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七十八章 缘灭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089 2018.12.29 09:40

  一夜无话,听风又看了安素一夜,第二天一早,清梦就送来了一壶酒,当万花酿倒出来的那一刻,听风只觉得自己来到了花海,屋内竟然有植物开始蔓延,一朵朵鲜艳的花就在房间里开了起来。

  “喝吧!”清梦倒了两杯,安素看着万花酿,神情有些复杂,听风没有动杯子,而是看着安素。

  安素有些不好意思,这次她没有说听风什么,拿过万花酿一饮而尽,听风立刻把手搭在了安素的脉搏上,安素脸红了一下没有拒绝。

  听风检查了很久,不仅用了鸿元之气,连刚恢复一点的混沌之气也用了,最后才放下了自己的手,僵硬的脸还是露出了笑容,回顾那一百万年,所有的苦都是值得的。

  “毒已经解了,谢谢天使们的帮助。”听风对清梦鞠了一躬。

  “万花相融是你带回来的,能帮到你就好。”清梦摆了摆手。

  “以后花仙谷有用得着的地方便通知我一声,我定当全力以赴。”听风许下一个承诺。

  随后,听风和安素在清梦的不舍下离开了花仙谷,在离开花仙谷时,清梦给了听风一瓶药,它可以忘记以前的感情,听风还是接过了,事实上就算不用药,听风也有很多办法忘记以前的感情。

  “现在我们要去哪里?”走了很久安素才说了一句话。

  “回红枫山。”听风随意的答了一句,安素却停了下来,听风也停了下来看了看安素。

  “谢谢你为我做的一切,我要回医仙门。”安素似乎鼓足了勇气。

  “医仙门已经没了。”

  “我要回去看看。”

  “你不相信我?”听风有些心痛,那么久,自己还是没能在她现世的记忆里占领一丝地位吗?

  “我与婵儿定了亲,我不可能跟你走,就算我上辈子是你的妻子,可是你抛弃了我,又毁了医仙门,我跟你的关系只能是仇人。”

  听风没有说话,安素已经认定那些记忆都是真的,自己又能拿出什么证据去证明那些是假的?

  “只要你跟我走,我把医仙门还给你。”最后听风还是决定强留安素,听风不想失去她,哪怕是欺骗自己,听风相信时间长了就能改变她。

  “好,除此之外你还要一个条件我才跟你走。”

  “说。”

  “斩断我们的缘分,我相信你可以做到,今生我跟你走,来生你让我自己选可以吗?”

  听风盯着安素的眼睛看了很久,安素有些心虚,事实上束缚她的还是那所谓的婚约,听风看到安素眼睛有些红了,或许她想自己不答应,可是她现在已经恢复了实力,成仙初期,比听风高太多了,她完全可以自己跑了。

  “冥冥之中有一种力量连接在人与人之间,与你相遇是缘,相离也是缘。”听风看了看天空说道:“我答应你,不过先回红枫山,答应你的我会做到。”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想把我囚禁在那里?”

  “最后信我一次。”

  看到安素的眼泪,听风不忍心,不如就让自己承担这一切吧!听风转身开始布置传送阵,以听风现在的阵道能力已经可以布置远距离的传送阵了,因为听风的眼眸已经变成了青色。

  看着听风的背影,安素终于有了做错事情的感觉,但她在她的记忆里,听风依旧是杀死自己前世的凶手,而且是为了别的女人,在现世,听风是毁掉她长大地方的仇人,只可惜安素是一个心软的人,听风做的一切她没看到,但感觉得到。

  布置传送阵,听风刻意放慢了速度,只想着能跟安素多待一会,可惜,又能拖到几时呢?

  一个时辰后,听风带着安素穿过了传送阵,映入眼帘的是那棵巨大的万世缘树,安素抬头看了看,很是熟悉。

  随后,三苏和洛乘风来到了听风身边。

  “小听风,你终于回来了,安素应该没事了吧?”苏月凝来到听风身边摸了摸听风有些憔悴的脸很是心痛,苏月红和洛乘风来到了安素身边,想要说什么,却见到安素向后退去,似乎很陌生。

  “这…”苏月雅看着安素的动作有些不懂。

  “万世缘,你相信有延续万世的缘分吗?”听风对着万世缘树问道。

  万世缘树没有说话,众人也没有说话,气氛有些诡异,苏月雅和苏月凝红了眼,她们心里都在想:为什么那个背影是那么的悲伤?

  “或许有。”听风看了看苏月红和洛乘风,随后又说了一句:“或许没有。”

  “三位姐姐,乘风哥哥,等一下拜托你们了。”四人很疑惑听风的这句话,却见到听风在自己手腕上划了一下,鲜血瞬间涌出,四人瞪大眼睛想去阻止,却见到一个黑洞把听风和安素笼罩了进去。

  安素抬起头,不知什么时候自己已经置身于黑暗中,安素想动,却发现自己动不了,眼前只有听风的身影,还有那一地的血,这血染红了地,区域还在不断地扩大。

  “这是缘灭血脉阵。”听风转身看向了安素,眼泪不自觉地流了下来。

  安素只觉得心里一痛,她开始后悔了,她什么时候看到过这个男人的眼泪?其实有,只是她没记起来。

  “缘灭血脉阵,可以斩断一切缘分,前生我害你一个人孤单生活了一百万年,今生你也无意与我在一起,又谈什么来生呢?”血在流,听风似乎感觉不到,他只觉得胸很闷,好想大哭一场。

  安素的眼泪也流了下来,听风转过身去,他不敢看安素的脸和眼泪,有太多的不舍,有太多的心痛,女人的眼泪永远都是男人心里的软肋。

  “我们的缘牵扯太多,呵,其实也是我自己的问题,连累了你,对不起。”听风深呼了一口气,想让自己的语气看起来正常一点:“稍后你会看到我们所有前世今生的画面,那就是我们的缘。”

  渐渐地,随着听风血液充斥整个空间,只见安素手上出现了一根红线,接着又是一根…无数根红线交织,红线的另一头是听风,安素的记忆开始恢复。

  安素瞪大眼睛,她看到了,前世自己小时候为了听风被放逐,听风融入了她的生活…她看到了,听风身死,在死之前撕开了一片空间,为的是不让自己死去,她看到了那个被自己叫睿雪姐姐的人…

  随后,她看到了自己长眠于桃花树下,转生为人,被杨乾元捡回去,她看到了,与自己有婚约的赵天婵跟别的女人混在一起,她看到了,赵昊天等人为取出轩辕弓在谋划着什么。

  这时候她再傻也明白了听风所说的都是真的,那才是自己的记忆,那才是真正的记忆。

  再然后是听风为了自己被抓,自己中毒后哭的撕心裂肺,饮下毒酒后带着自己来到红枫山,那时的听风是那么的狼狈,后来的花仙谷求药,听风独自忍受着无数个被冻醒的夜,忍受着风吹日晒、孤寂无人的海…一切的一切安素都想了起来。

  如果这世上谁最爱她,那肯定就是听风了,这个人就在自己面前,自己竟然说了那么多伤害他的话。

  安素的眼泪就像是泉水一般止不住,身上鸿元之气大盛,甚至还想用轩辕弓挣扎这个束缚,却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看着眼前的轩辕弓,安素浑身颤抖,这本来就是听风为了保护安素才放在她身体里的,自己的灵魂深处抗拒与赵天婵在一起,轩辕弓才会不让他接近自己的。

  与此同时,在黑色空间外的三苏姐妹和洛乘风拼命地攻击着这片空间,却连一丝涟漪都没有掀起,他们都在听风眼里看到了决绝,所有人都担心。

  “都停手吧!主人的缘灭血脉阵,无人可破,就算是主人自己,一旦开始了,也停不下来了。”

  “那会有什么后果?”四人异口同声地说道。

  “所有涉及主人和主母缘分的事物都会从某个起点得到改变,最初的愿望也会得以实现。”万世缘树没有继续解释,这解释,太长了。

  缘灭血脉阵里,听风的脸色已经无比苍白,混沌之气和鸿元之气都在拼命造血,缘灭血脉阵所需要的血跟缘所牵扯的众多事物成正比,安素在回忆听风,听风也在回忆安素,这是相互的。

  两人都一样,越是回忆越是不舍,但听风回忆的事情听风早已知道,安素回忆的事情她连百分之一都不知道。

  “我本上界人,何寻此处缘,世事本一梦,奈何情缘浅?”听风说完这句话,只见连接安素和听风之间的红线在绷断,安素瞪大眼睛想要阻止,因为她发现她刚刚恢复的记忆竟然开始消失了,那感觉就像是心已经死了一般。

  “祝你幸福。”听风转过身把自己的额头靠在了安素的额头上,安素拼命地想要摇头,嘴里却说不出任何话,听风把自己手上的发带解了下来,又割了自己的长发,用发带绑了起来放到安素的手里。

  “以后,照顾好自己,你一定会非常幸福的。”

  安素听着这碎心的话,眼泪不停地流下,她现在也只能这么做了。

  随后听风又摸了摸轩辕弓,轩辕弓颤抖了起来,说起来把自己带到这个世界上的人是听风,身为无上神兵,它有自己的灵性。

  “照顾好她,知道吗?”轩辕弓化为一道光进入了安素的体内,当最后一根红线段凯之时,安素只觉得眼前一黑,这片空间瞬间消失。

  “小听风…”听风的身影出现在苏月红四人面前,只见听风浑身是血,那片空间更是被血染成了红色,听风倒了下去,脸上的泪痕依旧清晰可见。

  四人来到听风身边,却发现听风没有了任何脉搏,只有体温还是正常的。

  “不用担心主人,主人只是太累了。”

  “小听风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银发及腰之日,心跳回归之时。”他们都不知道听风是个没心人,但身上有脉搏,所以没人注意过听风的心脏。

  与此同时,在世界森林深处,医仙门发生了一件诡异的事件,众长老甚至医仙门众人在赵无极生辰那日集体昏迷,幸好的是他们醒来后没有出什么岔子。

  安素从房里醒来,不知为什么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满是泪花,似乎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在看了看手上的银发,她只觉得这是很重要的事情。

  “安素,听弦,你们过来一下。”这是老祖赵昊天的声音,安素和月听弦赶紧去到赵昊天的住所。

  “此次事件实在蹊跷,医仙门上下无人知道这件事发生的原因,你们下山调查此事,正好满足你们下山游玩的心愿。”

  “是。”安素和月听弦都很兴奋,赵昊天慈祥的点了点头,安素和月听弦都是孤儿,有幸来到医仙门,因为是大能转世,修炼非常迅速,安素十八岁就已经是成仙初期了。

  两人出了赵昊天的住所,安素往山下的湖里看了看,满池莲花很是熟悉,自己好像失忆了?这十多天自己经历了什么吗?手上的银发又是什么?

  “咦?安素,你手上的,好漂亮。”月听弦想要去拿,安素却缩了缩手。

  “不是吧?连我都不给看,小气。”月听弦假装有些生气。

  “不是的听弦,我好像忘了什么重要的事情,这银发,对我很重要。”

  “好好好,我不看了。”看到安素两只手非常宝贝的捧着那束银发,月听弦也没再想拿过来看,只不过那味道有些好闻,跟安素的味道很像。

  “要出去吗?”两人来到内门门口,看到赵天婵刚好走了进来,三人是一起长大的人。

  “对…对啊!”月听弦看到赵天婵有些紧张。

  “要小心,人心险恶,你们两个没出去过要自己注意…”赵天婵说这话的时候也有些扭捏,随后从空间饰品中拿出了两块玉佩给了月听弦和安素。

  “早点回来。”这话是赵天婵对月听弦说的,安素在一旁有些羡慕,三人虽然是一起长大的,但月听弦和赵天婵从小就有默契。

  “恩,我们走啦!”随后在赵天婵的目送下,两人出了内门,因为是出去玩,所以并没有配坐骑。

  这个所有的场景正被万世缘树播放着,苏月红四人都看的很清楚,之前不是说医仙门已经被听风毁了吗?还有安素怎么还在医仙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跟万世缘树这十天讲的不一样啊!

  “你们看到的都是事实,这就是主人的力量,也是主人缘分所牵扯的因果,他们的性格和记忆都被重塑,甚至,那些记忆都是真的,整个世界整个历史都在那一刻改变了,只有你们四个和个别强者才没被影响到。”

  “代价就是主人的沉睡,主人心里还有一丝期待,才选择了在红枫山,一来主人已经把你们当作了亲人,红枫山对于主人来说是他的家,二来,我在这里。”万世缘树没有点明,以后的事情它也不知道。

  “为什么,你总是那么命苦?”苏月雅红了眼,摸着听风的脸一阵心痛。

  “二姐,先带听风去他的房间吧!”苏月凝也摸了摸听风的脸,为听风清理身上的血迹,还有手上的伤口。

  接下来的日子,听风继续沉睡,苏月雅每天都在房里陪着听风,每天都在为听风梳头,想看看听风的头发什么时候会长到腰间。

  天下门那边洛震去通知了一声,叶雨潇不知道其中的事情,不过听风已经为门派出了那么多力,叶雨潇也不好意思再让听风那么忙碌了。

  听风沉睡的日子来了几个人,其一是海石田,他是为数不多记忆没有被影响的人,因为他的修为非常强悍,其二是小火,对于小火的到来,苏月雅等人很惊讶,因为一直以来听风就见过小火两次,小火的解释是自己的修为太强大,会影响听风的人生轨迹。

  小火的修为有多强?全盛时期的苏月雅加上海石田都不是他的对手,于是他们也知道了,小火已经超过了这个位面的境界,这个境界是当初听风建立的,最强便是圣主期,圣主期之上还有,小火已经达到了那个境界。

  不过这也让众人对听风和千变的实力进行了一次讨论,小火上一次跟千变的分身打也要受伤,一般来说,分身不足本体的十分之一强,对此他们请教了万世缘树,万世缘树却不说,任由他们想。

  三大现世超级高手相聚红枫山,除了听风有这样的影响力也没谁了,当听风长发快及腰时众人才离去,小火暂时还不能跟听风见面。

  苏月雅每天都陪着听风,看着那头柔顺的银发,苏月雅都很是痛心,这么一个少年,本来拥有无人可及的能力,现在却如此的落魄。

  冬天悄然而至,红枫山也下起了小雪,这一天天空很晴朗,阳光落在积雪上闪闪发亮,苏月雅照常的给听风梳头。

  “二姐。”这时候,苏月凝进来了,她也是每天都会来给听风把脉,虽然听风没有脉搏,但身体的温度一直都维持在正常人的水平,她已经知道听风没心,只是不清楚这脉搏从何而来。

  “小听风的银发已经及腰了,怎么还没醒来?”苏月雅每天都在期待,这几天终于看到听风长发已经到了腰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