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我要去春熙路”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2059 2021.07.03 09:02

  朱馥梅的女儿朱丹微信她,说已经买好半月之后的机票,一家三口一起回国,来和她过年。

  这是她的美国女婿第二次来中国,上一次还是朱丹带他回来办中国的婚礼。这一转眼已经是五年了,她那素未谋面的混血小外孙女都四岁了。

  裴律师开车,载着朱馥梅,一起到成都双流机场接机。听朱馥梅说,这个老外女婿也是个律师,他心里有些小紧张,也有些小期待。紧张是因为一句英语不会说,见面只有点头的尴尬,期待是因为身为同行,他很想借由朱丹的翻译,跟这位年轻的美国律师探讨一些专业问题。他问朱馥梅:“女儿是跟你姓?”

  朱馥梅说:“当年我父亲给他提条件,说要和我结婚,必须答应第一个孩子随他姓朱,以后再有孩子都可以姓田,结果生下一个孩子,就计划生育了。”

  裴律师很想再了解一些朱馥梅以前的生活,想了想又算了。知道了又能怎样?认识他之前的朱馥梅有怎样的人生,跟他也没什么关系。只要60岁以后的朱馥梅都是他的,余生便足矣。想通这一节,马上要见朱馥梅和前夫的女儿那点由陌生带来的窘迫,也就消散了。

  两人站在国际航班到达口,等了一个多小时,才见到一个三口之家,推着行李车走出来。那个小小的女孩长着一头栗色的卷发,蓝色的眼睛又大又圆,朱馥梅怎么看,好像都没有自家基因。她有些不甘心地说:“一点也不像我女儿。”

  裴律师看着赏心悦目的一家人,满心喜欢,说:“自古女儿都像父亲。多好看那。”

  朱丹也看到了闸口外的两个人。清瘦的裴律师比她妈妈高出一头,修长的身材衬得人清爽而年轻。朱丹很意外,因为在她的印象里,大多数五十多岁的中国男人,多多少少都有谢顶、眼袋、腰围粗的问题,现在这个站在妈妈身边的男人,远看也就四十出头的样子,身姿尚有挺秀的余味。她碰碰丈夫的肩膀,推着上面坐着女儿的行李车,加快脚步走出来。

  “妈!”朱丹还隔着三个人,开口喊道。朱馥梅上前两步,接过她手里提的包。“这是我小外孙女?”

  小女孩抬头看着她,脆生生地叫:“奶奶,姥姥。”

  旁边的人见一个粉团一样的外国小孩,张口就说纯正的中国话,不由都回头、侧头看她。女孩指着朱馥梅问朱丹:“这是不是我姥姥?”听得旁边的人一起笑。朱丹说:“对,是姥姥。”又指着裴律师说:“这位是姥爷。”

  说着话几个人已经走到闸口外边人不是很挤的地方。朱馥梅对女儿女婿说:“这位是裴律师。”朱丹对着丈夫说了句英语,那外国帅哥伸开双臂和裴律师拥抱:“啊,幸会,幸会。”又回身抱住朱馥梅:“妈妈,您越来越漂亮。”中国话说得虽然有些怪腔怪调,但是意思相当准确。

  朱馥梅问朱丹,是先在成都住下,玩两天,还是直接回民宿?朱丹说:

  “去民宿。我要看看我妈的事业干到什么样了。反正要在这里过年,成都、重庆和周边好玩的地方我们都想看看,杰瑞去过北京上海,这边还没来过呢,过几天我们一起出去转。”

  杰瑞一边插嘴道:“我要去春熙路。”

  朱馥梅笑:“你还知道春熙路。”

  朱丹说:“来之前他上网搜,看到春熙路街拍,那么多穿汉服的小姑娘小帅哥,早就心痒难熬了。”

  回到民宿里,小姑娘看着绿草坪上红色的大木桶,问妈妈:“那里是酒庄吗?”朱丹说:“那是可以住的小房子。”女孩欢呼着往下跑:“我要住那里!”

  那一片60个红色的木桶屋,虽在两个不同的区域,但从小楼的二楼望下去,依然是壮观的。山坡绿化很好,有成片的枇杷林,外围是绿墙一般的猕猴桃藤架。地面绿草如茵,连接木屋的小路都是铺在草皮上的青石板条。杰瑞追着女儿跑下去,父女俩像一匹大马带着一个小马驹,在果树林间奔跃欢跳。

  美兰去养老院看她父亲,回来有些晚。朱馥梅说,以为你不会去看他。美兰说:“我没让他看到我。听说养老院没有儿女的老人挨欺负,我去院长那里坐坐,给她扔下点东西,叫那里的人知道,老头外边有人。”

  朱馥梅笑她:“刀子嘴豆腐心!你还是关心他的。”

  美兰也笑:“自家人,我欺负可以,别人不许欺负。”

  晚上吃饭的时候,汪雨飞、梅兰妮和小吴总、许光阳都被叫过来,热热闹闹的一大桌子人。为了照顾杰瑞的习惯,小吃也好,菜品也好,都用小碗盛着端到个人面前,避免大家的筷子往一个盘子里伸。朱丹的女儿叫杰芙妮,中文的小名叫妮妮。这个妮妮对满桌子的菜没多大兴趣,吃了几样甜品,就全神贯注地搜集盘子里的摆盘雕刻。梅兰妮看她小手上沾得又是汤汁又是油,就和大家打了个招呼,带着妮妮去后厨,请雕刻师傅给她现刻。妮妮立刻就和梅兰妮成了最好的朋友,像梅兰妮的小尾巴,上厕所都得站在门外候着。

  朱丹一家的到来,不但给朱馥梅的生活注入了满满的活力,那个精灵似的小妮妮,也成了民宿的小吉祥物。有的住店客人把妮妮的照片和视频发了朋友圈,立时被大量转发,说是“幻”这家民宿里来了个迷你版秀兰.邓波儿。这小女孩也是个人来疯,一点不认生,谁要跟她合影都答应,自己还会摆pose。朱馥梅怕人多手杂,孩子有什么意外,叫一个女员工一步不离地跟着她。梅兰妮不放心,自己亲自看着孩子,那神态都有些像母狮护幼崽。

  孩子在民宿里玩得疯,她妈她爸爱去哪里去哪里,去哪儿她也不跟着。朱丹无奈,只好把孩子交给梅兰妮,由裴律师开车,她和妈妈带着杰瑞去成都,逛他心心念念的春熙路。

  这一逛,还真逛出了故事。

  不,应该说,逛出了事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