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三章 倦女人和小刺猬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2101 2021.08.07 18:24

  按着预约表上的时间,到那个男孩上烘焙课的时候,朱馥梅和许光阳打个招呼,装作烘焙老师,穿上白色的厨师服,戴上厨师帽,跟另一个烘焙老师来到操作间。为了保持卫生,家长是不让进的,门外一排联椅,想陪着孩子的,就坐外边等。一节课有四个孩子,大小不一,小的五六岁,大的有十四、五了,最大那个是个女孩。

  和面的时候,那个小男孩没有称重,抓起白砂糖的袋子就往面里倒。大女孩见状放下手里的工具,来拿男孩抓着的糖袋子,说:“你倒这么多糖,面包就甜的发苦了,不好吃。”

  男孩死死抓住糖袋子不放,蛮横地说:“要你管!”

  朱馥梅过来,蹲在地上,视线向上,看着男孩的眼睛说:“这个姐姐说的没错,糖放多了就不是甜,而是苦了,规定的量是面包口感最好的,你把那个小台秤拿过来,老师教你用。”

  那男孩很不情愿地松开手。朱馥梅把他面前的盆换掉,要他重新称重放面粉和糖。男孩筛好面粉,打了鸡蛋,称重酵母的时候,突然把手里的东西往案板上一扔,转身就往门外走。朱馥梅跟上他,来到门外,问道:“你是不喜欢做烘焙吗?那为什么还要报名呢?”

  男孩气冲冲地说:“谁报名了!我才不愿学女人学的玩意!”

  朱馥梅问:“那是你妈妈报的名啦?”

  男孩斜着眼看她一眼:“你谁呀?管这么多?”

  朱馥梅感觉这个孩子把自己装进一整套的铠甲里,不但防御着外界的一切,还带有一定的攻击性。他的妈妈没在外边等他,出了操作间,他闷着头朝自己住的房间走,看朱馥梅跟着,站住问:“你跟着我干嘛?”

  朱馥梅说:“老师送你回房间。”

  “不用你送。”

  一点沟通的余地都没有。朱馥梅不敢继续跟他接触了,怕引起他更大的反感。找个机会先跟他妈聊聊吧。

  资料上写着那男孩名字是陈赟,那个赟字,字意上解释是美好,字形上看,大概是父母希望这个孩子是个文武全才的宝贝。从名字上看,这该是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夫妻俩对共同孕育的小生命,充满了喜爱和期待。可现实好像恰恰相反,是一种什么样的生活环境,把一个男孩磋磨成了一个浑身是刺的小兽?

  陈赟的妈妈好像挺忙,别人来民宿,是休息、放松,是来玩,她却把孩子放在这里,自己经常跑出去,不知去干什么。朱馥梅找了她两次都没找到,只好晚上九点多去敲她门。

  屋里还是只有男孩在。朱馥梅问他:“你妈妈呢?她还没回来?”

  陈赟很不耐烦:“不知道!”

  朱馥梅将一袋肉松小贝递到他面前:“你今天没上完课,老师把做好的给你带来点。妈妈没回来,你吃晚饭了吗?”

  见到吃的,陈赟的敌对情绪缓和了一些,摇了摇头:“没吃。”

  朱馥梅往他面前递了递说:“快吃吧,今天做的,比面包店的好吃。”

  陈赟接过来,看样子是真饿了,拳头大小的面包,两口一个,一气吃了三个。朱馥梅把矿泉水瓶拧开递给他:“喝点水,慢点吃,别噎着。”

  陈赟低头咬着面包,小声说:“谢谢。”

  朱馥梅感觉到,这个孩子包裹严密的铠甲,似被几个面包撬开了一条小缝。也是,有什么能比饥饿时送来食物的人更让人亲近呢!

  朱馥梅不想破坏得来不易的那一点点信任感,便对陈赟说:“你先慢慢吃,老师回去了,明天在操作间上课,不见不散。”

  陈赟点头,说:“嗯。”

  朱馥梅离开房间,去自己屋里取了件厚衣服,穿上去院子里等陈赟的妈妈,没等多久,就见女人拖着疲惫的双腿走进院门。她迎上去,对女人说:“我是你儿子的烘焙老师,想和你聊聊。”

  女人满脸的困倦,强撑出一个笑意,说:“我今天挺累的,明天聊,可以吗?”

  朱馥梅仔细看面前这张脸。

  鹅蛋脸,很正。三庭五眼的比例很好,五官的搭配很柔和。年纪从面相上看,三十出头不到四十,不老。如果好好化化妆,穿上有些品位的衣服,应该是一个挺漂亮的宝妈,或者单位里的中层管理人员。但是现在这张脸,五官聚在一起,只大写了一个字:倦。

  最拉低她品相的,不是那股挥之不去的倦意,而是她那松懈的身形和步态。

  朱馥梅说:“我的办公室就在二楼,你上去可以歇会儿,不会耽误你太长时间。”

  女人尽量耐心地说:“我真的很累了。我儿子还没吃晚饭。”

  朱馥梅也挺固执:“我已经给你儿子送去吃的了,看他吃了一半我才出来。我房间里还有吃的,你可以在我那里吃点儿。”

  女人问:“我儿子是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了?”

  朱馥梅忙说:“没有没有,你儿子很聪明很机灵,也很懂事。其实,我是个心理咨询师,见到你儿子后,觉得他应该是有过心理创伤,对外界的人和事,都抱有很强的戒备。我想帮帮你们,所以,给他送去吃的东西以后,就一直站在这里等你,从你这里了解些情况,才好跟他去沟通。”

  女人的神色稍有缓和,看来,她知道儿子存在的问题,但朱馥梅看她此时的表情,拿不准她愿不愿意让自己插手去解决这些问题。停了几秒钟,朱馥梅才继续说:

  “我不是非要给孩子治疗心理问题,只是觉得,孩子一直这样下去,对他今后走上社会,没有什么好处。把自己一直放在和别人对立的位置,他今后的人生会活得很苦、很艰难。如果你同意,我可以免费来做,一分钱也不收。”

  女人咬着嘴唇听着,显然,关于孩子今后人生的几句话,对她有明显的触动,特别是朱馥梅表示,可以免费帮她们母子,这个承诺比对孩子的担忧更让她心动。

  女人跟在朱馥梅身后上楼。朱馥梅打开诊疗室的门,把女人让进去。擦身而过的刹那,朱馥梅的嗅觉里飘进一股奇怪的味道。她仔细辨别了一下,心中恍然——那是男女欢爱过后,未及清理的味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