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200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1章 苦心人天不负

返回2006 木子心 2026 2019.09.12 17:38

  次日上午8点多。

  神行电脑培训学校,某办公室。

  门边的办公桌后面,袁水清在书写教案,她写字的速度很快,不像有些女生写字一笔一划,她的字体有点潦草,如行云流水,但却潦草得很好看。

  书写教案状态的她,戴着一副银色半框眼镜,给她添了几分知性的气息。

  她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声,她手中芯子笔停顿,目光瞥向手机,随手拿起手机,见是孙全给她发来的短信。

  ——“早安!”

  她眼里现出几分笑意,嘴角微微上扬。

  “早安!”

  她回了两个字回去,然后放下手机,继续书写教案。

  ……

  另一边,99黄焖鸡二楼主卧的床上,刚刚醒来的孙全放下手机,脸上洋溢着笑容,嘴里哼着小曲起床。

  昨晚袁水清最后真的一直没有回复他,应该是默认和他交往了,这让他睡着后,嘴角都带着笑容。

  这种感觉很棒,他终于又找到恋爱的感觉。

  话说,重生前,他女票交往一个又一个,可能在外人看来,他把妹有一手,但他自己心里清楚,其实到后来几个女票的时候,他已经没什么恋爱的喜悦了,特别是最后一个,确定关系的时候,心里的喜悦还不如吃了一碗红烧肉,分手的时候,心里不仅没多少难过的情绪,反而还有点想笑。

  笑果然又是分手的结局。

  笑自己又恢复单身,笑自己多年练就的把妹本领终于又能派上用场。

  也笑自己可能真的没救了——分手都不难过。

  但现在……和袁水清开始交往,他终于找到久违的恋爱喜悦,对未来的感情生活也有了憧憬。

  是因为她足够漂亮吗?

  孙全不确定,但他确定自己很开心就够了。

  起床、洗漱、泡茶、打开电脑码字……

  他没有因为高兴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相反,他码字的时候更加用心了。

  因为如今给他最大底气的,就是小说!

  因为正在连载的《我十项全能》,他前所未有的自信,也是因为这本书,他敢于尝试去追袁水清。

  而对于他们的未来,他也需要小说的成绩来给他支撑。

  否则,和袁水清在一起,他会很虚。

  和她在一起,他总得有点能拿的出手的东西与她相配,在外形上,他配不上她,如果事业方面,他还是像上辈子那样碌碌无为,那他凭什么一直和她在一起?

  人,成熟了,想的东西就比较现实。

  ……

  傍晚,袁水清再次来到孙全店里。

  因为她昨天骑来的自行车,昨晚没有骑回去,所以,她今天是打车来的。

  看见她进门,吧台里正在招呼客人的孙全给了她一个笑容。

  等她微笑走进吧台,孙全小声告诉她,“今天给你做了剁椒鱼头,等下我去给你端来!”

  袁水清眼里含笑,嗯了一声,并没有说什么客气话。

  几分钟后,等孙全把热气腾腾的剁椒鱼头端上吧台,伸手拿了双筷子递给她,示意她尝尝的时候,她尝了一口之后,笑着跟他说:“嗯,够辣!好吃。我去盛两碗饭,我们一起吃吧?”

  她的声音依然很轻,语气上与以前没多大差别,不同的是她脸上的笑容比以前多了,冰山似乎在融化。

  “嗯,好啊!”

  孙全一口同意。

  也没跟她抢去盛饭的活,他还是那个理念——与女生交往的时候,要尽量引导对方多付出,各方面的付出。

  因为对方只有付出了,才会珍惜这份感情。

  这是他血泪的教训。

  坐在吧台里,笑眯眯地看着袁水清去拿碗盛饭,孙全像个渣男一样,很没绅士风度地等着她盛饭回来。

  他在笑。

  在盛饭的袁水清,眉眼也透着笑意。

  ……

  夜。

  店里打烊之后,孙全锁了店门,和袁水清走到路边等出租车,这是他们最近一段时间的日常。

  站在路边,孙全含笑侧着脸看着袁水清的脸,看得袁水清有点不自在,乜他一眼,轻声问:“你看什么呢?别看了!”

  孙全还是笑呵呵的,忽然抬手将她脸庞一缕发丝拂到她肩后,顺手摸上她的脸——或许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

  袁水清无奈白他一眼,向右侧移一步,“你别这样!大街上呢。”

  孙全注意到她脸颊有点红了。

  他呵呵直笑,恬不知耻。

  随意游走的目光忽然瞥见她昨晚停在他店门口的那辆黑色公路自行车。

  他眼睛一亮,忽然跟她提议,“哎!今晚我骑自行车送你回去吧?正好给你把自行车骑回去!”

  袁水清闻言微怔,顺着他的视线望向自己那辆自行车。

  她眉头微蹙,“我们两个人骑不了吧?我这自行车就一个座。”

  是的!公路自行车就样注孤生的设计,就一个座位。

  “没事!我骑!你可以坐在前面横杠上嘛!你以前难道没见人这么坐过吗?来吧!把钥匙给我!咱们试试!”

  孙全兴致勃勃地说着,伸手问她要钥匙。

  袁水清眉头还是皱着,有点迟疑。

  也正常!即便她已经默认与他交往,但昨天才默认,今天就这么亲密骑一辆自行车,进展是不是太快了点?

  她这辆自行车就一个座,她如果坐在横杠上,就等于被他抱在怀里了。

  “要不……还是算了吧?”

  她婉拒。

  见她态度略显坚决,孙全默然数秒,也没坚持,笑呵呵地同意了。

  但是,第二天晚上,他俩在店门前等出租车的时候,他又笑着提议骑自行车。

  这次袁水清有点无奈,但依然婉拒。

  但第三天晚上、第四天晚上,第五天晚上……

  每次和她在路边等出租车的时候,孙去总是带着玩笑的语气跟她提议骑自行车,就跟他几辈子没骑过自行车似的,充分诠释着什么叫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

  一天一天又一天,也许是袁水清受够了吧?

  12月8日,夜。

  当孙全又一次以开玩笑的语气提议骑自行车送她回去的时候,她白他一眼,啥也没说,直接打开手包,掏出车钥匙往他面前一递。

  当时孙全眼睛一亮,差点笑出声来。

  果然苦心人天不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