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零四章 过年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118 2018.07.16 09:36

  “那两个人是怎么样的人?他们又是怎么描述我的?”听风倒很好奇,百晓生说过,自己的天机基本上是不可能预测的,不过也不是没有意外,听风想到了两个人。

  “一个是中年妇女,相貌也只能说普通吧!另一个印象倒是深刻,是一个小孩子,着一身火羽长袍,看起来有些稚嫩,神奇的是,这两人能把我在那个位面的事情说出来,所以我才在这里等你,他们说只有你可以帮我。”

  “描述的话,中年妇女只说了一首诗:雷霆怒吼城中乱,蓬莱酒家客中安,紫气东来银星闪,踏碎九霄剑中仙。”听风和叶雨潇所居住的客栈,名字就叫蓬莱。

  听完这首诗后,听风也有些沉默了,这首诗完全预言了听风大闹黄安城、居住的客栈、甚至连听风银发染紫都说了出来,所以听风也想到了那两个人是谁了,正是当初听风跟小雪在算命街遇到的两个人。

  听风一开始还疑惑叶雨潇是怎么看出来自己是剑客的,原来就集中在了最后一句诗,听风开始好奇了,那两个人到底是谁?

  有一点听风倒是可以肯定,他们跟自己的前世有关,他们的神通毋庸置疑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他们没再出现,但其中肯定有原因,听风也没去纠结那么多,而且经过他们认证,这个叶雨潇也应该可以相信了。

  “呵,那你要我怎么帮你?”

  “简单,首先你把你知道的功法武技全都拿出来,然后我们一起建立一个门派,我相信以你我的实力绝对可以建立一个不小的门派了,怎么样?只要你相信我,你我在门派的地位一样,甚至,你的权力可以比我大。”

  听风没有说话,口头上的东西没有什么约束力,以听风的实力要约束叶雨潇也是很难,不过听风也不惧怕。

  想了想,听风点了点头:“可以吧!权力什么的我倒没什么兴趣,我想我不会经常在门派里面的。”

  建立门派,听风有这样的底蕴,但没有这样的实力,武技功法甚至丹方阵道听风都不少,不过一个门派要想成长,没有时间是不行的,但听风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太够。

  “你帮我,我不会亏待你,我比你大了个几百岁,不介意你可以叫我一声哥,我们从此以后便是兄弟。”叶雨潇听到听风答应了也是松了口气。

  “呵,可以吧!那我就叫你一声潇哥了,其实我觉得你应该还有事情要拜托我才对。”

  “被发现了,说来也惭愧,我到了这里很难摄取我那个位面的能量,在我那边被称为魂星力,如果不是我本身魂星力雄厚,也不够我五十年的挥霍了。”其实叶雨潇等于告诉听风,他现在的魂星力所剩无几,实力应该是十不存一了。

  对此听风也有预料:“我是有功法可以转换,不过也有一定的风险,那就是你在转换的时候不能动手,否则就会被鸿元之气反噬而死,再者,你以前学的东西可能就没用了。”

  魂星力和鸿元之气并不是通用的,也就是说使用魂星力的武技和使用鸿元之气的武技并不是一样的,当然也不是绝对,只要修改心法还是可以用的,就是威力可能有差别。

  魂星力转化鸿元之气其实和传承差不多,修炼速度会很快,但也是要从头开始,就等于叶雨潇要放弃现在的修为从头开始。

  叶雨潇也陷入了沉思,这是他需要权衡利弊的事情,听风也没有再说话。

  好一会,叶雨潇拿起葫芦喝了大半葫芦的酒说道:“好,这条路是必须走的。”

  五十年了,他无时无刻不在思念家人,现在这个决定可能是一个转折点,他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他都必须要走这条路。

  “呵,潇哥你也不用这么大义凌然,我有我的方法,不过还需要一些时间。”听风倒是放心一点了,叶雨潇这样决定也算是信任自己了,听风自然不能虚情假意。

  “五十年都过来了,不差一天两天,兄弟,放手做吧!”说完,叶雨潇便大笑了起来,喝了一口酒,又扔到了听风面前,听风把剩下的酒喝完了。

  随后,两人都聊了自己的经历,听风把自己在那边的事情告诉了叶雨潇,叶雨潇也把他那边的事情告诉了听风,两人在这边都有着同病相怜的感觉。

  很快,东方已经慢慢地亮了起来,天上的云朵就像鱼鳞般渐渐被染红,叶雨潇站起来对着东方大吼了一声,天地仿佛都在震动。

  “兄弟回去吧!哥哥等你的好消息。”都已经到这一步了,叶雨潇也只能信任听风了,而听风的承诺,也不会食言的。

  回到客栈后,听风立刻进入了修炼状态,听风跟叶雨潇说的是实话,他需要一些时间去研究一个阵法。

  这个阵法需要时空法则,是一个修炼阵法,听风现在的阵道水平达到了是星期二品,同时对空间法则也有了不少的领悟,有材料的话听风要打造空间饰品是完全没问题的。

  不过到目前为止,听风对时间法则的领悟不是很深,听风估计了一下,叶雨潇从头修炼到巅峰需要三年的时间,听风不想等那么久,所以现在听风要做的就是加深自己对时间法则的领悟。

  时间稍纵即逝,很快就已经到了新年,街上此时已经是一片热闹,舞龙狮头、烟花爆竹声延绵不绝,听风的房门也被敲了几下,不用看听风也知道是叶雨潇。

  打开了门,只见叶雨潇对听风笑道:“兄弟,底下热闹的紧,要不要出去走走?”

  听风点了点头,这几天听风一直在房里,估计叶雨潇也知道听风在为他的事情努力,虽然他也想早点转化鸿元之气,但又不想听风太过劳累。

  客栈大厅也聚集了很多人,而客栈的老板换上了一身红衣,对着客栈的人拜年道贺:“各位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或许居住在小店也是有原因的,今天是新年,梁某人在这里给兄弟们拜年了,同时想请各位喝一杯,还请兄弟们赏个脸。”

  说完,客栈老板一招手,店里的小二便拿出了数坛好酒,用大碗倒在桌子上,老板第一个上前拿酒,其他人也纷纷道谢,上前拿了一碗酒。

  “哈哈,这店家也是个痛快人啊!来,兄弟,我们也喝。”说着,叶雨潇便拉着听风的手腕上前,一碗拿给听风,一碗拿给自己,在老板的一声下,倒头就喝。

  听风心里也挺高兴,虽然自己孤身一人,但在这客栈里,有很多人或许也跟自己一样,每逢佳节倍思亲,他们喝酒对着的方向都是自己的家乡。

  听风也找了个方向,今天算是他的生日,同时也是小雪的生日,听风虽然高兴,但心里也有一丝的悲伤。

  “兄弟,想小雪了吧?我相信她那一箭不是故意的,你也不要想太多,我有预感,你们很快就能见面了,到时有什么误会,都会解开的。”叶雨潇知道听风的事情,看到听风目光有些暗淡便知道他心里怎么想了,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想自己的家人呢!

  “呵,借你吉言。”听风也知道想太多没用,但就是忍不住的去想,有时候你明知这样做没意义,但还是会去做,这是傻,也是执着。

  就在这时,听风听到了阿离叫了他的名字,听风跟叶雨潇说了声有事情便来到了阿离家里,只见母女两都站在门口,看样子是在等听风。

  “大娘,阿离,找我来是做出选择了吗?”听风没有废话。

  “呵呵,大过年的,我们进去说吧!”妇女一脸堆笑:“我煮了年夜饭,阿离说要叫上你。”

  听风愣了一下,看了看阿离,阿离也是傻笑的看着听风,听风摸了摸阿离的头:“谢谢你们。”年夜饭,听风也是在跟爷爷小雪一起生活的时候吃过,乱世那边没有过年一说。

  看着桌子上的饭菜,虽然不是很丰盛,但听风知道对于贫穷的母女两来说已经是很不错的饭菜了,桌子上有三个碗,听风请妇女先上座,妇女也没矫情。

  妇女拼命给听风夹菜,说是感谢听风的救命之恩,对此听风也没拒绝,饭吃到一半,阿离突然开口了:“听风哥哥,你做我的哥哥好不好?”

  听风又是一愣,笑了笑:“当然可以。”

  “不只是说说的哦,阿离想跟着听风哥哥修炼了。”听风没有说话,看向了妇女。

  妇女叹了口气:“这是阿离的决定,她已经十二岁了,我给不了她什么,所以你有办法的话,以后就帮我照顾阿离吧!”

  “呵,您给了别人给不了她的东西,生命、优良的品质,而且阿离要修炼也不意味着你们要分开,很快我就会建立一个门派,到时候把您也接过去,您意见如何?”

  听到这话,中年妇女有些震惊的看着听风,建立门派,这确实有些痴心妄想,但看到听风清澈的眼神,妇女心里竟然相信了,是啊!女儿都交给他了,还有什么不能相信的呢?

  “我会等着那一天的到来的。”妇女笑了笑,笑容中带着悲伤,听风大概能猜到她是不舍得阿离。

  阿离低着头没说话,做出这个决定,阿离也很不舍,但在家里她会拖累整个家,而且她知道听风或许是想让她帮他做事情,所以阿离没有让听风把自己变成普通人,只不过阿离不想做听风的徒弟,更多的是希望能得到听风的关怀,做兄妹最合适。

  “呵,不说这个话题了吧!我还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我会先教阿离基本的修炼方法,这个不需要去别的地方。”听风说的很轻松,其实要让天生紫瞳的人感应鸿元之气还是很难的。

  “这样,那就好那就好,来来来,别说这么多,先吃饭吧!”听到阿离暂时不用离开,妇女还是很开心的,阿离也有些眼红的看着听风,甜甜的笑了笑。

  一顿饭倒是吃的其乐融融,饭后,听风就跟阿离讲解了一下修炼的事情,这时候外面突然来了一个人,这个人听风也认识,正是罗轻织,听风的神感早就发现了她,不过听风不知道她来做什么,所以也没理会。

  “苏大娘,我来看你啦!”罗轻织在门前就已经喊了起来,妇女听到后立刻应了一声,其实每年罗轻织都会来看望城里的贫穷人家,还会带来慰问品。

  不过应了以后,妇女突然吓了一跳,因为听风还在这里,哪怕听风现在是一头紫发,但谁知道罗轻织会不会认出听风,作为普通人她非常担心。

  罗轻织听到妇女的声音后就直接进来了,妇女根本来不及阻止,罗轻织边进门还边笑道:“阿离呢?咦?”

  看到阿离正和一个紫色长发少年在说话,罗轻织也是愣了一下,阿离看到罗轻织后就跑了过去拉住罗轻织的手道:“轻织姐姐你来啦!阿离告诉姐姐哦,阿离找了一个哥哥。”

  这话让罗轻织的脸红了一下,不过她也知道阿离的意思只是说认了一个哥哥,而不是给自己找了一个伴侣。

  看阿离拉罗轻织走到听风面前,妇女咳嗽了两声,阿离浑然不知:“看,这个就是阿离的哥哥哦,听风哥哥,轻织姐姐每年都来看我们,是个好人呢!”

  阿离介绍了一下坐在凳子上的听风,而罗轻织在听到“听风哥哥”这四个字的时候就已经震惊的看着听风了,听风也只能抬起头看了看罗轻织,一头紫发也在这时候变成了银发。

  “真的是你,轩辕公子,你…”再次看到听风,罗轻织有些惊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呵,你想抓我回去吗?”听风倒没太大感觉,虽然城门的告示是跟听风道歉的,但那么久了听风也不确定会不会是什么阴谋。

  “啊?怎么会呢?”说完罗轻织就来到听风面前,对听风作揖道:“之前的事情是我们误会公子了,我现在代我父亲、城主等人跟公子陪个不是,还请公子原谅我们。”

  今天罗轻织穿了一身浅红的古装,在这破旧的房屋里是那么的与众不同,再加上她腰上的香囊,倒是给人一种清新感觉。

  听到他们的对话,阿离突然想到了听风不久前才大闹了黄安城的城主府,罗轻织是什么身份她也知道,差点还以为自己闯祸了,没想到罗轻织竟然跟听风道歉,阿离不知道城主贴告示跟听风道歉的事情,这让她有些惊讶。

  “我还以为你们是为了引我出来才贴那个告示呢!没事吧!之前你也算帮助过我,我也不会计较那么多。”听风对罗轻织点了点头。

  其实从阿离和妇女的态度可以看出来罗轻织人很不错,最起码是发自内心的对人好,这点和小雪很相似,听风心里也把她当做是朋友。

  “呵呵,你都不知道,你把城主府拆了,差点让城主叔叔的乌纱帽也丢了。”罗轻织掩嘴轻笑,随后把尘药门使者那些事情也说了出来,斩草除根那句话倒是不敢说。

  对此听风只能摇摇头,当时如果他们没动自己的戒指,听风或许直接就在牢里过年了。

  “别站着,坐吧罗姑娘!”看到这气氛还算可以,妇女直接拉着罗轻织坐了下去,罗轻织对妇女笑了笑。

  “轩辕公子,你是怎么认识苏大娘和阿离的?这才几天你就把阿离认作妹妹了?”罗轻织看听风没什么反应,于是跟听风拉起了家常。

  妇女名叫苏伟娣,阿离叫苏倾离,听风是今天才知道这件事的,对于罗轻织的提问,听风直接实话实说阿离的特殊体质。

  “啊!难怪阿离天生体弱,原来是因为这样,现在好了,以后阿离就不用怕了,真是太好了呢!”罗轻织轻轻的摸了摸阿离的头,听风能看到罗轻织眼眸很清澈,对她的警戒心至此才算是完全消失。

  “对了,公子能否到罗府坐一坐,上次闹得不愉快,我爹他们这几天都是提心吊胆的,轻织还请公子再次光临寒舍。”

  刚刚听风也听罗轻织讲了尘药门使者的命令,于是点了点头,就当是给罗轻织面子吧!

  “那太好了,我这就回去通知我爹他们。”看到听风答应,罗轻织也有些欢呼雀跃的样子,于是跟听风等人道别后就走了,不过今天肯定是不会去的,要去也是明天。

  “对不起听风哥哥,没经过你的同意,差点闯祸了。”阿离看到罗轻织离去,对刚刚自己的行为也是有些愧疚。

  “呵,没什么,阿离还小,罗姑娘对你们确实是不错,阿离能平时没有经常躺在床上也是多亏了她。”

  听风有注意到屋里的香囊,用的都是名贵药材,甚至是灵草,这些都是罗轻织送的,而且平时她也会关照母女两,着实不容易啊!

  一直到半夜,听风才回到了客栈,只见叶雨潇在阳台上喝酒赏月,空气中迷茫着火药味,天上还有烟花在闪耀,听风知道叶雨潇想家人了,赏的月,不过是凉月。

  “潇哥。”听风也直接坐到了阳台上,叶雨潇笑了笑,扔了一个葫芦过来,听风也没矫情,倒头就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