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西游之我欲长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客栈

西游之我欲长生 风云人士 2030 2019.07.06 17:25

  “什么!”李源如同一个晴天霹雳般,瞬间呆滞在了原地,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便又哀求道:“还请仙人在给我一个机会......”

  但却见的杜师叔看也不看他一眼,一挥衣袖,长剑便从他的袖中飞出,落在他的脚下,将他衬托而起。

  杜师叔道:“长云,上来。”

  “可......”小道童长云还有些迟疑,见到李源如此模样,更是心下一软,只是在都杜师叔再度冷然一句:“上来!”之后,长云也只好乖乖走上了长剑。

  “杜仙人!杜仙人!”李源想要过去,但是此刻长剑已经飞起,眨眼间,便消失在了天空之上。

  最后,李源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下的山,只觉得世界崩塌般,特别是杜师叔的那一句:“如此浑浊的灵光,杂志不堪,根骨之弱,不堪造用,你还是下山去吧!”一直回荡在李源的心头。

  只是,当日李家灭门之日的场景再度浮现上了李源心头,忠叔的死,他父母的死,还有那张灵,虎妖的模样,全都深深的烙印在李源的心底!

  这是血仇,不敢忘,也不能忘记!

  “难道就因为他一句话语,我就放弃了吗?不可能!就算苍山不收我,但我可以去寻找下一座仙山,下一座道观,下一个仙人!总会有希望的!而只要我不死,这段血仇就永远也不会忘记!”李源咬着牙,准备前往下一座的仙山。

  ......

  两月后,正是七月底,天气燥热,已有数日不曾下过雨了,光是走在外面,便可以感受到阳光那并不美好的温度。

  路途上的一间旅馆,李源风尘仆仆走入了这里,头顶着一个白色头巾,这是用来遮阳的,手里提着一把精钢长剑,背后背着一个小包裹,一副江湖客的模样。

  比起两月多前,他的皮肤显然粗糙了许多,也变黑了许多,但身体也强壮了许多。

  一走进来,他便丢出了一枚大子,同时喊道:“店家,给我来一间房间,再来一些吃食。”

  “好嘞。”店家收起大子,应和了一声,店家是一个胡子头发皆是花白的老者,手中操着一个算盘,模样看起来很是精明。

  李源随便寻了一角落位置坐下,不多时,便有着一些吃食端上,李源也不客气,直接便开始狼吞虎咽,只是他的目光时不时的会瞥向上方的一个房间内,在那个房间口挂着一些白条,外面也是这般,还有两个白纸灯笼挂着。

  吃饱喝足后,李源在店家带领下去往房间,途经那个房间的时候,他佯装奇怪般问道:“店家,你这房间外为何挂着白条白灯笼?”

  “客官有所不知,我本是附近蔡店之人,那白条是因为我家中儿媳刚死,儿子出去买棺木去了,故此才拿那个房间暂时充当了灵房。”店家也是呵呵说道,显然李源不是第一个问他这个问题的人了。

  “原来是如此。”李源点头。

  “客官,这便是你的房间了。”店家打开房门,李源走入,随便打量了一眼,虽然有些简陋,但也干净,于是满意的点头:“那就多谢店家了。”

  “客官你说的哪里话来,既然如此,那还请客官好好休息。”店家笑呵呵的说完便离开了。

  房间门关上,李源坐在船上,心绪却早已经沉入了体内,在他体内,有着一无图画卷正在绽放光芒,隐约间,那些光芒汇聚一起,全部指向了一个方向,赫然便是这店家媳妇灵房所在。

  要说这画卷,虽然身为李源身体内的住客,但从未交过房租,除却了当初在李家灭门时候绽放过异彩,惊走了道人张灵和虎妖之后,便再也没有动静了。

  而此等异动,这还是头一回呢,所以李源才放下了原本准备去往下一座有神仙传闻的白山的心思,转而进入了这家客栈。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李源奇怪,但也知道现在不是一个探究的好时候,于是他打算先在客栈住下来,等晚上再说。

  下午时分,李源一直在房间内休息,而等到太阳西落的时候,客栈外走来了四人车夫要想在此歇息一夜,但店家却说已经没有了房间,让他们去附近的县城寻找客栈。

  但此刻外面金乌西落,玉兔逐渐升起,而距离这客栈最近的县城也要十余里地之远,等他们赶过去,还不得要半夜了啊,于是他们苦苦哀求,还出了双倍价格就为了买一个房间。

  店家无法,但目前客栈内唯一剩下的房间便只有他儿媳妇的灵房了,于是店家提出这点,企图让他们离开。

  但那四人见此,却是连忙答应,虽然和死人同住一屋有所晦气,但四人年轻气盛,也不怕那死人诈尸,而且再怎么说,也比在外风吹露宿的要好。

  今夜里,月黑风高,风声呼啸,层层厚厚的乌云,将那天空上的玉兔群星都给遮挡了去。

  客栈内寂静一片。

  李源半夜起来,偷摸的出了房间,来到了挂着白条的房门之外,正当他想要推门进去的时候,房间内突然传出了一阵细细索索的声音,这让李源一下子停下了动作。

  里面细细索索的声响不断,李源伸出一根手指沾了沾口水,轻轻捅破了窗纸,眼睛伏在上面往着里面看去。

  只见这房间地面下铺着四个地铺,上面各自睡了一个人,而在房间的正中央摆放着一张灵床,上面盖着一层白布,但此时,白布已经被掀开,一具穿着寿衣的女尸正从床上爬起。

  “诈尸!”李源脑中闪过了这个词语,大惊失色,却是死死的捂住嘴巴这才没让自己发出惊呼来,屏气凝神,李源继续看去。

  只这女尸面若金箔,白巾裹着额头,她一步一步弯腰走动,靠近了那些地铺前面。

  李源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尸一个个的在那四人面上出了一口气息,而那被吹了气息之后那些人的呼吸显然都停顿了下来,连原本轻微的呼噜声音也都消失不见了,女尸这才重新走回到了灵床前面爬了上去,自己将这白布拉上盖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