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三十五章 繁星的银星鳞龙枪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250 2018.10.07 15:43

  “比试开始。”

  话音一落,易雀已经来到了繁星面前,一斧子自上而下劈了下来,大有劈山之势,要知道这可是没有用到鸿元之气的啊!

  听风也不意外,能打到四强的实力肯定不会弱,繁星枪法不错,但缺少经验,这次大会是很好的磨刀石。

  繁星看着斧子也没慌乱,银枪划过,斧子劈在了枪杆上,那力气让繁星也退后了一步,地上地瓷砖也出现了裂痕,不过很快又复原了。

  易雀似乎预料到了一般,另一只斧子早已横劈了过去,繁星又立刻移枪,又后退了一步,不过繁星还是凭借枪杆还是挡住了易雀的两柄斧子。

  易雀脚下一踏便腾空了起来,拿着斧子旋转了起来,看起来就像是绞肉机一般,繁星连捅几枪不断后退,枪斧在空中划出多到残影,无数火花飞溅。

  繁星很快就被逼到了台边,若是落到外面也算是输了,这个时候繁星转了个身,一个漂亮的回马枪刺了过去。

  易雀心中一凛头一偏,只见银枪刺破了他的肩膀,要是再迟一点只怕就洞穿了他的肩膀,连听风也点了点头。

  易雀肩膀受伤,立刻捂住肩膀后跳,繁星得势立刻追了过去,于是刚刚易雀还占着上风,现在就被繁星压制了。

  枪影在空中划破空气,但都被斧子给挡住了,事实上易雀很心惊,他的手劲有多大他是知道的,但在这数次碰撞中他的手竟然开始抖了,这妹子力气怎么那么恐怖。

  只有听风知道,万兽体质,光是身体素质就跟怪物一样,随着修为和心性的提高,繁星越来越能发挥出体质的力量,光比力量或许只有天生神力可以较量,防御力则是天生神力无法比拟的。

  枪影交织,斧影跟随,易雀已经满头大汗,因为不能使用鸿元之气,他也没疗伤,于是非常被动,伤口已经影响到了他的发挥。

  “噗嗤…”动作一下子慢了,易雀的手臂被刺穿了,这次易雀干脆连斧子都抓不住了,斧子落到地上砸出一个大坑,这让大家嘴角都是抽了抽,这得多重。

  趁着这个机会,繁星枪杆一甩直接抽中了易雀的肚子,易雀吐了口水飞了出去,凭借肉体硬抗这一枪的力量可想而知。

  不过易雀还是立刻站了起来,这是战斗的意识,下一刻,繁星的银枪自上而下把地面都戳了个洞。

  繁星还以为结束战斗了,于是节奏停了一下,就这一下,易雀拉开了距离,两人都停了下来。

  繁星有些警惕,不知道这个易雀还有什么花样,易雀也松了口气,闭上了眼睛,手中的斧子散发着红色的气息。

  这斧子也不是凡品,这应该是易雀的化魂,跟着易雀那么久也有了灵性,此时他正聚气,下一击将会分出胜负了。

  繁星也知道了男子在做什么,她现在已经阻止不了了,索性她也开始聚气,只见隐隐的龙息凝聚在枪头,一颗龙头渐渐现形。

  随着一声龙啸,繁星一枪刺出,瞬间形成一条银龙往易雀那边刺去,而易雀这边一直没动,当众人都以为他已经要输的时候,只见易雀一斧劈出,凝聚的气息变成一把巨型斧子劈了出去。

  “砰…”繁星脸色大变,立刻往一旁滚去,等她抬头的时候,易雀的斧子已经抵在了她的脖子上,四个角上的人也来到了他们身边。

  “承让。”易雀微微一笑,把斧子从繁星脖子上拿开,运气开始疗伤,繁星看了看听风低下头去。

  听风来到繁星面前摸了摸繁星的头:“别沮丧,你开始用枪也不过几个月,已经很厉害了。”

  易雀还在沾沾自喜,听到听风的话后差点一口老血喷出,尼玛,这妹子用枪才几个月?自己可是一百多年了啊?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易雀那脸比哭还难看,倒是繁星听到听风的话后抬起头看着听风的眼睛点了点头,听风笑了笑:“没事,还有一场,加油!”

  繁星用力点点头,李白仙也上了台上,先是对听风拱了拱手,然后对繁星道:“繁星妹妹别担心,等下哥哥帮你教训他。”

  易雀正走着下台,听到李白仙的话脚下一滑差点摔一跤,那脸真的快哭了,不带这么玩的吧?李白仙的剑法谁敢跟他打?听风笑而不语,也对李白仙拱了拱手,算是表示谢意。

  易雀走下台,所有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他,易雀走到一个没人的角落,他想静静,突然手里出现了一个玉瓶,脑海里又响起了一个声音:“承诺给你的好处。”

  易雀打开瓶子一看,不禁吸了口凉气,竟然是玄阶二品的悟仙丹,悟仙丹的效果是可以帮助帝基期突破到堪仙期的丹药,甚至连堪仙期突破也可以服用来提高成功率。

  这丹药对自己这个帝基后期巅峰来说简直是雪中送炭啊!这丹药又让易雀哈哈大笑了起来,这笑声传出去让人以为是不是易雀被吓傻了。

  下一场也是繁星的比试,因为是修炼者所以不休息也没事,于是繁星再次登场,她的对手也上了场,是一个女子。

  女子身着一身红衣,头发也是用红绳子绑起来的,看起来非常利落,给人一种阳光之气,她的武器是一条鞭子。

  比试开始,女子的攻势非常强,跟易雀根本不是一个级别,要不是运气不好碰到李白仙,也不会在半决赛就输了。

  于是没有悬念的繁星迅速落败,甚至连还手之力也没有,对此听风也不意外,繁星的枪法真的就练了那几个月,能打进半决赛也让听风意外了。

  “这姑娘的鞭子最起码也有五百年的功力了,繁星不要气垒,就算是潇哥在这里也会觉得繁星已经做的不错了。”听风摸了摸繁星的头。

  繁星点了点头,眼里还是有些失望,有听风在场的两场比赛都输了,这让繁星不好受,听风也知道这个原因,但并没有说太多,路总归要自己走,挫折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决赛开始,听风带着繁星到了看台上,荀夫子没有丝毫不悦,知道繁星才练枪几个月就有这水平也是夸赞了一番,听风身边的人又怎么会差?

  李白仙一身白衣站在台上对繁星笑了笑,那边的易雀脸色有些难看,看了看听风,听风面无表情,易雀心里想着悟仙丹也好受了不少。

  于是没有任何意外,易雀一直被压着打,甚至连认输都喊不出来,一直被李白仙打来的飞来飞去,一刻没有停下。

  听风也仔细看了李白仙的醉星剑法,其实李白仙的醉星剑法还没到达大成,就剑法而言,在听风看过的人里他可以排进前三。

  听风这时候倒是想起了一个人,或者说不是人,是一只白猿,当初教王听馨剑法的白猿,那时候听风服用龙鳞丹后并没有感知到它,甚至连湮灭雷葬后也没发现它的尸体。

  神兵大会以易雀飞出场边结束,这还是易雀抓住一个间隙自己飞出去的,李白仙差点没笑死,繁星也捂嘴轻笑,倒也没有太多难过了,小孩就是小孩。

  最后荀夫子给前三名兑现奖励,本来他也想给繁星一样的奖励,不过听风觉得繁星的枪已经够了,于是就拒绝了他。

  这边事了,听风跟繁星继续叨扰一晚,李白仙晚上跟听风继续在荷叶上喝酒,不少人已经离开,倒也是难得的寂静。

  “星稀凉月照清风,镜湖杜康饮半生,莫说前路无人问,世事浮华一场梦。”李白仙又是对酒当歌,兴致极高。

  听风没说话,举起一杯酒与李白仙对望一眼,一饮而尽,李白仙绝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虽然很对听风胃口,但人生多少人多少事,缘起则聚,缘灭则散,且不问前路,一醉方休。

  繁星看了看听风,自己也伸手拿了一杯酒咕咚一声吞了下去,辣的她直接飙眼泪,听风差点没笑喷,繁星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

  听风不让繁星喝酒就是因为知道这酒不平凡,对修炼者也很大作用,看李白仙就知道了,听风本人因为体质关系根本醉不了。

  第二天,跟李白仙告辞后,听风带着繁星回到了城市,听风想找个安静的地方,于是在城市里花了点学分便要到了一间修炼室。

  修炼室隔绝外面,繁星和听风在修炼室内不会有人打扰,听风打算把繁星的银枪炼一下,繁星的银枪严格上来说也不过是黄阶五品,听风给阿离带了把天阶剑,自然不能厚此薄彼。

  苏月雅也出来了,繁星又黏上了苏月雅,苏月雅倒也不嫌弃,这个妹妹她看着也顺眼,于是一大圣主期强者竟然陪着一个小女孩耍。

  听风则是把黑龙的头砍了下来,又抽了一半的黑龙血,血和脑袋悬浮在空中非常诡异。

  听风先把黑龙血和黑龙头用三生神火炼了一遍,黑龙还有些许残魂附着在上面,三生神火可以把它完全烧灭。

  等黑龙的残魂消失后,黑龙头也变成了纯白色,洁白的像象牙一般,本来黑色的血液也变成了鲜艳的红色,看起来像是染料。

  听风把繁星的枪拿到了手中,三生神火演化成一个大炉,大炉把龙头和龙血都包围了进去,听风仔细观察着火候。

  炼器,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不过因为银枪沾染了银色鳞龙枪的气息,已经有了灵性,再加上黑龙血的辅助,天时地利就不太重要了。

  听风要做的就是把龙头完全的融入银枪里,使得银枪沾染龙息,这龙息虽然霸道,但因为繁星的体质,不仅可以完全控制,甚至发挥出的威力也更加厉害。

  看着龙头渐渐消失,听风的神情更加专注,这个步骤很重要,白色的龙头会渐渐化为一粒一粒的晶体,肉眼完全看不到,听风也是靠神感去捕捉。

  待龙头完全消失的时候,听风把银枪扔进了炉内,银枪似乎得到滋润,散发着强烈的白光,伴随着的是强烈的颤抖。

  待白晶融入银枪,龙血也融了进去,银枪就像是黑龙一般吸收这些东西,但本身并没有变大或者变小,但散发的光芒却越发耀眼。

  最后,银光也渐渐被吸收,银枪捅破三生神火形成的炉子飞到了繁星的面前。

  这个过程看似简单,但也足足用了三天的时间,苏月雅繁星第二天就坐在了一旁看着听风炼器,期间繁星饿了也是苏月雅解决的。

  看着银枪变得比以前更加耀眼,繁星也是非常激动,手握住了枪杆,传来的是一阵清凉感,让繁星的内心多了一丝明悟。

  “哥哥好厉害。”繁星握着银枪爱不释手,听风笑了笑,倒是苏月雅帮听风擦了擦汗,为了炼制银枪听风也是挺累的。

  听风脸红了一下,然后对繁星说道:“这把枪已经有天阶一品的品质了,繁星多点使用它它会更有灵性,以后就能发挥出更大的威力,甚至可能进化成无上神兵。”

  繁星点点头,跟苏月雅看听风炼器,苏月雅也给她恶补了不少知识,无上神兵是兵器的最高品质了。

  苏月雅倒是若有所思,她知道,听风当初为小雪和安素炼制的轩辕弓本身就是无上神兵了,这次为繁星炼制的枪估计很快就会成为无上神兵了,因为听风本身的机缘就是这样。

  “哥哥,我能不能给它取个名字?”繁星突然冒出了一句话,听风惊讶了一下,看向了银枪和繁星,没错,繁星已经跟银枪建立了一点交流,甚至连繁星也没发现,是银枪想要名字。

  “可以啊!繁星觉得它叫什么好?”听风没有点破,这是繁星的领悟,说破就不好了。

  “恩…叶哥哥的枪叫银色鳞龙枪,繁星的就叫银星鳞龙枪好不好?”繁星一脸期待的看着听风。

  听风点点头,苏月雅也说了句话:“阿离的剑叫离天剑,繁星的枪叫银星枪,都带有你们名字的一个字,挺不错啊!”

  “月雅姐姐,是银星鳞龙枪哦!”繁星非常开心,还有些俏皮,愣是把苏月雅也逗笑了:“好好好,银星鳞龙枪。”

  “好了,咱们该出去了,我们再去蛮荒看看有没有什么奇遇了。”繁星虽然已经破冰期了,但如果还有奇遇,听风也不介意让繁星继续升级。

  于是苏月雅继续附身在听风身上,听风和繁星便出了修炼室,一出来听风就看到唐金明和银月,他们看到听风出来后便走了过来给听风拱了拱手。

  “谢谢前辈的救命之恩,这次要不是前辈,我们都已经葬身荒野了。”

  银月行了一礼:“谢谢前辈。”

  听风看了银月一眼,又转头看着唐金明说道:“同学别客气,我也是通天学院的学生,而且还是新生,说不定你还是我学长,这前辈二字折煞我啊!”

  这唐金明给听风一种奇怪的感觉,所以听风想结交一下,也不好存在一个辈分。

  “我也听唐伟明说了,不过你救了我二人,我们…”唐金明倒也没叫前辈了。

  “呵,都是同学,对了,你们也是北院的学生吗?去蛮荒怎么就碰到了花纹天蛛呢?”听风转移了话题。

  “惭愧,我们都是北院的老生了,没想到你才入学就有如此实力,真是天纵奇才啊!”唐金明再次拱了拱手。

  “我们去蛮荒是去执行任务,任务是猎杀荒漠流蛇,为什么碰到这花纹天蛛我们也不知道,只能说是我们运气不好,哎!”唐金明叹了口气,他现在想起了还有些心惊。

  “花纹天蛛这玩意很少见,学长确实运气不太好,下一次应该不会再遇到了。”说这话的时候听风是对着银月说的。

  听风怀疑这花纹天蛛是银月引来的,为的应该是杀掉唐金明,但他们应该是情侣,而且很亲密,不应该啊?不过这唐金明对银月来说只是个小屁孩,成为情侣也确实有些诡异。

  银月别过头去,听风也不好意思再看,银月皮肤很白,配上银色的裙子和那头柔顺的银发,给人一种洁白无瑕的感觉。

  “借你吉言,对了,你们要去哪里?”唐金明笑了笑。

  “再去趟蛮荒,我的任务还没完成,就先告辞了。”听风拱了拱手。

  “等回到北院我再请你们吃顿饭吧!希望你们不要推辞。”唐金明伤势还没恢复,来这里就是为了约听风吃饭以表谢意。

  “好说。”听风点点头,唐金明拱了拱手,听风便带着繁星出了城市,银月则是搀扶着唐金明回去,眼神非常复杂。

  “月雅姐,这个银月什么实力?”二十万年的元神恐怕不简单,但听风不明白,她若是想杀唐金明又怎么需要那么麻烦呢?

  “大概在仙皇期吧!通天学院有教无类,有冥族人也很正常。”苏月雅似乎在修炼着妖法三梦。

  “嘶…”听风脚步都停了一下,吸了口凉气,这银月要杀唐金明简直就是只需要一个眼神,听风真搞不懂这个银月到底要做什么了。

  “哥哥,那个银月姐姐有什么问题吗?”繁星有些好奇听风为什么会问银月的实力,不过她看不出什么问题,就是觉得银月有些伤感。

  “月雅姐说她很厉害,所以我觉得她是有意接近唐金明的。”听风还是很认真的回答了繁星的问题。

  “可是繁星觉得银月姐姐有一种淡淡的伤感哦,哥哥也说她很厉害的话,唐哥哥不应该早就死了吗?”繁星还是很不解。

  “伤感?”繁星点了点头,听风才想起来银月的目光似乎真的有些伤感,复杂中也隐含着对唐金明的柔情,索性听风摇摇头不去想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