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七十八章 听风服软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082 2018.05.05 09:25

  一个晚上,洪庐帮就此在龙珠城里除名,当天晚上,异警局赶到把现场封锁了起来,而听风也和异警们短暂的聚了一下便离开了,这天晚上,小雪和其他人也回到了龙珠一中。

  第二天,听风找到了蓝梦倩,蓝梦倩看到听风叹了口气说道:“哎!我也是第一次看到小雪生这么大的气,你也是的,怎么那么冲动呢?”

  其实蓝梦倩本能的也有些怕听风,昨晚的事情实在恐怖。

  “我不是来说这个,我问你,你真的没从罗思雪心里发现什么?”

  “哎呀你怎么老是跟他过不去呢?他确实是真心照顾小雪的,你这么吃醋可不好哦!女生不喜欢这样的男生。”

  听风自嘲一下,自己确实有一点吃醋,不过更多的还是担心小雪,现在的情况看来,得让罗思雪露出马脚才可以了。

  告别了蓝梦倩,听风一个人来到了仙侣山,山很大,有不少人在这里,多数都是情侣,听风找了个地方把手上的纱布换掉,纱布已经被染成了红色,如果不是听风本身恢复力强,恐怕已经失血过多而死了。

  即便是如此,听风的伤口依旧没有一丝好转,只是红色的气息淡了一点,听风估计,没有解药的情况下要一个月才能好,问过百晓生,百晓生也不说办法,所以听风只能忍着了,再加上手掌的灼烧感,听风每时每刻都觉得在煎熬,如果不是意志力坚强,恐怕已经在地上打滚了。

  进了仙侣山后,听风闭上眼睛,用神感仔细的搜索这座山的每一个角落,上次打斗的地方也没有放过,不过听风感觉不到任何异常,更不要说听风亭了,连阵法都感觉不到。

  没办法,听风只能进去里面逛了起来,仙侣山还是挺漂亮的,听风不禁想要是小雪也在就好了,不过想到昨晚小雪的眼神和那段话,听风又是一阵伤感。

  逛着逛着,听风来到了半山腰,这里有几户人家,跟龙珠城的繁华竟然有些格格不入,听风找了找山路准备继续往上逛。

  “嘿!小伙子,你是来爬山的吗?”听风扭头一看,只见一个满脸皱纹的老人坐在门前,看到听风乐呵呵的跟听风打了个招呼。

  “额,算是吧!”听风也停下来,礼貌的回应了一下。

  “你的发色很特别,看起来像是天生的,不介意要不要坐下来陪老头我聊聊天啊?”

  听风看了看天色,也只是正午过了一点,于是点了点头来到老人面前坐了下来,不过很尴尬,听风并不太会聊天,倒是老人打开了话匣子。

  “哎呀!很少见单身的年轻人来到半山腰这里啊!记得十几年前有个年轻人也是独身来到了这里啊!”说着老人感慨了一声,听风应付的点了点头。

  “小伙子,你是来找传说中的那个亭子的吧?老头我在这山上住了快一百年了也没见过啊!倒是你的银发让我想起了刚刚说的那个年轻人。”

  “他说他是来找那个什么亭子的,当时老头我也是觉得可笑,不过等他下山的时候,怀里却抱着一个婴儿,也跟你一样有一头银发啊!”

  “什么?”听风立刻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看着老人,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坐下来说道:“老先生,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

  “哎呀!那么久了老头子我也忘了,不过那婴儿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人抱着婴儿非常开心,还说那就是他的儿子了,是天赐的。”

  “那年轻人也是不错,他和老头我聊了得到婴儿的经历,你猜怎么着,竟然是在传说中那个亭子得到的,我只记得那年轻人说,以后这孩子就叫听风了。”

  此话一落,听风再次站起来,死死地盯着老人,如果老人说的没错,这个年轻人就是轩辕龙天了。

  “哎呀年轻人总是这么急躁,看来我刚刚说的那段故事与你有关了?”老人摸了摸胡子。

  “不瞒您老,那人或许就是我的父亲,我的名字叫做轩辕听风,我父亲叫轩辕龙天。”听风对老人拱了拱手。

  “哈哈,果然很像,你们都很尊敬老人啊!像我这种糟老头竟然也有这样的待遇,哈哈哈…”

  显然,对听风的这一礼,老人很受用,或许是平时没人尊重又没人理会吧!听风没有发现他的屋子有其他人,老人很可能是独居。

  “您能不能多讲讲我父亲的事情?”听风很恭敬,因为他想了解轩辕龙天。

  “那个年轻人啊!说起来还真是个充满活力的人,给人的感觉就是该有的年轻,老头我看了也是羡慕不已啊!”老人似乎在回忆。

  “当初,他抱着你的样子,就像得到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抱着怕摔着了,看起来又像个小孩一般,老头我那么多年了,可以看出他确实是个合格的父亲啊!”

  于是老人又讲了跟轩辕龙天一起聊天的事情,虽然他们相遇只有一天,却几乎成了忘年之交,只不过从那一天,老人天天盼着,却还是没盼到轩辕龙天的再次到来。

  听着听着,听风也开始回忆起了轩辕龙天,那个肩膀伟岸的男人,想着想着,听风的思绪回到了那天晚上…

  “哎!老头我一等就是十多年啊!算算也差不多十六年了。”老人没有问听风为什么轩辕龙天没来,他从听风眼里看到了悲伤。

  “好了,你应该还要上山去看看吧!老头我的话也就那么多了,你上去看看吧!”老人点了一支烟望了望午后那刺眼的阳光,多么祥和。

  “谢谢您,以后有时间我会替父亲来多探望您的。”听风也起身告辞了。

  随后听风一步一步的往山上走去,似乎在寻找轩辕龙天的影子,但听风什么也看不到,随便找了棵树,听风躺在树上把手上的绷带拆了下来。

  一阵风吹过,听风的手停了下来,因为他隐隐约约听到了什么声音,听风立刻向四周望去,神感也把整座山笼罩了起来,没错,这四周没什么人才对,难道隐匿了起来?

  随后听风加强了神感,甚至精神力也融入了神感中,不过依旧一无所获,而那声音还是细细的传入听风的耳朵里。

  摇了摇头,听风也懒得理会了,把手上的绷带换了以后就在树上睡了起来,昨晚到现在,听风都在回忆着小雪的话,听风的心也很累了,而倦意也把疼痛覆盖了起来。

  梦里,听风似乎看到了四周的环境,只见这些树木竟然都长着脸,在交谈着什么,听风还看到了小草小鸟,它们竟然在说话,而且说的话听风竟然能听懂,听风自己也吓了一跳,想说话却发现自己动不了。

  听风不知道自己做了多久的梦,再次醒来的时候,天上已经挂起了一轮明月,听风伸了个懒腰,牵扯到了伤口,听风也咬了一下牙。

  看了看天上的星星,听风回忆着梦境,又看了看四周,还是一如既往,树怎么可能会说话呢?听风笑了笑,任由露水打在身上,仿佛自己融入了大自然一般。

  就在这个时候,听风的神感出现了一个人,听风立刻拿出了无锋,不过听风还没来得及反应,人影立刻就消失了,听风立刻皱起了眉头,只见自己换下的纱布消失了。

  这人到底是干什么?如果说刚刚那人要杀自己,听风相信以现在自己的状态根本挡不住,而且他的身上似乎有隐匿阵法,竟然防住了自己的神感。

  听风踏上虚空,哪里还有半点人影,神感再次散发,瞬间把龙珠内城笼罩了起来,还融入了精神力,却依旧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叹了口气,听风立刻往龙珠一中方向飞去,自己状态不好,听风也不敢托大,毕竟最近自己身上发生的事情太过诡异。

  在听风走后,只见听风躺着的那棵树的表面竟然发生了扭曲,只见一个人从树上分离了出来,拿出电话打了出去:“主人,我拿到了他的血纱布。”

  “好,立刻拿回来吧!哎,真是伤脑筋,明明那么简单的事情硬是耗费了我那么多精力。”电话那头自言自语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回到了龙珠一中,听风看了看小雪宿舍,上面没有灯光,看来小雪是睡了,叹了口气,听风回自己的房里修炼了起来,修炼也可以加快伤口的愈合,这是听风发现的,不过也有点杯水车薪。

  第二天一早,听风打开门等了一会,不过并没有等到小雪,倒是晨练的新生都很诡异的看着听风,随后一个人影坐在了听风身边。

  “昨天你的传闻不少啊?为将初期的新生。”郑汐晴在一旁怪笑的看着听风。

  “嗯?你知道?”听风倒是有些奇怪。

  “现在估计整个学院都在流传你的事情了,为将初期的实力单枪匹马把执行任务的学员救出来,又因为吃醋打伤了罗思雪师兄,现在小雪还在照顾他呢!”郑汐晴看了看升起的太阳随意的说道。

  又是罗思雪,听风听了心里就不舒服,小雪不在就是因为照顾他吗?以将道初期的恢复力,罗思雪一个晚上就能恢复了,又怎么会让小雪照顾那么久呢?于是听风起身准备去看看。

  “听风哥哥,你回来啦?”刚起身,听风就听到了轩辕洛洛的声音,抬头一看,轩辕洛洛正屁颠屁颠的跑过来。

  “我有事要离开一下。”听风没有管轩辕洛洛,却被洛洛拉住了手,恰好就是听风手上的那只手,听风的手条件反射的抖了一下。

  “啊?听风哥哥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轩辕洛洛说着就挽起了听风的衣袖,只见上面的纱布已经可以滴血了,要不是听风本身穿着黑衣服恐怕早就被发现了。

  “这…怎么那么严重,听风哥哥等一下,洛洛给你包扎。”说完轩辕洛洛就跑了回去。

  郑汐晴也来到听风身边看了看那滴血的纱布说道:“很严重的样子,你是不是也要去学院药房那边看看?”

  这时候,轩辕洛洛已经跑了出来,手上还拿着各种药物,听风也是在不好意思拒绝了,任由轩辕洛洛自己处理,一旁的郑汐晴也帮忙了起来,这一幕把后来的同学看的是羡慕嫉妒恨。

  看着那团浓郁的红色之气,轩辕洛洛和郑汐晴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伤口处的血管清晰可见,要不是修炼者的身份怎么可能坚持得住,不过听风似乎习惯了,硬是眼皮都没眨一下。

  等包扎完后,听风对两女说道:“谢谢你们了,我要去找一下校长,就不多陪了。”

  说完听风马不停蹄的走了出去,两女也没阻止,清理了一下就去晨练了,而听风本来想去药房,不过想想还是算了,眼不见心不烦,于是听风直接去找龙野,或许龙野有办法解毒也不一定。

  不过听风没有见到龙野,因为龙野出去了,倒是龙白星幸灾乐祸的看着听风,听风也没理她,又回宿舍去了。

  在路上,听风遇到了一群人,带头的是两个女子,天榜第七的胡静月和慕容兮,还有几个听风当晚救过的人,当然也有很多个听风不认识的人。

  “轩辕同学,请留步。”挡在听风面前,却叫听风留步,听风抬头看向了说话的人——胡静月。

  “静月乃夕阳门的副门主,听他们讲是你救了他们,我在此代表夕阳门上下谢过轩辕同学。”说着胡静月拱了拱手:“不过一码归一码,听说我门下罗思雪是少侠打伤的,不知是不是该给个交代?”

  “不知胡副门主需要什么交代?”听风面无表情。

  “呵,简单,只要少侠去给罗思雪道个歉,以后您依旧是我夕阳门的朋友,否则?”

  “既然你也听你门下那些废物说了那就应该知道我的实力了,否则怎么样?”说着听风扫过当晚那几个人,听风真应该直接把小雪拉走就算了,管这群独眼狼干什么。

  被扫过的人都是身体一震,就像被死神记住了一般,而胡静月也是娇躯一震的说道:“既然如此,静月就算实力不济也要与少侠切磋一下,我胡静月要以天榜第七挑战轩辕听风天榜第六,请吧!”

  说完便往演武场方向而去,听风本来不想理,不过规矩还是要有的,于是听风也跟着过去,此时胡静月已经在场上等着听风了,听风一展翅膀,为将初期的实力展露无遗,直接碾过在场的人,在场的人都是精神一振。

  “呵呵,果然跟他们说的一样,你竟然真的是为将初期的人,真不敢相信在龙珠一中能见到将道期以上的学生,即便如此,我也不会退缩,你赢了我便送你学分,输了就随我去道歉如何?”

  “你哪来的勇气?”听风不屑于对对一个女的又那么弱的人出手,气势直接碾了过去,直接把胡静月压的后退五步。

  胡静月脸色苍白,双手捏诀,竟然幻化出一只兔子,这只兔子的体型非常巨大,高就有三米,眼睛有一圈一圈的花纹,看上去非常诡异。

  听风不自觉的盯着它的眼睛看了过去,下一刻听风便身陷火海,听风也吓了一跳,火海立刻把听风淹没了,紧接着从火海里冒出了无数双手,拽着听风往火海里越来越深。

  就在这时,听风手上传来了剧烈的灼烧感,下一刻睁开眼睛,那只兔子竟然就在自己面前,那双眼睛就这样看着听风,听风一脚就把它踢飞了。

  “我认输了。”看到眼迷兔对听风也没有效果,胡静月直接认输,她本来就只对眼迷兔的迷幻效果有信心,连迷幻都制服不了听风那就没办法了。

  听风耸了耸肩,没有去接胡静月的学分,而是看向了场边,此时罗思雪正缠着纱布在小雪的搀扶下看着听风,不过小雪的目光对上听风后便闪开了。

  “我也要挑战轩辕听风,你赢了,天榜第五归你,我赢了便希望你能对罗思雪道歉。”让听风没想到的是,慕容兮竟然也说出了这句话。

  听风回头看向了慕容兮,慕容兮不敢看听风的眼睛,只能有些怯弱的站在场上,很快,场上便多了不少人,天榜高手几乎全来了,他们看到听风背后的翅膀后都是脸色微变,不过看到一旁的罗思雪后竟然露出了一丝的鄙夷。

  也有几个是单纯看热闹的,比如林叶子和楚问香,这两人都对听风点了点头,听风褪去了翅膀,眼神很复杂的看着慕容兮道:“你也要逼我吗?”

  “对不起。”慕容兮一闭眼,一根白绫探出,听风摇了摇头,看了看小雪,小雪不曾看过听风。

  罢了,你不信我,我能怎么办?听风把手上的手套脱了下来,看了看上面的符文。

  伸出那只手,白绫瞬间便打在了白绫上,听风完全没有用鸿元之气,以血肉之躯扛住了那段白绫,又以掩耳不及的速度戴上了手套。

  “我认输,罗师兄,打伤你对不起。”最后,听风背对着小雪和罗思雪说出了这句话,随后慢慢的走出了演武场,背影是那么的落寞,这算是听风第一次服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