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断水志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断水志 上臻 2399 2019.05.07 22:31

  一曲悠扬,随晚风散尽。

  胡瑞尚还沉浸在余韵之中无法自拔,便被一声轻笑惊扰回了神。

  “哈哈哈,看二位如此雅兴,为兄都不忍打扰了,明月师妹当真是名不虚传,这一曲的功力比之当年又攀高峰了。”

  “邵兄?”胡瑞一惊,起身转向身后看去。

  来人自是邵香邵公子,他的身后还有一个一身大喜红袍的身影。

  “贤弟,看为兄把谁给带来了?”

  胡轩一步一顿地走向胡瑞,目光上上下下地细细打量着,眼前之人虽然和儿时的娃娃想去甚远,几若两人,但眉目间那熟悉的感觉,手中歪歪扭扭刻着胡瑞二字的玩物木剑,无不证明他就是自己牵挂多年的弟弟。

  “大哥?”胡瑞试探性地唤了一声。

  在胡轩眼中,这一刻眼前之人与印象中那模糊的身影重叠了。

  “你小时候可是直接喊哥哥的。”胡轩笑道。

  “瑞儿已经快要记不清了。”

  “那就叫大哥吧,你也长大了。”

  “大哥。”胡瑞快步迎了过去。

  “四弟。”

  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胡轩轻轻拍打着胡瑞的后背。

  邵香见状,笑了笑,又向正在收拾起身的明月打了个招呼,默默地走远了些。

  明月倒是没有避开,只抱着琴站在原地默默地看着。

  “这些年过得如何?林爷爷如今可还安好?”胡轩撑着胡瑞的双肩问道。

  胡瑞抹了两下眼睛,退开一步,道:“林爷爷待我很好,就是这些年每天都教我功夫,有些严厉。”

  “那就好,等以后把林爷爷接回家里,让他老人家安心养老,”胡轩欣慰地笑道,又想起了别的问题,“你出来的时候林爷爷是怎么与你说的。”

  “林爷爷他从来不允许我出远门,出门也不许进城,这次是他告诉我大哥你就要成亲的事,还说从此以后就要让我在外闯荡了,我花了近两个月的时间一路打听着找到这里来的,不过爷爷给我的盘缠够多,倒也没落得风餐露宿。”

  “这样啊,四弟你今后有何打算。”

  胡瑞看了看不远处的明月,道:“这话师妹刚刚还问我来着,我来这里之前一心只想着见到大哥你,倒还真没想过以后要如何。”

  “这样啊。”

  胡轩听后,眼睛滴溜溜地打了个转,但是随即又正色了起来,让胡瑞以为自己看错了。

  “既然如此,四弟你看,为兄安排一个交好的银山弟子陪你如何,正好他近日便要下山历练,为兄的师父,现在的岳丈不允许为兄出山门,就让这名弟子代为兄陪你如何?”

  “这……”胡瑞不懂大哥是何用意,莫非是真的不放心自己?还是这个银山弟子有什么门道?想起刚才那一瞬的“错觉”,胡瑞怀疑大哥在某划什么,便决定推辞掉,“大哥,我现在也不是小孩子了,也从林爷爷那里学到了足以防身的本领,大哥不必如此费心了,而且林爷爷也嘱托过,不要让太多的人知晓我的身份。”

  “那好吧,”胡轩倒也没有什么不满,拍了拍胡瑞的肩,“还有什么要紧的事吗?眼下可没有多少时间。”

  “嗯,其实我只想多了解一下十年前的事情,不过现在的确不方便。”

  胡轩脸色黯了黯,道:“他日为兄下山去寻你,再慢慢和你讲吧,今日当真是个好日子,能知道你平安无事,为兄就放心了。”

  这时,只见邵香恭恭敬敬地跟着一个人走了过来,夜色中远远地看不太清他的面目,倒是鬓角的两缕白发很是醒目。

  胡轩见了,“啊”了一声,立刻恭恭敬敬地行礼道:“师父。”

  胡瑞见状也跟着行了礼,随后才想到来人应该是谁。

  “还这么叫?”沉稳的嗓音中略带威严。

  “小婿见过岳父大人。”

  “嗯。”

  是了,他就是五琴,五长老,银山点月峰的主人,大哥的师父和岳丈——胡瑞心里想。

  “见过五长老。”

  “嗯,你……都起来。”

  二人直起了身子,倒是那边的明月对这边没什么反应,五琴也只是看了她一眼。

  看见胡瑞,五琴沉吟了一番。

  “你莫非是……胡家的幼子?”

  胡瑞心说怎么谁都能认出自己,嘴上也应了:“在下正是。”

  “我说轩儿和这位邵公子似是在谋划什么的,再看你眉目间和轩儿有着几分相似,果然是你。”

  “在下今日前来是为家兄大喜道贺的,绝无他意。”

  “嗯,你们胡家的事……十年未见,不留几日吗,也好叙叙旧。”

  胡瑞想了想,虽然他的确希望和大哥多待上几日,但在别人的地盘上,自己的身份又如此敏感,还是不留为好,便拒绝道:“能与家兄互道平安,在下已经很知足了,还是不劳五长老费心了,日后有缘,再与家兄相聚不迟。”

  “嗯,那样的话,我待会儿安排人送你下山,你路上也小心点儿,虽然十年过去了,可还是有很多人惦记着你呢。”

  “安排就不必了,反而惹人生疑。”胡瑞转过了身,又对胡轩行了一礼,“既然如此,弟弟我就告辞了,大哥,他日有缘,江湖相见吧。”

  “好啊,四弟也要做那性情中人,好一个江湖相见,那便江湖相见吧。”

  胡瑞又向邵香拱了拱手,“邵兄今次的恩情,胡某记下了,他日定当加倍报答。”

  “哪里哪里,举手之劳罢了,邵某觉得贤弟是值得结交之人,这点小事自然要帮的,你我日后也定会江湖再会的。”

  胡瑞又看向明月,“明月师妹,希望日后有缘,还能听到师妹的琴声,胡某告辞了。”

  明月看着他,没有说话,不知在想什么。

  胡瑞拱了拱手,就向着来时路离开了。

  胡轩这时对着胡瑞的背影说道:“记得回临州老家看一看娘,还有爹。”

  “大哥放心,弟弟会回家的。”

  转过身说完这句话,胡瑞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过了稍许,明月也抱着琴也向着胡瑞的方向走去。

  “那么,五长老,在下也告辞了。”邵香行了礼,后退了半步。

  “慢着。”五琴拦下了他,“你们折风楼又在搞什么,为何还把绝音楼牵扯上了。”

  “五长老说笑了,邵某哪有什么心思,明月师妹尚且年幼,不懂事故,让她帮帮忙,也不会牵扯什么大问题的。”

  “哼,你们折风楼做事没有鬼就怪了,你当我不知道那女娃娃是谁?”

  “邵某只知道明月师妹是绝音楼的天才弟子。”

  五琴脸上隐隐有了一丝怒气。

  “胡家的四子出世,本就能让这个江湖风起云涌,你们还嫌不够,还要惹更大的乱子是吗?”

  “江湖时时都有暗流涌动,折风楼只是其中小小的一叶罢了,翻不起什么浪花。”

  “哼。”五琴冷哼一声,不再说什么。

  “那邵某就告辞了,胡轩师兄,他日有缘,江湖相见。”

  邵香潇洒地转身离开,很快也消失在夜色中。

  “师父,这……”

  胡轩有些愕然,他隐隐感觉到刚才自家师父和邵香的谈话似乎牵扯到了很不得了的大事,却又不知所然。

  “回去!”五琴严肃地吩咐道。

  “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