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零一章 听风怒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192 2018.06.22 10:21

  山贼们立刻激灵点头,他们知道听风是不想暴露自己,否则以识星期的神之力,这牢怎么可能困得住他?等等,好像他会在这里都是因为自己啊!山贼们一脸苍白,只能乖乖闭嘴了。

  听风倒也清净,虽然在牢里不太好看,但听风确实无处可去,索性继续躺着睡觉,神感却看着外面的年味。

  在听风九岁的时候,小雪十岁,那时候小雪曾问过爷爷为什么自己没有生日,爷爷笑了笑说道:“是啊!我的小雪和听风还没生日啊?要不生日就定在过年好不好?”

  回想起爷爷当时的慈祥面孔,听风又是一阵伤感,貌似自己和小雪也就过了一年生日,虽然那可能不是真正的生日。

  听风在回忆着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动静,很快就见到大牢的门被打开了,听风不用看也知道是罗轻织,倒是那四个山贼吓了一跳。

  “轩辕公子,轩辕公子…”看到地上躺着的听风,罗轻织叫了几声,而在罗轻织背后还有两个监狱的守卫和一个罗医师的护卫。

  “小织,不用叫了,罗医师的醉鬼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化解的。”醉鬼,就是罗医师研制的迷药,不过听风大概知道它的效果。

  这话让罗轻织幡然醒悟,怪不得像醉酒的样子,不过这句话惹得那四个山贼狂翻白眼,人家不知道多清醒。

  “咦?地上那个怎么回事?怎么浑身是血?”这时候,护卫注意到了那个被听风割舌的山贼,立刻叫守卫打开门进去看了看。

  “怎么回事?”护卫黑着脸看了看其他四个山贼,四个山贼又是一个激灵,想到听风刚刚的话,吞了一口口水说道:“他怕受刑所以咬舌自己了。”

  “对对…”

  护卫没有说话,罗轻织也过来看了看尸体,得出的结论确实就是咬舌自己了。

  看到这里,护卫也是一阵头痛:“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麻烦,这个叫轩辕听风的空间饰品尽是乱七八糟的东西,连城主都没看过。”

  “我的戒指呢?”听到这句话,听风一跃而起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才发现自己的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

  “什么?”

  “轩辕公子?”

  “我问你,我的戒指在哪里?”听风隔着护栏看向了护卫,杀气宛如实质般涌出。

  “呵,小子厉害呀!中了醉鬼竟然这么快就醒了。”护卫丝毫没有理会听风的杀意。

  “最后一遍,我的戒指在哪里?”听风冷漠的说道。

  “怎么?你这个幕后指使有能耐了?真以为你能逃出黄安城的天牢吗?”

  一旁的四个山贼瑟瑟发抖,听风的杀气实在在恐怖了,而罗轻织有些无措的看着听风和护卫。

  听风冷笑了一声,下一刻,天上落下一道惊雷,竟然把大牢的顶部打穿了,护卫脸色大变,立刻拉着罗轻织后退。

  惊雷打穿大牢,直接落到了听风身上,只见听风身上的镣铐竟然被融化了,乍一看,镣铐上似乎有火焰在摇曳,但护卫根本什么都看不到。

  镣铐脱离后,听风又是一道雷霆打向了牢笼,只见跟镣铐一样材料的牢笼竟然被听风这一击完全破坏,听风提着混沌破天剑一步一步走出了牢笼,来到了护卫和罗轻织身前。

  此时的听风浑身缠绕着雷霆,看上去像是雷神降世,脸上如霜般冷漠,身上的鸿元之气已经展示出了听风的修为,初王初期巅峰,不过听风还没有完全恢复。

  护卫把罗轻织保护在背后,有些流汗的看着听风,以听风现在的气势,根本不是初王初期巅峰可以发出的,这让他想起了之前听风凭借破冰初期打败将道中期巅峰的事情。

  “怀疑我,可以理解,我不在意,毕竟你们不是我的谁,但动了我的东西,你们就犯下了弥天大错。”听风一字一句的说出了这句话,破天剑指着护卫。

  护卫身体直接僵硬了起来,完全被听风的气势所束缚,原则上来说他是初王中期的高手,不可能被听风的气势压着就不能动了,但事实上就是如此,这样他张口想说什么却说不出口。

  然而,罗轻织没有被听风的气势压着,此时她竟然直接挡在了护卫的面前,破天剑正指着她,听风皱了皱眉,罗轻织应该是不知道罗医师抓自己的计划,所以听风并不怪她。

  “我去拿你的戒指,你不要伤四叔好不好?”罗轻织虽然没被听风的气势压迫,但听风的杀气也让她非常害怕,同时也代表听风已经动了杀心。

  听风瞥了一眼罗轻织,没有任何表情,继续看向了护卫,剑稍微偏了一下,罗轻织又挡住了。

  “你以为我不能在不伤到你的情况下杀掉你背后的人吗?”听风看着护卫说道,在他眼里,这个护卫已经是个死人了。

  “轩辕公子,此前我爹和叔叔们对你的不敬,轻织在此赔不是,还求你不要伤他们。”说完罗轻织对听风跪了下去。

  护卫想阻止,但现在依旧动不了,听风看着罗轻织的动作,气已经消了大半,叹了口气,破天剑往后腰一插,转身往监狱门口走去。

  此时,听风的身体已经完全恢复,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初王中期,实力方面听风不敢断言,但神感已经达到了十万公里。

  走出监狱大门,听风已经感应到了有很多人在往这边过来,装束都差不多,都是黑色的盔甲,看样子就是黄安城的士兵,还有几个已经来到了听风头顶,张开翅膀看着听风。

  这些都是明面上初王期的强者,不过听风神感已经发现了他们真正的修为,三个皇道初期,一个皇道初期巅峰,一个皇道中期,这战力也还算可以了吧!

  “大胆狂徒,还不伏诛?”皇道初期巅峰的强者看着听风身上缠绕的雷电就知道刚才的霹雳是他造成的,看起来像是劫狱。

  对于这样的组合听风还没放在眼里,神感已经铺张开来寻找自己的戒指,原则上应该会在监狱的附近,戒指里的东西已经被取了出来,不过有几个地方隔绝了神感,听风直接强行入侵。

  很快,听风就发现了戒指的所在,那里有很多以前听风放进去的东西,小雪的照片、现代的衣服等等,于是听风继续走向那边。

  “呵,年龄不大,胆子不小。”皇道中期的强者看到听风的动作后淡淡的笑了笑,对背后的三人挥了挥手,三人立刻便落地把听风包围了。

  听风看了看这三个人,摇了摇头,身影瞬间消失,只见这三人直接倒飞出去,把墙砸穿,飞到了街道上,飞出了近千米。

  天上的两名强者瞳孔一阵收缩,好快,他们连听风的身影都没看清楚,那三人就已经飞出去了,而且这力气好霸道,他们的神感也发现了这三人的胸口已经凹陷。

  虽然这还不足以把三人杀死,但听风仅仅一拳就破掉了皇道初期的防御,这份实力已经让他们足够惊讶了。

  这时候,罗轻织已经从监狱中跑了出来,看了看天上的两人喊道:“两位叔叔,是误会,不要伤听风。”

  天上的两人罗轻织认识,分别就是城主和副城主,这两人都是皇道期的强者,听风不过是初王期,罗轻织怕听风被两人打伤甚至击杀,殊不知听风根本没把他们放在眼里。

  两人看到罗轻织便喊便往听风那边走去,有心想阻止,却怕听风动手打伤罗轻织,毕竟听风的速度他们也不敢托大。

  “小织别过去,这人很危险。”城主在天上皱眉看着罗轻织,就在这时,听风已经消失在了原地,两人瞳孔又是一阵收缩,立刻赶到了罗轻织身边。

  罗轻织吓了一跳,两人松了口气,听风没有伤罗轻织就好,不过这速度实在恐怖,这样的速度竟然只是一个初王中期的少年。

  两人神感立刻铺开,只见听风出现在了一个房间,那个房间正是放着证据的房间,此时听风正拿着戒指,把桌子上的东西收回到戒指,无锋剑也在其中,而在一旁的官员已经全躺了。

  听风看着小雪的照片有些出神,这个戒指跟小雪的那个是一对的,自己现在那么紧张这枚戒指,也不知道小雪那枚还在不在她的手上戴着。

  摇了摇头,听风走出了大门,此时,门外已经聚集了超过五千名士兵,天上的还有两百多个将道期之上的强者,这还只是一部分,毕竟这可是超过五百万人的城市。

  “狂徒,束手就擒,兴许还能从轻发落,否则,就地诛杀。”在士兵面前站在一个盔甲比较巨大的人,看起来应该是将军,修为也有初王后期。

  听风没有说话,看着天上的罗轻织,此时她正在罗医师的身旁,非常的担心,听风看向了他身旁的罗医师,罗医师眼神也很复杂,他不知道,听风竟然这么厉害,这样的人竟然也会中醉鬼。

  “我不是针对谁,我想说的是,在场的各位都是垃圾。”听风非常嚣张的看着城主,轻蔑的笑道。

  “黄口小儿,年少轻狂很正常,但不识时务,死的很快。”城主与听风对视,下面天上有那么多人,城主此时胆气很足。

  “爹,为什么要这样?这件事跟轩辕公子没有任何关系,他还救了女儿,您不是从小教我要为人和善,以德报怨吗?现在我们不是在恩将仇报吗?”罗轻织眼睛直接红了。

  “哎,小织啊!这小子可是想绑架你的幕后指使啊!他想要的可能是你的性命,我是你爹,我自然要保护好你,这小子演了一出戏把你骗了,你醒醒吧!”

  “我没有,自始至终这些话都不过是那五个山贼说的,没人问过听风,听风也没承认,你们怎么就那么肯定?”罗轻织也是急了。

  这段对话倒被听风听到了,听风看着罗轻织,倒是没看错人,只是听风不知道自己怎么走到哪里都那么多麻烦。

  “哎!”听风叹了口气,双手举过头顶,众人都是开始皱眉,不过他们人多,倒不怕听风耍花样,可惜等一下他们就要后悔了。

  只见天空瞬间黑了下来,天上乌云翻滚,天雷躁动,看起来是一场极大的暴风雨即将降临,这一惊变让在场的人都是脸色大变,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湮灭雷葬。”随着听风双手落下,天雷宛如雨点般落了下来,在场的每个人都直接吃了一道惊雷,不过惊雷的威力各不同,天上的众人瞬间便被击落。

  不过惊雷击中人后并未结束,狂暴的雷电在监狱和附近的城主府等机构肆掠,建筑瞬间被摧毁,现场只留下了一片废墟。

  雷电肆掠了十几秒钟的时间,这十几秒钟的时间里,黄安城的人都是心惊胆战,生怕雷电范围扩大劈到了他们,看到乌云散去,他们都是松了口气。

  罗轻织也被闪电击中了,本来那道闪电是打向罗医师的,因为罗医师拉着她才让她浑身一麻直接掉了下来,罗医师更是跌落在地抽搐了起来。

  罗轻织快落地的时候就被人接住了,但是因为雷电的声音过于可怕,她一直抱着头不敢看,等雷电声音渐消之时,她睁开了眼睛,此时听风正揽着她的腰,刚刚她把脑袋埋在了听风的怀里。

  “呵,吓着你了吧!不过我没有杀他们,只是给点教训。”听风倒不在意,跟罗轻织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但因为与小雪的相似,听风把罗轻织当作了朋友。

  “啊?”罗轻织从听风怀里挣扎了起来,看向了地上的众人,几乎全在呻吟,周围已经起了不少火,看上去非常惨烈。

  看到这个场景,罗轻织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听风的行为虽然有些过分,却是他们自找的,罗轻织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罗轻织赶紧去看了看罗医师,听风叹了口气转身说道:“我不是幕后指使,你爹有什么我不知道,估计也不感兴趣,不管你信不信,我都要提醒你一句,注意你的几位哥哥。”

  话音落下,罗轻织刚转身,听风已经消失在了原地,附近的士兵已经过来了,听风的鸿元之气虽然消耗了不少,但因为混沌之气的关系,段时间内就补了回来,不过不想再把事情闹大,立刻隐藏了身形,直接潜出了黄安城。

  听风一击湮灭雷葬把他们团灭了,估计明天就会被通缉了,再加上这个国家背后的门派或许也会插手,不过这里的门派是什么听风还不知道。

  在听风走后,黄安城的强者们陆续醒来,罗轻织看了一下,听风确实没有杀人,以当时的情况,听风要杀掉他们根本就是很简单的事情,所以黄安城的高层都有些疑惑。

  不过城主府已经被毁,他们也只能先搬到罗府了,毕竟罗府算是黄安城最大的宅邸了,同时他们还通知了中原帝国背后的门派:尘药门。

  尘药门也是非常重视,立刻就派人来调查了情况,看了看现场拿惨烈的废墟再结合城主等人的描述,尘药门的使者猜测,听风的实力最起码能达到皇道后期巅峰,甚至帝基期。

  于是一行人在罗府的密室大厅内开起了会,惹到这样的强者可不是什么好事,搞不好黄安城就被毁了,当问及这件事的起因,使者直接无语的把包括罗医师在内的黄安城高层骂了个遍。

  “这样的强者虽然我们尘药门不惧怕,但你们只听信几个山贼的话就把那个人关起来,甚至差点让黄安城毁灭,你们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使者很生气,桌子都被他直接一掌拍了个粉碎。

  高层们不敢说话,连罗医师也不敢说什么,自己的首席炼丹师称号在尘药门看来也不过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尘药门背后还有个更厉害的门派,而自己的炼丹术在那个门派眼里什么都不是。

  “那几个山贼死了没?没死给我带上来。”使者坐在椅子上揉了揉脑袋,很快,四个山贼被带了上来。

  听风的湮灭雷葬虽然把建筑毁了,但这四人很幸运的没被砸死,此时他们看着大殿上的人,两腿一阵哆嗦。

  “你们说,那个银发少年是绑架罗医师女儿的幕后指使?最好不要说谎,否则…哼。”使者一脸冷漠,恨不得杀了他们,不过如果确实是听风所为,尘药门也需要给黄安城一个交代。

  “啊!我…”有个山贼刚想继续污蔑听风,但想起听风的手段后打了一个冷震:“不…不是他,我们的大哥叫胡千城,我我……我们几个包括大哥也是受人指使绑架罗大小姐,请您放过我吧!”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实话?”使者看着这几个山贼。

  “因为之前那个人把我们打伤了,我们就想能不能报复他一下,没想到他这么强。”

  使者看着那个山贼的眼神,可以很确定他并没有说谎,因为现在再污蔑听风已经没有意义了,所以使者没忍住,一人一掌的把这几个山贼拍死了,在场没人敢说什么。

  “你,立刻放出公告,以城主的身份向那人低头认错,否则,你就该下位了。”使者指着城主说道。

  “是,我这就去贴公告。”城主满头大汗,真是被这几个山贼坑死了,尘药门要废掉他这个城主还不是一句话的事情,甚至把他杀了来讨好听风都可能,要不是自己还有点实力,恐怕已经不在人世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