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百六十九章 复活韩天公和梁睿宁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135 2019.06.22 10:38

  “又是你,你真的是不安分啊!”听风和苏月凝刚进来,一个声音便从远处飘来,等听风回头以后,一个人影便站在了自己面前。

  “呵,确实不好意思了,这次就让我任性一下。”听风也不好意思,冥王创立冥界法则,自己打破人家的法则,等于砸人家的招牌啊!

  “哈哈哈,都会不好意思了,你的变化真的很大啊!比起还是混沌龙的时候,现在更像是一个人了。”冥莫也大笑了起来,这让一旁的苏月凝有些吃惊,不管以前还是现在,冥莫给她的感觉都是深不可测。

  “谁都会变,你不也在变吗?”冥莫的性格比较随和,一般不会大喜或者大悲,这次大笑是真的在感慨。

  “是啊!走,喝两杯吧!”冥莫笑了笑,也对苏月凝点了点头,苏月凝也很礼貌的作揖。

  很快,冥莫就带着听风和苏月凝来到了一个宫殿,宫殿很大,也很冷清,冷清是因为这里全都是元神,或者叫冥族,都是没有生命的东西。

  来到大殿,冥莫坐到了主位上,听风和苏月凝坐到了下面,很快就有冥族端上了酒和食物,这些食物都是冥界生灵,基本上都是蜈蚣啊蝎子之类的东西,反正没有一样是正常的,当然,这个不正常是相对人间来说的。

  “你也会喝酒了。”听风笑了笑。

  “偶尔喝点,看你喝的挺好,嘴馋了。”冥莫说着就端起了酒杯,听风和苏月凝也端起了酒杯,一杯下肚,苏月凝立刻打了个寒颤,这寒气竟然连她都受不了,可是寒气过后,她又感觉到非常舒服,整个元神都感觉得到了提升,脸色也不禁更加的红润了,忍不住叫了一声,很快她便反应过来握住嘴巴,只见听风和冥莫都看着自己。

  苏月凝低下头,听风便笑道:“这酒名叫冥黄冰泉,不是普通的酒,水产自阴年阴月阴日的黄泉之源,集七七四十九种冥界灵草酿制一千年而成,对强大的元神拥有众多好处,最直接的就是喝酒也能修炼,我都羡慕,就是酒水比较寒冷彻骨,要是哪些元神不自量力喝了,瞬间就会变成冰棍。”

  “你啊!不愧是轩辕听风,没喝过都知道那么多。”冥莫也鼓起了掌,说真的,还在上界他就非常佩服听风了,转世承认后更是不得了。

  “啊?小听风,为什么你第一次喝都没事?”苏月凝的脸还是很红,想到刚刚自己的那声娇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比较特殊,没事啦月凝姐,你刚刚很妩媚哦,真像个狐狸精。”听风拉了拉苏月凝,苏月凝羞得脸都要滴水了,用很小的声音说道:“我本来就是狐狸精…”

  听风和冥莫都是高手,怎么可能听不到呢?这话让听风大笑了起来,冥莫也淡淡的笑了笑,倒不在意。

  “你冥界的工作安排的怎么样了?”听风也转移了话题,跟冥界讨论了起来,上次来冥界,冥界可是乱成了一锅粥,十殿冥王全部死去,当然,这对冥莫来说影响不大,就是工作安排比较麻烦,而且将来去上界,冥莫也是其中一员。

  “没大问题,现在十殿的管理者都选出来了,说起这个,有件事想跟你说下,上次阴兵事件后我调查了一下阴兵,发现还有一千万的阴兵最近不知道去哪了。”

  “最近?”听风愣了一下:“连你也找不到?”

  冥莫摇了摇头,听风沉吟了一下:“你都找不到的话,带着那批阴兵的人恐怕不简单了,火虚可以排除,会不会是千变?”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我在意的是他拿那批阴兵去做什么。”冥莫也沉思了一下,这个问题他想过,想不通,只能问最熟悉千变的听风了。

  “我也不知道,千变体质跟我的混沌体质一样变态,有什么我不知道的神通也不奇怪。”听风也皱了皱眉,看来千变真的在酝酿什么阴谋。

  “你觉得千变完全突破封印以后的实力有多强?”好一会,冥莫才继续说话。

  “不好说,实力至少是尊王后期。”说实话,听风的前世今生对千变体质了解都甚少。

  “那你呢?”如果说千变的实力最低有尊王后期,那真的就只能指望听风了。

  “我自己的变数太大,我也不清楚,如果考虑我把第三次机会用了,我的修为最多在原来的基础上提升一个境界。”

  “尊主中期吗?”听到这话,冥莫的脸也变得严肃了起来,听风的实力比修为要高两个大阶左右,这是在尊主期之下才存在的,一旦成尊,这个差距就会缩短,事实上也不能叫缩短,实在是尊主期之后每一个境界的差距太大了,听风天赋再好也不可能弥补境界上的差距。

  真正来说,境界越高,差距就会越大,所以听风在尊主期之前还能保持两个大阶的实力已经非常可怕了。

  说完这话后,冥莫也沉默了下来,苏月凝眼神很复杂的看着听风,似乎今天听到了很多不得了的事情,尊主期,听起来很遥远。

  “小听风,如果不把第三次机会用了呢?”在苏月凝看来,有小火、海石田和苏月雅三个尊主期了,第三次机会是不可能用掉的。

  “那我的修为可以达到尊主后期。”尊主后期要面对教主还是很困难的,但听风有各种底牌,或许还能一战,所以最后一次机会绝对是不能用的。

  冥莫和苏月凝都同时意识到了这一点,事实上他们想的太远了,先把千变搞定才能去上界找教主,如果连千变都搞不定,拿什么去面对教主?

  “不扯了,反正也就来跟你打声招呼,该来的总会来,跑不掉的。”听风笑了笑,便拉着苏月凝站起来道:“走了,保重,对了,这酒给我一点。”冥莫无奈的笑了笑,很快就有下人拿过一坛酒到听风手上,听风笑了笑,和苏月凝消失在宫殿上。

  “月凝姐,刚刚的谈话不要告诉他们。”这其中涉及到很多的天机,是关于听风的天机,这些变数很大,如果苏月凝说了出来,变数会更大,同时听风也在感叹,自己前世安排的事情已经被打乱了,没办法,太多阻力。

  苏月凝点点头,听风便伸出了手,苏月凝捂嘴笑道:“还小啊?”不过她还是伸出了自己的手,跟听风拉了勾。

  很快,听风和苏月凝的元神都回归了,在冥界待了有将近一个时辰,人间却只是一瞬间而已,两人同时睁开了眼睛,苏月凝深深地看了听风一眼,不管以前还是现在,听风总是那么的深不可测。

  听风没有看苏月凝,而是看向了莲台中的爷爷,此时他已经凝实了了,看起来像个缩小的人,说明他已经达到了可以和肉体相嵌合的程度。

  “月凝姐,看着莲台上的人,用琉璃天火对黑幽莲藕进行炼制,炼制过程中渐渐改变其形状,形状就是莲台上面人的模样。”说着听风的手上便冒出了一团翠绿色的火焰,苏月凝也赶紧放出琉璃天火,两人同时对黑幽莲藕进行炼制。

  “小雪、安素、伊卡洛斯,你们三个坐在旁边挡住我看那边的视线,月雅姐,你监视着外面,不要让外面的人影响了我们。”听风很迅速的下达了指令,众女立刻行动,其实她们不懂听风为什么要让小雪三女挡住听风的视线。

  两人同时照着莲台的模样慢慢的开始炼制黑幽莲藕,期间听风有加入妖法天书改造黑幽莲藕,苏月凝完全能跟上听风的节奏,两个时辰后,两具黑黝黝的躯体便出现在众人面前。

  事实上此时的躯体已经有了相貌,除了皮肤的颜色,其他跟莲台上的人都是一模一样的,当然也可以再改造,但一般来说,跟元神一模一样的才是最好的,其中妖法天书是赋予天赋的,听风使用妖法就是最大程度的赋予这具躯体天赋,最起码比原来的好。

  躯体准备好后,听风又继续施展妖法天书对元神进行牵引,以听风现在的妖法修为,自然比当初复活幽兰寒清的时候简单多了,就算是使用精神力也可以做到,用妖法是为了让苏月凝配合。

  用了近一个时辰,莲台上的元神才同时进入到了躯体,听风也算是松了口气,此时小雪等人也知道为什么要听风要让她们挡住他的视线了。

  元神进入躯体后,随琉璃天火的炼制,躯体的黑色便开始褪去,很快,两个活生生的人便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呼吸心跳全都有,听风立刻撤去火焰,为韩天公穿上衣服,这衣服是自己的,小雪那边也很快为梁睿宁穿上了衣服。

  听风松了口气站起来,苏月凝也是松了口气,要跟上听风的节奏可不简单,还有妖法天书,苏月凝的妖法天书远没有听风那么厉害,而听风使用的妖法天书都是四个字五个字的,苏月凝要跟上也有些吃力,想起这个连她自己都想笑,一个正统的妖怪使用妖法还不如一个人。

  这时候,小雪才看向了爷爷,此时的爷爷是青年的模样,梁睿宁也是青年的模样,从轮廓中还能看出来就是爷爷,其实如果爷爷不受伤也不会衰老的那么快,看到这里,小雪不禁红了眼。

  “听风,爷爷什么时候会醒?”小雪的声音有些哽咽,听风抹了抹她的眼泪说道:“再过两个时辰,爷爷的元神适应了身体就好了。”

  其实听风看了也很伤感,可不管怎么样,现在自己有能力了,可以弥补当年的遗憾了,所以听风更多的是期待未来,自己要保护的人越来越多了。

  现在爷爷复活了,听风更多的是想自己的养父轩辕龙天,转世后的他已经十多岁了,这个年龄很难再复活的,因为元神已经完全契合,如果分离出来,对转世的那个人会有很大影响,最轻的影响都是变傻。

  听风也没想过去找他,转世后的他已经不是真正的轩辕龙天了,他需要有自己的生活,并不是所有的转世都希望恢复前世的记忆,否则会造成混乱,这也是冥界法则之一,听风能打破法则,但不代表能帮人打破法则,爷爷已经算是极限了。

  摇了摇头,听风便坐了下来观察两人的情况,他的眼睛能看到元神与肉体的契合情况,现在元神还没完全融入躯体,完全融入以后还需要适应,众女也靠着听风坐了下来,听风想着要是爷爷看到自己身边那么多女子,会不会气疯了,想想听风都觉得好笑,又想起以前,对爱情绝望的时候。

  两个时辰一晃而过,地上躺着的两人同时抬了抬眼皮,小雪安耐不住自己的心情,立刻来到了爷爷的身旁,听风则是来到了梁奶奶身旁。

  “爷爷…”韩天公刚一睁眼,小雪就趴在他身上哭了起来,韩天公刚复活还有些懵,很快,他的记忆便完全恢复,连天中龙的记忆也继承了。

  “小雪,真的是小雪吗?”韩天公摸了摸小雪的头,小雪也抬起头看向了韩天公,那一脸梨花带泪,看的是让人心疼。

  “是我,爷爷,是小雪,爷爷,我好想你啊!”小雪抱住了韩天公,韩天公坐起来轻轻地拍了拍小雪的背,刚好看到那边坐起来的梁睿宁,一下子又愣住了。

  “天公。”梁睿宁看到韩天公后,眼睛就起雾了,听风也来到了韩天公面前笑道:“爷爷,欢迎回来。”

  韩天公不可思议的看着听风,颤抖的伸出手摸了摸听风的脸,早已打转的泪水便再也忍不住了:“真的是听风,真的是听风啊!”说着韩天公就哭了起来。

  “是我。”听风也是眼睛微红,伸手握住了爷爷摸着自己脸的手:“您老走的那么急,我都没来得及说再见,现在好了,您还可以帮我照顾孩子了。”

  本来气氛有些伤感,听风这话让众女都是脸色一红,小雪更是白了听风一眼,在想着他是不是故意的。

  “哦,哈哈哈…”韩天公也被逗笑了,倒也是扫了一眼在场的女子,最后目光停留在了梁睿宁身上,刚刚他没看清楚,这次看清楚了梁睿宁,眼泪又忍不住了。

  “天公。”

  “睿宁。”

  两人一个跨步便抱了起来,因为还没完全适应身体,还踉跄了一下,小雪和安素赶紧扶了一下,两人就这样相互依靠哭了起来。

  听风招呼着众人走出房间,这个时间已经是凌晨五点了,作为修炼者倒不用睡太多觉,甚至是彻夜不眠,天府昨晚就很多人彻夜未眠,都在围绕着天中龙,听风出来后便带着众女往天中龙的房间走去。

  “大侠。”刚到门口,天道行就走了出来,听风点了点头:“天中龙怎么样了?”

  “这…要不您进来看一看?”天道行还真怕听风不管了,事实上听风现在不管也就不管了,不过他不是这样的人,点了点头便走了进去。

  进到房里,只见两个孩子躺在床上双目紧闭,脸上已经恢复了一丝的血色,看起来更像是熟睡的样子,天道行完全是过于担心。

  听风使用神感扫了一下周围,摇了摇头,拉过苏月雅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苏月雅点了点头便消失在了原地,天道行更是吃惊,这一次别说看,这人说没就没了,事实上他都还没看出来,苏月雅和苏月凝是妖怪,两人刻意隐藏了,如果完全隐藏,就算是出现在他面前,他也看不到。

  苏月雅不见了后,听风便让小雪、安素和苏月凝一起给两个孩子把脉,这个脉还是挺少见的,不过安素、苏月凝都把过类似的,小雪也知道这个脉,类似于快死之人,魂不守体,似归幽冥。

  听风抓了抓头道:“不太一样,这个脉是新生婴儿的脉,生和死本就是相对的,这种类似于快死之人的脉,也寓意着新生,不过这个脉又跟正常降生的脉不一样,所以我说少见,无力中蕴含着一种能量,这能量会越来越强,脉搏也会变得更加稳健,你们再把一会试试?”

  三女倒有些惊讶,还没听过这样的,如果是回光返照,这脉搏只会正常一段时间,最后衰竭,完全没有再恢复的可能性。

  三女继续把脉,天道行也不敢说什么,从听风话里也没听出什么问题,所以也放松了不少,也有些在意消失的那个人去了哪里。

  苏月雅此时身在红枫山里,听风让她回去准备一些炼丹材料,打算炼制两枚补魂丹,之前听风没材料才没有提起,现在最重要的黄泉水可以用冥黄冰泉代替,其他材料还是很容易能找到的,只是这附近没有,否则用琉璃天火还是可以转移过来的。

  过了五六分钟,三女都同时发现了脉象里的异常,确实就跟听风说的一样,这种脉她们还真没见过,与此同时,苏月雅也回来了,只见她用纸包了四包东西,里面正是炼制补魂丹的材料,听风也是无语,这么珍贵的材料,你用纸包…有点暴殄天物啊!

  当然,这影响不是很大,听风接过材料,又拉着苏月凝出去了,两人来到了天府上空,炼制补魂丹会有雷劫,在天府里面容易把天府也炸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