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200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我成了那只蝴蝶?

返回2006 木子心 2113 2019.08.23 17:49

  中午,孙全像往常一样骑车来到唐唐酸菜鱼。

  距离店门还有二十几米远,他就看见邝龙飞,因为邝龙飞并不在店里,他蹲在店门前的马路牙子上,低头抽烟。

  孙全将车骑到他近处,刹车,双脚撑地。

  看见邝龙飞面前的地上,散落着七八只烟头。

  听见自行车刹车的声音,邝龙飞抬头、转脸望来,看见孙全,他自嘲一笑,“来啦?菜已经烧好了,进来陪我喝几杯!”

  边说边起身,转身走向店门。

  孙全皱了皱眉,将车停在路边,跟了过去,进门前,他注意到玻璃大门上挂了一块木牌——“今日暂停营业”。

  店内很空,没有食客,也没有服务员,吧台里面也是空空的,没人值守。

  靠近吧台的一张桌上,摆着四菜一汤,先一步进门的邝龙飞拉开饮料展示柜,拿了几瓶冰啤出来,随手摆在桌上,招手示意,“过来坐啊!愣着干嘛?”

  孙全皱着眉头走过去,在邝龙飞对面坐下。

  此时,他已经大概猜到发生了什么,看来唐唐比他想象的要果决,这么快就跟邝龙飞摊牌了……

  邝龙飞打开两瓶啤酒,随手将其中一瓶顿在孙全面前,“来!咱哥俩先走一个!”

  说着,他用手里的啤酒瓶碰了碰刚放在孙全面前的那瓶啤酒,不等孙全说什么,他举瓶咕噜咕噜就灌下几大口。

  可能是喝得太急了,他忽然呛了一下,一些啤酒沫从他鼻孔里喷出来,呛得他咳嗽连连,眼泪都咳了出来。

  孙全没劝他喝慢一点,也没上前体贴地帮他拍背,他抓起面前的啤酒,也喝了几大口,放下酒瓶的时候,拿筷子夹菜往嘴里塞。

  今天邝龙飞提前准备的四菜一汤不错,一份大盘鸡、一份牛肉锅仔、一份盐水鸭、一份鳊鱼烧豆腐,还有一份淮山煲龙骨。

  孙全在他这里包餐的时间不算短了,却从未见过邝龙飞这么奢侈地吃过。

  今天桌上这四菜一汤,孙全看见的时候,脑中只闪过一句话——“不想好好过了……”

  “孙全!你知道唐唐她劈腿了?”

  邝龙飞咳完,忽然抬头问孙全这个问题,在孙全夹了一块豆腐放进嘴里的时候。

  孙全嘴巴停了一下,低垂的眼睑抬起,与邝龙飞目光相接。

  他没有立即回答,他从邝龙飞眼里看见一抹深深的哀伤,这种眼神他熟,上辈子他有几次失恋以后,在镜子里看见的就是这样的眼神。

  像一只被抢走唯一一根骨头的狗……的眼神。

  孙全微微点头,继续嚼着嘴里的菜,微微低头,筷子又伸向桌上的大盘鸡,今天难得这么丰盛,浪费可耻。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邝龙飞沉声追问。

  孙全这次没有抬眼,夹了一块鸡肉放嘴里嚼着,表情平淡地回答:“我昨天傍晚才看见的。”

  邝龙飞眉头皱了皱,闭了闭眼,又追问:“那你昨晚为什么不告诉我?”

  孙全噗一声,吐掉嘴里的骨头,筷子又伸向桌上的牛肉,“班长!你现在刨根问底追问我这些,有意义吗?你和她分了?”

  孙全等了好一会,都没听见邝龙飞的回答,于是,他抬头皱眉看向邝龙飞。

  却见邝龙飞闭着眼睛,仰着脖子,在默默喝酒。

  孙全静静地看着,顺便夹了一块牛肉放嘴里慢慢嚼着。

  他肚子有点饿。

  “嘭……”

  酒瓶顿在桌上,邝龙飞睁开眼,眉头紧皱,声音低沉,“她单方面跟我分手了,她简单收拾了一箱子衣服、鞋子,上午就搬走了……”

  孙全静静听着,听完,他默然片刻,抓起自己面前的酒瓶示意,“来!班长!欢迎回归单身狗的队伍!别这么难过!你要这么想——她既然跟你分手了,那她将来就是别人的媳妇,你提前玩了人家媳妇几年,你有什么好难过的?嗯?”

  什么叫阿Q精神?

  还有比这更牛逼的阿Q精神吗?

  作为一个码字工,紧跟时代潮流是必须的,刚才这番话是孙全以前在网上看的小段子,别说,乍一听,好像还真的很有道理。

  邝龙飞抿着嘴、一脸无语地看着他。

  然后,邝龙飞微微摇头,“她走后,她妹妹——唐欣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她跟我说……可能她姐是有苦衷的……”

  “苦衷?”

  孙全失笑,他明显不信。

  邝龙飞:“唐欣说她爸生病了,最近大半年一直在住院治疗,她妈就一直在医院伺候着,也就是说这大半年时间,她家一直在花以前的积蓄,她爸的住院费、治疗费,她爸妈的生活费……以及唐欣她的学费和生活费……她怀疑是不是她家的积蓄快花光了,所以她姐……唐唐才要跟我分手……”

  孙全静静地听着,听得眉头越皱越紧。

  听到后面,他筷子都不往菜里伸了。

  听完,他眉头紧皱,看着邝龙飞,只问了一句:“你相信?”

  邝龙飞抬眼,与孙全再次对视。

  他点了点头,“我信!因为现在想想,唐唐确实是从大概半年前,变得脾气越来越差的,也是从那时候起,她开始越来越少笑,我很久没见过她像以前那样笑得那么开心了……她以前很爱笑的。”

  孙全低头掏烟,一支递给邝龙飞,一支自己含嘴里,点燃。

  一口烟雾吐出,如同吐出心口的闷气,斜眼看向邝龙飞,“所以……你不恨她?”

  邝龙飞笑了下,微微摇头,“是我的失职!大半年了……我明明看见她变得越来越不开心,却始终没看出她在承受着什么,甚至也没帮到她什么,现在……她要离开我,我有什么理由恨她?也许她现在比我更痛苦。”

  孙全微微冷笑,挑起一根大拇指,“伟大!不愧是我们班长!我服!”

  邝龙飞敛去脸上的笑容,看着孙全,忽然说:“孙全!帮我一把!我不想分手!我想挽回她!我爱她!我相信她也是爱我的!不就是钱吗?我可以把这个店转让卖掉!我还可以去跟我家里借!我可以帮她!我真的可以帮她的!”

  看着邝龙飞一脸认真的样子,孙全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他忽然觉得有点不真实。

  这是要闹哪样?

  上辈子这两人不是分了吗?

  这辈子不想分了?你们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蝴蝶效应?

  哥们我成了那只蝴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