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七章 每个人都要对自己负责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2091 2021.08.11 17:40

  阿秋带着陈赟,在朱馥梅这里过了人生中第一个富足、快乐的春节。过了正月十五,朱馥梅带着陈赟去成都美兰家里做客,特地去了一趟欢乐谷,让陈赟在里面玩了个痛快。由于营养跟上了,孩子的心理状况也得到极大的改善,还没过14岁生日的陈赟,像一颗春雨里的嫩竹子,见风拔节,眼见着长高。

  开学那天,朱馥梅和美兰俩人一起送陈赟去上学。出门前,陈赟在地毯上跪下,给两人分别磕了一个头。朱馥梅拉起他,说:“你要记住一件事:男儿膝下有黄金,以后要挺直腰板,不要随意弯腰。你今天这个谢意我们领了,但是以后要表示感谢,有很多种方式,比如去帮助别人。”

  美兰也说:“我们帮助你,是希望在你心里种下一颗种子,叫它长出善良、长出责任。把心里的恨都扔掉,给爱留出生长的空间。你能明白我俩说的话吗?”

  陈赟点头:“我明白。”

  阿秋是个很聪明的女人,把朱馥梅生活和工作的地方,都收拾得井井有条,朱馥梅的起居她也照顾得很好。朱馥梅跟朱丹视频连线,叫她看自己眼下的生活状况,并把阿秋也拉进镜头,叫她跟朱丹打招呼。阿秋出去后,朱丹问妈妈,对这个保姆了解不了解?刚刚发生的杭州保姆纵火案,在美国的华人圈里影响极大,不少人对留在国内的老人很不放心,生怕家里的保姆觊觎老人财产有所不轨。

  朱馥梅给女儿详细地讲了阿秋和陈赟的故事,听得朱丹咋舌不已。朱丹说,我的妈妈呀,我记得我小的时候,你是一个安分守己得都让人感觉很闷的人,怎么60岁以后,你的人生就开挂了,没有你不敢做的事?就这种人你也敢随便招惹?

  朱馥梅嘲笑女儿:“你在国外生活这么多年,怎么观念还不如我一个古稀之年的老太婆?要是我的善心能救别人于水火,对我不也是一件功德无量的事情嘛。我看阿秋就是个苦命人,不会有那些花花肠子。再说了,我看你衣食无忧,杰瑞是个很靠得住的男人,我手里这点钱换成美元也不值多少,就不刻意给你留了,换我个高兴,你不是也放心?”

  朱丹说:“看你这十来年过得风生水起,我当然特别高兴。我爸去世以后,我就给你买了国内最好的医疗保险,这都买了十来年了。你自己的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以后身体有些啥小毛病,走保险就行。不过你要是身体不舒服,一定要告诉我,我回去陪你。”

  朱馥梅说:“咱俩视频不和见面一样吗!你有自己的生活,不要牵挂我。我和国内大多数老人想法不同,这些年出来闯荡,对父母和子女的关系有了更深的认识。父母不能老攀着子女,动不动就没来看我呀,没给我生活费呀,没给我打电话呀,回头看看我们自己,生活压力很大的时候,对父母也经常顾不上。现在回头再来埋怨孩子,那不就是双标吗。所以,你过好自己的日子,对我就是最大的安慰,不要过多考虑我,视频能看到,就行了。好了,不和你说了,给你发几张我去欢乐谷玩的照片,看完你就睡吧。”

  虽说朱馥梅对着女儿云淡风轻的,可70岁的身体,毕竟也是风烛残年了。川蜀是个大盆地,湿气重,在青城山这些年,呼吸的空气洁净清新,她以前经常咳嗽的毛病全好了,可是落下了腿疾,天一阴,双腿就像灌了铅,沉得要命。特别是右腿,那是一步也不愿走。当年给裴律师买的电动轮椅,她像宝贝一样收着,每过一段时间,就用油纸擦一遍,就怕生锈。以前是当个念想,用来睹物思人,现在已经派上用场了,阴雨天,她索性就不走动了,坐在轮椅里,想去哪儿,按下按钮,就像开部代步小车。天晴的时候,她会带着阿秋去湖边散步,给阿秋讲自己的往事,讲到裴律师的时候,阿秋哭得稀里哗啦。

  朱馥梅问她:“是想到你的男人了?”

  阿秋点头,哭着说:“都是因为我,他才短命横死。我把他害了!”

  朱馥梅安慰她:“人各有命,凡事不可强求。该他遇到的,他躲不掉,你也无需过于自责。”

  阿秋说:“我能为他做的事,只有拼命把我们的孩子养大,给他留个后。”

  “你心眼好,自然有好报。孩子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了,我妹妹会一直资助他到大学毕业。倒是你,还年轻,应该学点东西,总不能保姆干到老。”

  “我会一直伺候你,你需要,我就在你身边,你不需要我了,我就去出家。”

  “嗨,年纪轻轻的,怎么说这种话!以后孩子工作了,你就该享福了,生活会越来越好,出什么家!”

  阿秋怅然地望着远处的群山,流着泪说:“孩子越出息,我越要离他远远的。我知道他好就行了,不能叫他因为这样一个妈丢脸。”

  朱馥梅生气了。“阿秋!你知道不知道,你舍身为儿子,是一个伟大的母亲!你停下,先别走!听我的话,把腰挺起来!以前你的腰身挺不起来,那是有你的原因,我不去说了,现在你生活得堂堂正正,靠自己的劳动挣钱,再不挺起来,我要看不起你了!”

  阿秋下意识地挺了挺身子,没一会儿,又塌下去了。朱馥梅说:“从今天开始,每天晚上八点半到九点,你贴墙站半个小时!期间可以看电视,但是不能玩手机,要不要我监督你做?”

  阿秋低头说,不用。我自己做。

  人老了,必须要有事干,那样才能把一口气提起来。近两年,朱馥梅每当有些疲懒的时候,就强迫自己找事做,她怕一旦让萎靡的情绪蔓延开,自己就会像开败的花朵一样凋零下去。现在她找到一件必须马上做的事,那就是帮助阿秋重塑人生信心。这是一个挑战,因为不论出于什么理由,阿秋总是有一段洗刷不去的人生污点,让她背负着这个重负昂首前行,怕是很难。

  那就把她当成个有心理疾患的病人,先给她治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