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200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5章 失火的原因以及选择

返回2006 木子心 2172 2019.09.18 23:13

  徐梅本来已经伸手准备接孙全的银行卡了,但她听了孙全的“大话”之后,她又把手收了回去,表情有点无奈,叹道:“阿全!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开玩笑?我跟你爸现在没心思听你吹牛逼!算了!估计你这卡里也没什么钱,你一个人在外也不容易,你还是自己留着用吧!我跟你爸你别担心,村长已经说了,今天下午就挨家挨户让大家给咱们捐点米,回头我再去你舅舅那里借点钱,我跟你爸已经商量好了,等米和钱都弄好了,就去县城租个房子,然后打工!争取在你结婚之前,给你攒点钱,给你帮点忙!”

  孙志才嗯了一声,“对!反正房子已经烧了,我跟你妈就进城去打工吧!以后不管是给你买房还是盖房,总要先挣点钱的!”

  得!

  这夫妻俩是谁也没信孙全那张卡里有九万多块钱……

  都当他开玩笑、吹牛逼呢!

  孙全看了看他俩,还好他有所准备,本来是用来应付他们追问他这些钱的来路的,现在倒也能派上用场。

  只见他点点头,什么也没说,弯下腰又从行李包底下翻出五本崭新的样书——《我十项全能》。

  递三本给老妈,递两本给老爸,在他们疑惑接过的时候,他说:“不信我有钱是吧?五本书!都是我出版的,每本两万块不算多吧?五本是不是就有十万了?我自己花了几千,剩下的都在这张卡里了!怎样?现在信了没有?”

  农村人多数没什么见识,都以为只要能出书的,都能发财,所以孙全随口胡诌一本书赚两万。

  别说,他爸妈还真的有点信了。

  孙志才将信将疑地翻着手里崭新的两本样书,“这、这真是你出版的?你写的书出版的?”

  徐梅呆呆地翻着手里的样书,“阿全,你说的是真的?这个时候了,你可不能跟妈吹牛逼了!”

  台莞出版的样书有一点好——那就是书的封面里面会印上作者的简介,包括姓名、性别、年龄,以及出生籍贯。

  孙全从她手里拿过一本,翻开给他们看。

  他爸妈都是文盲,但孙全的名字,他们还是认得的,毕竟孙全从小上学,他课本和作业本上写的名字,他们早就看过不知多少次。

  看见孙全名字,夫妻俩面面相觑,终于信了。

  孙志才脸上露出笑容,整个人轻松一大截的样子。

  而徐梅眼眶却突然红了,很快就流出泪来,生动地向孙全表演一次什么叫喜极而泣。

  “这卡里真有九万多?”

  孙志才伸手拿过孙全手里的银行卡,翻来覆去的看,好像看仔细一点就能看见里面数字似的。

  但他还没看够,就被突然上前一步的徐梅把卡夺过去,“儿子刚才给我的!你拿什么拿?给我收着!”

  孙志才哭笑不得,孙全也笑了,成功令爸妈放松下来、重新露出笑容,他心里也松了口气。

  这时候,他才有心情问这次失火的原因。

  话说,从昨晚接到堂嫂那个电话到现在,他一直在纳闷家里是怎么失火的?他重生前的那一世,家里明明没遭过这种灾。

  而他重生后,也就往家里打过几个电话而已,几乎没任何干预,怎么就引发这样的蝴蝶效应?

  听他问失火的原因,孙志才低了低头,徐梅没好气瞪他一眼,跟孙全说:“阿全!都怪你爸!你前两天打电话回来不是说想吃家里做的花生糖和芝麻糖嘛,你爸就去田里挑了几担菜籽杆回来放在大门口,我让他挑到屋后去,他懒!嫌麻烦,晚上就放在门口过夜了……然后当天晚上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带冒烟的,估计是随手把烟头扔在上面了,引燃了菜子杆,又引燃了咱们家的房子……反正都怪你爸!”

  徐梅越说越恼火,说完还又狠狠瞪了孙志才一眼。

  孙志才讪讪地咕哝:“这怎么能怪我呢?要怪也应该怪扔烟头的。”

  孙全:“……”

  眨了眨眼,孙全无话可说。

  听老妈这么说,好像一切的根源还是因为他,他孙全才是这场大火的根源。

  要不是他在电话里说想吃老爸做的花生糖和芝麻糖,估计就没这场大火了。

  蝴蝶效应的原因找到了,却令他更加郁闷。

  ——我只是想吃点花生糖和芝麻糖,找点儿时的回忆而已,这很过份吗?

  话说,重生前,他以前很多年没吃过老爸做的花生糖和芝麻糖,那些年他混的不如意,爸妈也早就被生活压弯了腰,他就算想吃这些,也都忍着不提,因为做花生糖和芝麻糖比较费工夫,挺麻烦的。

  需要用炒热的沙子炒炒米,还需要用麦芽熬麦芽糖……

  回到2006年,最近几个月他挣了些钱,心里轻松了,又交了袁水清那么漂亮一女朋友,所以前两天他和家里通电话的时候,老妈问他今年过年想吃点什么,他一时心血来潮就说想吃芝麻糖和花生糖,问老爸有没有时间做。

  他当时想得很好,过年回来,自己可以解解馋,还能送一些给袁水清,他知道袁水清家在县城里面,所以他估计她家过年应该不会做这个,送点给她尝尝鲜。

  结果……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一场大火把他家房子都烧了,要是早知道自己那么点小小的愿望,会引发这么严重的后果,他就算馋得嘴巴流口水,也绝对不会开那个口啊!

  长长嘘了口心里的闷气,孙全对老妈说:“妈!算了!既然房子已经烧了,那就别说谁的原因了,说到底还是因为我嘴馋呢!”

  “那怎么能怪你?明明是你爸懒!和那个缺德的乱扔烟头!”徐梅下意识为儿子辩解。

  孙全知道自己争不过她,所以转过脸问老爸,“爸!你和妈要是舍不得离开村里,那就用我那些钱赶紧盖房吧!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你们觉得离开村里也没什么,那我倒是有另一个选择给你们!你们要不要听听?”

  “什么选择?”孙志才很疑惑。

  徐梅也眨巴着眼睛、竖起耳朵。

  孙全:“我现在在M市开了一个黄焖鸡店,生意挺好的!你们可以过去帮我打理,或者在咱们县城也开一家那样的小店,剩下的钱……你们等我再凑点儿,就在咱们县城买一套房子,或者干脆直接用我卡里那笔钱,在县城买一个小门面,楼上住人、楼下开店的那种!钱不够的话,就跟银行贷点款,或者等我两个月,我再挣十万给你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