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六章 人间清醒最难得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2048 2021.07.21 09:12

  看王旭出去,美兰给朱馥梅发条微信:梅姐,隔半小时给我打个电话,说有事要我处理。朱馥梅回她一个“?”,美兰回复:王要给我画画,不好拒绝。

  美兰换了一套很保守的套装,内里的衬衣是细荷叶边小立领,弄得自己就像个禁欲系的严苛高管。但她不了解的是,王旭裸模画多了,她就是用床单把自己包起来,依照她的体态,王旭也能以技巧加想象,给她画出他想要的装扮,甚至在画上褪去她的全部衣衫。画着画着,王旭被自己躁动的心撩拨得情动,坐不住了,借着上前调整美兰的姿势,想去靠近她。美兰心里急得冒火:这个梅姐,你倒是快打电话呀!

  王旭的手还没有碰到美兰,电话就响了。美兰像弹簧一样跳起来,动作夸张地接电话,接完急急地说:“对不起,有点事要处理,明天再画吧。”

  王旭伸手拉住她的胳膊:“美兰,耽误你一分钟。”

  美兰说:“我有急事,抱歉。”

  王旭侧身阻在门前,说:“美兰,我爱你。”

  美兰退后一步,说:“你了解我吗?”

  王旭靠在门上,把出去的路堵死,说:“我可以用后半生慢慢了解。”

  美兰不敢靠他太近,索性坐回刚才的椅子上。“你不怕越了解,和你理想的差距越大?”

  王旭过来,单膝跪在地上,抓着美兰的手说:“我不想错过。有时候错过一次就是错过一生。”

  美兰说:“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不能你说怎样就怎样。”

  王旭说:“我相信,你就是块冰,我也能融化你。”

  美兰说:“我是干冰。”

  话说到这里,天就已经聊死了。王旭也不想聊了,以他的经验,女人的矜持大部分是装的,肢体的接触,会从内里融化女人的意志和抵御的决心。但现在美兰坐着,深陷在沙发椅里,他单膝跪地,除了抓手,没有其他可着力的地方,他站起来,退后,像是要放美兰走。美兰上当了,一站起来,就被他连头带腰地揽进怀里,他手上加力,将那纤腰和美背紧紧扣住,勒得美兰呼吸都重了。美兰不敢动,怕越动越戳火,只能说:“王旭,放尊重些,我不是小姑娘了,你这样适得其反。”

  王旭把背上的手移上来,放在美兰的后脑勺上,将她的头压在自己的肩窝里,在她耳边说:“我爱你,这几天快疯了。白天吃不下,晚上睡不着。我想后半生每时每刻看着你,我制造机会和你偶遇,我都变成十八岁的疯魔少年了。我不想让你离开我一步。”

  美兰后悔和梅姐说,要她半小时打一次电话了,应该让她连续打。现在这样子脱不了身,闹大于两人都是丑闻。她冷静一下,柔声对王旭说:“我先不去处理事了,你还是画吧,今天画完,事我明天处理。”

  王旭不是小孩子,给块糖就忘了正事。他已经拥美人在怀,放了就不知何时才能抓住,也许再也抓不着了。他低声说:“我今天太激动,画不下去了。我想这样抱着你,抱到地老天荒,抱到我们两人都石化。”

  美兰很烦,手被紧紧地箍着,想打他一耳光让他清醒清醒都做不到。只好说:“我们年纪都不小了,就是想让事情有个结果,也要说开是不是?”

  王旭说:“我可以给你我的全部感情,我在业界的地位和经济能力都不差。我们的孩子也相处得很好,我想不出我们之间有什么障碍。”

  美兰说:“你每一句话里都是我怎样我怎样,感情是两个人的事,你现在这样,想过对方的感受吗?”

  王旭不想怀里拥着个美人,嘴里却说着这样骨感的话,便想打横抱起美兰往床边走。他手一松,美兰抽出右手就打了他一耳光,气的手都抖了,指着他说:“你都多大年纪了,还玩这一套!”

  王旭被打得有些懵,但他真的不想放弃,便又单膝跪下,仰头说:“对不起,我情不自禁了。”

  美兰此时也不知道说什么了。好在敲门声适时响起,朱馥梅在门外说:“美兰,你在吗?前边急着等你过去呢!”

  王旭赶紧站起来去开门。美兰走过来,无事一般轻松地说:“王老师刚画完,我正要出门呢。”

  朱馥梅问她:“没什么事吧?”

  美兰说:“没事。叫兽做事,还是有些章法的。”

  朱馥梅笑:“叫兽?野兽那个兽?”

  美兰也笑:“一个音,用哪个都行。”

  王旭搞出这一出,再住下去也尴尬,算算过来也十来天了,就和小吴总打个招呼,带着女儿回去了。他一走,美兰长出一口气,跟朱馥梅说:“绷着的神经总算松开了。梅姐,工作室的事咱俩抓紧吧。”

  朱馥梅说:“我记得你说过,以后想找一个爱你,宠你,把你放在手心里的男人。这来了一个,你又把人打走。”

  美兰叹了口气:“唉,你看他的样子,分明还没玩够,我一把年纪,哪有心思陪他玩。这样的人,在一起了,还不知需要谁宠谁呢。”

  朱馥梅想想,也的确,裴律师和王旭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人,虽然都比自己和美兰年纪小,但裴律师给人的感受,是可以闭着眼睛把自己交给他。王旭可不一样,你把眼睛闭上,他会趁机跑出去自己嗨。又想裴律师了。自己何其有幸,碰上这样一个好男人,可那人终究不是她的,老天纠错,直接把人收走了。

  朱馥梅鼻子有些发酸,眼泪又开始蓄积。她狠狠摇头,竟把泪甩出些许。美兰是清醒的,往后余生,姐妹相伴吧。

  医院传来消息,美兰的父亲下了病危通知。朱馥梅陪美兰赶去,老头已不省人事,最后那口气很快就咽了。简单处理了后事,美兰接到王旭的电话。美兰告诉他,自己父亲新丧,一切感情事三年之内概不考虑。人家丧父,王旭亦知自己再纠缠就不是人了,便偃旗息鼓,暂且放下。

  美兰接完电话,直接从联系人里把王旭删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