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十六章 父母的投影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077 2018.01.25 19:06

  听风的手停在了空中,转头看向了两女,只见她们眼睛通红,听风立刻就明白,自己要杀小雪的爷爷和安素的奶奶,所以她们都不愿意了。

  两女看向听风的眼睛,咬着嘴唇,听风无奈的摇头笑了笑,然后对着飘在空中的人说道:“看在小雪和安素的面子上,我不杀你们,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听风一挥手,龙天晴立刻飘到听风面前,听风眼眸冷漠的对龙天晴说道:“既然你说我是妖孽,那我就让你看看真正的妖法。”

  说完,听风手指在空中弹了一下,一道红色的气飘入了龙天晴的脑子,只见龙天晴的目光立刻变得呆痴,紧接着,他的脸开始扭曲,似乎在经受很大的痛苦。

  听风把他放了下来,只见龙天晴立刻就在地上打滚,嘴里喊出无比恐惧的声音,小雪大叫一声:“爷爷…”

  说着小雪就冲向了龙天晴,想要抓住他,却被龙天晴推了一下,不过小雪的身体散发出了光芒挡住了冲击力,不然就那一下都能把小雪打死了。

  听风过去把小雪拉住了,小雪还想开口,听风打断道:“小雪,我已经算仁慈了,他只是在承受内心的恐惧,不会死的。”

  听风说完继续拉过其他的人用同样的手段惩罚,一瞬间,他们都变得和龙天晴一般在地上打滚,惨叫声宛如地狱,小雪和安素也是不忍心的捂住耳朵,听风则是冷漠的看着眼前的场景。

  听风算是第一次没有顺两女的意,两女也不敢多说什么,只是很不适应这样子的听风,但她们心里清楚,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就在这时,天眼竟然停止了惨叫,在地上喘着粗气,全身已经被汗水湿透,眼里全是恐惧。

  听风倒觉得有意思,走到天眼的面前蹲下去看了看他的情况,天眼看到听风下意识身体一颤,立刻往后滚去。

  滚了两圈后,天眼惊恐的看向听风说道:“不…不可能的,你明明是人类,不对,就算是妖族也不可能用的了妖法三梦,你你…到底是什么怪物?”

  听风站起来有些好奇的看着天眼,很快就释然了:“不愧是万方灵界管理情报的神祗啊!知道的就是多。”

  说完听风就回到了小雪和安素身边,拉起两女的手,三人就飘向了轩辕宫,小雪和安素还不断地回头,不过看到他们已经不惨叫了,都放心了下来。

  这当然是听风撤去了妖法,听风知道两女不忍,但自己又不甘心,就微微的惩罚了他们一下,不然妖法三梦他们是不可能解开的。

  这还只是用了其中一梦,妖法三梦分别是陷梦、画梦和伤梦,陷梦是第一层,陷入自己的心魔,画梦是施法者自己画梦让被施法者承受,这两个都是煎熬内心的,伤梦却是肉体的,梦里所受的伤害会全部出现在被施法者身上,而且无法抵挡。

  伤梦和画梦一起用的话,施法者想让被施法者怎么死就怎么死,是最高级的妖法之一,不过现在妖族没人能用,因为他们修为太低。

  很快,听风和两女站在轩辕宫的大门前,大门上的牌匾依旧,却不再是听风所熟悉的轩辕宫了,里面的侍从比起以前只多不少,还有很多熟悉的面孔,看起来却又那么的陌生。

  听风站了许久,两女也一声不吭,就这样陪听风默默地站着,小火则是好奇,轩辕宫,这就是听风出生的地方吗?

  轩辕宫的守卫看到听风许久都没走,就过来说道:“你是何人?”

  听风没有看他,拉着两女走进了轩辕宫,守卫看到这里,脸色一黑的说道:“还没人敢来轩辕宫撒野。”说完就抡起长枪刺向听风。

  听风只是扭头看着守卫道:“滚!”声音宛如实质,守卫立刻就飞了出去,撞到了不少建筑物才停下来。

  这一举动惊动了更多守卫,以前轩辕宫根本没守卫侍从也不多,难道是龙天晴心虚了?守卫全是初王期强者,这战力还是可以的,最起码比石金霸气多了。

  听风继续向前走,每走一步就有一个守卫晕倒,最后他们就像看到鬼一样看着听风,因为他们想上前,当靠近听风五米的地方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阻隔。

  最后,听风走到了姜氏的房门前,守卫们脸色大变,其中一个带头的说道:“大胆狂徒,胆敢硬闯轩辕宫,又想闯入先皇夫人的房间,就不怕天谴吗?”

  听风立刻转头看向那个人,只见他立刻后退,听风实在太可怕了,他已经派人去找龙天晴了,本来龙天晴在轩辕宫的,但刚刚出去了,殊不知龙天晴还在决斗广场上颤抖着身体。

  “你们眼里还有先皇?”听风哼了一声说道,伸手一抓,那个守卫只觉得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般,然后身体不受控制的撞向在了门上。

  只见姜氏房门闪出一道光,那个守卫立刻倒飞出去,两女吓了一跳,毕竟刚刚那道光差点就碰到了自己,小火也是吓了一跳,因为它感觉如果自己撞上去也是直接倒飞了。

  听风摸了摸那道光,只见那道光竟然散发着柔和把听风的手包围了,听风笑了笑对小雪他们解释道:“这是我父亲留下的阵法,只能识别我,其他人进不去。”

  这话更多是解释给小火听的,毕竟小火才知道这个阵法的厉害,大帝没有害人之意,所以除听风外的人碰到阵法也不过是倒飞出去,没有什么实质伤害。

  小雪和安素听到听风的解释后看向了彼此,小雪便对着听风笑道:“这样,那你自己进去吧,我们在外面等你好了。”小雪和安素也知道听风肯定想进去。

  听风摇摇头,拉着两女直接穿过了门进到了房间,两女吓了一跳,小火也是吓了一跳,还以为自己要飞出去了。

  听风看着两女一鸟的表情开怀大笑道:“不用担心,别忘了我都能把你们从部落外带进来,这个阵法又算得了什么呢?”

  两女松了口气,然后环顾着姜氏的房间,很朴素,跟以前没什么差别,甚至还很整洁,一点灰尘也没有。

  听风则是直接走到了铜镜前坐了下来,看着铜镜微微出神,听风想起了二人走前,姜氏给自己梳头的场景,现在他们又在何方呢?

  听风坐了很久,两女和小雪站在听风后面并没有说什么,小雪和安素能感觉到听风心里的伤感。

  听风打开了梳妆台前的那个盒子,里面是姜氏的首饰,还有那把梳子,听风把自己的头发放下来,对着铜镜便梳了起来,似是在找回母亲的身影。

  就在这时,铜镜竟然发生了变化,只见铜镜上出现了两个清晰地身影,正是轩辕大帝和姜氏,两女又是吓了一跳,看到两人差点又跪了下去,却被听风阻止了。

  听风拉着两女的手摇头说道:“这只是我父母留下的影子,不用担心,应该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

  听风话音刚落,铜镜就传来了声音:“风儿,等你能看到我们的时候,为父相信你已经长大了,离开你,为父内心也不舍,也只能说句对不起了,好孩子,希望你以后比为父要强大百倍,替为父守护人族部落。”

  声音正是来自轩辕大帝,听风能从影像中看到大帝内心的痛苦,可是……听风叹了口气,守护人族,真的有必要吗?

  大帝说完,一旁的姜氏眼泪竟然簌簌落下,泣不成声的说道:“孩子,为娘对不起你,在你成长路上没有给你别的孩子都能有的关爱,希望你不要怪为娘和你的父亲,为娘也好想看着你长大,成为你父亲那般顶天立地的英雄…”说到这里,姜氏再也说不下去了。

  小雪和安素早已泪流成河了,听风脸上也有些动容,内心早已溃堤了,好久没看到父母了,听风心里很高兴,看到父母这般,听风已经感觉很幸福了,至少他们是爱自己的。

  铜镜里,大帝搂住姜氏说道:“夫人不要这样,不然听风看了又该哭了,我们的风儿可是要成为大英雄的,可不能哭鼻子呢!”

  听风鼻子微酸,叹了口气,铜镜里,姜氏摇了摇头停止了哭泣,然后抹了抹脸上的眼泪说道:“孩子,我们最大的遗憾是不能看着你像其他孩子一样在父母的陪伴下长大,为娘很想看你娶妻生子呢!”

  听到这里,听风脸色一红,伤感被冲淡了很多,他们留下影像时听风一岁都没有,就算听风成长惊人,这做母亲的也想的太远了。

  事实上脸红的还有小雪和安素,她们下意识就认领了,毕竟也差不多到可以成亲的年龄了,要说她们没想法是假的,三人早已默认了关系。

  铜镜里,姜氏说到这里也笑了一下,大帝也是大笑,然后只听见姜氏继续说道:“孩子,我知道我的儿媳妇可能就是龙长老和月长老的孙女,两女都很善良,都很好,不知道你会娶哪一个还是两个都会娶,所以为娘帮你准备了衣服,就在为娘的床底下,等你娶亲的时候就可以穿了,如果我们能回去的话,再喝我儿的喜酒了。”

  听风脸色有些尴尬,姜氏大概没想到小雪和安素能听到这段话吧,连喜服都准备好了,果然是做娘的考虑周到,两女的羞得都快滴水了,低下头去不敢看姜氏夫妇,心里却非常甜蜜,姜氏的意思就是认可她们两人了。

  姜氏说完又是叹了口气,然后说道:“孩子,要好好照顾自己,平时不要太累了,要按时吃饭,注意穿衣服,虽然我们这里的冬天不是很冷,但刚入冬的几天风还是很大的,还有好多好多,为娘还有好多话想跟你说,我们会争取回去的,到时咱们母子两再好好说说话好不好?”

  说完,大帝和姜氏都是摇了摇手说再见,影像就消失了,听风又是站了良久,抹了眼角的一滴泪说道:“等风儿做完事情了就去找你们,只是你们还能记得风儿吗?”

  摇了摇头,听风走到床边蹲下来,床底下有一个大箱子,听风把箱子拉出来打开一看,只见里面不仅是衣服,甚至蜡烛什么的都有,衣服一共有三套。

  听风无奈的笑了笑,母亲准备的还真是充分,小雪和安素也凑过来看了看,脸色依旧很红,说不出的害羞。

  两女还在想着的时候,箱子就消失了,这倒让两女愣了一下,不过也知道是听风做的,所以没有过问。

  听风把箱子收好以后,又把梳妆台上的首饰盒和铜镜收进了丹田海,便拉着两女走出了房间。

  房间外依旧围满了守卫和侍从,有一些照顾过听风的侍从倒是从听风的银发知道了听风的身份,严格来说,这里才是听风的家,现在却被家里的守卫围着,不能说不讽刺。

  但听风心里清楚,这里不是他的家了,眼前的人熟悉而陌生,听风甚至还记得那个给自己好吃的侍女,还记得跟自己出去的侍从。

  叹了口气,听风拉着两女走到了轩辕宫的大门,回头再看这座宅邸,听风最后一丝留念也消失了。

  清风微微吹过听风的头发,此时听风把头发从新绑了起来,这时候,小火变大了自己的身躯,三人就站在小火的背上从轩辕宫的门前飞上了天空。

  决斗广场上,龙天晴等人才刚缓过来,就感觉头顶的阳光被遮住了,抬头一看,只见一只身长近千米的红鸟在自己的头顶,托着长长的尾巴。

  在红鸟的头顶,有三个影子坐在上面,龙天晴看清后浑身一震,对听风已经产生了恐惧了,不过看到听风并没有往下看,他又松了口气。

  天眼等神祗看到这只大红鸟后也是张大嘴巴不可思议,火凤凰,整个万方灵界在寻找的火凤凰竟然就是刚刚站在龙睿雪肩膀上的红鸟。

  不过他们看到听风后又是一种无力感,他们知道,如果不是听风手下留情,现在自己等人已经是尸体了,甚至元神都不可能留下。

  于是小火在人族的注目下划过天际,宛如流星一般,小火头上的听风倚在两女的怀里轻轻地睡着了,这次游历部落,听风心里很累。

  一来听风觉得没必要守护人族,二来轩辕大帝的话又束缚着听风,听风心里很乱,所以就躺在两女怀里享受一下温馨,这是听风唯一能从人族上感觉的美好了。

  半个时辰后,小火飞出了部落的阵法,准备回去小木屋,听风却跟它说去树娘那边,顺道还要去一趟和火虚战斗的那个地方。

  小雪和安素非常好奇的看着下面的世界森林,太壮观了,现在知道了听风的实力,她们没在担心什么,事实上她们此去人族部落也是很累,却远没有听风疲惫。

  下方的兽族在小火经过时都是瑟瑟发抖,毕竟前不久兽族才发生了巨变,四大神兽全部伏法,这让兽族人心惶惶,看到小火并没有落下才松了口气。

  小火再飞了四个时辰才飞到和火虚战斗的地方,映入眼帘的是一条充满火焰的万丈深渊,小雪和安素都是长大了嘴巴看着这个深渊,充满了不可思议。

  小火则是跟两女解释道:“两位姐姐,这个万丈深渊可是听风哥哥弄出来的哦,当初听风哥哥一剑从天上劈下来,万丈深渊就此形成了…”小火非常自豪的讲着听风大战火虚的事情。

  毕竟这个层次的战斗哪怕只是看到了都会觉得非常的自豪,小火不知道,如果听风不保护它,它早就被撕成了碎片。

  说到这里问题就来了,小雪问了小火一句:“那这些火是什么火呢?怎么会烧那么久呢?”

  这还真把小火难倒了,它只知道这应该是火虚造成的,但是为什么会不灭?是什么火?小火自己也不知道。

  “其实火虚根本不是人,是一团火有了灵智而成的人形,又经过某人的淬炼培养就成了火虚,所以他死的时候没有元神,或者说这些火就是他的元神,这些火是由多种火融合形成的,小火不知道很正常。”听风解释道,两女似懂非懂小火则是恍然大悟。

  小火盘旋在深渊之上便问听风接下来要做什么…

  听风看了看深渊,然后对小火说道:“还记得当时我们从世界之海回来的时候我说的话吗?我说的那个地方,就是这里。”

  小火依旧懵逼,还是不知道来做什么。

  “我们到这里来的目的,一是报仇,二是提升你的实力。”听风眯着眼解释道。

  说到报仇,小火立刻就反应过来了,是噬火兽,噬火兽竟然在这里?自己怎么会没有感觉到呢?

  两女很好奇听风说的报仇是什么,不过看到是听风和小火在谈话,她们也没插嘴。

  这时候,听风一抬手,一道惊雷直接打到了深渊,把两女都吓了一跳。,紧接着,只见一个身影从深渊中跳出来,出现在小火前面两丈处。

  身影浑身赤红,仿佛身体表面盖了一层岩浆的盔甲,甚至还在燃烧,没错,正是噬火兽,小火不会认错这家伙的气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