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百八十七章 桃花异界苦命人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035 2019.08.06 20:32

  “啊……太阳已经晒屁股了吗?算了,再来个午觉吧!”我看着缝隙里射进来的一点阳光,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睡一觉。

  “哎呀……你又打我干嘛?”我只感觉到脑袋一痛,立刻坐了起来指着头上骂了一句。

  被我指着的是一把剑,一把很巨大的剑,巨大是它相对我的体型而言的,我才不到一米二的身高,这把剑光长就有一米八了。

  这把巨剑很特别,因为我发现除了我以外,没人能看到它,为此我还被人打过,事情是这样的,就在昨天我在街上走着,它就突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我反应过来就跳到了一边,结果差点撞了一个女孩子满怀,那女孩子是个富贵人家,她的狗腿子们立刻把我打了一顿。

  我当时拼命解释,哪知他们根本看不到那把剑,以为我在忽悠他们,最后他们打累了才罢休。

  拖着伤痕累累的身体,我回到了我睡觉的地方,也就是现在这里,是一个以前烧炭的窑子,窑子很深,刚好给了我一个睡觉的地方。

  对于乞丐的我来说,这里无疑是一个安身之所,听说这个碳窑的老板是个富贵人,烧炭时拿活人来镇窑,后来闹鬼了,因此也荒废了。

  至于我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是谁?我都不知道,前两天我醒来时就在这里了。

  当然,这里的鬼确实存在,前两天我醒来的时候就看到几个透明的影子在这里飘着,不知道为什么,他们绕着我转两圈就跑了,我当时还以为我已经衰到连鬼都怕了。

  虽然我不明不白的出现在这里,但我知道这个世界,所以我觉得我不是完全失忆,最基本的常识和世界观还是有的,所以我丝毫不感觉害怕,而且我有一门很牛逼的手艺,我会算命。

  当然,这年头当个算命的挣不了几个钱,因为,这个世界很残酷。

  我所在的地方是一个城市,叫樊城,樊城的周围有一丈高的围墙围着,很大很大,在樊城里生活着两种人,富贵人和普通人。

  富贵人是指家里有钱有权,又有修炼者守护的大户人家,这些人主导着樊城的命脉,连城主对他们也要礼让有加,为什么他们有这么高的权力呢?

  第一点在于内,这些富贵人家所存在的修炼者非常强大,据说开山裂海无所不能,普通人在他们眼里就是蝼蚁。

  城主府也很强大,因为它是由各个富贵人家组成的权力机关,但城主很弱,他虽然是修炼者,却是被更强大的修炼者选出来的,真正意义上来说,他不过是个代言人、傀儡。

  因此修炼者还有另一个称号——仙人,目前的等级有地仙、天仙、上仙,每个等级有十个小阶。

  传说地仙就可以飞檐走壁,力大无比,天仙可以上天入地,移山填海,上仙则来无影去无踪,挥手间可断万物生死,湮国灭城。

  还有一个传说境界叫化生仙人,听说这个境界相当于天道,可惜天道是什么,有什么威力?没人知晓,众人只传,万物都由其演化而来。

  第二点就在于外,城外是一片蛮荒,所谓的蛮荒就是充满强大异族的地方,这些异族非常凶残,力量丝毫不比修仙者差。

  幸好大部分异族智商不高,极少会成群结队的屠戮人类,加上国家、城市都有强大的修仙者守护,所以人类和异族就维持着这样的关系。

  因为修仙者的卓越功勋,国家才给了他们权力,事实上国家也是由修真者组成的,所以能修炼的人就自命富贵人家,不能修炼的人就苟延残喘的活在世上。

  事实上富贵人家也有很多普通人,他们跟我的区别就在于血脉,他们就算是普通人,也拥有仙人的血脉,所以自命不凡。

  很多的普通人为了生活,不得不沦为奴隶之类的,就算没成为奴隶,也经常受富贵人家的压榨,更可笑的是,普通人还自己掐自己。

  就像昨天我被打一样,他们只会觉得你该打,因为我冒犯了富贵人家,甚至我从这里出去了,那些普通人还会教训我,就为了在我身上找优越感。

  想到这些,我很无奈的看了看巨剑:“我有什么办法?还不是你的错,我一出去他们不打死我?”

  我只是个普通人,他们人多我根本打不过,要不是这碳窑邪乎,我早就被分尸了。

  其实也有些夸张,我发现我的伤好的特快,被那群狗腿子打了后,一个晚上就好了,后来又被那些普通人打了一顿,很快又好了。

  我发现还有一个非常好的技能,就算我不吃饭也不会觉得饿,因此我跟那些普通人的区别就在于,我可以不用为了吃奔波。

  但我也需要挣钱,富贵人家每个星期都会对我们征税,说是为了守护我们,对此很多人都觉得这是正常的。

  如果没有钱,你就会被放逐到莽荒,那结果就只能沦为异族的食物了,听说人肉可香了。

  那把巨剑被我骂了后竟然在空中转了两圈,我还真有些怕它抹向我的脖子,幸好它只是逛了一圈就停下来了。

  事实上我也不敢得罪它,见它没反应,我也是松了口气,至少它还没伤到我。

  我总想着睡觉也是为了看能不能从梦中回忆起我的过往,可惜我睡觉了两天了也没做梦,没办法,还是出去看看吧!说不定逛着逛着记忆就恢复了。

  我沿着黑暗的通道慢慢的走向了门口,那阳光太刺眼,我忍不住眯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外面,发现之前打我的人都走了,所以我也走了出去。

  街上有很多穿着鲜艳的人,他们无一不是富贵人家,在他们身后跟着一些粗布麻衣的人,就是他们的下人,真正来说都是普通人。

  成为富贵人家的下人也不容易,首先力气肯定要大,还要会拍马屁,成为下人后,他们就会觉得自己比其他普通人更高人一等,所以走路也比正常的普通人要昂头挺胸的。

  我对这种人很不屑,都是狗仗人势的东西,不过我也不敢表现出来,就怕再挨一顿揍。

  事实上就算我不想惹事,事情还是会来找我,本来我穿的一身破烂又脏兮兮的是不会那么惹眼的,但我那一头长银发太显眼,那些打我的人都说我是老小孩,我很鄙夷,他们连白色和银色都分不出来。

  这头银发怎么来的我也不知道,本来是齐腰的,硬生生被他们剪短了一半,现在头发上还有不少凝固的黑血,倒也没人再理我了。

  我小心翼翼的躲着这些富贵人,虽然我的伤恢复很快,但我也怕痛啊!

  樊城实在太大,我逛了一个下午才逛了千分之一,也将近有方圆一百公里了,可惜我丝毫没有找到跟记忆有关的东西。

  傍晚时分,残阳笼罩着整个樊城,这火烧云的天空死气沉沉,我看一下就知道,一炷香的时间后就会下雨了,所以赶紧找个地方躲一下。

  很多人都还不知道要下雨,富贵人家都在自己的楼阁看着这美丽的黄昏。

  走着走着的时候我看到有富贵人家在发馒头,很多乞丐在抢着吃,有时候这不是施舍,是把他们当狗,是富贵人家的乐趣。

  对此很多乞丐都争先恐后,就怕没得吃,他们讨来的钱都是要缴税的,所以就算知道自己被狗一样对待还是要这么做,因为,他们只想活着。

  作为乞丐的我也没有看不起他们的意思,谁不是为了活着呢?

  “那边的小乞丐……”这时候,我听到了一个很嚣张的声音,所以就停了一下顺着声音看了过去,就见到一个富贵人家的下人正拿着一袋馒头对着我挥手。

  看到这里我就觉得不妙了,没办法,我只能硬着头皮嬉皮笑脸的走上去问道:“爷,您有什么指示吗?”我心里很不屑,却不敢表现出来。

  “嘿小乞丐,挺会说话的啊!你为什么不像他们一样在这里抢食物呢?是不是爷的馒头不够香?”说着他就给了我一巴掌

  “啪……”我顿时眼冒金星,踉跄的转了个圈就坐在了地上捂住脸,这就是人性,他们做富贵人家的下人会经常受气,所以他们会把气撒在更普通的人身上。

  “没,爷,真的没有,我这窝里放着还有,我不是寻思怕脏了您的手吗?”我也不敢反驳,只能陪笑。

  “哟!这么会帮我考虑啊!我今天就看你顺眼了,给我吃一个。”说着那人就拿出了一个馒头,我看了看,周围的乞丐都恨不得过来抢了。

  “好好,爷,我吃,谢谢爷。”我心里纵然不愿意,但是为了少挨顿打还是违背了自己的良心。

  “慢着……”

  “爷,怎么了吗?”我吓了一跳,他那拖着长长的声音实在吓人。

  “我有告诉你要站着吃吗?跪下。”说着他给了我一脚,我立刻跪了,但我也不敢说什么,只能陪笑的举着手,很“期待”他给我馒头。

  正当我准备接过馒头的时候,那人却抖了一下手,馒头就掉到了地上,这时候立刻就有个乞丐上来抢。

  “砰……”只见那个乞丐被一脚踢飞,还吐了口血,那个下人的骂声也传了出来:“靠,谁让你过来的。”边说他还往前边踩了一脚,那馒头就被踩扁了。

  “这是你给小乞丐的,滚一边去,哎哟!不小心啊!小乞丐你不介意的是吧?”那人笑嘻嘻的看着我,我顿时感觉到一阵寒意。

  “不介意,不介意……”我也没办法,只能把那馒头抠上来。

  “轰隆……”这时候,天上传来了一声惊雷,那人吐了口口水骂道:“艹,真倒霉。”那口口水很不巧的落到了我的手上,还溅到了馒头,不过我还是松了口气,那人吐完口水后就跑了。

  就在我准备扔掉的时候,我只感觉身上传来了几个推力,原来那人跑了后,附近的乞丐一拥而上抢了我手上的馒头,还把我推到一边,我摔了个狗啃泥,还被踩了两脚。

  “哗啦啦……”

  雨很快就下来了,等我站起来的时候全身都湿了,我看了看背后那群乞丐,他们似乎感觉不到下雨一样继续抢。

  其实他们抢我的东西,无非就是看我小,又没人罩着,我也不想跟他们计较,毕竟我也不差那顿吃的。

  看着天上的雨,我有一种无力感,或许这都是命吧!我会算命,但算不了自己的命,就算知道未来会发生什么事情,我能改变,但不能阻止,所谓的命本就已经注定。

  风和雨清洗着整条街,夜就像一个无声的魔鬼吞噬着整个樊城,我慢慢的走着,觉得很冷,又找不到可以依靠的地方。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无数个问题困扰着我,同时我不觉得我是个孩子,我的想法比这里的小孩甚至大人都要成熟。

  走着走着我就感觉头上的雨好像落不到我的头上了,我抬头看了看,是那把巨剑在挡着。

  这时候,我的身后传来了数声巨响,等我转身的时候,一个影子往我的耳边飞来,我下意识的看了一下,发现那个影子是完全焦黑的尸体。

  我再把目光放在眼前,只见地上的雨变了颜色,哪怕是晚上,我依旧能看见那鲜明的红色,是什么?

  我心里有些疑惑,就听到有一个虚弱的声音传来:“救我,救……”

  我抬头望去,一道惊雷闪过,眼前的景象完全落入我的眼中,我忍不住弯腰“呕……”

  太可怕了,这满地的都是尸体,他们全都身体焦黑,显然,刚刚的雷打在了他们身上,这流淌着的都是血啊!我哪里见过这场面,太恶心了。

  我没吃什么东西,所以只是干吐,好一会我才缓过来,这里简直就是炼狱,我只想快点离开,所以拔腿就跑,丝毫没注意到有个影子落在了我身后那群尸体里。

  我跑了很久很久,跑的连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回想起刚刚的场景,我又干吐了一会,这炼狱,实在不想再回忆。

  等我吐完后雨就刚好停了,这场雨来的没有征兆,连我都是通过掐指算出来的,但很奇怪,哪里奇怪我暂时不知道,除非让我坐下来好好算算。

  我在想着事情的时候,一阵冷风吹了过来,我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太冷了,不行不行,得找个地方避避风。

  我通过掐指的方法找到了一间破庙,庙里漏了点水,幸好还有不少干的地方,我就直接躲了进去,至少风不会那么大。

  犹豫了一下,我还是把衣服都脱了,这湿漉漉的衣服迟早会让我感冒,或者说,我现在已经感冒了,如果继续穿着,我怕是要得风寒。

  “阿嚏……”我抱着脚在角落里蹲着,忍不住就打起了喷嚏,我能感觉到自己的额头很烫,现在的我已经发烧了,有多烧我不知道,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阳光照到了我的脸上,我忍不住睁开了眼睛,摸了摸额头,烧已经退了,再看看我的衣服,竟然全干了?

  我立刻上去摸了摸,发现还真干了,所以我立刻穿上了这破烂的衣服,虽说很难看,那总比不穿要好。

  穿好衣服后我就出了破庙,此时的我才回头看了看这座庙,上面写的是桃花仙女庙,可惜里面的神像已经完全破碎,我也看不出桃花仙女到底是谁,因为在我的印象里没有这个仙人才对。

  我走过了一条街,看到了另一座庙,这座庙非常大,装修的富丽堂皇,上面写的文字是:释蒲仙庙,庙里还有不少神像,他们全都修筑了金身。

  我看着这金身差点流口水,要是卖了的话,我在樊城里的所有税都不用愁了,当然我也知道是白日做梦,所以也只是想一下,要我行动,我肯定是不敢了。

  想起税,我就摸了摸那破了两个洞的口袋,空空如也啊!还有三天就要收税了,我要是拿不出五文钱,就得被赶出去喂野兽了啊!

  想到这里我就真的是难受了,所以我抬头看了看,发现这里不少算命摊,想了想我就决定我也要在这里开个算命摊,可是,没家伙啊!

  眼睛一转我就想到了好主意,偷,这是最简单的办法,无本买卖,偷钱我是万万不敢,城里有明确规定,偷钱是重罪,比偷任何一样东西都要重罪。

  想好以后我就开始观察,趁着一些摊档多人的时候我就混进去,很快就捞到了一个罗盘、一把桃木剑、一个八卦图还有一本算命书。

  偷到这些东西后我就到一个角落开始了我的赚钱之旅。

  可惜想法很美好,现实很残酷,我摆了一天的摊也无人问津,主要是我这一身……谁敢信我是算命先生。

  没办法,我只能想办法弄身好看的行头,所以等天黑后我就跟在了一个算命先生的背后。

  这个算命先生没什么本事,但嘴里说的话让很多人都爱听,所以我才找他下手,心里也没负担,因为他是骗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