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百七十章 万方灵界的传送阵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108 2019.06.23 09:43

  “月凝姐,你目前炼制的最高品阶的丹药是什么?”

  “就是上次跟你一起炼制的悟道天丹啊!”苏月凝回忆了一下,听风点了点头:“等一下你看我炼制的手法,然后自己试试,应该能炼制出来的。”

  拥有琉璃天火的苏月凝炼丹会快很多,如果看一遍听风炼制地阶一品的丹药,再模仿手法应该也可以搞定,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她就有地阶一品的炼丹水平,但如果能从其中得到感悟,炼丹水平会提高不少。

  丹炉用了苏月凝自己带的,炼制手法和听风上次在通天学院时的差不多,不过为了能让苏月凝看得更清楚,听风放慢了速度,用了一个多小时才炼制成功,这漫天的雷劫把整个思夜城的人都吵醒了,但大家都没有埋怨,而是深深地佩服,许多人一生都没缘看到地阶丹药的炼制,连房里的韩天公和梁睿宁都被吓到了。

  接下来听风便让苏月凝来炼制补魂丹,苏月凝也有一些紧张,主要是听风过于优秀,她怕炼制失败,听风会笑她,当然,听风也会在一旁指导。

  作为一百多万岁的老妖怪,苏月凝很快就调整好了自己的心态,听风也不急,先让她以自己的节奏炼丹,有不对再指出来,事实上身为妖族的苏月凝炼制地阶一品的丹药也确实很有挑战,如果不是有琉璃天火,听风也不会让她挑战这么高难度的丹药。

  苏月凝很小心翼翼,每一次放材料都是在保证最稳定的状态下才敢进行下一步,特别是最后的黄泉水,苏月凝足足用了一个小时才把它加进去,事实上用冥黄冰泉代替黄泉水还会简单一点,说到底冥黄冰泉是酒。

  所以就算是使用了琉璃天火,苏月凝也足足用了三个小时才完成炼丹,比同等的地阶一品丹药要快多了,这跟听风的指导也离不开关系。

  雷劫也难不倒她,等两人从天上下来后已经快中午了,天道行和幕夜等等都在天府门前等着听风了,看到听风和苏月雅下来后就赶紧行礼了,听风摆了摆手,径直的来到了天中龙的房间,把丹药给两个孩子服下。

  “轰隆…”这时候,无数道白光开始往两个孩子身上涌去,这白光不知来自哪里,给人感觉有些寒冷,听风知道这是元神之力。

  一刻钟后,白光逐渐减少,两个孩子的眼皮抬了两下,很快便睁了开来,天道行和刘风火赶紧跑过去看了看,许久才确定两个孩子没事,甚至连修为都突破到了为将中期,两人目瞪口呆,才知道听风不是在说大话。

  “这里有十万鸿元之石、四枚海纳丹和八枚玄皇丹,足够两个孩子修炼到帝基期了。”说着听风拿出了一个戒指交给天道行,抬手间便布置了一个传送阵:“有事可到天下门找我,我会保证他们不会因为被抽取了一份元神而受到影响的。”

  说完听风便让小雪拉上爷爷离开了这里,刚刚炼制丹药的动静太大,很多人都在往这里赶来,听风懒得跟这些人打交道,先带着众人回去再说。

  天道行等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听风等人便已经穿过了传送阵,这时候他和刘风火都在想一件事,如果当初真的让听风答应他们三件事,会不会比这两亿鸿元之石要好。

  基本上天中龙和刘月夜的事情都解决了,补魂丹都吃了,听风可不相信他们会出什么事情。

  回到聚仙阁,韩天公拉着梁睿宁小心翼翼的看向了四周,聚仙阁众位长老都围了过来,听风便对着韩天公笑道:“爷爷,不用担心,这是我和一个朋友创立的门派,我是这里的太上长老,他们都是长老,您不用那么拘谨。”

  韩天公和梁睿宁听后也吃了一惊,梁睿宁已经从韩天公那里听说了听风,没想到那么年轻就建立了这么一个大门派,最重要的是这一屋子的人,哪一个是普通的呢?

  “白猿前辈,去请幽兰寒清。”幽兰寒清此时在寒雪国的庙里,还不知道梁睿宁复活的事情。

  白猿拱手道:“是。”

  “爷爷,奶奶,你们先坐,文静,上茶。”听风走过来把韩天公引到了主位上,韩天公拉着梁睿宁还是有些拘谨,特别是听风带他们去主位。

  “众位长老,给你们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爷爷奶奶,叫韩天公和梁睿宁,我刚复活了他们。”听风把两人压到主位上,很隆重的跟众人介绍了一下,众人立刻行礼道:“韩老、梁老。”事实上两人都是年轻的模样,但长老们都相信听风说的话,至少除了五女,听风还没主动让任何一个人坐主位上。

  韩天公和梁睿宁也赶紧起来行礼,听风笑了笑,让文静在旁边摆了个桌子,自己和小雪等人坐到了那边。

  “今天我很开心,刚好我从某个地方带回来了好酒,我想请各位长老喝一杯,由于这酒有些特殊,所以也只能一杯…也不尽然,银月可以喝多几杯。”听风笑着拿出了冥黄冰泉,这酒对元神有好处,如果是人喝,需要达到一定的修为,否则就是毒药,就算有强大的修为也不可贪杯。

  “伊卡洛斯,你去帮我倒一下。”听风把酒坛给伊卡洛斯,伊卡洛斯点了点头,便拿着酒坛去倒酒了。

  “听风啊!没想到啊!才过了多久你就有这样的成就了,爷爷真为你骄傲。”韩天公也慢慢的接受了现实。

  “呵,那就好,爷爷,能再见到你,比什么都好。”听风笑了笑。

  “这些年,过得很辛苦吧!”韩天公似乎还是跟以前一样,一眼就看透了听风,事实上因为听风的性格跟小时候实在差太多了,还有一种沧桑感,韩天公也是心疼听风,才十七八岁而已。

  “还好吧!”听风摸了摸鼻子,鼻子有些酸,这些年怎么样,自己最能体会。

  “呵呵,不说这些了,都过去了,怎么?是不是给爷爷介绍一下你身旁的几个孩子?”韩天公笑了笑,身为长辈,怎么能不满意自己的孙子多几个孙媳妇?

  听风还真有些汗颜,说实话,就算是伊卡洛斯也比韩天公要老,不过听风都是他的孙子,苏月雅等人也只能认了。

  “恩,这个是安素,这个是苏月雅,这个是苏月凝,还有倒酒的那个叫伊卡洛斯,小雪嘛,就不用我说了。”听风一一的介绍了众女,众女也对韩天公行了长辈礼,连倒酒的伊卡洛斯也学着行了一礼。

  “哈哈哈,你的能力,是要那么多女子才能镇住的。”韩天公以前游历天下,自然知道轩辕听风这个名字,或者说知道听风的前世。

  听风也无奈,这个还真不知道怎么去回答了,索性就笑笑不说话了,这时候,伊卡洛斯也为两人倒了酒,听风没阻止,两人现在的状态,喝一杯冥黄冰泉还是有好处的。

  “小雪,你去陪爷爷坐坐吧!”小雪小时候就很黏韩天公的,现在总是看向韩天公那边,听风也知道她的心情。

  小雪点了点头,便坐到了韩天公的另一边,韩天公摸了摸小雪的头:“长高了,漂亮了,还是那么粘人。”韩天公的眼神全是溺爱,小雪也点了点头,诉说着对爷爷的想念。

  “感谢诸位长老给我面子相聚于此,此酒名曰冥黄冰泉,乃冥界仙酒,就算是破仙期也最多喝一杯,多喝就对身体有害了,所以也不要说我小气。”

  众人立刻笑了起来,连古幽、仙乐也是捂着嘴浅笑,听风便继续说道:“好了,我也不多说了,各位请。”说完便一饮而尽,对听风来说,酒还是酒,没啥影响,他们就不同了,女的除银月外,其他跟苏月凝喝的时候一样,男的也是满脸通红,差点晕了过去,只有韩天公和梁睿宁好一点。

  听风看到小雪等人的模样后差点笑岔气,安素和伊卡洛斯把头都快埋到地下了,太羞人了,苏月雅在听风腰间扭了一下,听风假装没感觉到,继续笑。

  众长老看着听风的模样也是有些无语,听风注意到他们的目光才停下来,咳嗽了两声继续说道:“银月,这酒你拿去,偶尔喝上两杯,对你修炼有好处。”说着听风把酒坛一扔,酒坛稳稳的落到了银月的桌上,银月对听风道了声谢。

  很快,白猿就把幽兰寒清带了回来,幽兰寒清在路上还疑惑,可是看到主位上的梁睿宁后,眼泪不自觉就落下了。

  “师父…”两人也不管什么地方,立刻飞向了梁睿宁那边,梁睿宁也是很久才反应过来,又是一幕感人的重逢,其中古幽心里最多感慨,岚儿在一旁安慰着她。

  好一会,幽兰寒清才下去自己的座位上,白猿的酒听风事先让伊卡洛斯倒了,幽兰寒清的没有,她们修为太低,身体受不了。

  两人也不知道这事,比较关心的是自己的师父怎么复活的,听风笑道:“跟复活你们差不多,用到了黑幽莲。”

  事实上在座很多人都知道幽兰寒清是被黑幽莲复活的,不过都是在天下门创立之前,还远没有韩天公和梁睿宁复活那么的震撼。

  此时岚儿忍不住开口了,古幽拉也没拉住,她希望听风能用同样的方法复活古幽的母亲,对此听风只能遗憾的摇了摇头:“岚儿,这件事比较遗憾,古幽的母亲已经转世了,其岁数也超过了十岁,同样的方法已经用不了了,现在最多是找到她的转世,再用记忆传承的方法。”

  这个方法有缺陷,前世今生的性格、模样都会有差异,并不是说得到传承以后就可以变回来了,试想一下,一个十多岁的孩子,突然知道自己有个二十多岁的孩子,这本身就很扯,除了特殊的转生,冥界是不会允许出现这种情况的,否则还要孟婆做什么?

  岚儿嘟着嘴低下了头,她比谁都清楚古幽对母亲的想念,古幽明显也有些失望,听风没再说话,就算是自己也不是想复活谁就复活谁,而且复活的人也不会拥有永恒的寿命,生离死别、生老病死都是大道运行的规律,很少人能够逃脱这个法则,时间久了,或许就会淡忘了。

  气氛有些沉闷,但也无可奈何,古幽也拉了拉岚儿笑道:“好了岚儿,这都是命,我相信母后转世以后也会过得很幸福的。”

  “生死有命,法则运行,天道有常,生生不息。”听风笑了笑。

  众人吃了个午饭便散去了,听风带着爷爷和奶奶去了医仙门,传送阵直接布置在了内门里面,还让内门弟子吃了一惊,看到是听风后便松了口气,那五个仙皇期高手远远地看着,非常胆怯。

  内门弟子赶紧去通报,听风则是来到了大厅,赵无极最先看到韩天公,立刻从座位上蹦了下来,握着韩天公的双手不停颤抖。

  “真的是你吗?天公…”赵无极不敢相信,韩天公的模样就跟当初刚离开医仙门的时候一样,一点没变。

  “天公…”这时候,赵昊天已经来到了大门前,看到韩天公也是愣在了原地,身体明显在颤抖。

  “我们去找天婵和听弦吧!”听风也不打扰他们了,便带着五女来到了后山,只见赵天婵正拉着月听弦在散步。

  “听风,你来了。”赵天婵一下子就看到了听风,听风笑道:“没打扰你们吧?”

  “没有没有,听弦说想仔细的看一看后山,这都是我们小时候玩耍的地方。”赵天婵说这话的时候很温柔,月听弦的眼神也非常柔和,显得很幸福。

  “呵。”听风笑了笑:“你们继续,我们找个地方坐一下。”说着听风就带着众女去了一个亭子,亭子上还有茶具和正在烧着的水,听风便自己动手开始沏茶了。

  小雪等人都看了看赵天婵那边,听风知道她们很羡慕,自己也想着是不是要举行婚礼,想了想听风还是决定尽早给她们一场婚礼吧!

  “羡慕吗?”听风笑了笑。

  众女立刻转头看了看听风,都低了低头,怎么说呢?她们确实很羡慕,可是表现的那么明显,很容易让听风误会。

  “我也挺羡慕的,等收复了龙国,我们就举行一场婚礼吧!”说出这句话,听风也用了很大的勇气,举行了婚礼,很容易就束缚了她们,或许自己死后,她们也想不开…这不是听风想要的。

  众女瞪大了眼睛,突然有一种梦幻的感觉,竟然让她们半天说不出话来,听风看了看,还以为她们不想,便继续说道:“不想的话就迟点吧!迟点也没事,不会迟太久的。”

  这话又让空气凝固了,小雪等人想开口,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众女心里同时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听风没有察觉到,喝了一口茶。

  听风这边沉默了下来,众女都在闷声喝茶,似乎是生气了,可听风也不知道她们为什么生气,说实话,她们倒也挺少跟听风闹别扭,以前都是误会,现在这感觉让听风觉得这缘总算正常了点。

  事实上小雪等人同时想到了听风是不是还想要把王听馨收了才愿意举办婚礼,虽说她们已经接受了王听馨,可是看到听风为她一人就耽误五人,众女也难免有些吃味,可惜她们真的是冤枉了听风。

  听风喝了两杯茶后便闭上了眼睛,丹田海内的听风拿出了装着魁星的玉瓶,魁星出来后又下意识的想要跑,只见虚空中冒出几根黑色的锁链把他捆了个扎实。

  “跑就不用想了,你老实点我还能给你个痛快。”听风来到了魁星面前,因为混沌之气的滋润,他已经恢复了记忆。

  “别想从我嘴里知道什么,杀了我吧!我什么都不会说的。”魁星倒是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呵。”听风冷笑道:“我想知道你从上界下来的传送阵能传送一些什么东西?除了你和丧魂虎豹,还能传什么?”

  “你怎么会知道?”魁星吓了一身冷汗。

  “我不想废话,你说还是不说?”听风面无表情的看着魁星,杀气已经渐渐浓郁。

  “哼。”魁星倒是嘴硬,听风立刻拿出了银针,用三生神火附在上面,对着魁星的身上就扎了下去。

  “啊…”魁星的声音无比凄惨,这来自灵魂的痛不是什么人都受得了的,更何况这还是第一根针,听风似乎没有听到一般,继续往他身上扎针。

  “还不说?”听风继续冷笑道:“这针每一针都比前一针痛苦一倍,在第十针之前还不会让元神溃散,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第几针。”说着听风已经扎下去了第三针。

  “啊…”魁星一直在惨叫,这惨叫声连听风都没听过,实在是这针太歹毒,如果不是魁星本就是个歹毒之人,听风也不会用此手段。

  等听风准备扎第八针的时候,魁星才有气无力地说道:“停,我说,我说,求求你,求求你。”

  听风点了点头,把七枚银针先拔了,魁星缓了好久才缓过来:“那传送阵是天然形成的,神做了很多实验,部分物品可以无损的传送到这里,生灵只成功了两个,就是我和虎豹,其他都失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