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一章 跟谁在一起更幸福?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2019 2021.07.26 15:50

  为着王旭的事,朱馥梅劝美兰:“既然他这么诚心诚意地过来找你,说明他还是认真的。你就不能给他一次机会?”美兰说:“梅姐,怎么也要心稍微动上那么一动,我才能答应吧。我看他,就是个路人,一点感觉都没有。”

  朱馥梅想说,年轻相爱,老来相伴。可想到自己和裴律师也是两情相悦才在一起的,话就说不出来了。这种事,还是看各人的缘法吧。

  老的这边不来电,小的那边却电闪雷鸣了。

  负责“幻之味”全部经营的许光阳,和分管电商部分的王千语,被许妻带着孩子抓了现行。许妻去找汪雨飞,让他放许光阳回去,许光阳和王千语情正浓时,岂能答应,在汪雨飞的办公室打了妻子一巴掌。这一巴掌打出事来了。

  许妻是许光阳在老家还没出来时娶的,结婚很早,两个人二十出头就生了孩子。许光阳学了烘焙,在汪雨飞父亲的面包店安定下来后,把妻子和上幼儿园的儿子都接到绵竹,他妻子终于过上了心心念念的城里生活。要说许妻模样也不算差,在老家也是远近闻名的美人,但是跟大学毕业的女孩儿王千语比起来,除了少些灵动的仪态,更是少了读过书的女子的知性。那许光阳本就是个颜控,见了漂亮女人眼睛长钩,在远离老婆百十公里的地方,见了王千语这样乖巧清秀的女孩,自然是百般呵护。女孩子都容易为守护自己的男人心动,何况许光阳长得又不差,一来二去的,两人就悄悄在一起了。

  汪雨飞心细,早就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不止一次警告过许光阳。奈何许光阳已存了离婚的心思,几句话哪里能挡得住已经溃堤的感情。

  许妻被丈夫当着外人的面狠狠打了一耳光,心里的痛更甚于脸上的伤。她越想越憋屈,自己独自育儿敬老,最后竟落得如此下场,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她去厨房寻了一根捆菜的麻绳,悄悄来到木屋处枇杷林,把自己吊在了一棵粗壮的小树上。

  合该许妻命大,她刚一吊上,就有住宿的客人溜达过来,一声尖叫引来一群人,大家七手八脚地把她放下,她咳嗽几声就缓过来了,坐在地上只是哭。朱馥梅听得喧闹,问清缘由,就叫店里的两个小伙子把许妻带到了自己的诊室。

  朱馥梅给她倒杯水,让她半躺在诊疗椅上,放着轻缓的音乐,等她放松下来。许光阳的秉性,这么长时间了朱馥梅心里清楚,没什么坏心思,只是人轻浮点,见到漂亮女人有些把持不住。他和王千语的事,知道的人不多,叫妻子一头撞见,机缘巧合之外,似有冥冥天意。此事两个结果,要么许光阳得偿所愿,离婚与王千语修成正果;要么迫于家族威压和舆论逼迫,回归家庭。这两个结果,哪一个对许妻来说,都不可能获得圆满的结局。男人的心要是跑了,把他的身体硬拽回来,得到的,除了更多的羞辱,没有别的。

  许妻在轻轻的音乐声里,哭得有些无趣,呜咽声渐渐小了下来,眼泪也不再流了,眼睛空洞无神地看向窗外。朱馥梅撕开一个包装袋,将一条湿方巾递给她,让她把脸擦干净。

  许妻擦了把脸,有些茫然地问:“这是医院吗?”

  朱馥梅说:“不是医院,是我的办公室。”

  “办公室?那你是干什么的?”

  “我呀,专门开导在生活中遇到困难的人,职业名称,是心理咨询师。”

  许妻不语。

  “我认识许光阳,他人不坏,有些小毛病,应该可以改。”

  “小毛病?背着老婆跟别的女人鬼混,是小毛病?”

  “那我问问你,许光阳以前做没做过这种事?”

  “狗改不了吃屎。以前动过歪心思,我一闹,就怂了。”

  “这次呢?”

  “这次他打我,他竟敢打我!”

  “对呀,那就说明这次跟以前不太一样。你知道哪里不一样吗?”

  许妻低下头,嘴里咕哝着说:“那女的漂亮,年轻,大学生,有文化,比我强呗。”

  朱馥梅说:“你说的都是表面的东西。在婚姻里,女人跟男人要的东西不一样,女人要安定,男人要新鲜感,如果不去有意识地照顾对方的感受,两个人会越走离得越远。你明白我说的意思吗?”

  许妻说:“你的意思是,他找女人是找新鲜感,我应该让他去找?”

  朱馥梅很无奈。理论上讲,不管男人女人,去追逐更美好的东西,是天性使然,正是这种向好之心,才使得社会能够进步,但是这样的理论问题去跟一个民妇去谈,本身就是个笑话。换个角度吧。

  “那你觉得,这一次你再闹,他会回心转意吗?”

  “他不回头我就去死。”

  “你死了,他给你操办个隆重的葬礼,转头跟别的女人结了婚,给你的儿子找个后妈,然后一家人美满幸福,把你忘得一干二净,你觉得你的目的就达到了?”

  许妻张口结舌,是呀,这么一想,怎么别人都划算,就我不划算?

  “那我该怎么办?”

  “如果你征求我的意见,那我会建议,你带着孩子先回去,像以前一样,带好孩子,比以前更加孝敬他的父母,让他体会到你的好和你的不容易。抽空再学一点东西,最好是学了以后能挣些钱,自己有相对独立的经济能力~~”

  “我去挣钱,那他挣的钱去养别的女人?”许妻打断朱馥梅的话。

  “你要知道,独立的经济能力对于一个女人来说,非常的重要。最起码,你喜欢的衣服、喜欢的化妆品自己说买就买了,不用伸手要的时候看别人的脸色,这对建立女性的自信心很有必要。”

  “我给他带孩子,替他伺候老人,他给我钱不是应该的吗?为什么还要我自己去挣?”

  朱馥梅再一次无语。

  她在想,如果许光阳和王千语真的能够在一起了,会不会比现在更幸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