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西游之我欲长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西游之我欲长生

风云人士

  • 仙侠

    类型
  • 2019.06.30上架
  • 32.79

    连载(字)

954位书友共同开启《西游之我欲长生》的仙侠之旅

见习小小hi 见习辰星闪亮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李源

西游之我欲长生 风云人士 2028 2019.07.01 17:03

  “喂,你们听说了吗?昨夜的那些动静,便是李家遭受妖祸,一门上下不管是仆从还是家丁,都被那妖怪吞吃了个干干净净,只有李员外唯一的子嗣李源活了下来。”

  “老天无眼,李员外多好的人啊,竟然被那妖祸袭击!该死的妖怪!为何我们大周朝廷不派人将他们全数剿灭呢!”

  “还好李员外有独子李源活了下来,也不算是李家绝后。”

  “快看,那是李源,看他进了寿财店,估计是为了李员外的后事。”

  “哎,可怜李员外他们被妖怪吞吃,连一点尸首也不曾留下,那坟中无骨,只留一空坟还有一些衣物罢了。”

  “他出来了,快住嘴,不要再说了!”

  李源手中拿着一些纸钱纸衣等东西,冷漠的看了一眼不远处正在对他议论纷纷的平民,面无表情,便是转身离去。

  回到李家,昨夜的血腥仿佛还在眼前,李家的残破景象仿佛也在说明昨夜大妖的凶猛。

  李家外,有着一群人围绕此地,议论纷纷,李源漠然的推开人群走入家门,事实上,就连李家大门也早已经在昨夜被虎霸踩扁,而家中幸存的一些家丁家眷也被李源用一些银两遣散了去。

  他回到家中院内,找来一火盆点燃了所有纸钱衣物,昨夜景象历历在目,李源眼中有着泪水滚滚而落,如若不是他的话,那么他的父母也不会死去,那么李家也不会横遭此祸。

  “最该死的人应该是我才对,可为何偏偏就是我没死呢。”李源喃喃一句,神情暗淡,眼中在回忆着穿越半月以来的点点滴滴。

  “前世那道人说的不错,或许我就是一个天煞孤星,前世的父母或许也是这样被我克死了吧。”

  就在此时,外面传出一阵喧嚣,人群被驱散,而有一队衙役走入其中,领头的是身穿县令服饰的此地县令和他的师爷。

  “你们做什么,这里是李家。”李源起身,望着那正在对李家上下指指点点的师爷和县令,冷然道。

  “哦,你就是李员外的独子李源?”那师爷姓王,上前一步,对着李源问道。

  “是我,但这里是李家,你们这算是无故擅闯,按照朝廷律法,我可向你们问罪。”李源淡淡道。

  王师爷闻言,面色一愣,随后笑了笑道:“说的不错,不过李员外身为一方员外,当他死后,朝廷理应收回他家土地财产,来,这是契约,你签了吧。”

  李源没有接过那所谓契约,而是冷声道:“你们莫不是欺我年少不懂朝廷律法?按照朝廷律法,是一方员外横死之后,若无子嗣,血脉亲属留下,才可由朝廷接手土地财产!”

  “哦。”王师爷一双豆大眼珠子不断打量李源,却是没有想到李源竟然如此刚烈,只是片刻后,他冷笑一声道:“朝廷律法的确是如此规矩,但你如若不签,也可,只是嘛......”后面的话语王师爷没有说下去,只是言语中的威胁之意极为显然。

  但是李源浑然不惧,只是冷目盯着眼前王师爷和其县令,县令后方,那些衙役皆是刷然拔出了寒光大刀,一剑拔弩张的气氛就此弥漫!

  李源见此,便是直接转身进入了未曾倒塌的他的房间。

  “想那李源小儿定然是怕了,故此进入房间躲避。”王师爷对着王县令献媚笑道,但笑容未出现太久,就凝滞在了脸上。

  只见那李源竟然拿出了一个精妙匣子,却是毫不示弱的将匣子一头指向了王师爷和县令二人,“你们今日擅闯我家,按照朝廷律例,我纵然将你们两个杀死在这里,朝廷也顶多压我入狱三年!”

  “暴雨梨花针!”被那小小匣子一指,县令和王师爷只觉得浑身血液凝滞,只因为他们认出了这盒子是江湖之上大名鼎鼎的江湖唐门暗器,暴雨梨花针!

  江湖上有传言:此物扁平如匣,长七寸,厚三寸。上用小篆字体雕刻:【出必见血,空回不祥;急中之急,暗器之王】。

  在发射之时,从这匣子当中共二十七枚银针激射而出,而这二十七枚银针内又可分化细如牛毛一般的细针,可轻易洞穿水桶粗细的树木。

  如果当射到人身上的时候,不用想,那人便会直接化为一个筛子,就算只是被擦到皮毛,若是无唐门药物救治,也死定了,因为这每一根细针之上都淬有毒素。

  而有唐门弟子曾以此物一击击杀了上百围攻他的江湖人士,此暴雨梨花针由此扬名,而其威力之霸道,便可以管中窥豹!

  “你,你!”王师爷笑容凝滞后,还想要在说什么,但被李源杀气腾腾的拿着暴雨梨花针一指,便是一句话语也说不出来了,包括他们身后的那些衙役,皆是不敢多言,在李源一瞪之后,却都是将刀立马收了回去,生怕惊扰了李源被射成筛子。

  “李源,你冷静点,冷静点。”王师爷连忙安慰了几句,欲要躲开,但李源如影随形,他躲到哪里,便将暴雨梨花针指到哪里。

  “我们走,我们走就是了。”王县令连忙出来打着圆场,同时他道:“李贤侄你且好好想想,其实我与你父亲本有深交,只是不愿......”

  但话音未落,便听到一声机簧上弦的声音,他顿时维持不了这幅假笑面孔,连忙住嘴,逃也似的逃出了李家,可谓是来时气势汹汹,去时狼狈不堪。

  李源这才松下机簧,心下也仿若松了口气一般,但是当他转身看到那还在燃烧的火盆,只觉得背后已经被冷汗浸湿。

  方才这番对峙,李源看似冷静机敏,杀气凛然,但实则是被逼的很了,才做出如此举动,杀人?他从未干过,但是若那王县令继续逼迫,他说不得就要心下一狠,扣下暴雨梨花针,将他们全数杀死了!

  但是此事过后,李源冷静下来,却又感觉一阵阵的虚弱,许是昨夜留下的后遗症,今早苏醒的时候他便是浑身酸痛。

  但同时李源也发现了自己的出奇之处,就是每当他闭上眼睛的时候就会感觉在自己脑中有着一卷无图画卷,这画卷他很熟悉,因为这是他前世所购买,恐怕也是这画卷将他带入这个世界的吧。

  也是这画卷在昨夜里面绽放威力,将他救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