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章 家财散尽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2269 2021.07.25 10:17

  老郑跟美兰在一起十年,说没有感情那是假的。但在这种人的心里,要是给生活中的各种内容排序的话,职位、名声、财富、安全统统都在感情之上,要是生活是一件衣服,那感情只是这件衣服的蕾丝花边,连扣子的地位都不如,必须去掉点东西的时候,先撕掉的,肯定是无用的花边。但美兰这条花边,是缝在里子上的,从未示人。现在衣服被翻面了,老郑有种光了膀子的感觉,内心很崩溃。

  办案人员很擅长趁虚而入,抓住老郑脸上露出的那点线头,就是一顿猛拽。“人我们都请来了。你说和她说,你知道性质是不一样的。”

  “我们做任何事都不会无的放矢,侥幸能侥一次,还能侥两次?”

  “时间给了,机会给了,要的不是内容,而是态度。要是还没考虑好,那就先不打扰你,我们先去隔壁谈谈了。”

  老郑撑不住了,松口说:“我们相爱过。分手的时候我给过她一张50万的卡,不过后来她还给我了。”

  “你再仔细想想,是50万还是500万?”

  老郑有些懵。那卡他一直以为是50万,从来没往500万想过。但他多年在官场上练就的机敏,并没有完全消失,他显得急赤白脸地,像要打架一般,站起来说:“我就以为是50万!你以为那时候我敢要一张500万的卡吗?!”

  他的着急对办案人员的确有一些影响,那人和颜悦色地对他说:“那你先冷静冷静,再仔细想想,过一会我们再谈。”

  美兰这边倒是没什么可隐瞒的,既然已经放下了,也已经决定还钱,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和盘托出了。特别是讲到老郑来民宿找她那一段,和她要50万的卡,直接证明了老郑并不知卡里的确切钱数。她表示,自从老郑来找她,她知道了那张卡的原委,自己就一直在努力赚钱,想尽快把余下的450万还给老郑。“我不知道那钱是怎么来的,但是既然感情的事已成过去,那钱我肯定不能要,是老郑的也好,是别人的也罢,我如数还给他,怎么处理就和我无关了。”

  美兰的坦荡,救了自己也救了老郑。小刘了解到一些情况后,马上通知了朱馥梅。

  美兰公司的股份可以变现200万,手里能拿出来的有100来万,还有150万的缺口。朱馥梅把卡里能取出的钱都取出来了,又出让给小刘100万的律所股份,给美兰把钱凑齐了。

  美兰离开专案组,小刘开车带着朱馥梅来接她。美兰的脸上并没有散尽家财的沮丧,反倒是一脸的温煦阳光。她抱住朱馥梅,心情很愉快地在她耳边说:“梅姐,我两世为人了。这一世,不再做傻女人了,努力赚钱,过属于我们自己的日子。”

  美兰现在一贫如洗。除了那栋木质的二层小楼,她一无所有。朱馥梅怕她日常用度窘迫,把心理咨询室的收入提出来一部分,借给她先用着。美兰再不敢像以前那般佛系,除了跟着朱馥梅做心理咨询,晚上还要经营一个教穿搭的账号,算下来打赏的收入也不算少。但她把自己的各项支出压缩到极致,几十、几百、几千地攒着,她要还梅姐的钱,和梅姐在危难之时奋力拉她的情谊。

  美兰出让的股份汪雨飞都收了,他和梅兰妮的积蓄不够,把他爸妈给买的婚房卖了,孩子直接放到了奶奶家。他对美兰说:“兰姐,这些股份我先存着,你以后方便了,随时可以拿走。”美兰对他的知情知意很是感动,说:“我此生身边能有你和梅姐这样两个朋友,值了。”

  汪雨飞说:“我送快递的时候,你们收留我,这份情我是要记一辈子的。”

  朱馥梅问美兰:“老郑会怎么处理?”

  美兰黯然,半晌方说:“50万和500万就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总是他拿了人家的卡。要是他当时没有事,那卡也不一定会给我。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看还能挖出来什么吧。怎么处理他,我都不在意了,他把我生命的河改了道,我只能往新的方向流,管他在哪里。”

  都说一场临界生死的大病,能颠覆一个人的性情,跨过生命里的一条深壑,扒住沟沿往下看的时候,达到的效果也颇为相似。两个迟暮的美人,都在年届花甲之时有此遭遇,一个痛失爱侣,一个财产尽失。幸运的是,这两个人在几年的风风雨雨里,一直携手相依,你帮我迈一条深沟,我扶你跨一道高坎,在容颜老去、体力渐渐不支的年纪,这又何尝不是上天的眷顾。经历的大事多了,人大都能变得更加通透、宽容,对小事不再计较。所以,当那个被美兰打走的画家王旭又出现在民宿时,美兰的脸上不再是拒人千里,她现在感谢每一个予她善意的人。

  王旭约她去湖边走走。

  “我在全国美展拿了个奖。”

  “真心祝贺你。”

  “我该感谢你。是你给了我灵感,让我在创作的时候充满激情。美兰,我希望你还能考虑考虑我以前说过的话。”

  美兰停住脚步,抬头看着王旭的眼睛:“我感谢你对我所有的好。但是你看看现在的我,容颜不再,身无分文,还欠着上百万的外债。”

  王旭说:“我承认,第一次见你,是你的美吸引了我。但后来就不是了,你这个人能给我带来创作的激情。你别误会,我不是因为能画出好画才想和你在一起。我该怎么说,”王旭此时挠头的动作就像个青涩的小伙子,“你把我心里的一根弦拨动了,我的画好像是随着音乐画出来的。获奖这幅画的评语就是,能从作品的笔触中窥见流动的音符。所以,美兰,我下了决心,还得过来找你,哪怕你再给我一巴掌。”

  美兰笑了,白皙细腻的脸颊透着红晕。“王旭,我已经俗了。现在的我没有心思窝在沙发里谈艺术,我要赚钱还债,还完债还要赚出养老钱。所以,你看,我满眼都是钱,再也不会给你带来艺术的灵感。”

  王旭说:“我的画现在可以进拍卖行了。你所有的外债我用心画幅画就能还完,再画一幅,你我养老的费用就都出来了,我心甘情愿为你做这些。”

  美兰摇头:“王旭,上天交代给每个人的任务不同,自己的任务要自己完成。你的心意我全收下,但我不会答应自己,为卸掉自己肩上的重负而和你在一起。以后你要搞创作,我可以无偿为你做模特,你随时可以过来,但是请以后不要再提那个话题。”

  王旭看着眼前这个倔强得可爱的女人,想张开双臂抱抱她,手动了动,终是没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