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我是大法师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危机

我是大法师 网络骑士 6849 2003.04.21 11:38

    

  好痛啊,实在是太痛了……

  当我从无尽的黑暗中清醒过来的时候的头一种感觉就是疼痛,无尽的疼痛,全身上下的每一块肌肉、每一个关节、每一条经脉仿佛都被放在滚油中烧煎一般,疼的我几乎连灵魂都要脱离躯体了。

  在刻骨的剧痛中我朦朦胧胧的见到一个万分熟悉的倩影正将手臂放在我的胸口上,同时一阵有着奇异的韵律的咏唱声从倩影那里响起但正承受剧痛折磨的我根本无法听清这究竟是什么声音。

  我的身体突然热了起来,接着我隐约见到在我的胸口处浮现出了赤红的光芒,那红光渐渐攀升附上了按在我胸口的那条纤细的手臂,随着红光的流转我周身的剧痛立时大减,这个情形好熟悉,就像……就像……

  一道电光突然在我脑海中划过:天!这是“死冥转换”!是将一个人的创伤转移到另一个人身上的“死冥转换”……

  这个认知使我立从剧痛的晕旋中清醒了过来,我面前的情景顿时变的十分清楚:神情憔悴一脸苍白的亚夜正将她的手臂按在我的胸口上,一丝丝赤红的光芒如波纹一般沿着她的手臂从我的胸部直传入了他的体内。

  “小夜,不要!”

  情急之中我不知从哪里生出了一股力气,抬手一推硬将亚夜给推了出去,亚夜显然没想到一直昏迷的我竟会抬手推她,一怔之间硬是被我推飞撞在了几米外的墙壁上,只听她“樱咛”一声娇躯从墙上直瘫倒了下去,一动不动了。

  见此情景我顿时大惊失色连忙挣扎着想起身,但刚刚撑起身子就见到眼前出现了一大片闪亮的小星星,然后我就以五体投地的姿势趴倒在了地板上,其结果自然是又一次的失去了知觉。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晕过去,小夜现在需要我……

  肉体虽然因极度的虚弱与痛苦而昏迷但我的灵魂却在不停的叫号着,如此一来我的精神力量竟硬生生的脱离里肉体的限制向四方散发了开去。

  “主人,出了什么事了?”

  “主人你的状态好奇怪哦……”

  一个个充满了疑问与关心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直接与我的灵魂进行着沟通,这些是……是赖赖虫它们的声音啊。

  这还是我第一次同我的召唤兽们进行灵魂层面的交流,我能感受得到它们对我的关心,同时我此时的状况也丝毫瞒不了它们。

  喳喳鸟那犹如天籁鸣唱般的清脆声音传来:“天!主人你的身体已经完全损坏了,方才我们失去了心灵联络的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我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一个冷硬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喳喳鸟你少说废话了,现在主人情形危急我们应马上帮助他才是正理!”

  这是银色魔狼刀子,想不到这个一贯酷酷的家伙还真是挺关心我的嘛。

  一股股的灵魂能量波动开始在召唤兽们的灵魂之间传递,很显然他们在商谈什么问题但这种灵魂上的交流我却无法旁听,只能在一侧空着急同时也好奇这群困身在异次元空间中的召唤兽们究竟会用什么方法来救我,自己的伤势自己明白,我很清楚自己目前的情形恐怕除了圣光系终极治疗魔法“生命的光辉”外是没有任何魔法能挽救得了的。

  召唤兽们的交流很快就结束,赖赖虫的声音向我传了过来:“主人,你目前的状况极为不妙,肉体已濒临死亡的边缘,但是没有你的召唤的话我们是无法穿过空间现身的,所以目前唯一的办法就是我们以灵魂的状态脱离空间的限制进入主人你的肉体之内进行修补,主人你同意吗?”

  我心中一紧,道:“还有一点你们没有说吧,以灵魂的方式脱离肉体冲破空间可是极为危险的,一不小心就会魂飞魄散永远消失,你们不要以为我缺乏理论知识就能够瞒过我。赖赖虫,我不允许你们这么做!听到了没有?决不允许!”

  召唤兽们沉默了一阵,最终又传来了赖赖虫的声音:“对不起,主人,我们不能服从你的命令,这是唯一的一次,以后不会了,如果我们还有以后的话。”

  我还要说什么但周围的空间突然波动了起来,我那脆弱的灵魂不由自主的退回了肉体之内,那撕心裂肺的剧痛顿时又向我涌了过来。

  这种剧痛可真不是人受的,还好这一次我在事先有了精神准备否则的话……

  就在我疼的难以再继续忍受下去之时我周围的空间出现了一道道细小至极的裂缝,接着六个纯粹的灵魂能量体硬生生的从裂缝挤出来到了我的身边。

  是赖赖虫它们,我的意识虽已被剧痛折磨的不甚清楚但仍感觉到了它们的存在,然而他们的灵魂能量的强度却被削弱的难以置信,连强横无比的地狱黑龙赖赖虫此时的灵魂强度也不过同当日被我救援时的蕾洁拉相仿佛,更别说喳喳鸟它们了。

  赖赖虫的声音又响起:“主人,注意了,我们要开始了!金子与我们不同它不是纯粹的元素生命体无法将灵魂脱离肉身,所以它留在了异次元空间中。主人,请你以后要好好的关照我的这个儿子啊。”

  话一说完它就径直钻入了我的体内,大地之熊烂仔、深海之龙蓝皮、银色魔狼刀子、火凤凰喳喳鸟与雷兽呆瓜这五只元素圣兽的灵魂能量体也相继一一直钻而入,我顿时感觉到无尽的炙热从我的身体中猛然扩散了开来,那锥心刺骨的剧痛在这股热浪的催逼之下竟好似呈几何倍数的增长着。

  我以自己那钢铁般坚强的意志力强忍着肉体上的剧痛没有惨叫出声来,但最终我还是失去了意识。

  昏死过去的我静静的躺着,然而在我的体内却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是六只圣兽以自己的生命所引起的变化啊。

  ★★★★★★

  “百芒穿刺杀”

  普希长啸一声手中的骑士长枪在一瞬间刺出了无数的枪影如阳光一般散射向他身前的一名天使战士,同时他座下强健的地行龙也张口向那名天使战士喷出了一大团炙热的“龙炎”。

  天使战士右手中的光剑以快打快的幻出了满天的剑雨迎向了普希所发出的“暗黑枪杀法”中的绝技,他的左手则闪出了圣洁耀眼的白色光芒,以“守护光盾”魔法硬挡“龙炎”的冲击。

  这是普希、迪诺等第一次参加实战,魔族军队在经过一系列的猛攻之后已将神族远征军逼至魔界的边缘,如今的这次战役恐怕是在魔界本土上的最后一场大战了,为了让迪诺等菜鸟接受战争的洗礼羽衣便特别同意他们参战,当然,菜鸟们的对手都是最低级的天使战士。

  普希在经过罗维和拉哈尔特的地狱式训练后其力量虽已呈几何倍数的增长,但与神族的天使战士相比仍有一段距离,好在羽衣诸女特意为他挑选了一头异常威猛的地行龙为坐骑,在这头龙的帮助下他终于和那名天使战士斗了个不相上下。

  迪诺、阿宝、莱星顿的情形都和他差不多,在羽衣诸女的刻意按排之下他们虽陷入了苦战之中但都是有惊无险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普希终究只是一个毛头小子,作为他的对手的天使战士虽然是最低级的但其整体实力仍是远胜于他的,在普希和他的坐骑地行龙的一轮猛攻过后天使战士抓住时机展开了反击,光剑化成了一大片的剑幕层层叠叠地涌向了普希。

  一时间普希也慌了手脚,在挥枪拼命抵挡之余他忙将“恐惧术”、“妄想术”、“迟缓术”等精神魔法一股脑儿的射向天使战士,然而神族天使天生就对精神魔法有着极强的免疫力,普希这一系列的精神魔法攻击并没有产生出什么显著的效果。

  “锵!”

  天使战士一剑将普希连人带枪从地行龙的背上震了开去,接着他羽翼一展身剑合一凌空刺向了尚未落地的普希。

  眼见情势危急普希连忙伸手往胸口处一探竟将胸部的铠甲给打了开来,接着他大叫道:“快救命啊!黑王,喷火!”

  话音一落只见一个小小的黑影从他胸口铠甲打开的部位电射而出,赫然竟是一头比人的手掌大不了多少的小小的黑龙,一双胖胖的肉翼在它的背后扇个不停看起来可爱极了。

  一道仅有手指粗的细细的黑色火焰从小黑龙那大张的口中直喷向了袭来的天使战士,天使战士自然不会把这只袖珍小龙所喷出的细细的小火线看在眼内,左手一挥在“守护光盾”的闪耀中他随手向那道黑色小火焰拨了过去。

  然而事情的发展却令天使战士大吃苦头,那道毫不起眼的黑色火焰竟轻易就洞穿了他的“守护光盾”在一瞬间将他的左手化成了灰烬,天使战士惨叫一声从半空中坠落。

  以天使战士的力量与意志本不会如此不济仅手部伤残就从空中坠落,但在这道黑色的火焰中竟含有着纯粹至极的黑暗力量,光与暗天性就相克因而这火焰对天使战士的伤害格外严重。

  那头能够喷出威力如此强并含有纯粹的黑暗力量的“龙炎”的小黑龙正是龙族光暗圣龙之一的“暗之狂龙”,在经过罗维的折磨蹂躏之后普希的精神力量终于达至能使“暗龙蛋”孵化的程度并成功的孵化了它,于是“暗之狂龙”——黑王就诞生了。

  同“光之圣龙”妮妮那多嘴多舌好管闲事的性格完全相反,“暗之狂龙”黑王可是一头标准的酷龙,在刚出生后的整整三天它都酷酷的连对普希这个主人都爱理不理甚至没有发出任何的声音,普希还以为它是一头哑巴龙呢。

  普希对黑王可以说是疼爱到了极点,终日抱在怀中不肯稍离,因为刚刚诞生的缘故还不能接受黑暗力量的直接注入,普希索性拜托工匠对自己的铠甲进行了一番改造将胸口的部分变成了可以开启的活页,如此一来即使在战斗中他也可以将心爱的黑王随身携带并且出入方便了,在危急的时刻还可以利用黑王向对手进行突袭,现在看来这个设计的确是挺管用的,在关键时刻不仅救了普希一命还重创了敌人。

  乘着天使战士因受黑暗力量的侵蚀而痛苦的趴在地上之机普希将手中的长枪举过头顶如车轮一般旋转了起来,待长枪旋成了一片光屏之后他大喝一声将其脱手掷向了天使战士。

  “暗黑枪杀法”之“魔杀旋风破”。

  高速旋转着的骑士长枪准确无比地砸在了已无反抗能力的天使战士身上,天使战士惨叫一声在长枪所蕴含的巨力的撞击下胸部立时骨碎肉烂。

  成功搞定!

  普希兴奋的大叫了一声向着正在空中激战的姐姐摆出了一个胜利的手势。

  “狂龙骑士”初战告捷,前途无量!

  ★★★★★★

  魔族大军压境,已一败再败的神族军队终于全线崩溃被逼回了天界,羽衣等人按照吴来当日的计划乘胜反攻入了天界,美丽的天界大地战火狂燃。

  强健的飞龙拍打着双翼从空中直落而下,一身“战神武装”的歌妮俐落的跃下了龙背,一直与她形影不离的“光之圣龙”妮妮紧随在她身旁,如今的妮妮在羽衣的协助下已长至三米多,几可乘骑了。

  金芒一闪歌妮将“战神武装”收入了自己的异次元空间中随即向不远处的一名士兵道:“羽衣小姐她们现在在哪里?”

  士兵向她行了个军礼,道:“报告歌妮小姐,羽衣小姐和奥丽娜小姐正在伤兵营中为伤兵们治疗,其余诸位小姐的行踪属下就不知道了。”

  歌妮点了点头,道了声谢后径直向伤兵营走去。

  歌妮的力量虽然远不及羽衣和冰清影但论及统兵作战指挥军队的能力她却决不在她们之下,甚至还犹有过之,于是她就担负起了第一线实战的指挥责任,经常骑着飞龙到前线视察指挥,羽衣则留在大营中统帅全局。

  因为魔族战士一般是以数量取胜,在个体的单独战力上要弱于神族战士的缘故,每一次大规模的战役下来都会产生大量的伤兵,按照魔族原本的惯例仅是对伤势特别严重的伤兵做一下简单的药物治疗然后就要依靠伤兵们自身的复原能力了,虽然魔族的自身复原能力极强,只要不是当场战死一般都可以无恙,但如此一来他们的复原时间就会比拥有圣光系治疗魔法的天使战士要长上不少。

  羽衣的出现改变了这个惯例,以她那八翼天使的超强力量可以很轻易的用圣光系魔法对成百上千的伤兵同时进行治疗,而且效果显著,这也是魔族军队最近士气如虹勇猛无比的一个主要原因。

  奥丽娜的力量虽然根本没法和羽衣相比但她毕竟是一位圣光系魔法师,总要尽一份自己的心力。

  歌妮迅速的来到了伤兵营,只见整个诺大的伤兵营正全部沐浴在洁白柔和的光芒之中,显然是羽衣正在施展大规模的治疗魔法。

  待光芒消失之后伤兵营中立即响起了喜悦的欢呼声和对羽衣的景仰感谢声,乱成了一团。

  “歌妮是你吗?快进来吧!”

  虽然身处于杂乱喧闹的伤兵们中间但羽衣仍感应到了歌妮的到来(准确来说是感应到了歌妮身边的‘光之圣龙’妮妮,在一大群的魔族战士们中间拥有光明力量的妮妮就像是黑夜中的火炬一样明显),她用魔力将声音压缩成一束传向了正在伤兵营外的歌妮。

  当歌妮走入伤兵营之后魔族战士们忙识趣的给她让路,歌妮很快就来到了羽衣和奥丽娜的身边。

  羽衣小声道:“羽衣姐,我在前线从一名俘虏那里得到了一些消息,可能与来有关,找个地方咱们详谈一下。”

  一听说是有了主人的消息羽衣顿时现出了大喜过望的神色,她连忙伸手抓住了歌妮和奥丽娜二女的纤手,转瞬间就以“空间转移”离开了伤兵营。

  “快说,是什么消息?主人的行踪被发现了吗?”

  一回到帅帐羽衣就万分急切的向歌妮提出了一大堆的问题,奥丽娜也是如此不过插不上嘴罢了。

  歌妮连忙道:“你们先别这么着急听我慢慢说,我也不确定这个消息是否与来有关,这是从一名刚刚被我们所俘虏的天界士兵那里得到的。据这名士兵所说他原本是琳莎公主的‘飘渺城’中的卫戍战士,前一段日子琳莎公主从魔界返回的时候带来了四名力量很差的护卫,为此城中的天使们都感到很奇怪。”

  奥丽娜美目一亮,欢喜地道:“是来,一定是来和夏侬他们!他们成功的潜入天界了!”

  自从吴来离开魔界之后就再也没有同她们联络,如今猜测到了吴来可能的行踪奥丽娜自然是万分的兴奋了。

  羽衣虽然也十分高兴但她却从歌妮那清丽脱俗的绝美玉容上见到了一抹担忧之色,她芳心一沉道:“妮,你是不是还有什么没说?”

  歌妮叹了口气道:“真是什么也瞒不过羽衣你,那名天使还说前几天琳莎曾奉诸神之王的命令到‘御神殿’去晋见,那四名蹩脚的护卫也跟了去,但回来的时候却是琳莎和诸神之王在一起,那四名护卫消失的无影无踪再也没有出现。”

  羽衣和奥丽娜粉脸上的神情同时双双一紧,奥丽娜不信地道:“难道是来出事了?不会的,绝对不会的!以来的力量再加上夏侬和拉哈尔特他们,纵然行刺失败但逃出来还是没问题的。你说是不是啊羽衣姐?”

  羽衣也觉得如今天界除了诸神之王外没有任何人能对吴来构成威胁,但即使不敌诸神之王逃命也是绝无问题的,应该不会出现什么危险的状况才是,于是她就点头表示同意奥丽娜的话。

  就在此时一个清朗好听的声音突然在她们的身边响起:“你们这几个小妮子在说什么啊,是说我那个牵着不走打着倒退的女婿吗?喂,吴来小子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羽衣三女闻声顿时大惊失色,竟有人在她们的眼皮子底下潜入了帅帐之中可她们却毫无察觉,尤其是羽衣,她芳心大惊连忙循声转身准备出手,但当她看清了这名潜入者后却又停下了出手的准备。

  “路西法大人,怎么是你?”

  来人不是旁人,正是吴来的顶头上司魔界之王路西法,也只有他和诸神之王、吴来三人有能力瞒过羽衣那超卓的灵觉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到帅帐中来。

  羽衣、歌妮、奥丽娜三女连忙向路西法行礼,同时还搬动座椅请他坐下。

  路西法一脸优雅的微笑享受着三位绝世美女的服务,坐定之后他用纤长的食指弹了弹座椅的扶手,道:“我就不能来看一下吗?我的问题你们还没有回答呢,好女婿他究竟跑到哪里去了?”

  歌妮和奥丽娜不知该不该如实回答路西法的问题,不约而同的以请示的目光望向了羽衣。

  羽衣犹豫了一下决定向路西法全盘托出,因为万一吴来真的出了什么意外的话也只有路西法能够帮得了他了,于是她就将吴来的计划和行动详细的向路西法讲述了一便。

  在听完羽衣的讲述之后路西法那俊美至毫无瑕疵的面孔上居然现出了一抹焦躁之色,这种神色出现在心志比钢铁还要坚凝上万倍的他的脸上实在是有点不可思议。

  身为路西法的老部下的羽衣觉察到了他神情的异常,忙道:“大人,可是主人此行会有危险吗?”

  路西法猛然站起,座椅在刹那间被他无意中所散发出来的气劲震成了粉碎。

  他的剑眉皱了起来,自言自语道:“这个吴来真是胆大包天,诸神之王岂是他的那点小伎俩所能欺骗的,他的力量虽强但还不成熟,哪里会是诸神之王的对手?而且这个小子竟然将‘夺魂’用在了琳莎的身上,琳莎这么一个大美人落在了吴来这个好色如命的小子的手里说不定会……不行,我得去看看!”

  他闪身就掠出了帅帐,羽衣听出事情可能有点不妙,她连忙向歌妮道:“我随路西法大人去差探一下主人的消息,这里的一切就交给你和清影她们了。”

  话一说完她就急切地冲出了帅帐,八翼齐展向已变成了一个小黑点的路西法追去。

  一想到吴来有可能会出危险歌妮就忍不住悲从中来,她目光凄迷的望向奥丽娜却发现奥丽娜同自己一样美目中含满了晶莹的泪珠,二女忍不住抱在一起轻声缀泣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