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大唐暴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60章 重伤钦陵

大唐暴吏 最后的烟屁股 2156 2020.08.02 00:00

  “保护大帅!快护着大帅撤往野狼岗,前方将士们迅速让出一条路来!”

  又有大将契苾明拿起大刀大吼一声:“将士们随我列阵迎敌挡住吐蕃军!”

  “遵令!”

  断后的中军此时除了契苾明统带的一部分人马正在转身摆兵布阵,其他人全部惊慌失措、乱哄哄的一片向野狼岗一窝蜂似的涌过来。

  战马告诉飞奔过程中,钦陵拔出战刀大喝一声:“唐军主帅李敬玄就在前方,众将士随我杀敌,活捉李敬玄者升万户,赏赐牛五千头、羊两万只!”

  吐蕃兵将们听到这个命令及丰厚的赏赐,顿时一个个都红了眼,完全不要命的冲向唐军后队人马。

  “轰——”的一声声撞击声,契苾明统带的一部分唐军刚刚摆好军阵阵型还没来得及出击就被吐蕃骑兵大军冲击得七零八落。

  唐军兵将们早已吓得屁股尿流,纷纷四散逃逸,钦陵带着吐蕃骑兵直奔李敬玄的大旗方向而来。

  野狼岗上,所有人都看得真切,吐蕃骑兵距离李敬玄的大旗越来越近。

  韦待价看得脸色一片煞白,“不好,大帅危矣!”

  如果李敬玄被吐蕃军俘虏,大唐王朝将会颜面扫地,威信尽失!

  “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唐军将校们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此时却毫无办法。

  彭九斤说着风凉话:“李大帅想要收买人心,向将士们展现他有多英勇无畏和仁义,现在好了,他只怕没想到会把自己给搭进去吧?”

  “你给我住嘴!李大帅若是落到吐蕃人手里,你的脸上就有光?”

  彭九斤被苏扬吼了一声,闭嘴不言了。

  苏扬心中很焦急,李敬玄虽然不懂军事又喜欢乱搞,可大家毕竟是在一条船上,这个主帅要是出了事,对所有唐军将校都是一种耻辱。

  他这时发现吐蕃军骑兵追在最前面的竟然是钦陵的大旗,那么钦陵肯定是在大旗之下,他立即拿出射月弓,却又发现射月弓虽然力道强劲,只怕也射不了这么远,他目光一扫周围,发现了一架摆在山岗上用来防御的床子弩。

  他迅速跑过去大吼:“快快快,把床子弩上弦,安放弩箭!”

  几个弩兵得到命令迅速行动起来,他们用滑轮绞盘给床弩上弦,一个兵士又把一根长矛一般粗长的巨大弩箭放在发射凹槽之内。

  “闪开,让某来!”苏扬一把推开瞄准的弩兵,他亲自操控床弩,凭着自己超人的感知能力锁定正在快速移动的吐蕃军大纛。

  正当韦待价就要带兵下山接应李敬玄时,苏扬已经发射了弩箭。

  与长矛一般粗长的弩箭闪电般的射了出去,床弩周围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那杆吐蕃军大旗。

  突然之间,吐蕃军大纛轰然折断,大纛之下马背上一个人被弩箭从腋下穿过去,弩箭不仅射断了大纛,把还把钦陵腋下撕开了一条大口子,他身上的铠甲被弩箭撕开,大量的鲜血冒出来。

  钦陵感觉肋下一阵剧痛袭来,脑袋很快开始变得昏昏沉沉,他身体摇晃几下随后就向一旁摔下去。

  “不好啦,大论受伤落马了!”一个护卫大叫。

  吐蕃骑兵们纷纷停止了追杀,护卫们纷纷围上去保护钦陵。

  钦陵捂着勒下巨大的伤口,他脸色惨白,有气无力的下达了命令:“传令,全军退兵返回大非川!”

  吐蕃兵将们见钦陵重伤,不敢迟疑,抬着他就往回撤。

  山岗上的唐军将士们见状纷纷跳起来欢呼,吐蕃军终于退兵了,他们可以安心撤回鄯州休整。

  射倒了吐蕃军大纛的苏扬被将士们抬起来抛向空中落下,又接着抛起来,所有人都狂欢庆祝。

  唐军一路撤往鄯州,一路上不断收拢溃兵,李敬玄又派人出去四散召集逃散的兵将们。

  九月二十二,当李敬玄率军回到鄯州,溃散逃逸的唐军将士们全都被收拢起来,全军加起来竟然还有十四万人马,李敬玄为此庆幸不已,损失总算不太大。

  李敬玄和唐军将校及随军官员们忙着调拨粮草、安抚被收拢的溃兵们,让各将士各归本队。

  受伤的将士们也都在积极的养伤休整,苏扬等人正好趁此机会好好养伤,只等手续调令办下来,他就可以返回长安了。

  鄯州是大唐西垂边疆重镇之一,唐王朝初期一般在重要地区设立总管统兵,后来各地军政长官的官名逐渐改为都督,唯有朔方仍称总管。李敬玄是以宰相的身份当任鄯州都督,又兼任洮河道大总管,负责此次征讨吐蕃战事。

  鄯州城是鄯州都督的治所,相当于省会城市,作为一个省会城市,鄯州在西部这片地区自然是人口最多、经济最为繁荣的。

  但是今年随着吐蕃大军的入侵,鄯州城一度被吐蕃军攻占,吐蕃军从鄯州撤走时把全城洗劫一空,如今的鄯州城可谓是十室九空,大街小巷一片残垣断壁。

  一间无主的民房里,苏扬、秦大石、霍撼山、耿长生、月轮公主正围在一张方桌前各自喝着稀粥。

  耿长生碗里的稀粥喝完了,嘴里念念叨叨:“好饿啊!”

  苏扬抬头看着耿长生:“猪头,你能不能别这么一副表情?不知道的人看见了肯定以为你是低能儿!”

  “啥是低能儿?”耿长生摸着肚子傻傻的问。

  秦大石摇了摇头,“就是傻子的意思,懂吗?”

  月轮公主把碗推过去,“长生,我不太饿,你若不嫌弃就吃吧!”

  “谢谢啊!”耿长生眼睛一亮,伸手正要去把碗接过来,却看见苏扬拿着筷子敲桌子,一双眼睛正盯着他,他连忙缩回手。

  “那个······我饱了!”耿长生说着起身就往外走,却迎头碰上了彭九斤,二人撞了个正着。

  “哎呦喂!你这个死猪头,作甚呢?赶着去投猪胎啊!”彭九斤大骂,手提着一只死狗走了进来。

  “看看,看看,这是啥?你们不是叫嚷着顿顿都吃不饱吗?今日个咱们改善一下伙食!”

  秦大石见状眼睛一亮:“妖精,哪儿来的?”

  “这你不用管,只问你想吃不想吃?”彭九斤一副十分欠扁的模样。

  “那还等什么,赶紧去剥皮洗干净了剁成一块块放锅里炖啊!”

  这时门外传来叫喊声:“有人在吗?”

  屋内的声音停了下来,众人都看向苏扬,苏扬问:“在呢,谁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