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200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6章 悲哀吗?

返回2006 木子心 2126 2019.09.14 23:49

  就在网文圈许多人还在怀疑起点这次推出的打赏功能——需要打赏一千块的盟主,有没有人会打赏的时候,近午时分,第一位盟主诞生了。

  并且很快就传播开来,倒不是起点官方宣传,而是很多人都看见了——大神鬼舞的新作《邪气》,就是诞生起点第一位盟主的地方。

  在作者论坛上看见这个消息的孙全,也第一时间找到鬼舞的《邪气》,然后果然在这本书的粉丝榜榜首位置,看见一个新鲜出炉的盟主——鬼舞之翼。

  鬼舞之翼,对孙全来说,这是一个很陌生的读者名,他记忆中没有见过这个名字。

  是鬼舞自己打赏自己的吗?

  他脑中刚闪过这个念头,就被他自己给否了,因为在他印象中,鬼舞这位大神是很傲气的,而傲气的人,很少会干这种不光彩的事。

  他也不记得上辈子起点诞生第一位盟主的作品,是不是鬼舞的作品。

  应该不是吧!

  毕竟,这一次起点推出打赏功能的时间,比他上辈子的时候早了几年。

  鬼舞的《邪气》这里诞生盟主之后,好像打开了某个神秘的开关,起点顶尖大神的作品接二连三地曝出有人打赏盟主。

  包括一些中神的作品,偶尔也有曝出盟主消息的。

  孙全刚开始有点失落,因为一天下来,起点至少诞生了十几位盟主,他作品这里却没有诞生一位。

  相比之下,被他力压在都市月票榜第二位的《我的大明星女友》,倒是已经有一位盟主。

  他倒不是贪图盟主的那点钱。

  实话说,诞生一位盟主,他也拿不到多少钱,打赏一千块才会诞生的盟主,他自己能拿到手的,也就四百来块而已。

  其中五百,是被起点分去,另外五百,他还得交税。

  他失落,更多的是因为对自己作品质量的怀疑而已。

  别的书有盟主,而我的书没有,是因为别人的书很精彩,深深打动了某个土豪读者吧?

  我的书迷现在也不少了,章节均订都破了六千五,单章最高订阅人数早就过万,这么多付费读者里却诞生不了一位盟主……

  他不怀疑自己这批书迷里有没有土豪书迷,他相信这么多书迷里,一定有土豪。

  而这些土豪却吝于给他打赏一个盟主,是他的这些土豪书迷都特别抠门?特别抠门的土豪书迷全被自己遇到了?

  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所以,孙全觉得真相只有一个——自己这本《我十项全能》,在剧情和人物塑造上,没有一处深深打动某位土豪书迷。

  作为一名扑街多年的职业写手,对此,他无法不失落。

  他这本书最近两个月,能坐上都市月票榜榜首的位置,他心里其实一直都很清楚——自己的狂暴更新,是很大的一个原因。

  如果他还是像上辈子那样手残,每天只更新四千字,或者六千字。

  以他这本书的质量,应该没可能拿到都市月票榜第一。

  这本书的新意有,文笔也算可以,剧情也深得装逼打脸文的精髓,可,孙全他自己也清楚这是自己重生前,写的最商业化的一本书,完全是迎合市场来写的,所以,它能满足很多读者对休闲娱乐的阅读需求,却很难让人产生感动的情绪。

  简而言之,《我十项全能》这本书,他写得很小白,看的时候挺爽,爽完之后,就仿佛进入了贤者时间——索然无味。

  ……

  这天深夜,在厨房把明天需要用的黄焖鸡和黄焖猪手做好,也完成了今天的码字任务之后,孙全并没有像每晚那样去洗漱,然后上楼去休息。

  他带上手机、钱夹和钥匙,出门骑上他那辆旧自行车。

  情绪略显低落地骑行在凌晨的街头,漫无目的地骑着。

  路过一家通宵营业的报亭的时候,他停车买了几罐啤酒和一包酒鬼花生,然后继续骑行,这次……他有了目的地。

  ——通河。

  是M市最大的一条河,从M市中间川流而过,或者说,这座M市就是沿着通河的两岸修建而成的。

  M大学距离通河也不远,孙全上辈子在M大学上学的时候,也偶尔来河边玩过,刚开始是和室友,后来有了女票吴静,就常与吴静来这边。

  通河的水面有宽有窄,距离M大学最近的这段河域水面挺宽,至少有四五百米,这里还修建了一座滨河公园,只是因为刚修建成没两年,所以这座公园目前还没什么人气,花草树木都还没长大。

  凌晨的夜色中,孙全独自骑车来到这公园,直接将车骑到通河的河堤上,然后坐在河堤上,一边喝酒,一边惆怅地眯眼看着夜色下黑黝黝的河水。

  不时从河面上吹来的一阵夜风,让他有点冷,下意识拉了拉外套的衣襟。

  人都是有理想与坚持的。

  他孙全上辈子在网文这一行扑街那么多年,其实原因他一直都知道。

  ——文青!

  他有文青病!这一点他一直都知道。

  他总想写一点与众不同的故事和人物,还喜欢写悲剧,因为他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固执地认为悲剧才能震撼人心,他觉得古今中外,所有的经典作品都是悲剧。

  所以他固执地写自己想写的故事,而不屑去迎合市场,写一爽到底的小白文。

  那应该算是他性格中固有的棱角吧?

  ……

  一个人坐在通河河堤上,喝着啤酒,望着黑黝黝的河水,孙全忽然自嘲一笑。

  他的棱角已经被磨没了。

  重生前,他写的那本《我十项全能》就是最好的证明。

  他第一次迎合市场去写一本书,放弃自己想写的故事,去写一个读者可能想看的故事。

  因为……

  一直坚持写悲剧的他,扑街十几年,已经把他自己活成一个悲剧。

  2018年的中秋,他回家和父母过节的时候,看见父母头上的白发,比他记忆中多了很多,父母好像突然就老了。

  而吃饭的时候,爸妈希望他早点结婚的殷殷话语,让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不能再任性了。

  那个中秋之后的第二天,他就完结了手边的一本作品,开始迎合市场,写了这本《我十项全能》。

  这本书给他带来了人气和收入,重生前是这样,重生后的现在也是这样。

  可此时此刻,他忽然觉得有点可悲。

  当曾经的理想,变成纯粹的赚钱工具,当读者只是把你当一个小白文写手的时候,悲哀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