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十一章 医生的担忧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2086 2021.08.25 22:04

  医生的意思,是跟朱馥梅把病情讲清楚。既然她做过心理医生,那就不会像普通老年妇女那样,一听“瘤”呀“癌”的,病还没怎样,人先被吓个半死。

  小裴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出来了,继母生病,再不通情达理的老婆,也不能阻止他去照料病人。医生挑小裴在的时候和朱馥梅讲了病的情况,小裴紧紧握住朱馥梅的手,给她传递勇气。

  朱馥梅默默地听完医生的解释,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惊讶、害怕、伤感等情绪,沉默了一会儿,说:“要是手术的话,能有几成成功的把握?”

  医生说:“大概六成左右吧。因为肿瘤位置比较敏感,不排除术后会出现失明或者其他情况。”

  朱馥梅说:“那就保守治疗。我不希望手术后,还更需要别人寸步不离的照顾。活着的时候,生活能够自理,是老年人最大的心愿。我要生活质量,不要苟活的寿命。”

  医生很佩服这位老人强大的心理承受能力,和果敢决断的性格。她说:“我们会准备几套治疗方案,您好好休息,我再跟您的儿子谈一谈。”

  许一楠把心理咨询的业务制成表格,严格按预约时间接待客户,剩余的时间和阿秋两人排班去医院照顾朱馥梅。有了这几个人的精心照料,朱馥梅的腿伤恢复得不错,在别人搀扶下,能下地轻微地活动了。

  朱馥梅坐着轮椅,阿秋推着她,跟朱丹连线视频。朱丹见画面背景里有护士走过,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在医院。朱馥梅轻描淡写地说,在楼梯上不小心磕了一下,没大事,在医院里住两天,方便换药。朱丹见妈妈精神还好,便没在意。朱馥梅跟她说了小裴和许一楠的事,问她,那个孩子可不可以到她那里去上学。“在这边,我怕小裴的妻子早晚会知道,又可能闹得不可开交。如果能到你那边上学,我可以让小裴准备孩子的生活费和学费。”

  朱丹知道妈妈跟裴律师的感情很深,她是真心想帮继子摆脱困境,便很痛快地答应下来,说会发邀请,让小裴接到邀请后就着手给孩子办国内的手续。

  还有什么重要的事没办呢?朱馥梅此时真切地感受到,她这一趟人间旅程,怕是要接近终点了。在到站之前,她要把所有应该处理的事处理完,把所有和自己有关联的人物关系,都一一捋顺,划上句点。她不想像美兰那样,身后留下一堆事,还要麻烦别人去处理。她后来听说,为了美兰和王旭的财产,王旭家人和前妻打得不可开交,裴律师的前妻徐姐是主力战将。正在读研的芄芄不愿搅合在里面,只是要了民宿这栋美兰名下的小木楼,其余房子、王旭的画和美兰的存款她全放弃自己的权利了。朱馥梅可不想自己身后也有乱七八糟的事。

  医生开始还觉得,朱馥梅忙忙碌碌的,表现得好像对脑瘤这件事不太在意,可仔细观察才发现,她分明是想在自己有限的时间里,把身后之事都处理完。医生很吃惊,也很担心,因为她这样做,就是消减了自己的求生意志,对后续的治疗没有半点好处。她叫来小裴,把自己的担忧告诉他,问他,有什么办法可以劝劝他的继母?只有她自己有求生意志,治疗才能产生好的效果,现在她这样,等于在向疾病投降,治疗的努力会有一大半被她自己消解掉。

  小裴也一筹莫展。他给医生讲了继母和他父亲的感情,讲了她最好的朋友美兰遭遇车祸,讲了她自己对车祸的愧疚,医生听后说:“那她是认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离开这个世界都与自己有关,无法迈过心里的一道坎。这个心结要是不解开的话,我们所有的治疗方案,对她都不会起太大的作用。那她的亲生女儿呢?会不会她能有什么办法?”

  亲生女儿?小裴说,她的亲生女儿,我名义上的姐姐,在美国已经生活20来年了,她们经常视频,但我估计,我继母不会跟她说生病的事,怕她担心。

  医生问:“那天和你一起送她入院那个女人,不是她女儿?我听她我妈我妈地叫着。”

  小裴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道:“那是我前女友。跟我继母没有血缘关系。她们相处得挺好。”

  医生啧啧称奇,说:“你们的关系是挺奇特的。”

  小裴给朱丹通话,说了朱馥梅的情况,以及医生的担忧。朱丹很吃惊,说:“我和她视频,见她在医院,问她,她说腿磕了一下,在医院换药。出了这么大的事,她怎么什么都不和我说!”

  小裴说,她是怕你担心吧,远水又解不了近渴。

  朱丹说:“我和杰瑞马上回国,正好也看看你那个新认的儿子。”

  小裴很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朱丹和杰瑞很快就回国了。回来前本想先不告诉朱馥梅,给她一个惊喜,但被医生制止了。理由是,病人此时不宜经历大喜大悲,剧烈的情绪变化对病情有害无益。朱丹只好以回来看看妈妈,顺便见一见小裴的孩子为借口,视频告诉朱馥梅她和杰瑞回来的消息。即便是这样,朱馥梅也还是十分激动,那两天医生嘱咐护士,随时观察这个病人,发现异常赶紧叫医生。

  小裴把朱丹和杰瑞接到医院,朱丹看到行动不是很方便的妈妈,才知道那一跤摔得有多重。待听到美兰已经车祸去世,心里已明白,妈妈这两年都经历了什么。她几乎是态度强硬地要求,马上给朱馥梅办签证,回去时带她一起走,脑瘤去美国做手术治疗。

  朱馥梅笑她:“妈妈的傻女儿!你美兰阿姨虽然不在了,但还有梅兰妮,有许一楠和阿秋,我在这里有人照顾,有朋友可以说话,过去了,除了你,我连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闷也把我闷死了。”

  杰瑞看着也成熟起来,不再像前两次来时那样,一脸的好奇和顽皮。看着明显苍老的朱馥梅,他有些心酸,也力邀妈妈跟他们一起回去。正说着话,许一楠来了,她过来替换阿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