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九章 隐患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1990 2021.06.15 09:37

  朱馥梅嘴上没说什么,但心里对美兰说的500万一事颇为担忧。虽说她半生都是过着平凡的小民生活,从睁开眼睛起就没见过这么多的钱,但是她也深深地知道,都不仔细看看卡里有多少钱就甩手给人,那一定是卡来得又多又容易,之所以出事了还能全身而退,说明此人在保全自己这方面精明至极,极善于做扫尾工作。如今能放下身段、撕下脸皮来打美兰的主意,一定是这几年过的日子与以往相比,落差大到难以承受,家没了,公职也没了,落魄的凤凰不如鸡,这种人发号施令已成惯性,哪个私企也不愿请回来个爷爷指挥自己。所以他几年来过着什么日子,拿脚指头也能想得到。那500万的事情败不败露,并不取决于他如何守口如瓶,而是他要祈祷,送他卡的那位还能继续像条凶猛的大鱼一样在商海里游。这钱可以让美兰在山间小院活得如同仙女,同时也是绑在美兰腰间的一颗炸弹,只要有人远程拨弄了撞针,就会炸掉烟笼雾罩的一切,现出土掩石堆的原型。但是以朱馥梅以房客与美兰处成闺蜜的身份,现在尚不足以触及如此深入隐秘的话题,朱馥梅有些着急。

  美兰晚上就把50万转账过去了,也许是昨晚情绪波动太大累了,也许是几年守望一朝情断无法面对,早晨她没有起床,把头埋在朱馥梅床上的被子里,假装睡着没醒。朱馥梅没有主动去招惹老郑,帮着汪雨飞和梅兰妮做好所有的直播准备,耳朵和眼睛却一刻也没有放松关注那边的动静。都到九点半了,离开播还有半个小时,朱馥梅示意汪雨飞端着一碗抄手和两碟小菜,送到美兰的屋子去。汪雨飞敲了半天的门没人应,朱馥梅有些担心,就去把美兰叫起来,让她开门看看。美兰打开门,里面没有人,老郑不知何时,已经悄悄走了。

  美兰苦笑着对朱馥梅说:“梅姐,这是怕我反悔,把钱又要回去吗?”

  朱馥梅把她揽到怀里,轻轻拍着她的背说:“这不是最好的结果吗?他可能这几年真的不容易,一个男人说出要钱的话,就是把自尊踩到泥里了。理解理解他。”

  小院又恢复了以往的热闹复宁静,宁静复热闹的日子,可朱馥梅和美兰的心境,却已大大不同了。网上面包卖得很好,下单后往往五天到一周才能发货。附近市里甚至成都都经常有人驱车过来,度个周末顺便看眼网红帅哥,打个卡合张影,临走买一兜面包。为了稳住梅兰妮,她们分出点股份给她,共同的利益和不菲的收益,把四个人凝聚成一个像模像样的小家,朱馥梅好似父亲,美兰像个妈妈,汪雨飞的殷勤周到似也温柔了梅兰妮那颗大咧咧的心,两个人明显走得近了,朱馥梅和美兰觉得两人都不小了,要是能成,倒是美事一桩。

  网上的面包生意做得风生水起,一天,朱馥梅和美兰一起对着账,发现扣除成本,从开张以来,已经净赚了12万多了,就和美兰商量,是不是拿出点赚的钱,搞个小小的奖励,让两个年轻人干得更有劲头。美兰当然愿意,她比朱馥梅更想留住那两个孩子。老郑的突然到来和突然离开,给了她莫大的压力和情绪波动,每当夜阑人静,她都需按捺下再度逃离的冲动。梅姐曾隐晦地提醒她,那500万隐患太多,要及早寻求解决之道,这一切的根基,就是要快赚钱,财富自由了,人也就自由了。现在的她,只是提供了一个场地,而梅姐是她的精神支撑,两个孩子是干活的主力,两小只不稳住,生活便又回到了坐吃山空的状态,岁月静也静了,好也好了,只是无源之水,她只能静待干涸。

  汪雨飞和梅兰妮一人拿到五千块钱的奖金,数目不多,作用不小。这年头,老板也都活得不容易,还能想着下属,就这份精神慰藉便足以让下属心存感激。梅兰妮感激老板,自然也感激老板之一的同学汪雨飞,冲动的时候也在想,他也是个难得的帅哥,家境也不错,自己只身从祖国的大东头跑到大西头来打拼,有这样一个男孩子呵护着,虽然没有一眼万年的惊心动魄,心到底还是暖的,要不然就从了他算了,反正一见钟情的婚姻也没几个白首不离。

  她心里都涌着这样的想法了,当汪雨飞提出让她陪着回趟绵竹时,她便答应了。汪雨飞怕她不自在,说她可以住酒店,他自己回家看看。梅兰妮说了句随便啊,汪雨飞一听,这是可以争取一下的节奏,便叫出租车直接开去他爸的面包店了。

  汪家早从派到儿子那里帮忙的师傅嘴里,知道“少爷”有个关系不错的女同学在一起工作,性格挺好,一看这就带回来了,一家子都很高兴,儿子老大不小了,再拖几年就三十了,独自在外边闯,有个不错的女孩子在身边,家里老人也放心。汪雨飞见父母高兴,信心大涨,吃完晚饭,说要送梅兰妮回酒店。这一送,便没心思回家了,两人在大街上遛来遛去,逛累了,梅兰妮说,你回家吧,我回酒店洗洗睡了。汪雨飞送她,进了大堂还跟着往电梯走,梅兰妮推他回去,他非要送到房间门口。到了房间门口,又跟进屋,梅兰妮刚说了句“你有病啊”,就被壁咚了,汪雨飞的唇已经堵住了她的嘴。已经25岁的梅兰妮,早已被狼狈的岁月磨去了少女的羞涩,身心被一吻挑起的异动此时占据了全部感官,大大方方地,就从了。

  俩人回到民宿的时候,是拉着小手进的院子。这个场景是在朱馥梅和美兰的意料之中的。毕竟,带回家见父母这事都答应了,还有啥事不可能发生。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