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九章 美兰出事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2346 2021.07.24 13:52

  看着男孩露出能听进去的神态,朱馥梅说:“当飞行员,就我的理解,有几方面的要求。首先,有要强健的体魄,身体素质要高于一般人。这就要求你,不但要参加学校要求的体育锻炼,还要自己找时间,去做有针对性的锻炼,这样,才能保证不会在体检的第一关就被刷下去。”男孩听得直点头。

  “第二,飞行员要有很强的心理素质,飞在天上,如果遇到非常情况,飞行员要想着保住飞机,保住机上人员包括自己的性命,不可以放弃任何努力的机会。你从现在起,就要有意识地培养这种心理素质,能不能做到?”

  男孩低下头,神色羞愧。

  朱馥梅心里长出一口气。她说这些话的目的,并非教导男孩如何去做飞行员,而是要让他从内心深处意识到,动不动要跳楼是逃避责任的懦弱。显然,这个目的达到了。

  男孩临走的时候,要求加朱馥梅的微信。朱馥梅特别高兴,因为这个孩子有了和她继续交流的意愿,便不会在负面情绪再度袭来的时候倾诉无门。她拍拍男孩的肩膀说:“好孩子,你看看天就知道了,晴天总比雨天多。哪天遇到不高兴的事了,就想想,一场雨能下多久?太阳一会儿就出来了。或者给阿姨发个微信。有时候,话憋在心里多了,就像一块大石头,压得人呼吸困难。聊聊天,石头就搬走了,你可以试试的。”

  男孩的背影是挺直的,不再斜肩拉胯。走下去很远了,还回头和朱馥梅挥手。

  朱馥梅一战成名,在学校的圈子里成了颇为知名的人物。因为当时是她主动联系的芄芄老师,所以经由芄芄老师的宣传,她的专业能力获得了加成认可,有些学校的老师开始主动联系她。眼看忙不过来了,和美兰商量商量,两人决定通过王千语,找找她的黄老师,让黄老师再给推荐两个师大学教育心理的毕业生。就在朱馥梅沉浸在被社会认可的巨大喜悦中时,美兰腰间的定时炸弹爆了。

  要说还真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眼看着美兰那个落魄老郑,就要泯然于粗茶淡饭的平民生活了,谁料国家对房地产政策的收紧,把当年送他500万的那条房地产大鳄勒出了水面。先是被曝捂盘惜售,后来又被人捅出五证不全造假卖房。竞争对手趁机抓住他商业版图起皮的这个小角,三撕两拽的,把口子越扯越大,又弄出违规拿地、官商勾结、权色交易等国家和法律都无法姑息容忍的事情。大鳄想跑路,结果在机场被扣,海内外资产被悉数冻结。调查过程中,大鳄为了争取立功表现,交代了几笔数额比较大的行贿款项,其中就有为了收老郑公司在闹市区的一块商业地皮而送给老郑的500万。

  老郑被办案人员找到时,不知何事事发,谨慎得很,推说自己这些年脱离社会,记忆力下降得厉害,很多事已经从记忆里消失了。办案人员提醒他,说让他再仔细想想,能抽调出专人出来找他,手里一定是有确凿的证据,比如,单笔就达500万的巨款。老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记忆中确实没有500万这个数,就算想认,也不知道如何去认啊!

  老郑搜肠刮肚也想不起来,被办案人员认为是心存侥幸,意欲蒙混过关。再一次仔细搜寻关于老郑的资料,意外发现网络上那次起因古怪的人肉搜索,美兰就这样进入了办案人员的视线。

  美兰经营一家网红民宿,好找得很。等忙得焦头烂额的朱馥梅从诊室里出来,美兰已经被几个人带着上了一辆车,走了。

  打美兰手机,已经“您拨叫的号码,不在服务区”了。

  略一思索,朱馥梅就想到,一定是那500万事发了。冷静,冷静,冷静。朱馥梅深呼吸,让气息深入脏腑,再慢慢由口中吐出来,重复几次,脑子渐渐清明起来。人是一定要救的,先把她和美兰的感情放到一边不说,单从利益上讲,美兰也不能败走麦城。为什么?

  因为如果这笔钱作为受贿款必须悉数退回的话,美兰账面上的款额肯定不够,那美兰在公司的股份、心理咨询室的股份,最主要的是,已成为公司心脏的这座小楼小院,都可能被收缴,想想都觉可怕。已经发展到这般规模的公司,要是出了这样的事,就算没被连根拔起,那也是根基动摇、大伤元气。如今,朱馥梅已经把这个自己和美兰两人白手初创的公司,看得比眼珠子还重要,只要有一线希望,也不能毁掉,想到这里,朱馥梅深吸一口气——钱没了可以再赚,只要把根基保住,就有翻身的资本。把自己的钱整理一下,看看能凑出多少,对了,裴律师的遗嘱还在她手里,律所的股份她那一部分她像保存纪念品一样,从未想着动过,这回怕是不得不动了!

  朱馥梅给律所的小刘打了个电话,约了第二天见面。小刘问:“师母,本来想请您吃午饭,但已有客户约了,您能上午十点左右来吗?我楼下有个咖啡店,我在那里等您。”

  朱馥梅满口答应。裴律师已经去世两年多了,小刘尚能随约随到,她已经相当知足。车到咖啡店门口的时候,她看见小刘已坐在靠窗的卡座里等着了,忙付了车费,推门进去。

  两年多没见,小刘老成了不少,额角的发际线都后缩了,显得额前美人尖更突出了。见朱馥梅进来,他赶紧起身,待朱馥梅坐下,才跟着坐下。

  朱馥梅没有隐瞒什么,把美兰的情况捡要紧的,跟小刘说了。小刘问:“师母您打算怎么办?您要是有大体的思路,我就把您的思路往法律的框架里装,您要是没想好,我就回去再了解详细情况,给您建议。”

  朱馥梅说:“我当然想单纯在钱的层面上解决问题,如果退钱能行,那我就帮她筹钱。我希望不要因为她的事,牵扯到公司,有公司在,钱可以再赚。”

  小刘说:“那我就明白了。”

  朱馥梅请小刘介入这件事,如果美兰需要律师,她希望小刘接手。“美兰拿到这张卡的时候,以为就是老郑自己的钱,并不知道是一笔受贿款。那现在知道了,如数退还,我不清楚还要承担其它什么法律责任。所以,一切都拜托你了,我只想破财消灾。”

  小刘安慰她,说美兰被带走后的情况他还需要去了解,让她先别急,回去听信儿,他会第一时间反馈了解到的新情况。

  朱馥梅拿出裴律师留下的遗嘱。“请你了解一下美兰现在手里能拿出多少钱,缺多少,我给补上。如果我手里的也不够,我想出让一部分律所的股份,把钱凑齐。”

  小刘闻言心砰砰直跳。这个天降良机,能抓住的话,他在律所的地位,将与今天不可同日而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