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四十章 战狂天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068 2018.10.20 09:21

  狂天带着一干人走了出来,看了看头顶,已经是不是俱乐部的天花板了,而是美丽的蓝天,但他注意到,那美丽的蓝天竟然开始覆盖上了黑云。

  狂天还没开口,听风已经冷笑了起来:“狂天是吧?奉上你们的双眼,我可以不杀你们。”

  这话又让空气突然安静了下来,所有人都觉得听风疯了,随着一道雷霆闪过,众人才发现天空已经是乌云翻滚,大家都知道,一场大战正在酝酿。

  这时候警察来了,说是警察,不过跟上次的舍管是一样的,在学院内不是约战使用那么强大的力量会受到惩罚。

  不过他们都非常吃惊的看着天上翻滚的黑云,这力量竟然连他们都觉得心颤。

  他们正准备阻止这场恶斗,一个声音飘然而至:“生死各安天命。”

  “轰隆…”一声响雷落到了狂天一干人身上,众人大吃一惊,这天气变化竟然是因为这位银发少年?以前怎么没见过?

  亮光过去后,只见狂天一只手抬起来,刚刚的惊雷竟然被他尽数吸收,此时他有些讥笑的看着听风。

  “月雅姐,帮我看着阿离。”听风话音一落下,苏月雅便出现在了听风身边,阿离已经晕了过去,她刚刚太害怕,以至于见到听风后就像进入了港湾,一放松便晕了过去。

  看着突然出现的漂亮御姐,众人连口水都流了下来,苏月雅本身就散发着无尽魅力,不仅是男子,连女子看到也流口水。

  狂天没有理会听风,而他的手下出来了一个,直接往听风门面抓来,听风认出来了就是刚刚抓住离天剑的人。

  听风举剑,那人笑了起来,他本身就是异能者,身躯比起天阶兵器都不妨多让,所以兵器对他几乎无效。

  伸手一抓,那人已经能想象到听风的无锋被他折断的震撼场面了,然而他还没反应过来,一阵剧痛传到了他的脑海里,刚想叫出声却发现无论如何都叫不了了。

  此时听风从他身旁走过,无锋上的血滴到地上,只见那人单手捂住脖子想要阻止血液喷出,但不管怎么捂也捂不住,听风走了两步后他便倒在了地上。

  众人再次吓了一跳,好快,刚刚听风只出了两剑,一剑砍断了那人的手臂,一剑划破了那人的喉咙,那人连惨叫都没有就倒了下去,看样子已经失去了生机。

  “什么?金不坏竟然…死了?”不知道谁颤抖的说了一句话,众人才反应过来,死去的竟然是那个不可能被剑杀死的金不坏。

  一瞬间议论声纷纷,他们是真的感觉到金不坏死了,而学院的护卫就这样看着没有出手?

  “死得好,狂天俱乐部的人以为有高层庇护就一直做一下见不得人的事情,学院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撞到铁板上了吧!让我说就是活该。”

  这时候狂天看向了那个人,那个人立刻缩了缩脖子,随后狂天继续看向正走向自己的听风:“上。”

  那群手下早已跃跃欲试,听风竟然杀死了金不坏,那可是他们的兄弟,一直以来都是他们欺负人,还没被人欺负过,随着狂天一声令下,数十位异能者便往听风这边冲了过来。

  听风冷笑,看着这群人,异能有很多,元素化、身体变化什么的,不过在听风眼里都是一群废物。

  “刚刚你们不把眼睛留下,现在你们就把命留下吧!”说着听风叹了口气,似乎在惋惜。

  也正是这口气,他们全都吐了口血,当听风抬起头的时候,只见听风的眼眸变成了绿色,这下连狂天也不能淡定了。

  他们吐了口血后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元素化的人都露出了本体,只见他们身上千仓百孔,简直比凌迟还要恐怖,众人再次倒吸一口凉气,太可怕了。

  神之力确实可怕,听风想要他们怎么死就怎么死,不会有丝毫的偏差。

  看着狂天的眼睛,听风冷笑:“放心,不对你用精神力,我要亲自动手,至于你的命,我妹妹会取。”

  狂天张了张嘴,听风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一道剑气劈了过去,狂天避无可避,但奇怪的就是那道剑气竟然弹了回来,听风也是愣了下,无锋回防挡住了剑气。

  “你真以为我怕了你吗?哈哈哈…”话音一落,狂天脚下雷霆一闪,竟然出现在了听风背后,听风还真愣了一下。

  “砰…”狂天那充满雷霆的拳头打中了听风的后背,听风直接飞了出去,无数建筑被听风撞破。

  众人瞪大眼睛,狂天的力量每次看都让人觉得可怕,据说他是完美的异能者,也是孤竹博士完美理论的实践者,修炼者必将不如异能者。

  听风吐了口血从废墟中站了起来,摸了摸自己的后背,没想到狂天的异能这么厉害,不仅能控制风,还能控制雷,甚至还能破掉真气护体,说是完美的异能者确实不为过。

  “怎么了?再来啊!哈哈…”不知什么时候狂天又来到了听风面前,这次他的拳头不再是雷霆,而是风刃,听风眼疾手快抓住他一个过肩摔。

  咬了咬牙,听风发现自己的手已经伤痕累累,风刃威力莫过于斯,听风也有些吃惊,不过伤口一下便修复了。

  那边狂天并没有摔到地上,当他快落地是地上飘起了一阵风,像一张床一般把他托住了。

  “反应还挺快,下一击,我要把你碎尸万段。”

  狂天话音一落,听风变感觉地面一震,只见地面上不知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裂缝传出巨大的引力把听风吸了进去。

  随后,天上落下数到惊雷,伴随着飓风往裂缝挤去,裂缝瞬间形成了一个大坑,在天上看着的人都是瞪大眼睛,生怕错过一丝景象。

  “哼,还以为你真的能做我的对手,太让我失望了。”狂天在空中对着深坑一挥手,只见深坑瞬间充满了岩浆。

  热气腾腾的岩浆看着众人都是一阵脸痛,下一刻,刺骨的寒冷又从地上传了上来,只见那沸腾的岩浆竟然结冰了?

  众人张大嘴巴说不出话,看着狂天大笑的脸,就像是看怪物一般。

  狂天正准备走,只见冰岩浆中冒出一根巨大的火柱,下一刻,只见听风脚踏土龙冲刚刚火柱开出的洞中出来了。

  此时听风有些狼狈,不过微风吹过他的银发,吹起白衣,让他看起来颇有大侠风范。

  “还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吧!”听风用无锋指着狂天。

  “哈哈哈…有趣。”狂天大笑,脚下又是银光一闪,一拳轰向了听风,听风脚下一跃,狂天的拳头打在土龙脑袋上,土龙直接炸了。

  狂天继续追击,听风不断躲闪,不小心被擦中了手臂,无锋都没拿住掉了下去。

  “太让我失望了,除了精神力,你们修炼者一无是处。”狂天讥笑,这下很多人都不愿意了,但没人说话。

  “是吗?”狂天雷霆加身,一拳轰了过来,听风淡淡的说了两个字,也不在躲避,同样的一拳。

  “砰砰…”不知多少人捂住了耳朵,但他们都不可思议的看着天空中的人,那人银发飘摇无比洒脱。

  没错,砸在地上的竟然是狂天,不过听风也不好受,右手明显已经变形了,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刚刚正面刚了狂天一拳,听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狂天拥有反弹异能,但并不能全部反弹,天生神力哪怕是十分之一也能让狂天好受了。

  不过听风也被反弹之力震断了手臂,混沌之气一下子便修复好了手,此时听风甩了甩手,一脸冷漠的看着地上的灰尘。

  灰尘落下,众人便看到了狂天,此时他非常狼狈,一只手消失的无影无踪,手臂上的血型场景证明了他的手是被强力震碎的。

  “不可能,不可能,我的绝对反弹,怎么会这样?”

  “给你脸了?”听风淡淡的说道,身影一闪,甚至连修仙期的护卫都没看清楚,听风已经出现在了狂天面前。

  一巴掌扇了过去,狂天脸上闪过一丝疯狂,但他还是飞了出去,不过不是听风扇巴掌的方向,而是听风出脚的方向。

  这时候众人才发现听风刚刚本来是要扇狂天的,但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踢,这速度太可怕了。

  狂天撞进了大坑壁中不知多深,听风确实不急不缓地说道:“你的异能确实很厉害,可惜需要反应时间,你的反应最多不过堪仙后期。”

  “你控制的自然元素看起来很可怕,在我看来却是在糟蹋它们,我让你看看什么叫自然之力。”

  话毕,听风布置了一个阵法,众人便看见了这样的景象,数道惊雷落下瞬间形成一片火海,绿色的雪土色的雨落到地上,金色雾气渐渐迷茫整个地面,一道飓风落下看起来像一个大钟罩了下去。

  九宫神罚阵,这个阵法让在场的阵法师都是头皮发麻,太可怕了,哪怕现在阵法的威力还没发挥出千万分之一。

  飓风大钟里传出阵阵惨叫,听得众人是头皮发麻感同身受,大家都知道这是狂天的惨叫声。

  听风撤去阵法落了下去,此时狂天已经不成人样了,只见他全身支离破碎,就像玻璃一般,血液和内脏竟然晶体化了,只有一个脑袋,诡异的是他竟然没死,仔细一看有灰蒙色的气息正萦绕在他身边。

  众人只觉得非常恶心,狂天只剩一个脑袋竟然都死不了,狂天自己也知道怎么回事,他看着听风,眼里充满了恐惧。

  “我说过我妹妹会亲自结果你,现在我不会让你死的,不过你这一身异能…”听风嘴角微翘,看起来就像个恶魔一般。

  这时候,一个身影来到了听风面前:“啊!我要杀了你。”

  听风一抬头,只见刘可可驾驶着望鹤兰亭在自己面前,炮口正对着自己,火光一闪,众人根本没看清楚怎么回事,望鹤兰亭架着重炮的手臂断了。

  “真以为我不敢杀你?”皇道期听风都能打败的望鹤兰亭,现在帝基期了就更不用说了。

  刚刚听风头一偏避过了重炮,无锋划过,望鹤兰亭的手臂便断了,现在无锋再次出手,听风刺向了望鹤兰亭的驾驶舱,刘可可此时动不了,只能看着无锋慢慢的放大。

  “同学,得饶人处且饶人啊!”这时候又一个机器人出现,挡在了刘可可面前,机器人大概一个成年人的高度,全身闪耀着银色非常绚丽。

  只见他抓着无锋一甩,听风便被甩了出去,这时候刘可可从望鹤兰亭中走了出来,眼泪哗啦哗啦的止不住:“博士,您终于来了。”

  银色机器人褪去盔甲,只见一个穿着白大褂一头白发的老年人摸了摸刘可可的头,那人正是孤竹博士。

  正当孤竹叹了口气打算看看狂天时却发现狂天完好无损的躺在地上,但气息依旧,说明他没死?这是怎么回事?刚刚明明只剩一颗脑袋了。

  所有人都是不可思议,难道刚刚眼花了?连刘可可也不哭了,张大嘴巴说不出话。

  听风来到了狂天身边,孤竹和刘可可根本没反应过来,只见听风手中燃起了一团紫黑色火焰,火焰分裂成三份,一份紫色、一份深紫色、一份黑色。

  听风把黑色的火焰去掉,紫色和深紫色的火焰落到狂天身上,狂天立刻叫了起来,这嘶吼真的是撕心裂肺。

  孤竹看到这里又穿上了望鹤兰亭,手掌对着听风,听风知道他的手掌会放出什么样的炮,不过听风并没有慌张,因为苏月雅抱着阿离已经出现在了自己身旁。

  孤竹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已经被甩了出去,随着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只见孤竹被扔的方向变成了一片火海,但已经在千里之外了,正是千里之外竟然还那么震撼,足以说明那一炮的威力。

  “我说过不杀你,这异能我就收掉了。”听风刚刚扔下去的是前生火和今生火,狂天此时算是完全废了。

  前生火可以灼烧狂天前世为今生所带来的天赋,今生火可以灼烧狂天今生修炼的成果,异能也是其中之一。

  听风站起来看了看身旁的刘可可,此时刘可可看着狂天欲哭无泪,狂天一直在吼,随着听风站起来,狂天也没力气再吼叫,从今天开始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你们在干什么?我命令你们把这个混蛋给我杀了。”这时候孤竹又回来了,如果不是穿着望鹤兰亭他早已没命。

  此时他也在吼叫,狂天的异能是他开发的,所以狂天可以说是他最满意的弟子,但现在这个弟子正被折磨着,他怎么能忍得下这口气,再怎么说他在北院的地位都与火谦岳相当。

  其实他没明白,平日里狂天凭借他的名头干了不少坏勾当,只有刘可可和胡静月才傻逼逼的把他当哥哥,可以说狂天今日的样子就是他自找的。

  孤竹虽然在尽力吼叫,但没有任何一个护卫有动作,甚至连火谦岳也站在空中,看着孤竹的目光有些怜悯,刚刚的声音谁都知道是海石田的,海石田在学院的位置就跟皇帝一样,谁敢违背?

  “你们都聋了吗?我操…”孤竹气的骂了一句粗口,但是他也不敢上,因为苏月雅正诡异的看着他,刚刚苏月雅给她的冲击有些大,随手甩了那么远,而且速度飞快无比。

  事实上连火谦岳也注意着苏月雅,因为这个人…或者说这个妖女就这样凭空出现,连自己也感受不到她的实力,这只能说明她的实力远在自己之上。

  “行了,我又没杀他。”听风有些不耐烦,看了看天上的孤竹,又看了看旁边的刘可可,听风只觉得一阵恶心,最后听风才向着苏月雅走去,摸了摸阿离的头,她此时睡得很安心。

  “走吧!”听风知道今日一战很多人都看着,佩瑶、天枝、古哲,明面上能看到的都已经这么多了,还有其他不曾露面的也不会少。

  最重要的还是海石田的那句话,听风可以感受到无数的神感正向自己扫来,不过苏月雅一挥手,神感全部溃散。

  听风没有说话,穿过人群时他们都让出了一条路,只有罗轻织站在路上看着听风有些担心,这件事闹得很大。

  北院倒了数座教学楼和民房,其他的也是支离破碎,就像经历了一场战争一般,不过他不知道因为海石田的关系倒是没有无辜的人受伤。

  “慢着,打伤了我的学生就想走?当我不存在吗?”这时候孤竹不知道哪来的勇气挡住了听风的去路,刘可可也扶着狂天跟在他身边,苏月雅刚想出手,听风却摆了摆手。

  “就算杀了他又何妨?我不杀他是让他生不如死。”听风的话无比狂妄,却是大快人心,狂天,很多人都看他不顺眼了。

  孤竹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不过那边他也知道狂天却是还活着,但刚刚听风确实放了两把火,这是怎么回事?

  “哼,海校长,此子如此狂妄,难道你瞎了吗?”孤竹知道海石田肯定看了这场战斗,也是在他默认的情况下才没人阻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