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生活 家与情感 花甲美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合并同类项

花甲美人 风弄竹影 1815 2021.06.15 10:10

  梅兰妮向朱馥梅和美兰宣布,她和汪雨飞在一起了。美兰说:“你俩还挺能抻,这么久了,才对上暗号。”

  梅兰妮嘿嘿笑,说:“太熟了,下不去手。”

  朱馥梅说:“还好你及时抓住他了,他现在是网红,我看那些买面包的看面包没流口水,看着他流口水。”

  梅兰妮说:“省一间房子出来吧。我把东西搬到他屋里,合并同类项。”

  周末裴律师来了,这回把老婆徐姐带来了。美兰应该是见过徐姐几次,很热情地招呼,但徐姐表现得挺矜持,礼貌中透着疏离。朱馥梅看在眼里,心中为裴律师鸣不平。徐姐第一次见朱馥梅,又是一个美人,心里莫名就涌起一阵膈应。怎么大街上看那些跳广场舞的,都是普普通通的大妈,而我家老裴的朋友,都是这样仙里仙气的!抱了这样的心思,徐姐的寒暄里也仿佛话里有话:“我家老裴老说让我过来休息休息,我懒得出门。早知道这里山水美人也漂亮养眼,就跟他过来了。”

  朱馥梅性子虽柔,听了这话也不太舒服。因为现在汪雨飞直播的时候她常要打打下手,所以早晨起来都要化化妆。她浮起一个精致又可人的笑容,一点都不像60来岁的人:“我比美兰大了快十岁,你就叫我梅姐吧。”

  美兰也不爽,话里也颇有内容:“徐姐,梅姐退休前是话剧院的化妆师,专业的。以后你周末就和裴律师一起过来,让梅姐教教你,把自己也好好拾掇拾掇。梅姐来我这里还没到一年,已经推出来两个网红了。”

  三个女人一台戏,还都不是青衣,是刀马旦。裴律师心里苦笑,嘴上只能往工作上引:“我听美兰说,你们的面包生意越做越好,这次来,一是带老徐过来呼吸呼吸新鲜空气,二是要和你们商量商量,你们的面包得注册商标了,食品卫生方面的手续都要办齐,不然就成了三无产品,被罚是很重的。”

  由于气场不合,几个人吃起饭来话也不多,草草散了。看着裴律师开的车消失在视野之外,美兰哼了一声,说:“她是越来越绿茶了,以后我再也不叫裴律师带她来了。”

  朱馥梅闻言晒笑:“这种人就叫绿茶婊?以前我一直都不知道,今天算长见识了。”

  美兰突然起了孩子心性:“要不咱使点劲,把他们搅合散了吧,救裴律师于水火。”

  朱馥梅摇头:“可别。宁拆十座庙,不破一桩婚。再说你怎么知道裴律师就是置身水火?”

  美兰说这话本就带着试探朱馥梅的成分,如果朱馥梅这种性子柔和又有包容心的女人跟裴律师一起生活,裴律师的家一定会令人极尽羡慕。今天被那个徐姐恶心了一下,她开始满心希望玉成其事。

  汪雨飞和他爸通了个话,问注册商标的事,他爸倒是对儿子的事极为上心,特意派自己的财务过来,帮他跑各种手续。有了这个强有力的助力,事情办得很顺利。给品牌取名的时候,梅兰妮提议叫“幻之味”,朱馥梅和美兰都同意。汪雨飞感觉有些太过写实,梅兰妮说,你再矫情我就改叫“旺财”。汪雨飞忙说,好好好,依你依你。

  为了省出间房子,朱馥梅也搬进美兰的屋子,两人聊天方便了许多。朱馥梅感慨,说咱俩都是有福之人,谁能想到,走了一个小吴总,又来了梅兰妮和汪雨飞,都是能干又懂事的孩子,不用咱俩多操心。要是能把烘焙这件事做精做大,真就能在这里颐养天年了。

  美兰担心现在人手太少,“那俩孩子太忙了。汪雨飞家里那个师傅也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哪天他要走,我们就必须招人了。汪雨飞是个金字招牌,不能啥活都叫他自己干啊。”

  汪雨飞刚收美人在怀,一切都在兴头上,干啥都不觉着累。由于直播,网络上露脸不断,他的流量居高不下。他很聪明,直播的时候,很细致地教粉丝做各种好吃又好看的甜点和面包,不厌其烦。几个人坐一起吃饭的时候,美兰问他,不怕人家学会了自己做就不买了?他笑得鬼头鬼脑,“自己做没我做的好吃啊。一模一样的用料,一模一样的分量,一模一样的火候,就是做不出来一模一样的东西,做烦了,还是要来买我的。”

  梅兰妮说:“那你做不烦?”

  “我是闻着烘焙的香味长大的,不会烦的。以后做好了,咱们把我爸的面包房收了,把绵竹那一摊变成咱的分公司,”梅兰妮“切”了一声,说:“就你?做公司都是爹吃儿子,你还想儿子吃爹呀。我看你爸比你精明,你只是长得比你爸好看而已。”

  汪雨飞说:“我爸做生意是比我精明,可我比他观念新,心眼比他活。我爱创新,他爱守成,你说谁更有前途。”说完又小声加一句:“我要像我爸那么老实,能把你追到手吗。”

  梅兰妮伸手揪他耳朵。

  看着两人情不自禁地调笑,朱馥梅觉得心里很暖,也觉得有些空。当一个女人还能把心放到一个男人身上的时候,说明还没真正变老,她真怕有一天,想起裴律师就像想到田建国那么无感,那可就是真老了,无关皱纹,无关血压,也无关松弛的皮肤,而是心中的向往落幕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