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返回2006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02章 夜幕下的自行车

返回2006 木子心 2048 2019.09.12 23:53

  夜幕下的非机动车道上,黑色公路自行车发出轻微的声响,悠然行驶,骑车的当然是孙全,遇人不淑的袁水清坐在横杠上,因为长腿太长,她双腿蜷缩踩在横杠下面的斜杠上,但她纤长的上身倒是可以好评,孙全的下巴正好可以搁在她肩上,脸颊贴着她的脸颊。

  孙全觉得很浪漫,他很满意。

  袁水清似乎有点羞涩,孙全的脸能感觉她的脸颊很烫。

  于是,他决定缓解她的羞涩,找些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顺便也交交心。

  “亲爱的!你喜欢现在的工作吗?”

  “……”

  袁水清默然数秒,轻声开口:“你能换个称呼吗?”

  她应该是不适应这么肉麻的称呼。

  孙全笑了笑,“好啊!清儿!你喜欢现在的工作吗?”

  袁水清无语望天,又轻声开口:“再换一个!”

  孙全:“ok!清清,这个称呼行吗?”

  袁水清:“……”

  再次无语数秒,“你就不能叫我全名吗?”

  “不能!”

  孙全理所当然地拒绝,“我要叫得亲密一点!”

  袁水清:“……”

  就在孙全露出胜利的微笑的时候,袁水清忽然开口:“全儿!你喜欢我叫你全儿吗?”

  “……”

  这次轮到孙全哑火了,心里的冲动叫他应下来,只要她叫得出口,随便她!不就是比谁脸皮厚吗?我一个大男人还能怕了她?

  但……真的好羞耻啊!

  听着就跟叫儿子似的。

  于是,他苦笑妥协,“那我叫你水清行了吧?”

  “嗯。”

  袁水清轻声应着,嘴角微微上扬,脸果然没那么烫了,她挪了挪屁股,自行车车把晃了晃,孙全赶紧稳住。

  他继续刚才的话题,“你还没说你喜不喜欢现在的工作呢!”

  “还行吧!工作嘛,喜不喜欢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适不适合自己,你说呢?”

  袁水清微笑回答。

  “唔,这个回答不错!我给你打9分!奖励你一个!”

  孙全说着,袁水清刚想问“奖励一个什么?”,他就突然蜻蜓点水似的在她脸颊上一吻,袁水清瞬间失声。

  孙全嘿嘿笑着,又将脸颊贴着她的脸颊,他感觉到她的脸颊再次变得烫起来。

  于是,出于对她的爱护,他决定继续找话题转移她的注意力。

  “水清!你如果不喜欢做现在的工作,就辞职吧!过来帮我打理黄焖鸡啊!怎么样?有没有兴趣?”

  数秒钟过去,袁水清没有出声。

  又十数秒过去,她还是没有出声,这令孙全感觉很奇怪,她怎么就不说话了呢?聊天聊得好好的,最怕另一方突然的沉默啊!

  “你怎么不说话了?水清!水清?”

  “我不敢回答你的问题了!我怕我回答得太好,你又要给我奖励。”

  “噗嗤!”

  袁水清回答得很平淡,孙全却被她逗笑了。

  “叭”

  他突然又亲她一下。

  袁水清翻着白眼,抹了下被他亲的地方,无语地问:“这次又是为什么呀?我都没回答你刚才的问题。”

  孙全忍笑,“你太可爱了!刚才这个是奖励你这么可爱的!”

  “……”

  袁水清彻底无语了,只是又挪了挪屁股,车把再次突然一晃,孙全赶紧再次稳住车把,他皱眉,“水清!你老是动什么呀?你坐着别动行不行?很危险的!”

  “硌屁股。”

  袁水清面无表情回答。

  孙全:“……”

  这个理由,他觉得很有道理,无言以对。

  同时也有点尴尬,因为是他非要骑自行车送她回去,而硌屁股坐横杠的人却是袁水清,他反而有座垫坐。

  同时也忽然理解为什么有些女孩宁愿坐在宝马车里哭,而不愿坐在自行车上笑了,硌屁股就能解释一切啊!

  于是,他又忽然亲了她一下。

  “这次又是为什么呢?”袁水清已经不害羞了,问得很平静。

  “安慰你的!”

  孙全随口答着,跟着就立即转移话题,“水清!说真的,你愿意过来帮我打理黄焖鸡吗?你别嫌现在这个店小啊!你要是愿意过来的话,我明年就再开几家分店给你打理,你觉得怎么样?应该比你在那里做老师更有意义吧?”

  “你保证我回答后你不再亲我,我就回答你!”

  “行!我保证!”孙全忍笑。

  袁水清微微摇头,“我现在还在实习期呢!不把实习期坚持完,我大学毕业证就拿不到了,所以,不管怎么样,我现在都不能辞职,你说呢?”

  “叭”

  孙全又亲她一口。

  袁水清再次无语望苍天,仿佛在期待上天忽然降下一道闪电劈死某个说话当放屁的人。

  “你刚才怎么保证的?”她问。

  “嘿嘿!”

  孙全坏笑着,“作为你的男朋友,我有义务让你明白男人的保证都不能信!要不然你以后在外面被别人骗了,我不就亏大了吗?嗯?你说对不对?”

  “无耻!”

  好脾气的袁水清也忍不住骂了句。

  而孙全却不以为意,神情反而还有点得意,因为他注意到她在骂他的时候,她的眼里有笑意,嘴角也在上扬。

  女朋友还是要经常欺负欺负的,别管她被自己欺负后,怎么鄙视怎么骂。

  这是他多年扑街写小说积累出来的经验。

  准确点说是伺候读者大爷,伺候出来的经验。

  读者大爷可难伺候了,他某本书开局的时候,以恩怨情仇作为剧情的推动器,装逼打脸的剧情写得一环扣一环,当时,他的书评区很多人都在骂,骂他把剧情写得戾气太重了。

  然后下本书的时候,他吸取经验教训,开篇非常祥和,完全放弃用恩怨情仇来推动剧情,然后他就扑街了,书评区仍然骂声一片。

  骂他写小说的水平越来越回去了,剧情淡出个鸟来,一点都不精彩。

  他那段时间那个无奈……

  那段时间,他觉得读者和女票一样难伺候,自己不经常使点坏,挑挑他们的神经,他们反而会失望。

  经常使点坏,他们虽然也骂,但骂的时候,心情却似乎是开心的。

  “行!既然你暂时不辞职,那我明天就去驾校报名,等我拿到驾照,就去买辆车,到时候你坐我车,就不会硌屁股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