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缘定万世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二百四十五章 神仙劫的来历

缘定万世 缘起听风 5110 2019.05.11 09:08

  “听风妖王,似乎还有什么没画上去?”好一会,杨星河从画中回过神来,看到听风已经放下了笔,本来这幅画非常的美丽,却给人感觉差了什么,在场的人都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画中有遗憾。

  “是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画了。”听风表现的有点奇怪,海石田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这时候,有五个美丽的影子出现在了听风身旁,众人一对照,发现这五人都是画中的美女,只差了一个而已。

  听风回头看了看众女,只见她们眼神里充满了担忧,又有些期待,听风心里一痛,摇了摇头微微一笑,又举起了手画了起来,只见一个少年出现在了画中,那六个女子竟然同时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向了少年,那眼神充满了不可思议和期待,脸颊上竟然流下了泪花,少年张着嘴,似乎欲言又止,两只手打了开来,做出了一个拥抱的姿势。

  画毕,听风继续在角下写了几行字:医者仁心龙睿雪,安之若素月安素,柔情女王苏月雅,默默倾心苏月凝,呆萌深意空女王,剑心红颜王听馨。执剑轻笑斗破天,尘劫不灭万世缘。

  “小雪、安素、月雅姐、月凝姐、伊卡洛斯,你们什么都不要问,这幅画或许会变成现实,在此之前还会发生很多事,我希望以后你们还会在我的身边。”听风笑了笑,众女却笑不出来,这个话题似乎有点沉重,她们知道,听风有什么瞒着她们。

  “杨掌柜,这诗就留在店子,这幅画我会拿回来,但不是现在,在此之前就麻烦你帮保管可以吗?”

  “好好,谨遵妖王圣令。”这时候,十六个评委才举起牌子,众人都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太精彩了,杨星河也赶紧把两坛万年妖星陈酿送上,听风才笑盈盈的拿上了酒,仿佛刚刚什么也没发生。

  这时候,洛乘风等人已经走了过来,只见苏月红和西俏呆呆地看了看那挂起来的诗篇,或许她们也很久没有听过自己的夫君给自己讲情话了,不过陪伴才是最长情的告白,什么情话能比得上朝朝暮暮陪伴呢?

  随后众人在轰轰烈烈的掌声中出了妖星酒馆,往宫殿方向走去,路上,小雪等人都是心事重重,听风却跟没事的人一样,甚至还像个孩子一样跟洛乘风和海石田炫耀自己得到了两坛酒。

  “小听风,你是不是该说说那个王听馨是怎么回事?”苏月红看到小雪等人有些沉闷,便转移话题,小雪等人的注意力还真被转移了。

  听风停了下来,看了看万世缘树说道:“那是一个跟我很像的女孩,我比较喜欢称她为红颜…”说着听风就把王听馨仔细的描述了一遍,其实基本上来说,这些女孩都是自己送上门的,听风没有真正的追求过一个人,水到渠成,就是随缘,听风说了不会逃避,就会正视。

  事实上王听馨为听风做了那么多事,听风很是感动,并不是说就因为感动而去爱上一个人,那个敢爱敢恨的女该,早就走进了听风心里。

  对此听风也不否认自己渣了,不过陪伴自己最久的还是小雪和安素,如果硬要有个排名,她们两个都是第一,其实苏月雅等人也不知不觉的把她们当成了姐姐,在听风心里,她们都比自己的性命要重要,听风不会辜负每一个人。

  “听风,要不回去把她接上吧?”小雪再一次听到王听馨的故事也很感慨,自己和安素其实都没怎么为听风做事情,相反还一直伤害他,所以小雪很希望能接纳王听馨,算是一种弥补,至于这种弥补是对是错,似乎也不是很重要。

  “随缘吧!”听风摇了摇头,随后众人回到了宫殿,苏月红也给宫里的下人放了假,这顿年夜饭就交给众位女性了,听风等三位男性就坐等吃喝了。

  “多么美好的一天,厨房的风景肯定不错。”洛乘风给听风和海石田都倒了一杯酒,三人对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是啊!可惜还差了个人。”海石田喝了一杯酒后,就想起了火凤凰,洛乘风也知道海石田的意思,硬说起来,算上火凤凰才算是兄弟齐聚。

  “时机还没成熟,如果没有意外,只有等我的记忆恢复了,才能见火凤凰,应该是叫小火吧?”听风笑了笑,倒也不忌讳。

  “哈哈,我和你叫小火,石田得叫火兄,按照辈分,最小的就是石田了。”因为听风已经有了自己的推测,平常的谈论是不会招来天劫的。

  “是啊!”海石田点了点头,没有点明其中的辈分,但听风也知道了,随着听风的成长,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就变得越来越合理了,真正来说,听风的混沌体质才是最不合理的存在,以这个不合理为中心,所有围绕着的不合理都会变得合理,比如火凤凰是听风的弟弟。

  “小听风,你在妖星酒馆说的那件事连我们也不能说吗?”不止是小雪等人,洛乘风和海石田都很担心听风的事情,现在的听风已经不是他们可以看透的了。

  “也不是不能吧!是关于苍生劫的事情,乘风哥哥你也是苍生劫的人物之一,这点你很快就能体会到了,严格来说,石田你也算一个,只是小火的光芒掩盖了你的光芒,你们作为活着的苍生劫人物,一个是圣主后期,一个是尊主期,这也是你们的机缘。”

  “苍生劫和你说的事情有什么联系吗?”洛乘风皱了皱眉。

  “你们知道苍生劫的机缘是怎么来的吗?”像天犁那种突然的实力暴涨可不是偶然。

  这问题倒让洛乘风和海石田愣了一下,两人都是苍生劫的人物,竟然还真不知道苍生劫是怎么来的,所以两人同时摇了摇头。

  “苍生劫的机缘本质是我的前世和千变战斗时留下的力量,这些力量在世间消散不去,便形成了一个一个的机缘,因为我的死去和千变被封印才能被万方灵界算出来,还有法则的混乱等等原因,这次的苍生劫没有遵循十万年一次的规律。”

  “老大,这次苍生劫会发生什么事?”海石田深吸了一口气,他有预感,听风的心事跟这次苍生劫会发生的事情有很大关系。

  听风摇了摇头:“我只知道,这次的苍生劫,针对的会是我,具体是什么,会有什么结果,我并不知晓。”听风没有把世界之树的语言告诉他们,这个预言如果被他们知晓,他们会承受很多因果。

  “老大你放心,我会用我的性命保护你的。”海石田立刻拍了拍胸口,听风点了点头,似乎是相信海石田的话。

  “这件事就不要跟小雪她们说了,免得她们担心。”

  “小听风,我觉得你还是告诉她们好一点,你瞒着只会让她们更担心。”洛乘风从来不会去瞒着苏月红什么事情,就怕她担心。

  听风沉默了一下,还是叹了口气:“好吧!告诉她们也无妨。”海石田和洛乘风都笑了笑,三人又喝了一杯酒。

  其实他们都没怀疑过听风会隐瞒事情,听风告诉他们的都是无关紧要的,也是为了暂时给小雪等人一个交代。

  其实厨房那边,她们已经知道了听风担心的事情了,洛乘风在得到了听风的允许后就告诉了苏月红,苏月红再告诉众人,众人虽然担心,却真的是比之前轻松了不少,倒是月听弦有些懵,苍生劫什么的她完全不知道。

  三人喝了差不多一坛酒,众女才逐渐的把菜上来了,一看菜色还挺丰富的,伊卡洛斯甚至还做了西方的菜式,听风还以为伊卡洛斯不会做菜,只是一直在学小雪等人做东方菜,这西方菜式还真有些意外。

  说起来这也是第一次那么多人一起吃饭,如果加上火凤凰就算是齐人了,餐桌上,众人也算是其乐融融,小雪等人也不提苍生劫的事情了,脸上得的郁闷也消散了,就是看向听风的眼神多了一丝的坚定,这种坚定的感觉就是随时为听风拼命。

  年夜饭吃了一个时辰,期间众人聊聊家常什么的,感觉时间过得很快,外面的天空已经黑了下来,众人吃饭的地方可以看到头顶的星空,显得非常浪漫。

  吃完饭后,听风伸了个懒腰,只见西俏在海石田耳边说了什么,海石田看向听风的眼神突然充满了笑意,听风只觉得心里毛毛的,就听到海石田说道:“老大,我有个提议,让嫂子们都亲你一下怎么样?”

  听风愣了一下,然后看了看众女,小雪和安素还好,苏月雅和苏月凝脸红的低下了头,伊卡洛斯似乎无所谓,以传统观念来说,苏月雅和苏月凝是最保守的。

  “也可以吧!”听风笑了笑,这对自己挺有利的,没必要拒绝吧?

  海石田和西俏也愣了下,还以为听风会很腼腆呢!但看到他的笑容…为啥第一次觉得听风很猥琐呢?

  “嘿嘿,来呗!”听风看着小雪指了指自己的脸,小雪比较大方的亲了一下,安素扭捏了一会,也亲了上去。

  “还有你们,谁先来呢?”听风看着苏月雅三人笑了笑,就见到伊卡洛斯亲了上去,然后低下了头。

  “月雅姐,月凝姐,害羞了吗?”西俏看着苏月雅和苏月凝迟迟没有动作,立刻上去刺激了她们一下。

  “谁…谁说的?先留着,对,先欠着…”苏月雅脸都红到了耳根,跟平时的女王形象完全不搭配,苏月凝纠结了一下:“我的也先欠着。”

  “你们也别为难雅雅和凝凝的了。”洛乘风拍了拍西俏和海石田的肩膀,看上去是在给苏月雅和苏月凝解围,就在两人松了口气的时候,洛乘风奸笑道:“现在是不是应该换听风去亲她们了?”

  “噗…”海石田等人差点笑喷,连在喝着水的月听弦也是一口水喷了出来,这一大高手,红枫山的妖王,竟然也这么不正经,这个场景颠覆了月听弦对高手的认知。

  苏月红立刻上前扭了一下洛乘风的腰间,洛乘风一个激灵,立刻举手投降笑道:“玩玩嘛没事的,难得过年是吧?嘿嘿…”

  “是啊!要不乘风哥哥也亲月红姐一下,石田,西俏你也不能冷落了哟!”听风眯着眼看了看他们,倒让苏月红和西俏也脸红了起来,两对老夫老妻,在众人面前秀恩爱确实怪不好意思的。

  看到这两对夫妻这么扭捏,听风笑了笑,揽过小雪便亲了一下,小雪都还没反应过来,众人都张大嘴巴,接下来听风又揽过安素,到苏月雅时,她的身体就僵着了,听风也亲了一口,苏月凝干脆就闭上了眼睛,听风也亲了一下,伊卡洛斯最霸气,听风亲完后反过来抱住听风又亲了一下。

  “该你们了。”听风挑衅的看着洛乘风和海石田,两人就愣住了,本来想看听风难为情的一面,谁知道他脸皮那么厚。

  最后两对夫妻还是亲了一下,倒把月听弦看痴了,这里就她一个外人,幸好安素没有冷落她,不然月听弦真的待不下去了。

  “行,亲也亲了,继续下一个节目吧!烟花大会好像开始了?”现在差不多八点了,烟花大会是戌时开始,持续一个时辰,也就是晚上七点到九点,只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可以看烟花了,于是众人收拾了一下便赶紧穿过了传送阵。

  才出传送阵,众人就看到桃花庄的村民都搬出椅子桌子在看着烟花了,那烟花很高很大,无论在天下门哪个地方都能看到,听风等人没打扰,身影一闪便来到了锦瑟镇的一条街上,此时街上非常热闹,连站的地方都没有了,听风等人也只能先找了个地方欣赏一下烟花了。

  “兄弟,到我那边来吧!”听风走着的时候,叶雨潇就出现在了听风面前,他租了一个地方,是看烟花的圣地,于是听风等人便跟着叶雨潇去了。

  叶雨潇带听风等人来到一个天台,这是一座五层高楼的天台,非常大,叶雨潇的妻子儿女都在这里,他们看到听风等人后便打了声招呼,叶雨潇让小二准备三张桌子,很快桌子上就摆满了食物酒杯,听风和小雪等六个女人坐在一张桌子,洛乘风夫妇和海石田夫妇各一张。

  底下很热闹,楼上的众人也有说有笑,听风闭上了眼睛,享受着这一刻的温馨,如果人生一直都这样该有多好,可惜,现实终归是现实,不用想着以后有什么事情烦,有些事情想多了也没用,只会徒增烦恼,尽人事,听天命,这是最好的方法,只有能违抗天命的时候,才是安排天命的时刻。

  “听风,你怎么了?”小雪等人看到听风闭上眼睛,还以为听风又有什么事情。

  “恩?没事啊!我在聆听万物。”如果听风不刻意去使用聆听万物是听不到自然的声音的,不然每天还不被吵死,万物的声音,在心静下来的时候是美丽的乐章。

  听着听着,听风情不自禁的拿出了玉箫吹奏了起来,众人听着箫声突然发现四周安静了下来,整个世界似乎只剩下洞箫的清吟声,清风仿佛随着箫声轻轻滑过众人的身体,众人忽然发现,这似乎是第一次那么真切的感受到风的存在。

  一直到烟花结束,听风还在吹着玉箫,本来喧闹的街道也安静了下来,很多人都停下手中的活,抬头张望,似乎想要寻觅到这美妙乐曲的来源,众人也是这个时候才真切的感受到世间万物的存在,多么美丽、多么伟大。

  又过了一刻钟,听风才放下玉箫,这时候才注意到众人都在看着自己,那脸上的表情当真如痴如醉,等听风喝了一杯酒后,他们才反应过来,却发现这空气中似乎还弥漫着刚刚的乐曲。

  “余音绕梁三日不绝,公子之箫声,古幽远不及之。”这时候,天台上多了两个人,是古幽和岚儿,除了听风,其他人都不知道古幽和岚儿是什么时候来的,这也是因为两人并没有恶意。

  “谬赞了,你的古筝可比我的要好多了,我不管怎么吹奏都达不到你的意境啊!”听风笑了笑:“说起来也很久没听过你的琴声了,演奏一曲如何?”

  “公子发话了,古幽莫敢不从,献丑了。”说着古幽就拿出了古筝,古筝在空中漂浮了起来,听风注意到,这古筝已经成为了天阶神器,如果古幽能够突破破仙期,这古筝会成为无上神兵,其威力或许就比轩辕弓低一点。

  底下的人还在沉醉在听风留下的乐曲,很快,他们就被琴声惊醒,只是一惊,很快又继续沉醉了进去。

  小雪等人也被这琴声吸引了,听风忍不住又吹起了玉箫,于是更惊艳的箫琴合奏传遍了整个锦瑟镇,所有人都沉醉其中无法自拔。

  两人合奏了一曲,声音继续在空气中传播,竟然同时达到了“余音绕梁三日不绝”的境界,听风和古幽对彼此行了一礼,高山流水遇知音,如果说王听馨剑心红颜,那么古幽就是音乐红颜,当然,跟古幽的只蕴含友情,听风完全没有非分之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