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徐姐闷声搞大事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2230 2021.06.19 09:37

  许光阳见汪雨飞回来有些心虚,寒暄了两句,便以出来一周了,要回家看看为由溜了。他走后家里三个女人笑作一团,皆曰,此帅哥并非歹人,刚露出一点挑逗的苗头,就被梅兰妮的强悍给吓回去了。汪雨飞也笑,说:“别好好个男人,就这样被你们给吓萎了。”

  过完了周末,许光阳到了周日晚上才回来,不想汪雨飞周一上午没课,还没走,见了面总觉有些瑟缩。汪雨飞装作一无所知,回来只是因为想老婆。临走时才说了句:“许哥,你弟妹脾气不好,说话伤人,有得罪之处看在老弟面子上,别跟她计较。”

  小两口一个红脸一个白脸,把以往自视甚高的许光阳按到地上摩擦,一番操作下来,算是彻底收服了他。看看火候到了,汪雨飞两个月的课程结束后,和他商量,愿不愿意在这里再多干些日子,如果愿意,就和他签一年的合约,自己刚学到的东西也可以和他分享。至于工资,这里可以按原来的工资给他,他爸多许出来的那部分,让他爸给。许光阳能多挣钱,当然乐意,离家100来公里不算远,周末还可以把老婆孩子接过来玩,便欣然应允。

  朱馥梅和美兰自然十分高兴。眼看着事情算是做起来了,有了公司,有了商标,人手也开始齐全起来,和先前刚开始创业时玩闹般的操作相比,现在正规得朱馥梅和美兰都有了正式当老板的感觉了。离财富自由的梦想越来越近了,朱馥梅想,大概是她半生善念傍身,晚年积下福报,才有了如今的一切。当初头脑一热就卖了房子,也曾后悔过失望过,可终究是挺了过来,如今所有的努力都有了回报,银行卡里的数字不再是一味地降了,收支曲线开始像一条睡醒的小蛇,抬起头,蜿蜒着往上爬了。

  她把这些经历和感想,开始断断续续地跟远在美国的女儿聊。女儿听得心惊肉跳,特别是卖房子远走蜀地一段,朱丹说,妈,你哪来的勇气啊?这种事我都不敢做。朱馥梅说,也是我有福气,能遇到你美兰阿姨。要是不出来旅游这一趟,现在我还在家里,无所事事。就算有套房子,也只是保证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生活成了整天在房子里傻坐着,那离老年痴呆也就不远了。

  朱丹说:“让你来美国你不来。”

  朱馥梅说:“去了你那里,也是在房子里傻坐着,换个房子傻活而已,哪有现在这样好。”

  朱馥梅想说说裴律师,就是说说这个人,帮了她们多少忙。话到了嘴边,还是咽回去了。其实她还是挺想和人聊聊裴律师的,一个女人喜欢一个男人,通常在心里藏不住,关于那个男人的话题,有时就像刚学会跑的小猫小狗,稍不注意就出溜出来。特别是在裴律师离婚以后,她怀揣的心思就像黎明时见到天光,亮了就蠢蠢欲动了,却得压抑着动不了,搞得她很难受。现在她承认了,爱情这东西还真不全是年轻人的,老了也会有,只是年纪大了牵绊多了,动心那一刻挺美好,待到七七八八的东西一附加上来,那点仅有的美好就变成了丑陋的交易。想来想去,朱馥梅对女儿终是一句没提。

  也亏了朱馥梅嘴严,跟谁也没提裴律师的事,要不然接下来的日子,她可真就难熬了。

  徐姐那次过来闹了一次,弄得虎头蛇尾,最后走得没滋没味的,喉咙里噎了一团梅核气,咯不上来咽不下去,别提心里有多窝囊了。裴律师解脱得太轻松了,半辈子都被她压着一头的男人,突然就甩出一摞的离婚协议书,把她一贯仰着的脸打得生疼。能就这么算了吗?我呸!这么算了我就不是徐姐了。她抱着“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的心思,琢磨了两个多月,最后决定做一件大事。

  徐姐将计划付诸实施的时候,已经是节气上的春天了,但春寒料峭,体感温度并不那么宜人。那天徐姐穿着一件长款的风衣,脖子上系着一条色彩斑斓的丝巾,一看就是天气不热的时候大妈旅游出行的打扮,但是徐姐站的地方却不是景区,而是一座十二层楼的楼顶。这是徐姐精心挑选的一座楼,楼下是老式的小型商业区,有各式小店饭店和超市;人流不是熙来攘往,却也有不少逛街的,年轻人少,年纪大些的居多。徐姐从商场进去,顺着消防通道爬上了楼顶,站在不高的围挡前,任春风将风衣衣摆和鲜艳的丝巾吹得猎猎作响。没多一会儿,就有人看到了,人群聚拢起来,指指点点的,还有人喊:“快下来,危险!”

  徐姐不为所动,面露决绝,给楼下的人感觉已是生无可恋。有人报警,不一会就来了几辆警车,有警察在下面维持秩序,另外的跑进楼里,上了楼顶。不知道上面怎么劝的,过了一会,警察带着徐姐下楼来,上了警车走了。有围观的人在一家小饭馆门前的小树上,发现了一封用透明胶带纸粘住的遗书,那个位置目测,就是如果徐姐跳楼掉下来的地方。上面写道:

  近30年的婚姻不敌几面之缘,有的男人只能共苦不能同甘。我用我的血,祝你们今后生活幸福美满。

  没有落款也没有日期,但是看热闹的人不少,也有人拍下了徐姐清晰的衣服和放大时稍有模糊的脸。网上有人发了人物照片,也有人发了遗书照片,还有唯恐事情闹不大的人,把两张照片P到了一起。

  这简直就像标注了姓名一样,裴律师轻易地就被万能的网友给揪了出来。

  朱馥梅知道这件事,是梅兰妮刷手机看到后告诉她的。网上的舆论像一把巨大的铁锤,大有不把裴律师锤死绝不罢休的意思,帖子下的评论很多都是:渣男,社死他,让他无钱可赚,无路可走,以命抵命,等等。还有人找到裴律师的微博,给他送花圈和蜡烛。朱馥梅和美兰商量,是不是叫裴律师到这里来躲躲。美兰发微信,裴律师没回,打电话也关机,这下两个人都慌神了,叫了汪雨飞和梅兰妮一起商量。现在这个社会,看似网络通天接地,可是一旦手机关机,立马就踪影全无,好似一个活生生的人,存在的全部证据都在一个手机的电源键上。汪雨飞说,明天我去成都吧。梅兰妮说,你去了也是大海捞针,他的熟人你认识几个?思来想去也不得其法,几个人面面相觑,一筹莫展。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