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农门小女有点田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下到谷底

农门小女有点田 钗疏雪浅 2030 2020.06.30 19:38

  (提纲修改了,增加了许多内容,一些细节要完善,所以这几天会慢些)悬崖之上,三个人影静静地站着,四周风雪漫天,吹在头上脸上,三人却一动不动!

  他们的脚下就是冰雾重重的深谷,任凭风嘶雪吼,始终穿不破这层冰雾!

  中间身形瘦削个头稍矮的少年突然昂起小脸向他身边的一个汉子说道:“爹,你说,落儿妹妹还活着么?”

  说话的少年正是胡九饼。他左边的高大汉子是他爹爹胡惟山,而右边的正是石中义。

  石中义神色有些憔悴,眉间皱出一个深深的川字,一脸的忧色,除了腰间钢刀,背上还背着一大卷绳索,似乎打算从悬崖上垂下去的样子!

  胡惟山则纯粹的猎户打扮,手拿短刀,腰间系着黑黝黝的狼索,尤其是背上,还背着一把铁胎长弓和一只箭壶,壶中插着十几支白羽长箭!

  这处深谷经常进山的人都知道,看形状不大,长年雾锁,平时谁也没有兴趣下到谷底看看!

  可自从令狐落儿跌落下去,情形就不同了!

  令狐落儿身份特殊,关系到一位先天境的绝世高人,对飞狐岭来说,她身份的重要不言而喻!

  无论如何,令狐落儿必须救!

  昨天他们回到堡中,取了一根三十几丈长的绳索,一头拴在悬崖边的树上,石中义亲自沿着绳索攀援下去,但始终没有走出厚厚的冰雾,只得重新返回悬崖。

  今天石中义则邀请了堡中最好的猎手之一,胡惟山,也就是胡九饼的爹爹,三人一起过来查看,寻找通向深谷的办法!

  胡惟山自然明白胡九饼的担忧,摸摸他的头说道:“这处深谷,谁也没有下去过,下面或许是山洞怪石,或许是蔓延的藤蔓,也有可能是厚厚的积雪,或者是一处深潭!落儿姑娘身子轻盈,即便坠下去,至少也有三四成的机会活着!”

  胡九饼张口“啊”一声说道:“才三四成啊!”

  胡惟山说道:“如果下面的冰雾中,不含瘴气的话,机会再多一成!”

  就在这时,就见谷中冰雾深处隐隐亮光一闪,接着传来“啪”的爆裂之声!

  胡九饼顿时喜得跳了起来,叫道:“一定是落儿,她还活着!”

  石中义也瞧见了,脸上愁容尽去,浑身轻松了许多,眉毛也扬了起来!

  胡惟山说道:“这种烟花是族中专制紧急示警之用,用药特殊,射高可达百丈!根据我刚才的观察,估计这深谷差不多有一百二十丈左右!义哥,咱们所带的绳索,差不多够用了!”

  石中义连连点头说道:“好,好,我们这就准备下去!”

  胡惟山说道:“还是我下去吧,这种爬上爬下的活,我平时做得多!再说,九饼也在上面,和你在一起,更安稳一些,最近我们飞狐岭,着实有些诡异!”

  胡九饼抢着说道:“爹,义伯伯,要不我下去?”

  胡惟山哈哈大笑,说道:“这堆绳索,一百多丈,两百多斤重,你背得动吗?下去之后,每隔三十丈,要凿洞穿入木楔,这可要技巧,一不小心掉下去了,爹还要去拉你?”

  说着他便将铁弓和箭壶取了下来,交给石中义,这些用不到,自然要留在上面,万一有敌手或巨兽来袭,弓箭的作用远大于其他长兵器,可以远距离震慑!

  石中义也不多说话,接过长弓便拿在手上,胡惟山下去之后,他必须保证这里的安全!

  风雪之中,胡惟山背上绳索,麻利地沿着昨天留下的长索攀援下去,迅速消失在两人的视线中!

  悬崖峭壁的岩石光滑而坚硬,每隔三十丈左右,胡惟山便在峭壁上荡来荡去,寻找可以插入木楔的缝隙,然后将绳索绑在木楔上,否则一百多丈的绳索,别说拉上来一个人,就凭自身的重量,恐怕都会将绳索扯断!

  他虽然身形高大,但四肢修长,手脚宽厚,动作敏捷得像一只山间嬉戏的灵猿!

  下到近一百丈后,胡惟山便穿过了那层冰雾,依稀瞧见谷中的光景,只见下面白皑皑的厚厚积雪,还有几个火堆冒着袅袅青烟!

  胡惟山却不着急放下绳索,大声喊道:“落儿,落儿,我们来救你啦!”

  接着他就瞧见悬崖下风雪中一个淡淡的黑点朝他这边跑了过来!

  接着隐隐约约听到令狐落儿的声音传来,只是夹在风雪里,听不甚清晰!

  在堡中之时,令狐落儿去过胡九饼的家,因此胡九饼的父母她是认识的,只是胡惟山不常在家,仅见过两次而已!

  胡惟山是武者三境,内力浑厚,声音轻易穿过二十几丈距离,令狐落儿听得清清楚楚,但她的呼喊声却随风飘散,胡惟山只能听出令狐落儿的声音,喊的是什么,却听不清楚!

  胡惟山听出令狐落儿的声音,心中大定,在峭壁上荡了几次,便找到一个缝隙,将最后一段绳索放下,自己也垂到谷底。

  踏上谷中雪地,他终于放下心来,转身看去,就见令狐落儿正孤零零的站在不远处,却没有走过来!

  胡惟山刚想上前,忽然风雪中蹿出一个粗壮的身影,一手抓起令狐落儿,飞快地向风雪深处遁去!

  胡惟山大惊,叫道:“谁?什么人?”抬腿就追了过去!

  但那人轻功甚是高明,转眼之间,就不见了踪迹,雪地里只留下一行浅浅的足迹!

  胡惟山心里又是一惊:这人的轻功,居然远在他之上!

  这无名深谷之中,竟然还有一位高手,不知是友是敌,令狐落儿落在他手中又毫无声息,也不知是不是被对方害了,当下心中大急,短刀一翻握在手中,冲进风雪追了过去!

  又追了十几丈远,却瞧见令狐落儿正好生生地站在面前,乐呵呵地冲他龇牙一笑!

  胡惟山经验何等老到,当即飞快围着令狐落儿转了一圈,查找那人的踪迹,以防他躲在暗中偷袭!

  只听令狐落儿笑嘻嘻地说道:“胡叔叔,不用找了,他现在多半已经从绳索处上去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