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西游之我欲长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落难

西游之我欲长生 风云人士 2045 2019.07.03 18:19

  “船家,你在数些什么!”李源顿时感觉大为不妙,一时间,他的脑中想起了许多故事当中的情节,同时,他的手快速朝着腰间摸去。

  “三,二,一,倒!”船家数完之后,李源还未摸到腰间的暴雨梨花针,便觉得一股晕眩涌上心头,身形一个趔趄,倒在了船上。

  只见他艰难瞪着眼睛,勉强伸出一根手指,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下毒!”

  “没错。”船家得意说道:“谁让你这等小少爷不知道收敛,居然如此大意的在外人面前露出外财,如此之多的银票啊,啧啧啧,可着实让我有些眼红啊。”

  船家说着,已经直接靠了过来在李源身上摸了摸,一下子便摸出了银票,在手中轻轻捻了捻,颇为满意。

  还有他腰间的暴雨梨花针,也被船家拿了出来,放在手中掂量了一下,便是说道:“暴雨梨花针,唐门的好货,这东西怎么说也要大几百的银两了,不过有这银子去镖局雇佣一两个镖头来岂不更好,还真是一不懂江湖险恶的小少爷啊。”

  “你,你!”现在李源连一句完整的话语也说不出来了,他只觉得脑中的晕眩越来越重,越来越重,让他上下眼皮子打架,直接是脑袋一歪,不省人事的昏迷了过去。

  “我这神仙倒可是品质最好的,以这小少爷的体质,最起码也要昏迷个三天三夜,算了,就不在船上动手了,免得脏了我的船。”船家思量了一下,最后目光在李源背上的包裹扫了扫。

  “不知道包裹里面还有没有什么东西。”说着,船家便将李源的包裹拿下,打开来看了一下:“还有些散银和唐门暗器,看样子是一同买的,虽然不如暴雨梨花,但全部加一起也值个百两银子的。”

  看完了这一切,船家满意的笑了笑,直接搬起了李源的身体,从这船上便扔了下去,很快,李源的身形便被这涛涛河水吞没,消失不见了。

  ......

  等李源醒来的时候,他睁眼首先看到的一个破旧的屋顶,他身上盖着的是一床简单的被子,虽然看上去缝缝补补,但却洗的很干净,有着一股淡淡的皂角味道。

  李源扫视了一眼四周,这个房间内没有什么多余的摆设,一张缺了一角的桌子,两个木桩凳子,一面浑浊的铜镜,仅此而已。

  “看来我是被人救了。”

  李源感觉身上有些火辣辣的疼痛,于是掀开被子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到处都是淤青,还有些发白,上面敷了一点简单黑色的药膏,有股刺鼻的味道。

  李源猜想:想必当时自己昏迷过后,那水贼嫌麻烦没有杀死自己,而是将自己丢下了黑水河,他在河水中浸泡了不知道多久,可能撞到了一些石头树木什么的,这才被人救了。

  “我实在是太大意了。”记忆涌上心头,一想到昏迷前的画面,李源的心中便是止不住的懊恼和咬牙切齿,谁知道那船夫竟然是黑水河上的水贼,他一个不查竟然着了他的道路。

  说到底,其实还是李源的江湖经历太少,不知道江湖险恶,财不外露的道理,他李源看上去就是一青涩少年郎的模样,皮肤细腻白皙,又不像是什么练武好手,他拿着那么多的银票,可不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但经此一次过后,李源吃了一个大亏,甚至差点就死了,足以让他清楚记得,甚至这对于李源日后的性格转变,也埋下了一个伏笔,当然了,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有道是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日后我须得要谨记这个道理!”李源正想着,外面忽的传来了一阵响动。

  “吱呀”一声大门打开,从外面走入了一个身着布袍,皮肤黝黑,面容憨厚且敦实,怀中抱着一张破旧渔网的中年男人,看他的面容模样,风吹日晒,便知道他是在河上讨生活的一个渔民。

  “你醒了!”中年男人见到李源醒来,不由惊喜说道。

  “在下李源,多谢恩公救命之恩!”李源从床上起身对着他行了一个大礼,却见到那中年男子连忙是躲开开来,模样显得有些急促,显然从未有人对他行此过大礼。

  他连忙放下了渔网,摆摆手道:“不用不用,我也是在河边看到了你,我听村里的秀才曾经说过,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也只是......”

  “不管如何,这救命之恩胜过一切,我......日后我一定会报答你们的。”李源刚想说出报答话语,只是想起他如今身无长物,家中又横遭妖祸,就算要报答,短时间内他也没有任何的东西报答,所以李源的模样看起来显得有些窘迫尴尬。

  突然间,外面传出了一声女子的大吼:“死大壮,家里穷的都快揭不开锅了,你不去捕鱼,还在里面干什么!”

  男子听到这个声音,男子的面容显然低沉了许多,随口应了一声之后,然后又对李源说道:“你现在这里休息一会,我出去一趟。”

  李源点头,随后又问道:“还未请教恩公姓名?”

  “我叫黄大壮,你叫我大壮就好。”黄大壮笑了笑,露出了一口白牙。

  “好,大壮哥。”李源点头,此刻黄大壮已经跑了出去。

  不久之后,黄大壮的媳妇来了,她是一个发福的中年女子,模样略显刻薄,只是在看见李源的时候却故意堆满了笑容:“小哥的家中是哪里人啊?为何当日在河边被我家大壮捡到?可是出来游玩遇到了水贼?”

  听到这一连串的问题,李源显然愣了愣,随后他还是道:“我是赤县人士,此次出来是为了去往他县安家立业,却不曾想路途上遭遇了水贼......”

  “水贼真是可恨!”女子咬牙切齿了一句,随后笑容淡了许多,但依旧不死心的问道:“那不知道小哥家里可还有其他人?”

  李源思索了一下道:“此次出来,便是因为家中横遭妖祸,一家老小全部死在了妖怪口中,却不曾想半路遭遇水贼,一身金银全被水贼夺走了。”

  “原来是这样。”不知为何,听到李源这般话语之后,女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随后没有多说,她便直接离开了。

  而李源坐在床板之上,望着关上的房门,神色不定,正在思索他失去了所有银两和他唯一护身底气的暗器之后,日后到底要如何是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