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断水志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断水志 上臻 2360 2019.06.17 22:38

  胡瑞见两人打完,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听见娘对明月的问话,又是一急,连忙走了过去。

  “娘,这些事之后再说吧……”

  “谁让你说话了,回去坐着。”胡夫人瞅了胡瑞一眼说道。

  胡瑞一愣,怯懦地看了一眼胡夫人,又恳求地看了看一脸怀疑的明月,默默地转身走了回去。

  “呜呜——呜呜呜——!”

  这时,一直被绑在树上的女子看着明月使劲地扭动着,想要引起明月的注意。

  明月从进院子时就看见她了,只是当做无关之人没有在意,现在看到她对自己的样子,才认真打量了几眼她。

  “嗯?你是……”明月看她的脸型有点儿熟悉的感觉。

  女子扭动得更厉害了,不断地点着头。

  明月向着她走近了些观瞧。

  胡夫人看到后,眯了一下眼睛,没有说什么。

  古纤纤和方敏也在这时来到了胡夫人身边,两人一边一个地搀扶了过去。

  “娘,您怎么能这么莽撞呢,万一伤着了怎么办?”方敏一脸担忧地说道。

  古纤纤却是笑得很开心,“没想到娘的身子骨还这么硬朗啊,比我们还厉害呢。”

  胡夫人笑了笑,把手中的剑交给了一边的方敏,继续看明月的行为。

  明月凑近了那女子,试探着问道:“云眉?”

  “呜呜呜,呜呜呜……”女子的头点得更快了。

  明月伸了伸手,云眉低下了头,让明月取下了她嘴里的布。

  堵着嘴的布刚被取下,云眉就张开嘴大声哭道:“师父——!救救云眉吧,云眉被折磨的好苦啊!”

  “你怎么成了这幅样子?”明月转过头,看了看胡夫人,又看了看胡瑞。

  胡瑞见娘还没什么反应,立即又跑了上去,跑到了明月身边,问道:“师妹,你们这是什么关系?”

  “这几日在这里收的徒弟罢了,和云苓一样,也不过是教她们音律之道。”

  “可她好像是天蝎阁的人,昨夜在我回来时假装给我带路,却是为了暗算我。”

  “什么天蝎阁啊!我根本不知道那些黑衣人是从哪来的,我,我……我就是想……”

  明月看了看云眉,又看了看胡瑞,说:“别给我听这些弯弯绕的,你为什么暗算他,说明白了。”

  “师父,你不相信我吗?”云眉委屈地问道。

  “我觉得这个木头脑袋不会说谎。”明月平静地回答道。

  另一边的胡夫人听到这句话笑了笑,摆了摆手,示意方敏和纤纤陪她回去坐。

  “我,我,”云眉又是要哭出来的样子,却还是小声地说,“我不过是想,想弄晕了他好搜刮他的财物罢了,我以前也经常这么做的……”

  胡瑞一脸的不信,逼问道:“那你的一身武艺和暗器又是从何而来,你一个平凡女子怎会有这些东西?”

  “我……那是……那些都是……”云眉说着低下了头,皱着眉把什么话咽了下去,又抬起头说道,“总之那些我和那些人真的不是一伙儿的,师父,你要相信我啊。”

  “你隐瞒了什么,我不想猜,你若是不说,我可不帮你。”明月冷冷地说道。

  云眉又把头低了下去,明月见她这样,也不想多纠缠,转身就要走。

  云眉见状一着急,立即说道:“是云苓。”

  明月转回了头,怀疑地看着她。

  “是云苓给我的迷针,说是教我防身,又偶尔带我去偷袭客人,那些人都是怕被人知道来过我们这种地方的,就算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也不会张扬……不光是我,还有很多姐妹也都如此,而且,我无意中好像听到过她和那什么天蝎阁有关的话……”

  胡瑞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对,“那你的身法,你的内力从何而来?你昨晚被我们抓来时为何不说这些,还一副很嘴硬的样子。”

  “我的武功是我以前的事,你管不着,至于那时……你就当我吓傻了不行吗?!”说道后面,云眉的脸色变得古怪了起来,配合她脸上的墨迹,显得有些生动。

  胡瑞还是不信,明月却看着他说道:“是真是假,我回去问问云苓就行了,你还是把她先放了吧,这样对待一个女孩子,你们真是天才。”

  “咳,这不是我的主意。”胡瑞下意识地想推掉责任,眼神往那边潘文复的身上瞥。

  “那我走了,之后再来找你。”明月说着转身又要走。

  “诶,师妹等一下,”胡瑞又拦了上去,“既然说好了我要随你去绝音楼,那可否能让师妹与我先同去一趟戏水楼?”

  “这是为何?”明月刚疑惑地抬头看胡瑞,就想起了什么把头低了回去,“哦,你还有个姐姐在那里……行,我随你去。”

  这次说完后,明月终于顺利地离开了。

  胡瑞看着明月的背影,长舒了一口气,又回头看了看正有气无力地瞅着他的云眉,招手让一旁的徐山弟子帮忙把她放了下来。

  “给她打理好了,再给她做些热乎饭食,安排一间客房,还要认真看紧了。”胡瑞吩咐道。

  “是,公子。”

  那弟子领了吩咐就要离开,又顺手拔下了树干上插着的剑鞘,那把剑正是他的。

  等胡瑞忸怩地走回胡夫人那边时,胡夫人忍不住笑骂道:“你说说,在哪里招惹了这么一个野丫头,年纪不大,劲头不小。”

  “娘。”胡瑞低着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今年多大了?”

  “明月师妹如今应是金钗之年。”

  “那还差些年岁,等你弱冠了,她也正好,倒也不错。”

  胡瑞瘪了下嘴,他知道娘在说什么,不过心想这样也好,等拖上几年再说,就不一定结果如何了,于是他俯着身子,也不应声。

  “哎呀,这么些年没怎么动弹,今天才发现这身子骨快不行了,光这么几下子我就腰酸背疼了。”

  胡夫人揉着自己的肩说着,一旁的纤纤和方敏立即接上了手开始揉捏,又是一顿甜嘴。

  ……

  明月回到自己的房间时,发现云苓并不在房中,她也没什么反应,在屋中找了一圈,也不知在找什么,随后又出了门,前往了云苓的房间,姑娘们的住处在别处。

  如今明月直接穿着裙装走在这里,自然会被很多人所注意。

  到了这边时,明月敲了几次云苓的门,里面无人应答。

  有小厮注意到了这里,过来询问。

  “云苓呢?”

  “她应该一直在吴公子您,啊不,小姐您的房间中,在下从值岗开始就未见她回来过,应该也没有被安排去接待别的客人。”小厮是明月认识的,之前他也知道明月女扮男装。

  明月点了下头,转身就要离开。

  那小厮却鬼祟地从袖中掏出了三寸的寒刃。

  却见明月突然转身,身后的琴囊已到了她的手中,拍到了小厮的眼前,让他连喊出一声都来不及就被砸歪了脑袋拍飞了出去。

  “在我面前耍鬼心思。”

  明月冷哼一声,收回琴囊,手伸了进去,拔出了琴中的长剑,直接向着云苓房间的方向扫去一剑——

  数声惨叫紧跟着门窗破裂之声传了出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