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一世一梦故人归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四十一章 保宝出手,碎羽飞流

一世一梦故人归 嘶哑的老生 3213 2020.07.01 10:06

  冷静下来的广梦仙终于想起了桑筱教她的东西,她可是一位医师,擅长的正是治病救人。

  刚才在房门被突破的时候,广武还有意识,甚至他还听到了广梦仙的呼喊。

  只是由于心中激动,气血上涌,暂时晕了过去。

  人还有脉搏。

  广梦仙从腰间拿出一块布,打开之后,里边安静地躺着一排毛发粗细的银针。

  她背过手掌用指甲快速划过针头,两根手指稍许用力,几根银针便附着在了手上。

  左手保持不动,右手接针快速在广武的身上点了几下,封住了广武的部分穴位,防止其病情恶化。

  “我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替我爹疗伤,这里就交给你们了。”广梦仙没有客气,她没有太多的时间可以浪费,广武的伤势很重。

  “我来帮你吧!”张彦走了过来,广梦仙个子小小,抱着伤员走远路可不容易。

  “好!”

  眼前的一幕项盛看在眼中,这些人太看不起他了,真以为项氏是他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

  “叔,这几个小辈这么没有礼貌,咱们是不是应该好好指导一下他们。”项盛看向项咏。

  从刚才开始项咏就没有动,他待在原地静静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那感觉仿佛在说,你们所有的行动都是无用功。

  项盛的话他听到了,一瞬间,他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几米开外的地方。

  独霸古田镇是项家几代人的愿望,可惜的是项家一直没有小成境以上的高手。

  项咏是第一个,为了提升境界,他放弃了大半美好的年华,硬是从一个精壮汉子熬成了一个年迈的老头。他向外界宣布失踪是为了让镇中的其他势力放松警惕,实则自己把自己关在一间暗无天日的小屋子中,几年如一日的修炼着。

  人是种群居性的动物,短时间的独处还可以,时间一长,整个人的心理就容易出问题。

  自从出关以来,项盛就发现他这位叔叔的语言能力退化了不少,而且嗜杀如命。整个人已经进入了一种半癫狂状态。这也未必是一件坏事,只要使用得当,项咏就是项家繁荣的一把利刃。

  项咏祭出了他的武器,一把拐杖。

  黑雾从项咏的拐杖出喷出,凡是沾染上黑雾的镖师,吃痛倒地,在地上来回打滚,不到片刻就停止了动弹,地上只剩一堆白骨。

  “元气化毒,好狠的手段!大家小心黑雾,都退出去!”广梦仙一眼就看出了项咏功法的异常。

  所谓的元气化毒,就是顺利进入小成境的前夕,通过外力,不断往自己的体内输送有毒物质,一直到自己的身体承受不住为止。达到小成境之后,体内发生蜕变,内力叠加变为元气,体内积攒的毒物将附着在元气之上,搭配特殊毒功,将有超过自身境界之能。

  也就是说,别看项咏只有小成境一层,可是实际战力直逼小成境第二层境界。

  当然,毒功虽然厉害,但是会对自己的身体造成无法逆转的伤害。

  看项咏形如枯木的样子就知道。

  黑雾的攻击是无差别的,项家自己的镖师也没有幸免,大批倒地。

  “退,快退!”一位项家镖师手臂不小心沾染上了毒雾,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他一咬牙,抽刀将自己的整条胳膊砍了下来,顾不上止血,飞速向后退去。

  张彦心中莫名烦躁,当初他认识到自己心中那种一直存在的杀意之后,他就刻意保持自己的心境,使自己在任何情况下都保持平静。

  可是在今天,在这个宛如地狱一般的房间的刺激下,那股藏在心中已久的杀意在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快速生根发芽。

  张彦的目光变的冰冷,有血丝从眼角开始蔓延。

  “梦仙,你们先走,这里交给我了。”宫保宝一改往日的憨厚,表情严肃。

  这里不同于宗门,切磋并不是点到为止,稍有不慎,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以往的他也许会避开这样的战斗,可是今天他不知道怎么了,他第二次感觉到他迫切的想去保护一个人。第一次是在自己的父母遇难的时候。

  其实,这种事情只要张彦出手就可以轻易解决,广梦仙不明白在这种时候张彦为何没由出手,她向对方的时候,张彦的状态让广梦仙产生一种恐惧。

  张彦的半只眼睛已经布满血丝,脸色阴沉的可怕。

  整个人已经到了一个零界点,马上就要爆发的样子。

  心魔?不是说只有突破宗师境界的时候才有可能激起心魔吗?广梦仙忆起自己所看的一部书籍,其中记载的症状与张彦的表现有点像。

  她走过去,握住张彦的手:“张彦,你这是怎么了?”

  张彦一愣,寂静的世界中好像有人在呼唤他的名字。

  眼睛里的血丝散去,张彦的脸恢复了血色。他的额头上布满汗珠,整个背后已经被汗水浸湿。

  “梦仙姐,你叫我。”在张彦的眼中,黑白的世界重新染上色彩。

  “哦,没事了,你刚才的样子真可怕!”广梦仙心有余悸。

  看张彦的状态,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样,到口边的话广梦仙又咽了下去,她深知这样的张彦是无法立即加入战斗的。

  “宫师兄,千万小心,不可恋战。”广梦仙带着张彦等人先行撤退,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成为宫保宝的累赘。

  “师妹,放心。”宫保宝严阵以待,眼睛盯着项咏的方向。

  众人达成共识根本没用多长时间,宫保宝声音刚落,一只弯头拐杖从黑雾中伸出,击打在他的胸膛之上。

  “师兄!”远处的广梦仙叫出了声,不清楚以宫保宝的实力能否接下这招。

  她的胳膊被人拉住,阻止了她往回冲的念头。

  “他没事,项家之人奈何不了他。”张彦的身躯一个趔趄,差点被广梦仙带倒。

  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何自己的实力只剩下三层,这是张彦此刻的内心写照。

  果然,真如张彦所说,宫保宝并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化为白骨。

  他的胸前不知何时聚起一片薄冰,正好阻挡了项咏的进攻。

  看到宫保宝安然无恙,广梦仙舒了一口气。而后她想到了什么:“张彦,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见过得了媳妇忘了娘的,没见过得了老宫忘了恩公的。忘恩公就算了,连自己的重伤的爹都忘了,这可有点说不过去了。

  “宫师兄,不必留手,我们去去就回。”

  广梦仙没有了顾虑,快速带着众人离开了项府。在张彦的帮助下,他们一路没有遇到什么阻拦。两个内力八层(张彦剩下的实力四舍五入等于内力八层)如入无人之境。

  话说回来,要不是张彦的身上发生了莫名的事情,项家现在早覆灭几百遍了。

  听到广梦仙的话,宫保宝原准备防御的姿态发生了变化。

  “不必留手吗?”他反复重复着这句话。

  而后他笑了,既然这样,那要他们的命也没由什么问题吧!

  看到宫保宝接下项咏一招之后,项盛的下巴都合不上了,事情的走向有点超乎了他的预料,什么时候广武镖局也有小成境界的高手了?“不可能,这是假象。”项盛这样安慰自己。

  寒气,四周有白色的寒气快速向宫保宝的方向聚集。

  手指粗细的寒气形成一个不小的漩涡,快速旋转。项咏的黑雾在寒气得干扰下变的迟缓。

  屋外太阳炙烤着大地,温度使远方的景物都出现了幻影。而在屋内,寒气肆虐,躲在角落里的奴婢们被冻的瑟瑟发抖。

  场面充满了一种不和谐之感。

  片刻功夫之后,寒气停止了汇集,宫保宝的右手出现了头颅大小的冰块。冰上还散发着异常耀眼的光芒。

  “冰诀——碎羽飞流”将冰块抛向空中,双手掐诀,有蓝色的火焰从冰上燃起,真正阐释了什么叫做冰火两重天。

  火焰使得冰块爆炸开来,每片碎块就像羽毛一样,羽毛的尾部点缀着些许的蓝火。

  一片羽毛落下,遇到黑雾之后,令人意外的一幕发生,雾气被点燃了,蓝色火焰将遇到的黑雾很快吞噬殆尽。

  这些黑雾代表着项咏的元气,每消失一片,项咏的实力就弱一分。

  项咏嗜杀,可他不傻,眼看自己黑雾无法奏效,他就尽数将其收回保留实力。

  他看清项盛的位置,几步并一步,携着对方往外跑。

  项家已经失去了对局面的控制权,

  “现在想跑是不是晚了点!”宫保宝又恢复了往日的憨厚。

  第一片“羽毛”落下之后,剩下的冰“羽毛”像足了开闸的洪水猛兽,速度极快地在空气中乱串。所到之处,一切魑魅全部消散。

  离项府不远的地方有一间客栈。

  广梦仙擦了擦额头的汗水,将广武小心翼翼地放在床上。

  经过一番努力,广武的情况总算是稳定了。

  她站起身来,快步向外走去,项府那边她还是不放心。

  将门轻轻带上之后,她转身,身体却再次贴在了门上,她这是被吓的。

  原来张彦早已等在门口,她这一转身,两者差点亲上。

  “广叔没事吧!”张彦开口缓解尴尬。

  “父亲没事,情况已经稳定了。”广梦仙想到了之前的情景:“你,还好吧!”

  “没事,一点小毛病,打坐恢复一阵就好了。”张彦倒是坦然。

  之后,二者重新来到了项府。

  现在吃惊的可不只是广梦仙了。

  项府的门口被看客围的水榭不通,里边的打斗已经停止了。

  众人议论纷纷,他们讨论的对象正是此刻蹲坐在项府门前的那个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