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百八十八章 人欺狗藐算命神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104 2019.08.07 20:57

  跟着那个算命先生,很快我就看到他进了一家青楼,说起这些青楼女子也是挺漂亮了,可惜了她们的大好年华,我对她们也没有多看一眼,当然,笑贫不笑娼,我不是看不起她们,而是不忍心。

  在我看到一些青楼女子的时候,手上就掐指算了算,有很多人阳寿已尽,这说明今天晚上,这家青楼会发生什么事情导致很多人丧生。

  联想到这一点我就打算跑远点了,要是靠的太近怕要被卷进去那不就惨了?经历过昨天晚上的事情,我也不敢再看什么血腥的场景了。

  走着走着,我就透过篱笆看到有一户人家外面正晒着衣服,现在天黑,我刚好可以趁夜色摸进去偷件好衣服。

  于是我偷偷摸摸的越过篱笆走了进去,在扯下一件衣服的时候就听到了犬吠声,只见一只大狼狗从屋里跑了出来,那凶神恶煞的样子,直接向着我冲过来。

  我吓了一跳,立刻飞奔出去,那狼狗继续追来,眼看着要咬到我的屁股,我立刻用桃木剑戳了它一下,狼狗叫了一声就匆匆离开了。

  我松了口气坐在地上,差点以为没被人打死要被狗咬死。

  回到那个破庙,我把衣服换了上去,却发现衣服太大了,这穿的不伦不类,哎!只能想办法把衣服弄短了。

  等我弄短衣服穿在身上后才感觉好多了,不过随之而来又是一个问题,我的年龄……好吧!一个十岁的小鬼,谁会相信?

  想到这里我又有些泄气了,要怎么办?没有钱,等收税的时候就要被放逐了。

  这时候,我听到了一些响声,只见一个人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一头扎在了破碎的神像下面。

  我赶紧走过去看了看,是一个蒙面人,她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香味,我猜测是一个女子,看身高好像有十八岁。

  我忍不住掐指算了算,发现竟然遇到了阻力,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服气,还是继续算了下去,终于发现这女子身份不简单,竟然是城主的女儿,我记得好像叫轩辕红桃,轩辕?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两个字很熟悉。

  我没来得及思考太多就听到外面传来了脚步声,我又算了一下,用尽全身的力气拖着红桃往神像背后走去,发现这里有个暗格。

  我打开暗格就和红桃躲了进去,与此同时,外面下起了雨,这雨跟昨天一样根本没有征兆。

  除了雷声,我还听到外面传来了稀稀疏疏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是后面跟进来的人在翻东西,我刚刚在算红桃的时候就知道,那些人在追杀红桃。

  红桃的脚上有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伤口散发着黑气,我一开始不知道是什么,通过掐指就知道了是毒,同时也知道了要怎么处理,但外面还有动静,我不敢动。

  好一会外面的人才走了,因为红桃的血一路流进来,幸好刚刚的雨把痕迹冲了,不然连我都搭上了。

  我救红桃并不是善心大发,是预感到这个人似乎跟我有缘,这个缘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所以我不能不管她。

  我算到他们不会回来后就打开了暗格,不过也不敢太出去,而是继续躲在神像后,俯下身子给红桃吸毒。

  当然,这也是我算过的方法,我不会有问题,不然就算跟她有缘,我也不会帮她,甚至如果不是跟她有缘,我一开始也不会帮她,她死不死的跟我没啥关系,别连累我就好了。

  这种毒并不霸道,很快黑血就变成了红血,这也代表我已经把毒吸了出来,至于她的面纱我没去揭。

  在我算出仅有的一个结果里,她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女孩,可我没什么兴趣,我最想知道的是她跟我存在着什么缘分,按照年龄差距应该不是情缘,我能想到的就是她和我的记忆有关。

  很快她的眼睛就动了动,不可否认,她的睫毛很长很漂亮,面纱下露出的肌肤也很雪白,身材也很棒。

  我还在欣赏的时候,我她立刻睁开眼睛给了我一脚,我立刻撞到了墙壁上,胸口一闷差点吐血,我真怀疑我是不是算错了,怎么救了个疯婆娘。

  “啊?小弟弟你没事吧?”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红桃已经来到了我的身旁把我扶了起来,还给我的嘴巴塞了一些东西。

  这些东西进入我的嘴巴后立刻融化,连吐都吐不出来,当然我不是很担心,这是疗伤的药物,我吃完后就感觉胸闷消失了。

  “对不起啊!姐姐不是故意的。”红桃应该是看到我的脸色由苍白变得红润,也放心了下来。

  我摇了摇头,对陌生人,我真的不想说太多话,说起来这里都是陌生人,如果不是为了活着,谁会想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没事就好,我记住你的脸了,姐姐会报答你的。”说完,红桃立刻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这我倒不惊讶,她是天仙三重天的修仙者,刚刚那一脚如果不是她半途收了力,我估计就交代到这了。

  我算的没错,如果说这个世界都是黑暗,她肯定是黑暗里的一盏灯,她是特别的,可能就是这个缘的所在。

  她离开后,我就继续到那个墙角下睡觉了,那把巨剑不知什么时候又来到了我的头顶,我躺在地上,它似乎在给我遮风挡雨。

  闭上眼睛,再次醒来又是被刺眼的阳光照醒的,想起征税,我立刻拿起了地上的工具到释蒲仙庙摆摊。

  “算命算命,一次一文钱,不准不要钱,来了喂算命喽……”我慢慢的吆喝,希望能赚够五文钱就好。

  “一个小屁孩也学人家老先生,哈哈哈,真搞笑,小子,断奶了吗?”很多人被我稚嫩的声音吸引了,其中有个光头大汉还很拽的看不起我。

  “大叔,我给你算一算怎么样?如果中了你给我一文钱,没中我就滚蛋。”我很不屑的笑了笑。

  “哟,行啊小鬼,那你给爷爷我算一算?”光头大汉来到我面前,感觉如果我算不准他就会给我一大耳光,周围的人也在偷乐,似乎很喜欢有人被欺负的场面。

  “你叫光头强,今年三十五岁,在你二十四岁的时候因为一些隐疾掉光了头发,其他的我就不说了,现在就去你邻居老王家里看看,你会回来给我一文钱的。”

  看到我这么自信的笑容,光头强也皱了皱眉说道:“各位,帮我看紧了这小子,等我回来好好教训他。”

  说完光头强就准备回家,有几个人也跟了过去,似乎也好奇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则是不理这些人继续呦呵。

  很快我就听到了一阵骚动,那些围着我的人也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个光头大汉在打一对衣衫不整的男女,不是光头强又是谁。

  “奸夫**,你们这对贱人……”光头强拼命地抽着老王和他的老婆,那两人根本不够他打,只能在地上求饶。

  围观的人没用同情,反而说要动用私刑,那对奸夫**就被吊了起来,准备浸猪笼,我对此没有负罪感,这个世界不需要善良。

  把那对人浸了猪笼,光头强才回到我的摊档,我正准备伸手要钱时,他一脚把我踢翻在地上说道:“哼,臭小鬼,你是看到了我老婆进去王八家里对吧?敢糊弄老子,看我不抽死你。”

  这就是人性,他觉得自己的老婆偷男人很没面子就拿我出气,顺便还能省掉一文钱,一旁的人非但没阻止,还一起起哄。

  好一会,等我被打的趴在地上动弹不得他才罢休,兴许是打雷了,临走前还对我吐了口唾沫。

  我浑身酸痛的坐在了地上,幸好刚刚护住了我的工具,这些桃木剑也可以当做钱来缴税的,我就期待着没钱就把这些东西缴了,可能还真够五文钱。

  “小鬼头,快点回家吧!”这些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尽是嘲讽,哪有半点好心的提醒。

  我笑了笑说道:“你敢不敢跟我赌?今天晚上光头强必定横尸街头。”

  这话让他们有点毛骨悚然,还以为我要杀人,可是看到我浑身是伤的样子就觉得不太可能,而且没人觉得我可以跟光头强打架。

  “哈哈哈……要是让他听到,你过会就横尸街头了你信不信?”

  我没说话,用手指指了十多个人,他们都很疑惑,我拿起我的工具说道:“刚刚我点中的人,自己准备好棺材。”说完我撒腿就跑,他们反应过来后我已经跑远了。

  我已经看到了他们的死相,生气已经在消散了,阎王索命,要他们三更死,绝对活不到五更。

  我很难受的跑回了破庙,今天没赚到钱,还讨了顿打,明天就是最后一天了,如果后天我拿不出钱就只能把手上的家伙给收税的人,希望能值个五文钱吧!

  回到破庙我就看到有个美丽的身影在神像面前站着了。

  她身材高挑玲珑有致,头发上插着两枚玉簪非常好看,及腰青丝随风而动,粉色的裙摆似乎在呼应她的青丝,那轻飘飘的仙凌让她的仙气更上了一层楼,这美丽宁静的一刻,我竟然有种不想去打扰的感觉。

  她转过脸,我有种窒息感,太美了,大大的眼睛长长的睫毛,唇如朱丹,瓷娃娃的脸庞,伴随着的还有那淡淡的体香,我竟然一时间看呆了。

  “小弟弟,你回来了,姐姐等你很久了。”听声音我就知道,她是轩辕红桃,她就不怕暴露身份被昨天晚上的人追杀吗?

  “你是?”我假装不认识,就怕惹上什么麻烦。

  “哎呀!这么快就不记得姐姐了吗?我是来谢谢你昨天晚上救了我。”

  好吧!我知道我跑不掉了,干脆也就承认了:“你是公主,为什么会被人追杀?”

  “咦?你认识我?”红桃立刻跑到我的面前蹲了下来,那张完美无瑕的脸就要贴上来了。

  “我我我……我是算命的。”说着我就晃了晃我手上的东西。

  “看来你还有点本事啊小弟弟,才这么小,连姐姐的身份都能算出来。”红桃笑起来很好看,这是我见到的最真诚最无邪的笑容,我竟然有点痴了,鼻子一热,靠,流鼻血了。

  红桃也愣了下,又笑的死去活来,胸前那两颗巨大的啥拼命在抖,我真的是服了,要不要这么刺激。

  “你个小鬼怎么可以有这么不健康的想法,该打。”红桃在我头上敲了一下,我立刻捂住了头,心里想道:还不是你这个妖精。

  “不逗你了,我就是来看看你的伤好了没?”说着她又蹲了下来,我不小心看到了她胸前的一抹春色,立刻捂住鼻子。

  红桃没有发现我的小动作,摸了摸我的身体,似乎松了口气:“没事就好了。”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刚刚被打的伤好像也好了,我立刻瞪大眼睛。

  “小弟弟,你怎么在这里?你的父母呢?”红桃看我的眼神似乎有些怜爱,我知道她确实在担心我。

  “我不知道。”我摇了摇头,我确实不知道我的父母是谁,甚至连我的身世我也不清楚。

  “这样啊!要不我收你做我的干弟弟怎么样?你不是会算命吗?父亲肯定会喜欢的。”红桃甜甜的笑了笑,她的一眸一笑都很真诚,给我感觉是怦然的心动。

  见我没说话,她就继续笑道:“不用着急,姐姐还会再过来的,想好了就跟姐姐说。”说着她给了我一袋子钱,就起身准备离开了。

  “姐姐……”我不自觉的叫了一声,她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继续说道:“小心,下雨之前一定要回家,现在离下雨还有三刻钟。”

  红桃愣了一下,很快又笑了笑:“恩,我知道了。”说完她就消失在我的眼前了。

  我看着钱袋不自觉的就红了眼,感觉很温馨,不知为什么我想哭,但眼泪根本掉不下来,叹了口气,我打开了钱袋,里面最少有一百文钱,我也不用担心缴税问题了。

  至于红桃我不太担心,她的脸上并没有死相,也就是说她最多受点伤,但不会伤及性命,今天晚上,又是一个不太平夜。

  我知道每天晚上的雨有问题,甚至每天都有很多人非正常的死去,这些人的死,背后肯定有问题,但我不敢算,我怕算出来的事情会引来什么人的追杀。

  又睡了一个晚上,我再次拿着工具走到了摆摊的地方,只见那里被很多人围着,我掐指一算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我昨天所指的人全都死了,分毫不差,所以他们觉得我是真的神了,想要找我问卦,我也算有点小得意。

  “小大师你来了……”

  “小大师……”

  我真的有些无语,小大师是什么鬼?叫大师不就好了吗?不过我没否认,继续昨天的吆喝。

  “小大师,能不能告诉我们昨天那些人被谁杀的吗?”没错,昨天他们都是死于非命,那凶手是谁?他们就很关心了。

  “没钱不起卦,别妨碍我做生意。”我现在有底气了,他们不敢对我怎么样,就怕被我指中了。

  这时候,有个财大气粗的人扔了一文钱下来:“小鬼,给我算。”

  我看着那一文钱笑了笑:“这卦我算不了,凶手是个很厉害的人,身上的天机被掩盖的很厉害。”

  那人就要生气,以为我耍了他,我继续不急不缓的说道:“你今天有一门生意,不管对方什么条件你都不要还价,可保你一家平安。”

  那人的脸上忽然阴晴不定,很快就愤愤离开了,我拿起那一文钱装进口袋继续吆喝。

  到了下午,那个人就回来了,只见他一头冷汗,似乎收了什么惊吓。

  “我还要再算一卦,这是钱。”说着那人又扔了一文钱下来,很多人看到他回来了都凑上来问道是不是准了,发生了什么事情。

  有知情人就开始说了,这人叫甄富,在普通人里算是有钱人了,因为跟他做生意的是富贵人家,他也赚了不少钱。

  今天他和一个新客户谈生意,同时的还有几个人,那几个人却因为不答应新客户的要求被杀了,只有他答应了所有要求才得以幸免。

  这种事没啥奇怪,富贵人家要杀几个普通人那还不是很简单的事情。

  值得一提的是,这几天晚上死的也都是普通人,但凶手未知,可以肯定不是普通人,那为什么富贵人家甚至是修仙者要杀人还需要隐藏身份呢?这点我也不敢去算。

  “你要问什么?”

  “我父亲的阳寿。”甄富的脸上有些着急。

  我假装动了动罗盘,又看了看八卦图:“你父亲叫甄豪爽,明日子时一刻,阎王就会去索命了。”

  其实我算命根本不需要这些工具,我算命的方法跟这里的有些不同,我只需要掐指、心里起卦,就什么也知道了。

  甄富点点头就离开了,此时那些围观的人又问我甄富的目的,我都懒得理他们,这时候,一文钱又落到了我的身前。

  “我要你算,甄富的目的。”听到这声音,大家都不自觉的让出了一条路,因为来人是一个身着华丽的女子。

  我差点吓了一跳,这不是我那天撞到的人吗?我立刻准备溜之大吉,却听到她说道:“跑?再跑我就打断你的腿。”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