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西游之我欲长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离开

西游之我欲长生 风云人士 2124 2019.07.02 10:13

  而说完了李源这边,再说说那逃离李家的县令师爷,在离开了李家数里后,二人才是越发感觉面皮炽热,气喘吁吁的停下了身体,靠在一旁的一颗歪脖子树上,他们是越想脸上越红。

  这实在是脸上挂不住啊,想他们气势汹汹的来,结果却是如此狼狈的逃走,而且还是被一弱冠小儿给惊走的,说出去,当真是丢人啊!

  尤其是那县令,身为一方父母官,却被李源吓住,更是丢了面子,于是,他一拳砸在一旁的树上,当即便怒吼一句:“这李家小儿欺人太甚,实在是欺人太甚啊!”

  说着,他便是又是对着背后那些衙役们怒斥一句:“你们当时为何不上去将那小儿擒下!”

  那些衙役们大多诺诺无言,低下脑袋,只是眼底深处也有着怒意闪过,“上去?你怎么不上去啊!那可是暴雨梨花针,是要命的东西,就凭借他们这几个家伙,恐怕还没有靠近那李源小儿的身,就被那暴雨梨花针射成了蜂窝煤了吧。”

  只是这县令毕竟是他们的顶头上司,这些衙役们也不敢多言,只是将这股怒火藏在了心底,那师爷连忙上来打着圆场道:“老爷,我有一计。”

  “哦,说来听听?”县令连忙是附耳过去。

  师爷在他耳旁轻声低喃了几句,县令眼前一亮,抚掌大笑:“好,好,好计策,就照着你所说的这般做吧!”

  且不说县令和师爷回去便是派了人马快马加鞭前往附近的城池。

  但当天下午,就在县令和师爷回去之后不久,李源便收拾了一下家中财产银两,带上了暴雨梨花针,还有一些同样买自江湖唐门的小巧暗器和一把精钢长剑,便是骑上一匹快马连夜走了。

  虽然说,按照风俗,李源理应当是在家守孝三年,但是坟中无尸骨,李源守孝,又给谁守呢,不过是做给外人看罢了,更何况,昨夜那虎妖和道人是被他的无图画卷惊走的,若是冷静下来,必然能够发觉端倪,万一他们再度回来,李源又如何抵挡的了!

  更何况,如今得罪了那县令与王师爷,李源如若不走,必然会被其刁难,在这天高皇帝远的县城内,这县令地方官便几乎是相当于天一般的存在。

  当然了,最为重要的一点是,李源想要报仇!

  但那虎妖和操控虎妖的道人显然不凡,乃是传说中的修仙人士和妖怪!李源想要报仇,他必须要踏上仙道,所以他准备出发寻遍名山大川,只为求仙!

  ......

  第二日正午,太阳正烈,灼烧大地。

  县城内迎来了一老一少两个捕快。

  老捕快身形消瘦,如同一干枯柴火,但生的却是一双浓眉大眼,耳朵如同蒲扇,而那深陷的双颊上,长满了胡须,毛茸茸的,像个刺猬一般。

  小捕快面容青涩,头发黝黑,双目有神,只有约莫十七八的年纪,满脸的拘谨和恭敬,看样子是跟在老捕快身边打下手的徒弟。

  而让人惊奇的是,不管是这大小捕快,皆是身穿一身青绿色飞鱼服,腰间系着一把绣春刀,操着一口周都口音,正是那大周朝内大名鼎鼎的锦衣卫!

  当这一老一小两个捕快来到李家的时候,却发现李家早已经人去楼空,只余下了一片空荡荡的废墟。

  “此地有着妖气还未散去,而看这脚印,果然是那头大虫没错了,那大虫受了重伤,估计急需恢复实力,故此和妖人一同袭击了这李家,那县令没有骗我们。”老捕快目露精芒,微耸鼻子,扫视了一下四周道。

  “师傅,那我们该怎么办?”小捕快好似第一次遇到妖人作祟,却是颇有几分手足无措的模样。

  “先让我看看。”老捕快说完,却是轻轻踏上一旁墙壁,借助着墙壁的力量便是腾起半空,而在半空,他一眼扫视之下便将李家全景步入眼帘,随后他的眼眸定定的盯在了一处已经倒塌的废墟房间,那里是原本李源父亲李寸白的房间。

  “妖气的源头是那里。”老捕快落地,便是带着小捕快一同走入废墟,但是搜查一二,却并未找到什么有用线索,只是老捕快眼中精芒一闪,似乎有了推断。

  但老捕快有心考校小捕快,于是并未开口,而是道:“友儿,此次你说我们该如何去做?”

  小捕快摇头道:“师傅,那妖人估计早已经逃走了,按照那衙役所言,他是下午时分离开的县城,那时候还与妖人发生冲突,所以那妖人应当是傍晚或是夜晚逃走的,估计如今已经出了县城,这天大地大,我们如何追得到啊?”

  老捕快心中对小捕快的回答略有失望,不过还是确确凿的说道:“能追!你跟我来!”

  在老捕快的带领下,他毫不厌烦的与小捕快说了好几处李源留下的蛛丝马迹,最后停留在了一处马蹄印记上面。

  “我懂了!只要我们顺着这马蹄印,便可以......”小捕快一拍手,连忙就跑走了,是过去牵马去了。

  老捕快见此也是点了点头,到底不算太笨,还是属于可以救的范围。

  两人便这样一路顺着李源留下的痕迹,一路追踪。

  至于李源,如今已经到了距离赤县近百里之外了,快要临近赤县附近大名鼎鼎的黑水河,到了此处,李源也不禁放慢了速度。

  实在是因为他从未骑过马,之所以会,只是因为上一具身躯的残留记忆和肢体反应罢了。

  但如今连续骑乘了一夜一日,只当得是浑身筋骨散架,屁股生疼,李源其实早就想要休息了,只是害怕那县令派人追来,因此一直用意志坚持,眼看着黑水河近在咫尺,接下来便是走水路,所以李源也不禁有些松懈了下来。

  想来,那县令也不可能追来了,只是有些可惜了他家的田地,日后必然会被那县令直接霸占,如若不是因为得罪了那县令,李源走的着急,他完全可以将那些田地脱手再走。

  不过当初走的时候,李源并未有想到这些罢了,而如今经过一夜半日的冷静,他才是有些淡淡的后悔但也已经晚了,如今再回去,无非不过是自投罗网罢了。

  李源也不可能为已经过去的事情而太过后悔,所以这一缕的后悔方方出现在心头,便被他直接压下,而他更是心中一狠,冷着脸,咬着牙继续坚持,直到来到了黑水河畔,李源才是下马,准备寻找一船夫过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