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九章 “ 吓死宝宝了”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1912 2021.07.04 09:46

  尽管杰瑞没出发前,在美国的家里就把春熙路的旅游攻略、小吃名店、太古里街拍等等在网上都搜了个遍,可当双脚踏上这条近百年历史的商业老街时,还是被镇住了。一个美国人,没见过这种古色古香、花格窗棂的招牌老店和麦当劳必胜客这种洋快餐比邻而居的场景,更没见过明眸皓齿、青春逼人的现代美女和手握折扇、足蹬滑板、长衫博袖的汉服少年擦肩而过。这一切在他眼里仿佛时空交错,自己像是站在平行宇宙的某一处交汇点,看两个不同世界里的浪花交缠。他感觉眼睛不够用,索性站住不走了,想让自己适应一会儿。朱丹拉着他,“这才刚进来,东南西北四条街呢,你老站着什么时候能逛完。”

  杰瑞满心都是和那些古风少年说话的欲望,好像这样子说上几句话,他自己就会有奇妙的穿越感。他用英语对朱丹说:

  “中国服装的颜色太好了!每个颜色都不强烈,粉色是淡粉,蓝色是浅蓝,都不浓烈,但是叫人看一眼就忘不掉。特别是那个不是绿色也不是蓝色的,是什么青花瓷色~~”

  朱丹说:“别乱说!什么青花瓷色,那是天青色。是一种特别漂亮的瓷器的颜色。这条街上应该有这样的瓷器店,我带你找。”回头见妈妈和裴律师走在身后,忙用中文给两人解释刚说过的话。

  刚巧有个穿着淡淡天青色汉服的帅哥迎面走来,杰瑞撞见宝一样指着人家说:“这个这个,就是这个颜色!”

  那男孩见状走过来打个招呼:“嗨!有什么可以帮你吗?”

  杰瑞高兴地要和人家拥抱:“我很喜欢、很喜欢你衣服的颜色!”

  朱丹拉住杰瑞,对男孩道歉:“抱歉,他第一次来,都看花眼了。”

  男孩说:“没事的。这件衣服我是第一次穿,小哥哥要是喜欢,我送他好了。”说着就走到步道的最里边,站在一家店铺的墙外,解开丝绦腰带要把外罩的长衫脱下来。朱丹赶忙阻止:“别别别,谢谢您,我带他去买就好。”

  旁边杰瑞不干了,把朱丹挤到身后,从脖子上解下领带递过去,用怪腔怪调的中文说:“我喜欢,我要。我的是巴黎世家,也是第一次用,和你换。”

  男孩说不用,推着杰瑞的手说,我送你的,不用换。

  两人在墙边推脱着客气着呢,在稍远处的巡警看来,就像是一个中国小青年在和一个外国人打架。三步并做两步地跑过来,手还按在腰间的一堆警用器械上。杰瑞一看,出于对美国警察本能的反应,忙把双手举过头顶,又交叉抱住后脑,嘴里说着“no,no。”

  朱丹见状哭笑不得,忙对警察说:“警察同志对不起,我老公喜欢这小伙子的衣服,人家说要送给他,他要拿领带和人家换。没事的,麻烦您啦!”

  警察看没事,敬了个礼,说了句“打扰了”,就离开了。

  杰瑞手捂着胸口,长吁了一口气说:“吓死宝宝了!”

  那男孩见他说的有趣,还是执意要把衣服送他。杰瑞欢天喜地地接过来,对男孩说:“我有微信的!可以做朋友?”

  男孩高兴地说:“当然可以!”拿出自己的手机:“你扫我吧。”

  这一下一发不可收了。杰瑞像个淘气的孩子一样,把刚刚得到的汉服套在身上,见到一个他认为可以做朋友的汉服男孩女孩,就要加人家微信,有的女孩子怕他,赶紧跑,他跟在后边喊:

  “我不是坏人!我是律师!我只想和你做朋友!”

  开始时朱丹还大笑,觉得这个孩子气的老公好可爱。朱丹的笑在杰瑞看来像是一种鼓励,便玩得更疯了。直到一个女孩说:“你再纠缠我就报警了。”

  “报警”两个字把杰瑞吓住了。他无助地看看朱丹,对要报警的女孩说:“这个是我的妻子。我们还有一个四岁的女儿,我不是坏人,我就是喜欢中国。”这时朱丹才觉得他有些疯得过头了,忙对女孩道歉:“对不起,他第一次到成都来,看什么都新鲜,抱歉打扰到您。”

  女孩摇摇手说,没事的。转身要走开。杰瑞小声说:“为什么不加微信。”

  朱丹拍了他后背一下,说:“还没完了。”没想到女孩拿出手机,说:“加吧。”

  为了不打搅两个年轻人逛街的兴致,朱馥梅和裴律师没有紧跟着他们。隔着一小段距离看着这一切,朱馥梅对裴律师说:

  “现在年轻人的夫妻关系,比我们那一代人宽松多了。”

  裴律师深有感触,牵起朱馥梅的手说:“是呀。也许彼此留些空间,大家都有转圜的余地。”

  朱馥梅说:“那我以后什么事都不管你了。”

  裴律师紧了紧抓她的手:“我情愿被你管。”

  朱馥梅说:“我现在没事事都限制你,你才想被管。要是真管了,你就又想逃了。”

  裴律师说:“以前年轻,不愿被管。现在已经过了知天命之年,又得了这么个病,倒是希望有个女人管着,特别是这个女人还可遇不可求。”

  朱馥梅用没被抓着的那只手去捂裴律师的嘴。“什么病不病的!不许再说病的事。我要你无病无痛地和我生活,过不成金婚,咱过银婚。”裴律师吻着捂他嘴的那只手,另一只手抓得更紧。“好。我答应你,过银婚。”

  经过要报警的女孩那么一警醒,杰瑞把玩心收起了一些,朱丹也留心看着他了,不让他玩过头。可玩过头的那部分收不回来了,朱丹丝毫没有意识到,最后留微信那个女孩,日后会给她带来多少麻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