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200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9章 狗血的主意

返回2006 木子心 2034 2019.08.23 23:37

  “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喝了口酒,孙全问邝龙飞。

  “很简单!对你来说肯定很简单!你是写小说的,文笔很好,脑子肯定比我好用,你就帮我出点主意,我要去怎么做?以及怎么去劝她,才能把她挽回来?我现在脑子有点乱,你快帮我出出主意!”

  邝龙飞说的很认真,说完,就很期待地看着孙全。

  孙全夹了块牛肉吃着,邝龙飞看着。

  孙全又抓起酒瓶喝了一口,邝龙飞看着。

  孙全又夹了块鸡吃着,邝龙飞还是看着,但他眉头已经慢慢皱起来。

  孙全又夹了些鱼肉放嘴里,邝龙飞终于看不下去了,焦躁地连拍几下桌子,“嘭嘭嘭……”

  “你有完没完啊?嘿!孙全!我等着你给我出主意呢!你等下再吃再喝,不行吗?你是想急死我啊?还是根本就不想帮我出主意?”

  孙全乜他一眼,又抓起酒瓶喝了口,打了个酒嗝之后,撇了撇嘴,“你急什么?帮你出主意,我都不用想的吗?我一边帮你想主意,一边吃点喝点怎么了?今天这些酒菜你准备了,不是给我吃的吗?我又没死,给我的贡品啊?”

  邝龙飞无语,恼火地抓了抓头,“那你想到主意了没啊?”

  孙全又掏出烟盒,一支递给邝龙飞,一支自己点了。

  抽了口烟,看着邝龙飞,挑了挑眉,问:“你真愿意把这店卖了?再想别的办法,帮她解决她经济上的难题?你有没有想过,这可能就是一个无底洞,这年头……长期住院……那可是能把奔驰变成自行车的!你撑得住吗?”

  邝龙飞被孙全问得有点沉默。

  抽了好几口烟,低着头,苦涩一笑,“你说的对,我未必撑得住。”

  又抬头看着孙全的眼睛,“但……如果就这么分手,我怕我后半辈子一直后悔……不试一试,我不甘心啊!孙全!你真正爱过一个人吗?你知道如果真正爱一个人,你愿意为她死!愿意为她付出一切!我想试试!万一我撑住了呢?不是都说梅花香自苦寒来吗?万一撑住了,我就会拥有一份完美的爱情!唐唐可能就会爱我一辈子,我想赌这一把!你懂吗?”

  你真正爱过一个人吗?

  这句话听在孙全耳里,老实说,有点扎心。

  这是看不起他啊!

  说的好像他孙全是个渣男似的。

  好吧!其实他现在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个渣男了。

  叭了口烟,吐出去。

  孙全点点头,“行!既然你有这样的雄心壮志,那我就给你出一点狗血的主意,你别嫌弃啊!你也知道我就是个写三流网络小说的扑街,高大上的主意,我是没有的!但我估计我出的主意,应该是有用的!”

  邝龙飞:“你别这么多废话!我知道你们写网络小说是按字数收费的,你别把你那写小说爱灌水的臭毛病带到这里来!我没钱给你!赶紧的!说你的主意!”

  孙全被逗笑,但也果然没再废话,挑着手指,一条一条地给他说。

  好一会儿,等他说完,邝龙飞抓起面前的酒瓶咕噜咕噜灌了几大口,灌完,他笑了声:“果然很狗血!”

  孙全又夹了块牛肉放嘴里嚼着,懒洋洋地问:“那你用不用嘛?”

  “用!老子用这么多好酒好菜换来的点子,管它狗不狗血,用了再说!”

  孙全嘿嘿直笑。

  ……

  某宾馆的房间里。

  窗帘是拉开着的,一张纯白的床单上,唐唐侧身躺在床上,两眼漠然地望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像死了似的,一动不动。

  上午她回店里跟邝龙飞提了分手,收拾了一箱子衣物、鞋子,就来了这里,然后就这么躺在床上,那只行李箱还在床边放着呢,里面的东西一件也没往外拿。

  此时已经是午后了,但她依然不想吃东西。

  过去的几个小时里,她的手机响了很多次,手机就在床头柜上,她伸手就能拿到,但她一次也没伸手去拿。

  就像没有听见手机铃声,也像真的死了,每一次的手机铃声,都没能让她眼睛多眨一下。

  她不知道那些电话都是谁打来的。

  是妹妹唐欣?是颜诚?其中……有没有一个电话是邝龙飞打来的?

  也许她脑中闪过这样的疑问,但她就是没有接听的念头,她想就这么躺着,一直这么躺着,什么都不要去改变,然后……她就不用再做选择……

  窗外的天色越来越暗了,天应该就快黑了吧?

  银荡的一天……不对!是无聊的一天……也不对!应该是生不如死的一天,就要过去了……

  烦人的手机铃声又一次响起。

  这次,唐唐终于动了动眼珠,看向屏幕亮起的手机,她看见来电显示是“唐欣”。

  她眨了下眼,轻叹一声,终于伸手把手机拿过来,接通,将手机贴在耳边,她没有出声。

  下一刻,电话里妹妹唐欣说的第一句话,就让她脸上突然失去所有血色,煞白如纸。

  因为电话里,唐欣第一句话是:“姐!你终于接电话了!姐!你快回来吧!飞哥!飞哥他……他死了……他自杀了……”

  手机从唐唐手心滑落,掉在床单上,她双目已经失神,苍白的嘴唇慢慢开始颤抖,眼眶迅速红了,大颗大颗的泪水滚出眼眶。

  “没用的东西……邝龙飞你个没用的东西……你怎么……这么没出息呀……你个没用的东西……”

  可能是因为这个消息对她来说,冲击性太大了,以致她都忘了问邝龙飞是怎么自杀的。

  她哆哆嗦嗦,手忙脚乱地从床上爬起来,一边胡乱抹着怎么也抹不干净的眼泪,一边慌慌张张地穿鞋。

  ……

  而与此同时,唐唐酸菜鱼。

  孙全坐在靠近门口的桌边,抽烟。

  邝龙飞紧张地压低声音问吧台里的唐欣,“怎么样?怎么样?你姐信了没有?她怎么说?她有没有说要回来?啊?她有没有说要回来?”

  唐欣眨了眨眼,表情古怪地看向邝龙飞,压低声音说:“她好像在骂你……”

  “骂……骂我?她骂我什么了?”

  邝龙飞有点懵。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