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200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9章 反思与领悟(8月合计打赏1000元的加更)

返回2006 木子心 2069 2019.09.02 03:15

  袁水清看着孙全,孙全看着袁水清。

  也许是因为路灯的光不够亮,她没在他眼里看见眼屎,也许是因为路灯的光不够昏暗,他看见她脸上的犹豫。

  孙全微微苦笑,以为她要拒绝了。

  袁水清淡淡笑了下,轻声说:“兼职就算了,我也不是每天晚上都有时间,你看这样行不行?我有空的时候就过来帮你一下,如果行的话,我就偶尔过来,工资就算了。”

  咦?

  折中了?

  答应了一半?

  孙全有点失望,却也有点高兴,毕竟她没有一口拒绝,也许她只是想给我留点面子?或许她以后一周大概能来个一次?或者半个月一次?

  “行!那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但工资还是要给的,这点你别拒绝!”

  “嗯,可以!”

  袁水清还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样子,只是淡淡笑着。

  ……

  打车将她送回神行电脑培训学校,因为心里还记着尽快回去码字,孙全这次没有把她送到宿舍楼下,看着她下车,坐在车上和她挥手道别之后,他就跟出租车回去了。

  还是那句话,他现在最大的目标就是挣钱,谁都无法令他改变这一初衷,袁水清也不行!

  回到店里,他关上店门,抱着笔记本电脑又去了厨房。

  厨房配菜的案板又宽又大,完全可以充当电脑桌。

  趁电脑开机的时间,他从冰箱里取出一些排骨和猪手放在水槽中化冻,排骨和猪手今天也卖得不错,剩下的量不多了,今晚得再准备一些,否则明天恐怕就不够卖了。

  趁着这两样东西在水槽里化冻的时间,他泡了杯浓茶,坐在电脑前抓紧时间,码了一章稿子。

  浓茶提神,水龙头哗哗的水声权当音乐伴奏,夜晚的厨房很静,在这样的环境下,他码字的状态还挺不错。

  一章码完,排骨和猪手也化冻得差不多了,他正好去将它们剁成小块,权当是放松一下自己的大脑。

  剁完,顺手将排骨烧了,倒进高压锅,放在液化气灶上煮着、焖着。

  回到电脑那儿,抽支烟休息一会,找了找状态,又开始码今晚的第二章。

  码字中途,起身去给液化气灶关火的时候,孙全有点感慨人果然都是逼出来的,重生前,他没有别的工作,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基本上就是码字,可那时候他每天的产量才多少?妥妥的手残党,每天四千字、六千字的更新着,偶尔写个八千字出来,就算是大爆发了。

  但现在呢?

  昨天和今天,他很多精力和时间都用在这小店的经营和做菜上,但这两天他每天依然能码一万多字,袁水清在的时候,还有工夫撩撩她,但他却没累死,甚至没觉得很累,只觉得很充实。

  他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

  他开始意识到人与人之间的差距,多数时候是怎么产生的。

  ——每个人每天的时间都是24小时,有人花10个甚至12个小时睡觉;有人花几个小时去刷手机、玩游戏;还有人每天晚上都出去花天酒地……但有些人每天除了五六个小时的睡觉和吃饭,其余时间都用在学习或工作上。

  ——生命的长度没谁能改变的了,可只要愿意,却每个人都能扩宽自己的生命宽度,一天学习和工作的时间是别人的两倍、三倍,甚至更多,都是完全有可能做到的。

  奋斗,是辛苦的。

  可如果能学会享受奋斗,那奋斗同样也是迷人的。

  以前的他,缺乏自律性,也缺乏野心。

  总觉得自己除了码字,什么都不擅长,也没时间去做。

  就连码字,他也总觉得自己手速不快,是标准的手残党,所以他每天码四千字、六千字就满足了,并且心安理得。

  最近他才渐渐意识到自己上辈子的不成功是有原因的——安于现状、不思进取,就是最大的原因!

  ……

  深夜的厨房里多了黄焖排骨的浓浓香气。

  坐在电脑前,十指翻飞敲击键盘的孙全手边放着一碗香喷喷的排骨,码字间隙,像磕瓜子似的,不时随手拿起筷子夹一块排骨放进嘴里嚼着,以致他的码字伴侣——浓茶和香烟,都失了宠。

  案板上啃干净的骨头越来越多,茶杯和香烟却许久没有再碰一下。

  等他码完今晚的第二章,思绪回归现实,忽然注意到案板上一小堆骨头的时候,他才怔了怔,哑然失笑,并自我检讨:“孙全!这样下去你会胖的!”

  检讨做完,打开高压锅,将锅里一堆黄焖猪手倒进不锈钢盆的时候,他又拈了一块猪手啃着。

  会不会胖?他暂时并没有那么担心,他现在还瘦着呢!

  ……

  接下来一连几天,99黄焖鸡的生意一直不错,无论是中午还是晚上,斜对面的迅光打印店的小老板娘每天中午都来吃一份,再打包一份带回去给她男人。

  她每天都换着吃,今天黄焖鸡,明天黄焖排骨,后天黄焖猪手,不变的是她每次都什么菜都加——土豆、粉条、千张丝和小青菜。

  同时,孙全也注意到她还有一点不变——那就是她每次都会从给她男人打包的那一份菜里偷吃几块。

  对此,孙全每次都是忍着笑,在心里表示理解——毕竟她很苗条,而她男人挺胖的,或许她这么做,也是为了她男人好?没见她每次偷吃几块肉之后,都给她男人那份里面夹一些素菜嘛?

  这几天晚上,唐欣每晚都来帮忙。

  她每天过来的第一时间,都习惯性先看一眼吧台里面,没看见袁水清的身影,她脸上的笑容就会灿烂几分。

  这一点,孙全是和她相反的。

  接连几天,说好偶尔会过来帮忙的袁水清都没声音没图像,他心里难免有点失望,心想:看来那天晚上她果然是照顾我面子,所以才没完全拒绝,她果然不会经常来。

  失望是难免的,却也仅仅只是有点失望而已。

  袁水清,他想追,却不是他志在必得的。

  新店的生意很好,新书的订阅也挺好,这两样每天都能给他挣不少钱,这方面的收获已经足以令他开心,所以袁水清不来,就不来吧!

  但五天后的傍晚,袁水清却骑着她那辆黑色公路自行车再次来到他的99黄焖鸡。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