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四十二章 阎王殿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4581 2018.02.06 19:25

  听风在尸体的衣服上搜索了一翻,只找出了一个玉牌,上面写着一个古体字:鬼,玉牌呈血红色,使得那个‘鬼’字看起来如此诡异,听风看到这个玉牌有些出神,脑子飞速运转,寻找着与玉牌有关的记忆,最终停在了他师父曾经说过的一个故事。

  听风眉头微皱,这个玉牌所代表的是一个江湖邪教:阎王殿,可是这个组织在十年前就被自己的师父亲手覆灭了,又怎么可能会存在呢?听风可不会觉得自己的师父说大话,为了确认,听风还是打了个电话给他的师父。

  听风的电话是龙渊的卫星电话,不是很方便平常联系,而且小雪还没有电话,听风想了下应该要买手机给小雪,自己也要准备一个普通的手机,不过如果真的是普通的手机,在这种山卡拉也不会有信号的,卫星电话倒没影响。

  电话那边很快就传来了听风他师父的声音:“喂,徒弟啊,又想起你师父我老人家了?”

  听风不接他的茬,声音严肃的说道:“师父,我手上拿着一个玉牌,有一个古字‘鬼’,你应该还有印象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听风以为自己的师父也会难得认真,谁知道他师父竟然来了句:“没有。”

  听风真想狂揍这个老头(虽然他不算老),不过听风知道自己最多也只能挨揍,于是听风压下内心的这股冲动,把刚刚遇到黑衣人的事情说了出来,又把以前听他师父说过的话大致说了一遍。

  电话那头发出了一个恍然大悟的声音,很快又懒惰的说道:“其实以前还有件事忘记跟你说了,当初我没有把他们灭满门,还有两个小孩,我以为他们应该没有被写入什么,不过现在看起来你杀死的可能是其中一个。”

  听风点点头说道:“我记得你说阎王殿是用一种蛊来淬炼肉身的对吧?”

  电话那头缓缓说道:“没错,那种蛊的制作方法极其残忍,是用三名童男加七名童女炼制,为此害死了不少孩子,炼制大成,身体就是钢铁,不过有个缺点,如果身上被开了个口子,12小时内不愈合就会被反噬,能在他们身上开口子,那么绝对就不会那么快能愈合,换句话说,你能在他们身上划道伤口,以你现在的修为,只要对方不是为将期的高手,被你放血了,很快就死掉了。”

  听风听到这句话后才放心下来,黑衣人只是破冰期,那么另一个应该也差不多,那么自己也不用怕了,只是没想到这个邪教竟然还有幸存者,也难怪,作为国家的凶器,他师父也不可能滥杀无辜,何况只是小孩。

  不过有一点值得深思的是他们为什么认识爷爷,甚至还想破坏爷爷的墓,听风把自己的疑问讲给了他师父,他师父只回了句:“你的爷爷很不一般。”跟着就彻底没声了。

  这让听风无语了,很不一般?自己也知道,其实爷爷就是因为早年受过一次很严重的伤,才导致了他现在魂归尘土,这是爷爷曾经和听风与小雪说过的,至于过程如何,爷爷不肯讲,从师父的话里听风可以知道,他爷爷绝对是能比肩他师父的人。

  听风的师父,听风不知道他有对多强,但他知道,他师父是龙国的第一强者,被誉为国家的守护神,所以称号龙神,是一个接近神的人,这样来看自己的爷爷或许也是接近神的人,但龙神不说,听风也无从考证。

  挂了龙神的电话,听风展翅一飞,就回到了山顶,刚刚山下的情景,小雪也看见了,所以看见听风的时候小雪有些埋怨的说道:“你可以不用杀他的,反正我和爷爷也没什么事。”

  作为一个医生,小雪内心的善良绝对无人可及,哪怕是对于想要杀死她的人。

  听风也知道小雪的事情,于是就淡淡地笑道:“好吧,我错了,下次绝对不在你面前杀人。”作为修炼者,小雪肯定也有见过杀人,自己杀人可能没做过,但修炼者的世界,就是强者为尊,杀人只是很正常的事情。

  看到听风那写着无所谓的脸,小雪也只能叹息了,但心里还是有些小小的感动,听风也是为了她才杀人,足以看到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了。

  这个插曲并不能阻止听风祭祀爷爷的脚步,所以很快,听风和小雪就把祭品全部拿了出来,足足占了一地,听风把二锅头全都开了,一时间酒香四溢。

  听风随手一挥,全部的酒都洒出来倒在了爷爷墓碑前,这也是将道期真气的化形之一,将道和破冰是一道非常大的分水岭,体现于斯。

  小雪没有惊讶,也是诚心的祭拜爷爷,这时候小雪突然想起来忘记拿爷爷喜欢吃的东西了,是一种米粉糍,于是小雪就回去拿了,本来听风想代劳的,不过小雪说她要诚心的对待爷爷,于是小雪就直接回去了,对于修炼者来说,这点路不算什么。

  听风直接跪在爷爷墓前,对于爷爷,听风还是心中有愧的,思绪总是萦绕在爷爷救起自己的那种慈祥上。

  一出神,就过去了半个小时了,听风回过神后发现小雪还没回来,当下也皱了下眉头,神感直接探测了家里,并没有发现小雪。

  毫不犹豫,风游云步瞬间施展,下一刻便回到了家里,只见药房被弄的一团乱,很多东西都被破坏了,还有非常激烈的打斗痕迹,听风意识到不好,看来小雪是遇到了麻烦。

  神感瞬间放出,转眼就把方圆十公里范围的景物尽收眼底,如果有其他修炼者在这肯定会非常惊讶,因为听风的神感力实在太强了,一般的修炼者,哪怕是将道,神感能探测到一公里的已经是非常恐怖了,但听风的神感实在太惊人了,已经不能用正常人来形容了。

  听风倒从来没想过这方面,因为他以为所有的修炼者都差不多。

  在距离此处七公里的山上,听风发现了一群奇怪的人的身影,为什么说奇怪,因为他们的速度不是正常人的速度,然后听风还感觉到了小雪气息,只见小雪被一个人扛着,看起来是昏迷了,这时候村子里已经没人了,听风展翅加风游云步飞速的赶了上去。

  听风在他们身后一公里的地方跟着,尽量隐藏自己的气息不被发现,又用神感检查着小雪的状态,幸好她只是昏迷,并没有发现什么外伤,反倒是扛着他的人有明显的外伤,还有其他人都多多少少有些小伤。

  领头的是一个气息沉稳的中年人,皮肤的颜色如古铜般,给人一种压抑感,听风能感知到他的修为,将道初期,比刚刚的黑衣人要强,估计就是龙神说的另一个小孩。

  知道小雪没事,听风也不急不缓的跟着他们,看看他们要去哪里,如果阎王殿这个邪教又复活了,听风不介意学学他的师父。

  只见这些人来到一座山上,拿出一块玉牌,和听风手上这块是一样的,玉牌放在一块巨石上,只见巨石上光束一闪,这些人便全部都消失了。

  听风心里暗暗吃惊,阵法,没错巨石上的光束就是阵法,听风从龙神口中也知道阵法这种东西,阵法师更是修炼者当中最可怕的存在,一个阵法师能比得上一打修炼者,如果邪教里面有阵法师,确实非常麻烦。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品阶的阵法师,阵法师的品阶直接和精神力挂钩,精神力越强大,代表的阵法修为就越强,听风曾经看过识星期的阵法师搬山,虽然只是座小山头,其重量也非人力所能左右。

  那个阵法师也不过是破冰期的修炼者,但他绝对能灭一打的破冰期强者,在识星之前,还有知星,认星,目前听风见到的最强的就是那个能移山的识星期阵法师了,也是龙国公认的最强阵法师。

  阎王殿的阵法师估计可能不是识星期的阵法师,但阵法师总是让人头痛,但无论是什么人,听风还是会救出小雪的,顺便看看他们在玩什么阴谋,等他们进去后,听风也把黑衣人的玉牌拿出来,听风只觉得眼前一黑便进到了里面。

  进来后,听风的神感一直感应着小雪,洞内的路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条,整座山差不多都被挖空了,所以听风也要根据他们走的路才能走得正确。

  听风沿着他们走过的路到达了山的地下,走过的路也被尸骨所堆积,让人不寒而栗,龙国的人口有一百多亿,但这里的尸骨少说也要用万来计,实在丧心病狂,听风也是痛心,那么多的孩子,得祸害多少家庭。

  听风的神感继续跟着小雪,突然,听风的小雪进入了听风神感找不到的地方,听风意识到这又是一个阵法,听风试着用神感继续渗透,突然间传来了一个狂暴的声音:“谁?”

  这个声音在山洞内回响,紧接着,一群人冲了出来,大约十个左右,脸目非常丑陋,听风轻轻一跃便跃上了上面,找了块石头,听风隐藏了身形。

  那群人直接把整条路都检查了一遍,听风也不敢把神感继续放进那个阵法里面,等待着那群黑衣人巡查完毕。

  等到他们回去后,听风还是继续待在那上面,闭上眼睛,好一会,又出来了一大群人,还是刚刚的那一批,但他们出来的非常小心,小心翼翼的检查着每一个角落,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就像是怕人听到一般。

  听风早就猜到他们第一次可能只是随便检查,第二次才是最仔细的,听风仔细的注意着他们动作,他们没有任何语言,很多都是靠手势来沟通的,很快,他们全部分开来,把进来的路再检查一遍。

  听风已经记住了大概的动作,便从上面跳了下来,偷偷地靠近其中一个有着白发的人的后面,突然出手,没有任何声音,听风再次带着他回去刚刚那个石头后面。

  因为除了那个石头,其他地方几乎没有能隐藏身形的地方了,而且这个地方非常隐蔽,还是听风用神感才发现的。

  听风把那人的衣服扒了下来后自己穿了起来,把衣服的时候听风还刻意捏了捏这个人的身体,发现只是正常人,并没有蛊,看来并不是所有的教徒都有金刚身,为了避免这个家伙坏事,听风直接把他毙命了。

  听风心里偷偷笑了下,幸好没被小雪看到,不然又有得唠叨了,对于这些邪教徒,听风可不会心慈手软。

  听风跳了下去,在地上找了些泥抹在自己脸上,看起来就丑陋无比了,然后有模有样的检查了起来,最后给了领头一个手势,那个首领大手一挥,听风就跟着他们一起回去了,经过被阵法覆盖的那个门,只见一个大厅出现在眼前。

  大厅上,有着上百个穿着统一衣服的人,在祭拜着大厅上的雕像,雕像青面獠牙,无比狰狞,特别是眼睛,看起来都要掉下来了,雕像的手上还拿着一条丧魂棍。

  雕像十分巨大,邪教徒都在非常虔诚的祭拜着,巨像之下有十个人影,分别被绑在柱子上,上面有一个黑袍人在念念有词,正对着第九个人影洒着什么。

  听风直接看向了第十个人影,这里的神感都不能用,而且大厅的灯光并不是非常好,听风却知道,那就是小雪,小雪还是昏迷着,其他九个身影也是一动不动的,看起来像是昏迷了。

  当黑袍人把不知道什么东西洒到第九个人身上的时候,那个人竟然醒了,不止醒了,还在挣扎,甚至于嚎叫,嚎叫声让大厅的教徒都跪了下来,他们看起来是非常开心的,听风眼睛瞪大,大脚一蹬,只见地面直接裂了开来,裂痕在还一直蔓延。

  一个闪身,听风就来到了第九个人的身边,一脚给了黑袍人,黑袍人一个后空翻就回到了下面,下面的邪教徒立刻围在了黑袍人身边,用愤怒的眼神看着听风,听风用手抬起了第九个人的头,只见是个女孩,看起来不过14岁,但听风却能感觉到,她的生机正在消逝,已经是进气少出气多了,此时她只是本能的在挣扎。

  突然,一群黑色的东西从女孩嘴中吐了出来,直逼听风的手,听风脸色大变,手瞬间离开女孩的头,手上还冒出了火焰,那堆黑色的东西碰到听风手上的火焰之后,竟然噼里啪啦的响,直接变成了灰,女孩子在这堆东西出来了以后,就彻底失去了生机。

  听风感到了一种无力感,这样一条灿烂的生命就这样消逝了,在自己眼前,自己却无能为力,听风看看那个死去的女孩,再看看前面的八个人,都是十多岁甚至不足十岁的小孩,而且都已经失去了生机,听风摇了摇头,最后看向了小雪,小雪还活着,也只是单单昏迷了过去。

  听风一个手刀把绳子砍断了,又把小雪绑在自己身上,回头看着这群邪教人员,这些人在听风烧掉那群黑色的东西的时候就差点冲了上来,但被黑袍人拦住了,这时候看到听风回头后,黑袍人抬头看着听风说道:“你可知你在做什么?”

  听风看不清黑袍人的脸,但黑袍人的声音显得非常苍老,听风没有说话,只见其手上突然间出现了一把剑,剑柄有三十公分长,还有个龙头在剑柄上,整把剑足有两米,非常巨大,剑身在微亮的的大厅上散发着寒气。

  听风居高临下巨剑抬起,指着底下众人说道:“替天…行道。”声音响彻大厅,久久不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