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百四十二章 妖法三梦的妙用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143 2018.10.21 08:55

  听风像平常一样打开电视,回来以后听风每天都会看龙国的新闻,这新闻是由那边通天学院的学生的学生播报的,龙国已经完全瘫痪了。

  “或许差不多是该回去的时候了。”听风每次看新闻都会自言自语这句话,不过这边的事情还挺多,不知道回去会待多久,听风估计着叶雨潇也该联系自己了。

  不能出门听风就直接网购,一方面炼丹赚学分,一方面给繁星和阿离配药,她们的体质需要培养才能发挥潜力,听风没有太多时间等她们慢慢成长了。

  中午,繁星和阿离都回来了,因为听风给她们配了一桶药,这痛药是刺激她们体质的,听风花了五十万的学分才弄到,要不是最近努力炼丹还真不够她们耗,而且如果不是在通天学院要弄到这些东西还真不容易。

  “听风哥哥,外面的人…”

  “不用管她,你们两个回房去,阿离去紫色药桶,繁星去红色药桶。”

  阿离和繁星点点头,也不再说什么了,虽然她们觉得胡静月很可怜,不过她们很听听风的话。

  “月雅姐,麻烦你看着她们,她们这次会进入深度冥想,醒来的时间还不能确定,可能还会有意外,就麻烦你了。”苏月雅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其实听风也可以,但不合适。

  这时候门铃又响了,听风打开了门,是许久不见的独孤比天,这时候看到的独孤比天气息有了些变化。

  独孤比天很兴奋,因为他用木剑已经能使出剑气了,于是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找听风交流一下。

  对独孤比天的执着听风是很无语的,因为刚刚她连胡静月也没注意到,不过让听风比较好奇的是他的修为竟然提高到了为将后期巅峰,这真的有些可怕了。

  听风带独孤比天来到了二楼,看着独孤比天挥舞着木剑,一道又一道剑气从木剑中释放出来。

  “怎么样怎么样?”独孤比天像是孩子一般兴奋,完全没有平时的冷漠。

  “呵,比我想象的要快一点,至少阿离现在还不能做到。”

  独孤比天有些无语,阿离才练了多久的剑,不过能从听风口中说出这些话已经不错了。

  “下一阶段呢?”

  “你还记得我第一次跟你打的时候的情景吗?”听风说话的时候用木系鸿元之气凝聚了一根木棒,看起来非常脆,但听风随手一挥就是一道剑气。

  独孤比天愣了一下,倒是真的在回忆当时的情况,这时候才恍然大悟:不滞于物。

  “等你能用这玩意砍断一颗大树的时候就差不多了。”听风把木棒给了独孤比天。

  “那样就可以跟你比了吗?”独孤比天似乎又有了目标。

  听风笑了笑:“那不可能,我半年前就能做到了,你猜我现在怎么样?”

  “有一天我会用剑打败你。”

  “我期待。”听风也不想打击独孤比天的积极性,但听风知道这辈子是不可能的。

  独孤比天走后又有个人来到了听风家门前,她倒是注意到了胡静月,胡静月当然也认识她,于是便叫了一声:“天枝老师。”

  天枝知道听风和胡静月等人的恩怨,不过作为老师她还是点了点头,按了按门铃,听风便请她进来了。

  “老师,有何指教呢?”听风看了看天枝。

  “明知故问。”天枝翻了个白眼:“上次的那个阵法真的就是九宫神罚阵吗?”

  上次的阵法他们虽然都认为是九宫神罚阵,但还是不敢相信有人会这么高深的阵法,这个阵法谁都没见过,只是有记录,布阵方式也没人知道。

  所以天枝等学院的高级阵法师都不敢相信九宫神罚阵竟然可以被一个观星一品的阵法师使用出来。

  听风想了想后说道:“你们有看过什么样的阵法会像上次那样的?”

  听风的精神力虽然不强,但阵道水平却很高,不然也不可能在观星期布置出九宫神罚阵,这个阵法理论上要画星期五品的阵法师才能布置,这世间又有多少个画星期五品?

  这个问题让天枝愣了下,随后陷入了深思,第一次让她觉得是那么的汗颜,自己的阵道水平竟然这么差。

  听风倒也不为难她:“那个阵法是九宫神罚阵,你要学我也可以教。”

  “真的?”天枝顿时两眼放光,那可是九宫神罚阵啊!

  “有个前提,你得先把神惑窥心练好,贪多嚼不烂。”天枝难得的脸红了,确实,她连完全版的神惑窥心也施展不了,又谈何九宫神罚阵?

  “好吧好吧!我来这里还有一件事,火院长说让你来当讲师你看怎么样?说起来你跟那位神秘的校长到底是什么关系?”天枝还是挺八卦的。

  讲师?听风没啥兴趣,至于和海石田的关系听风不会说的,说了他们也不信,不过也幸好自己前世不是在这个位面强大,不然光这个名字就很麻烦了。

  “你可以理解为我前世是他的好友,讲师的事情再说吧!”

  “哦?你真的不好好考虑一下?当讲师有很多福利呢?”天枝当然听得出听风兴趣不大。

  听风甚至好笑,在学院有学分什么都有,就自己而言又有什么福利足够吸引自己呢?以自己的炼丹技术什么学分都是浮云,再加上海石田这个后台,听风只能呵呵了。

  “好吧好吧!再考虑下吧!”天枝看到听风摇头有些失望,事实上她是想请教听风阵法的事情,但听风是学生她是讲师,这让她有些没面子。

  天枝走后,听风坐在了沙发上,这一天还真是多人,不过听风刚坐下,门铃又响了,看到来人听风也是愣了下。

  听风倒了杯茶,海石田倒是傻笑了一下,也没客气,在听风面前丝毫没有高手风范。

  “老大,这次来主要是告诉你一件事,孤竹消失了。”说到正事,海石田也是坐直了。

  听风有些疑惑,照理说孤竹应该被清除了记忆,就算消失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才对。

  “他还没有被清除记忆就消失了,执法部门那边的说法是虚空中伸出了一只透明的手把孤竹带走了,能从我眼皮底下带走人的,只怕只有那个人了。”

  听到那个人,听风瞳孔一阵收缩,他知道是谁,自己的宿敌千变,听风有关于千变的记忆,虽然不多,但那个时代,千变一个人就能把世界毁灭。

  “我听树娘说过老大当年也没能将他杀死,只是封印了起来,现在他恐怕会更强。”海石田也有些皱眉。

  树娘?这个名字也很熟悉,但听风想不起来,于是听风摇摇头:“先不说千变,孤竹有什么能耐?望鹤兰亭最多也就修仙期的程度,这玩意可以量产吗?”

  修仙期,听风已经有这个实力了,但如果望鹤兰亭可以量产那就可怕了,到时一大群修仙期高手那还怎么玩?

  “没有,望鹤兰亭是孤竹的最高创作,这么大的力量并不是所有人都能驾驭了,现在学院能驾驭它的人也不过五个,最多也就刘可可能变身成第二形态,孤注的是第三形态。”

  第二、第三形态?听风倒是有些吃惊,看来这个望鹤兰亭还真不简单啊?

  “根据孤竹的理论望鹤兰亭可能有五个形态,具体实力还不清晰,老大你觉得呢?”

  “科技威胁不了修炼者,这是两个世界,存在高低之分。”听风想了一下,倒不是他对科技不感兴趣,但就目前而言科技根本不能跟修炼者抗衡。

  “不过科技还是很有用的,听说刘可可很厉害?”如果修炼和科学结合倒也不错,刘可可如果能比得上孤竹也是可以培养的。

  海石田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孤竹说过她可能会成为比自己厉害的科学家,望鹤兰亭的开发,她是最优秀的学生,狂天和孤竹那么重视她也不是没道理的,让她接手望鹤兰亭应该也没问题。”

  对此听风也是点点头,孤竹被带走后,千变那边的科技或许会非常强大,听风这边也需要一个差不多的人去对抗,听风要考虑的不止自己,还有朋友。

  “行吧!我过两天去看看刘可可。”

  “还有一件事,老大,你想回去吗?”

  回去,听风直达是指回到龙国,不过听风还是摇摇头:“小雪那边你帮忙关照一下,我在这边还要忙一些事情,可能很快就会离开学院了。”

  “好的,老大,需要拍一拍小雪嫂子的照片吗?”海石田也知道以前听风在乱世时会叫人拍一些小学的照片以解相思之苦。

  听风倒是脸红了一下:“现在她还不算你嫂子,缘分不可强求,就算以前再怎么样,一百万年了,很多人和事都会变。”

  海石田沉默了,听风的事情他都知道,正是因为知道,所以他也不能瞎说。

  送走了海石田,听风便回自己房里修炼了,这几天也算安稳,听风有比较多的时间静下心来修炼,至于胡静月,听风打算先吊着。

  于是又过了两天,听风从房里出来,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帝基初期巅峰,罗轻织正在客厅上看着电视,看到听风后便站了起来。

  听风看了看罗轻织:“罗姑娘,你有话要说?”

  “公子,我想跟你说一件事,我加入了丹盟…”说完罗轻织便低下头很害羞的样子,听风感觉怪怪的,怎么好像是妻子在跟丈夫说事一样?

  “挺好啊!”听风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是这样的,丹盟也有像公子一样学习炼丹的同学,公子不介意也可以加入的。”

  听风恍然大悟,罗轻织还不知道自己会炼丹的事情,而且听风现在已经是玄阶五品的炼丹师了,罗轻织给的丹炉都快不适用了,不过罗轻织能把这些事情挂在心上,听风也有些感动。

  “我说我已经是炼丹师了你信吗?”听风示意罗轻织坐下来。

  “真的吗?公子现在是多少品阶的炼丹师了?”罗轻织倒是很惊讶,似乎目前还没有听风不会的东西,越是这样的男子就越吸引她。

  想了想,听风便说道:“应该还没到达姑娘的级别。”

  罗轻织捂嘴轻笑,倒不是嘲笑听风,她三岁开始接触药材,自然不是听风这个才开始学习炼丹两三个月可以比的。

  “没事的,公子天赋异凛,相信很快就能提高炼丹技术的,那公子要不要加入丹盟呢?”

  听风摇了摇头:“我的重心还是放在修炼上,对不住了。”

  “没事的,公子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罗轻织有些失望,但也没表现出来,她主要是想跟听风多接触,虽然住在同一屋檐下,但见面都不会很多。

  “那就先谢过罗姑娘了。”听风倒也没有看不起罗轻织,罗轻织现在撑死也就玄阶,如果罗轻织请教自己听风也是会悉心教导的,如果罗轻织知道听风的想法恐怕要哭了…

  随后罗轻织把话题转移到了胡静月身上,听风不善言语,但罗轻织想要和听风多相处一下。

  胡静月和刘可可的事情听风也是打算处理一下,刘可可如果真的可以为自己所用倒也是件好事,就算不能也可以为学院做贡献,于是两人说着便出门了。

  “胡静月,看在你那么真诚的情况下我可以去看看刘可可,但不保证能治好。”出门后听风看到胡静月可怜兮兮的蹲在大门旁。

  胡静月听到听风的声音后立刻跳了起来,来到听风面前眼睛通红道:“真的吗?你真的答应去看小可吗?”

  听风有些无语,这胡静月凑那么近干嘛,不过听风还是点点头,胡静月顿时泪崩了,对着听风就是一通感谢,至于原因她也没问,就怕听风不去了。

  于是三人来到了一家医院,这是北院的校医院,不过并不是很大,因为修炼者一般是不需要去医院的,而且丹药什么的比起医院的治疗要好很多,这里有医院也是因为有普通人在学院内。

  跟着胡静月,听风和罗轻织很快就来到了一间玻璃病房,刘可可正待在里面,这种玻璃比较特殊,从里面看不到外面,不然刘可可有的闹。

  看着刘可可那瘦小的身形,听风知道她已经非常憔悴了,不过听风没有太大感觉,虽然自己是医者,但也是个杀手。

  经过医院的许可,胡静月带着听风和罗轻织进了病房,刘可可一直抱着双腿坐在角落,连有人进来也不曾注意到。

  胡静月非常痛心,叫了声小可便把她抱住了,刘可可才抬了抬眼睛,然后又低了下去。

  “罗姑娘你怎么看?”罗轻织也是医生,听风倒想问问她的看法。

  罗轻织没有回答,而是来到了刘可可面前,先是看了看刘可可的眼睛,又看了看她的舌苔,最后搭了搭脉,还拿出了银针扎了两下,刘可可宛如什么都没有感觉到一般。

  “轻织无能为力。”刘可可的抑郁症比想象的要严重的多,心灵受到的创伤太严重,以至于连肉体上的疼痛也感觉不到了。

  胡静月有些失望,不过还有听风,于是她把目光看向了听风,听风也蹲下来看了看刘可可,照理说刘可可应该挺恨自己的,但自己在她面前也毫无反应,听风也知道挺棘手。

  “我有两个办法给你选择一下,第一就是清除或者篡改她那段记忆,第二是让她振作,这种办法会比较痛苦,但效果非常好。”

  刘可可的情况一般的医术已经毫无效果,用非常方法还是有用的,学院这边肯定也有办法,但刘可可得罪了自己,他们也不敢接手治疗。

  听风这句话是在问胡静月,决定权在她手上。

  “第二种吧!”胡静月叹了口气,清除记忆这种手段虽然也好,但这样刘可可也废了,而且听风很可能是看在刘可可才能的面子上才出手的,要是清除记忆把这个才能也清了,刘可可就真的堕入地狱了。

  听风点了点头,随手一道红光落入了刘可可的脑袋上,刘可可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胡静月心头一紧,但她只能选择相信听风了。

  “行了,先等一等吧!”听风用的是妖法三梦,妖法三梦可以杀人,当然也可以救人。

  此时刘可可正处于一片火海中,本来她对生活已经无望,于是对火海视而不见,甚至想投身入火海。

  不过火海中有个人影让刘可可愣了一下,仔细一看那不正是孤竹博士吗?刘可可刚想出声,却看见另一个自己正被孤竹用枪抵住脑袋,那个自己非常害怕的哭了起来。

  “哦?还有一个啊!我的好学生,为你的老师赴死是你应该要做的事对不对?”孤竹那笑容映衬火光是那么的狰狞。

  刘可可非常害怕,却见到孤竹给了那边的自己一颗子弹,那边的刘可可便躺了下来,地上一片红一片白的好不恶心。

  “来吧我的好学生,就一声响,你就不会再痛苦了,来吧…”孤竹大笑着往刘可可走来。

  刘可可瞪大眼睛,眼泪吧唧吧唧的往下掉,当孤竹来到她的面前,她才想起来逃跑但她一转身又看到了一个人,一个光头且裸露着贪婪目光的人,刘可可看到后又是脚一软摔倒了。

  那个人正是她一直崇拜的哥哥,但她现在已经知道了狂天的真正面目,此时她很害怕,嘴里说道:“你们不要过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