生气。

  独孤比天走到听风面前五米左右说道:“比一场。”话语中带着不可拒绝的狂傲。

  听风拍了拍小雪的手,准备上前去,小雪拉住了听风的手说道:“他很强。”

  听风对于小雪的关心还是非常高兴的,于是转身在小雪的耳边说道:“不管比什么,我都要比他更强。”

  这句话信息量很大,但小雪听懂了,那就是听风的修为绝对在她甚至独孤比天之上,于是点了点头,松开了听风的手,听风对小雪笑了一下便走到独孤比天的面前,淡淡的说道:“你不行。”

  挑衅,对一个男人说他不行,这绝对是赤裸裸的挑衅,不过独孤比天却是咧嘴一笑:“拿武器吧!”

  听风摇摇头没有任何动作,这就表明听风对付独孤比天,压根就不用武器。

  独孤比天皱皱眉道:“我不跟手无寸铁的人较量。”

  听风点点头,孤独比天确实是个武痴,这样的人还是有些让人尊重的,但不代表听风会原谅他。

  听风看了看周围,这条山路平时不多人来,所以要打架也不怕被人发现,想了想听风随便在地上捡了根干枯的细树枝,看起来随手就能折断了,更不要说打架,却见到他拿起树枝扬了扬对着独孤比天说道:“出手吧,我赶时间。”

  独孤比天眼皮跳了两下,似乎很是生气的看着听风,这是赤裸裸的轻视,要知道他可是破冰后期的高手,再加上手持星洛剑,在破冰期内绝对是数一数二,甚至是下一境界的将道初期的高手也接不下他的招数,但眼前的男子竟然想用枯树枝跟他过招,不是轻视是什么。

  孤独比天眼神一冷,提剑一闪便来到了听风的面前,直接刺向了听风的咽喉,然而听风用树枝轻轻一挑,那把剑竟然改变了方向,避开了听风的咽喉。

  独孤比天顺势把剑一横,又削向了听风的脖子,听风继续用树枝一打,只见独孤比天的剑好像受了很大刺激一般飞了出去,事实上独孤比天确实感觉到了一股巨力,人被剑带着飞了出去,差点连剑也抓不住了。

  独孤比天落地后,还随着剑飞去的方向走了三步,每一步脚都一个深脚印,才勉强止住了身子,然后非常惊讶的看着听风,听风心中也对独孤比天点了点头,刚刚的变招很迅速,以至于听风自己的力量都没控制住。

  可惜独孤家在龙国内还是挺有能量的,听风现在在龙国服役,如果打死了独孤家的天才,只怕在龙渊就混不下去了,听风倒不是怕独孤家的追杀,只是他师父于他有知遇之恩,听风也不想自己的师父难做。

  听风看着独孤比天狼狈的样子说道:“天外有天,你以为你是天才,其实在其他地方,你的天赋也不过尔尔。”胜负很明显,听风用树枝,独孤比天用的是星洛剑,听风只是简单的两击就瓦解了他的攻击,所以很明显,独孤比天输了。

  独孤比天不相信这个结果,因为听风看起来比他还年轻,而且在自己最擅长的剑法方面竟然都比不过听风,这时,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看着听风,深吸一口气说道:“难道,你已经是将道期的人了,否则不可能凭借剑法就打败我的。”

  听风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道:“打败你,很简单,哪怕我修为跟你一样,你也会输。”

  独孤比天眼睛大红,似是要吃了听风一般的大声吼道:“不可能,有能耐单单跟我比剑。”说完就退下了一身的鸿元之气,只是凭借肉身冲向了听风。

  听风面无表情,这个时候如果是一些用心不良的修炼者偷袭他一下,在没有鸿元之气护体的情况下,不死也重伤,不过听风对于这样的人也不会这么卑鄙,也像独孤比天一样退去鸿元之气护体。

  听风的神感已经感知到了附近除了小雪以外没有任何人,所以听风不怕被人偷袭,就尊重一下独孤比天,毕竟能痴迷功夫到这个程度也算少见了。

  听风的手上拿的依然是枯树枝,独孤比天把独孤剑法甚至是自己学习过的剑法都用了一遍,听风却凭借一根枯树叶游刃有余的化解着独孤比天的剑法,独孤比天一怒,一道剑气从星洛剑上飞出,直冲听风而来。

  刚刚就是这倒剑气把听风的车的车头都削断了,这也是独孤比天修炼剑法到了一定境界悟出来的,这道剑气乃是他所能施展的最厉害的招式,但这样的剑气却很耗费精神和体力,所以独孤比天也不能用太多次。

  剑气直逼听风门面,不过听风脸上并未有任何惊慌,只见他用枯树枝随手一挥,一道比独孤比天剑气还要凌厉的剑气飞出,撞在了独孤比天那道剑气的上面,只见那道剑气瞬间被击溃,而听风的那道剑气威势丝毫不减,直冲独孤比天而去。

  独孤比天大惊失色,连忙扑到一旁,在他离地的那一瞬间,听风的剑气在他刚刚站的位置留下了一道长长的切痕,深不见底,而可怕的是,不仔细看,很难看出那道痕,这道剑气已经不能用锋利来形容了。

  独孤比天不可思议的看着那道痕,什么用剑天才,此刻他看到听风才知道,听风对付他压根没用过全力,这样的年龄,用一根枯树枝便可催发出如此凌厉的剑气,天才都有些难形容了,独孤比天现在压根就没再想过自己是天才了,对于听风,他不服不行了。

  听风走到他的面前,用枯树枝指着独孤比天,画风看起来很搞笑,但经历了刚刚那场大战,小雪都笑不出来了,听风太强了,独孤比天沉默的看着手中的星洛剑,陷入了低谷。

  毫无疑问,就算不用鸿元之气,听风凭借树枝就破了独孤剑法,或者说听风已经打了一套克制独孤剑法的剑法了,更不要说他还感觉听风的实力要更强,至少一直没用全力,剑气就是最好的证明。

  听风才不管他,直接用枯树枝指着独孤比天说道:“赔我车子,我里面还有很多东西,你要怎么赔?”

  枯树枝,看起来那么脆弱,但被指着的独孤比天却像是被死神的镰刀抵住脖子一般,此时八月天,他忽然感觉到非常寒冷,深吸一口气,独孤比天从口袋拿出了一张卡,递给听风说道:“这张卡的有五十万龙国币,我想…”

  独孤比天算是服了听风,哪怕是面对轩辕家的天才他也不会服气,但听风不仅连修为都比他高,甚至连剑法都比他厉害,更有种深藏不露的感觉。

  作为武痴,他最希望的就是自己的修为提高,所以当听风打败了他,他就有个想法,拜听风为师,是的,听风虽然年轻,但剑法造诣绝对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独孤比天认为自己是一个剑客,所以对于剑法,他是最着迷的。

  可惜听风才不管他的话,在他没说完的时候,听风就打断了他说道:“五十万?买我一个车轮都不够,你耍我?”

  听风说的并不夸张,这车是龙渊的改装车,车虽然不怎么样,但改装比买车的钱要贵了十几倍,而且从刚刚的情况看来,车已经不可能再用了。

  独孤比天没有了往日的高傲,于是咬咬牙说道:“我平时用钱不多,这里还有一百万,下次我再给你一千万够了吧?不过有个条件,你要教我剑法。”

  独孤比天怕听风不鸟他,于是把想说的话全说了,他是武痴,学院有资源,在将道之前算是筑基,只能依靠自身,外力筑基会影响以后的修为,所以他用钱的地方不多,就压根没向家里要那么多钱,至于其他的一千万他只要问独孤枫或者独孤家要就行了,反正家里有的是钱。

  听风从独孤比天的手上和衣服里面把两张卡给抢过来后便自言自语道:“独孤家真是穷鬼,还有一千万我记着。”至于最后那句,听风自然忽略。

  把卡放进口袋,又把树枝一扔,听风便对着独孤比天说道:“记住你还欠我一千万,滚吧!”

  独孤比天在听到第一句的时候有些高兴,这一千万就等于是拜师费,不过后面的两个字差点让他晕了,于是红着脸对听风说道:“教我剑法。一千万是拜师费。”

  听风脸色一黑,杀气瞬间蹦出:“一千万勉强够赔我的车,要不是为了钱我现在就杀了你。”

  杀气如实质一般压在独孤比天身上,让他打了个寒颤,到底要杀多少人才能形成这样的杀气,独孤比天也杀过人,但不多,可是听风的杀气让他感觉到无限的杀意,不过他只是心惊了一下,便控制住了自己,想再说什么,只觉得脖子一痛,两眼一黑晕了过去。

  听风一脚把他踢到了树林里面,管他是死是活,小雪在一旁,张大了嘴,听风的实力实在是让她都觉得不可思议,一年前,听风还远不如她,一年后,听风的实力已经成为了一个谜,实在是太让人惊讶了,什么是天才,这才是名副其实的天才。

  听风把独孤比天打晕,一来是不想听他废话,剑法全凭自己的悟性才有了现在的造诣,怎么可能教他,二来是因为接下来的事情,听风不想外人看到,只见听风走过车子,去打开车门,除了驾驶室和副驾驶室外,整个车子都塞满了东西,因为车子经过改装,所以这些东西几乎没什么损伤。

  听风心神一动,只见一车的东西都不见了,只剩下空空的车子,小雪在后面看到后,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充满震惊的看着听风,刚刚的东西肯定是听风弄的,但是怎么弄的,她不知道,听风实在是太神秘了。

  听风转过身子,对着小雪笑了笑说道:“是不是很好奇啊?”

  小雪点点头,还没有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听风摸了摸小雪的头说道:“你知道丹田海吗?”

  小雪楞了一下,想了想看着听风说道:“听说到了一定的境界就能开启丹田海,那不是传说中的境界才能做到吗?难道你?”小雪没有说下去,不是她不相信听风,而是她觉得那么短时间不可能。

  听风充满爱意的摸着小雪的长发说道:“是啊,虽然我没达到传说的境界,但我已经开辟了丹田海,可能是我的体质特殊吧,我可是只跟你说过呢!”

  听风顿了一下便接着说道:“其实到了到了帝基期就可以开辟一个小的丹田海了,这都是我那未知实力的的师父告诉我的。”

  小雪摇摇头,换上了一副俏皮的脸说道:“算了,那么复杂我就不想了,现在我们怎么回去?要跑回去吗?”事实上他们都是修炼者,就算跑个几百公里不休息也是可以的,但这个距离,比起汽车自然要慢很多。

  听风嘴角翘起的看着小雪,小雪被听风看的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出于对听风的信任,她不认为听风会对她做什么,但她知道听风可能又有馊主意了。

  下一刻,她的想法就成真了,小雪只觉得身子一轻,只见两旁树木飞速向后移动。

  听风大手抱着小雪,快速的在森林中穿梭,丝毫不逊色于草原上的猎豹,每经过一个地方都带起一个气旋把枯叶卷到空中,在森林中只留下一个身影,小雪‘呀’的一声,没想到听风还真想跑过去,被听风抱着也让她有些羞涩,但她还是很享受这种感觉。

  听风的速度比她要快多了,这让她对听风的了解又更深了一层,曾经那个浑身是伤的少年,已经蜕变了,以前还要自己照顾他,现在轮到他守护自己了。

  事实上第一眼看到听风时,小雪就喜欢上了听风,那时候还是孩子,或许不懂,随着年龄的增长,听风的影子一直烙印在小雪的心里,虽然分离那么久,但小雪依然觉得听风很亲近,甚至超过了爷爷。

  小雪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一个突然闯进来的小男孩竟然会让照顾自己多年的爷爷都觉得没那么重要,但她不得不承认,听风在她心里不可或缺。

  这一刻被听风抱着,她觉得这么多年的等待是很值的,小雪的美,几乎已经到了倾国倾城的地步,追求者不少,但她始终在等着听风,她一直相信听风,听风可不知道小雪的想法那么复杂,在他眼里,小雪就是他要守护的人。

  听风朝着家乡的方向飞驰,不过也只能找没人的森林地跑,不然被人看到只怕要被吓死,听风的神感也事先查看着前方有没有人,速度绝对比刚刚开车的速度要快,而且脚下精妙的步伐,哪怕是小雪也看不懂,但她知道这是听风学会的武技。

  武技是辅助的心法,但在现代,武技的数量很少,也只有一些强大的修炼势力才会有,小雪自然认为听风的步法是龙渊的武技,这些武技是不能外传的。

  跑着的时候,听风跟小雪搭话道:“小雪,这套步法你要不要学学?是一门身法,你应该知道吧!”

  小雪点点头道:“我知道,可是这不是你的师承吗?”

  听风摇摇头说道:“我说这是我自己在梦里学的你信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