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西游之我欲长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黑水河

西游之我欲长生 风云人士 2084 2019.07.02 17:25

  黑水河号称有八百里,实则只有大概七百多里的样子,河水湍急,河面很宽,最宽的地方约莫有七里,最狭隘的地方也有三里,在河水两岸生活着不少依水靠水吃饭的渔夫和水贼。

  如今正值五月中旬,刚巧是一年一日的供奉黑水河神的日子,所以在今日一日之内都没有船家敢在黑水河上渡船,生怕自己冒犯了河神。

  而李源来到这里,看到河面上没有一艘船只经过,心生奇怪,于是寻了一河畔旁的老人问了一句,才知道了此事缘由,无奈之下,李源也只好寻了一河边渔夫,付出了银子,在他家里休息了一晚,准备明早在去渡河了。

  第二日清晨。

  “船家,渡河吗?”李源站在河边与一皮肤黝黑,模样精瘦的中年男子交谈道。

  “走,走,一枚大子就走。”中年男子操着一口附近口音,貌似憨厚,实则眼中精明的笑道。

  大子,是大周皇朝发行的钱币,因为其模样椭圆,约莫半个巴掌大小,故此被大周朝的百姓称为大子,除此之外还有小一号的钱币,被称作小子。

  十个小子等于一枚大子,十枚大子约等于一两银子。

  而五两银子就足以一家三口一年的生计所需了。

  李源出发的很急,只是稍微收拾了一下家中银两,捡了一些轻巧的银票带上,像是首饰什么的他都给了遣散的家仆,估略一算,林林总总也就五百两银子左右,虽然看似不少,实则真的用起来的时候却是消耗很快,自然是能省既省了。

  “一枚大子?三枚小子走不走?”李源知道这船家必然是看他年轻,想要狠狠的宰他一笔。

  “三枚小子?”船家苦笑一声:“这位小少爷,这也太少了吧,你看我辛辛苦苦......”

  李源却听也不听他的诉苦话语,直接转身欲走,船家又急忙喊道:“哎哎哎,小少爷,留步,留步,走!走!”

  李源这才回来,在给出了三枚小子之后,李源上了船,就当船家准备离去的时候,远处传来了一声声清脆的马蹄声音,同时还有一句急促呼喊:“等一下!”

  李源顺着声音看去,顿时面色微变,因为远处两人他们都是坐在马背之上,一起一伏间,距离破远,加上那飞鱼服与衙役的服饰极为相似,只是图案有所不同,李源也没有如何细看,只是自然以为这二人是那县令派人来追他的。

  于是他立马道:“船家,开船了。”

  “小少爷,可......”船家有些迟疑,看了一眼李源,又看了看远处正骑马而来的二人,以他的眼光自然能够看出,那是两位官老爷。

  “快些开船。”李源催促道。

  “小少爷,你不会是什么通缉犯吧?”船家用着狐疑的眼神打量着李源:“那可是两位官老爷,他们叫我留步,我如何......”

  “到了河对岸,我给你十两银子!”李源直接打断了他,说着,从怀中拿出了一堆银票,从中抽出一张甩了甩道。

  “十两银子?当真?”船家眼睛一亮,这十两银子可是他平日里辛苦一年也获得不了的收获,有道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为了银子,船家自然也顾不得其他什么,于是立马放开绳索道:“这可是你说的,小少爷,坐好了!”

  小船缓缓开动,而这个时候,那两人骑乘着快马已经快要到了河边,看到小船开动,小衙役陈友面色一变,同时看到李源面孔,他愣了愣,顿时道:“师傅,那人是!”

  “我看到了。”老衙役黄三刀面色一沉,见那小船离开,右手在马背上面一拍,身体顿时腾空而起,朝着那小船而去。

  “糟了!”李源面色大骇,见那黄三刀施展轻功飞来,不由口中催促:“船家,快些,再快些!”

  “已经是最快了!”船家面带愁苦,似有些后悔之意,但见到那黄三刀越来越近,李源连忙从腰间一摸,拿出了暴雨梨花针指着半空中的黄三刀,口中大喊道:“这是暴雨梨花针,给我退去!要不然就去死!”

  黄三刀被那小匣子一指,即便在半空之中也是寒芒炸立,听到李源喊声,他更是亡魂大冒。

  这暴雨梨花针的威名赫赫,他如何不知,纵然是那江湖上修炼横练功夫一流好手,被这暴雨梨花针一射,也只有死路一条,更何况是他了。

  所以黄三刀不得已拔出长刀,让自己在半空中借力一下,长刀跌落下方水中,有一丝线将长刀拉住,而黄三刀的身形则是很快倒退了回去。

  李源松了口气,但没有收起暴雨梨花针,而是又催促道:“船家,快走,等到岸边,少不了你的银子。”

  “好嘞。”船家的心绪也如同坐过山车一般,从高到低,又缓缓的上升。

  岸边,黄三刀收起长刀,面色阴沉,看着小船渐行渐远,他怒骂一声:“当真是好一个妖人!我黄三刀纵然追到天涯海角,也一定会将你捉拿!”

  “师傅,那就是妖人吗?可是,妖人为何不用妖法?还有,那虎妖在哪里?”小徒弟陈友有些迟疑,他在岸边,看的最是清楚,不过从头到尾,那‘妖人’也没有施展所谓的妖法。

  “我哪知道,可能是消耗过大,妖人施法,必须借助灵气,应当是前些日子他将灵气全部消耗空了,至今没有恢复吧,至于那虎妖,或许已经和他分别也不一定。”黄三刀冷静了一会,又道:“不过他身上有着淡淡的妖气我的鼻子已经闻到了,所以,定是一个妖人无误了。”

  “走吧,去找船,渡河!”但黄三刀心中清楚,这黑水河滔滔不绝,等他们渡河之后成功拦截到那妖人的概率极低,故此还是需要禀报上面才行,没有说出,只是不想打击他这小徒弟的积极性。

  不过,若非这妖人在黑水河上,距离太远,他那小徒弟又跟不上来,他还真想让那妖人尝一尝被烈焰炽烤的滋味呢。

  河水滔滔,行至半途,太阳开始变的猛烈了起来,李源出发时候没有带水,如今却是有些口干舌燥的。

  船家颇有眼色,见此便是笑着拿出了一个牛皮水壶道:“小少爷,你若不嫌弃的话,可以先喝上几口。”

  “那我就多谢船家了。”李源说着,也不客气,伸手接过了水壶,咕咚咕咚的便是喝了几口,顿时感觉一股凉意从头到脚,沁人心脾,他顿时发出一声呻吟,随后见到船家笑盈盈的面孔,才是不好意思笑了笑,还回水壶道:“多谢船家了。”

  “不必客气,是我要感谢你才对啊。”船家面露古怪笑意,口中数道:“三,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